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御九霄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六八章 血洗黑云(一)

    万朋心中的怒火在疯狂地燃烧。

    这么长时间以来,他还经常会梦见,当初储天行为了让灵云弟子觉悟,而在空中打出一个大大的“逃”字。同时,储天行死前,被这里的高手一只手从后背直接打通前胸后穿出的画面,也是他挥之不去的梦魇。

    他并不是为了储天行而惋惜,而是为了灵云弟子的命运叹息。他不是为了储天行的死而愤怒,而是因为黑云山打着灵云的旗号,骗取了刚刚逃过劫难的灵云幸存弟子的信任,从而改变了灵云可能的发展历程而仇恨。

    黑云山,是万朋心中始终解不开的疙瘩。今天,总算等到了一个能算账的日子

    谢婷似乎已经看出了万朋的情绪变化,拉着他的手又紧了一些,“你不要太难过了。我知道黑云山的事情。不过已经过去了,如果你情绪波动太大,怕是对我们的行动会有影响。”

    万朋深吸了一口气,“你放心,我心里有数。黑云山欠我们灵云的债,今天我一定要让他给我还清”

    说罢,万朋环视四周,在不远处,发现了此前他送进来的战偶。战偶现在已经四分五裂,明显是与人打斗过。在战偶周围,万朋也发现了一些树枝折断和足迹等说明这里有人来过的迹象。

    之后,他才慢慢将灵识发散出来,搜索着附近的人和物。

    不巧的是,在这附近,居然一个人都没有。难道说,刚刚好赶上换岗期

    再将灵识范围扩大,万朋终于在自己的正北方向三里处,发现了一支小队伍。这支队伍有五人,修为上一名凝脉,三名筑基,一名炼气。

    这就是自己行动的开始。万朋又深吸一口气,拉起谢婷,无声无息地向那个方向疾速而去。

    那五个人,确实是这一带的巡逻小队。带队的队长凝脉中期,脸上硬壳已经相当硬实。而三名筑基者,硬壳始成,软硬相间,显得有些不太协调。至于炼气者,只是表皮发硬罢了,离形成硬壳还有一段时间。

    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五个人之中,随那名凝脉修者和一名筑基修者之外,其余三人,均有腰牌。

    灵云的腰牌

    难道说,那些同门弟子,现在已经被同化了万朋心中一股悲凉升起,身体也直接从原地消失。

    以他现在的实力,对付区区一个凝脉修者,可以说是手到擒来。这五个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便接二连三地被吸干了灵力,倒在地上抽搐。而那名凝脉修者,只觉得后颈一紧,便已经失去了对灵力灵识的控制,任凭万朋提着,没有半分抵抗之力。

    “告诉我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万朋的声音显得比平时更低沉一些,语气之中的愤怒还是很明显。

    “这里,这里是新灵云”凝脉修者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称呼这个地方,所以张嘴便回答了如此的话语。

    万朋眉头皱起,“胡说这里根本不是灵云。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你最早是从哪里来的”

    “我我我是这里出生的,一生下来就在这里”

    一生下来就在这里这让万朋心中也出现了一些疑惑。难道说,这里也有固定居民还是那些修者,双双婚配但是这至少说明,这个地方的存在,并不是临时赶造出来的。就像是当初他刚刚进入黑云山时,这里的修者介绍说,这是历经五十年打造出来的。

    “你们从灵云派,一共收罗了多少弟子”万朋问这句时,语气似乎缓和了一些,但是实际上这是源于他内心的压抑。

    “灵云派,大概是三百多人,我只是一个小队长,我也不知道具体的。”凝脉修者发觉自己生命已经受到威胁之时,基本是有问必答。

    万朋喃喃道,“三百多人”之后他又提高了一些声音,“这三百多人,可都还活着”

    凝脉修者回答道,“最早时,他们领头的一个死了,然后有几人逃离了,再之后,有一次有数人逃出,被追杀,加上其他的事故之类,现在活着的,应该还有两百人左右。”

    两百人这个数字让万朋心中一颤。死亡了三分之一他突然感觉,与黑云山之间的仇恨,更深了一层。

    “他们现在都干什么”这也是万朋关心的问题。

    “他们,他们修炼,和我们一样,共建大好新灵”

    云字还没出口,被万朋一句“放屁”就给憋了回去。什么大好新灵云,这就是一个骗局

    “告诉我这里管事儿的人的情况,还有高手的修为情况。”万朋慢慢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实际上也是在平息着自己的情绪。

    黑云山的修者,他刚刚是想见一个杀一个。但是这时,他再次冷静下来。怨有头债有主,像这种小队长,也许并没有扮演什么角色,即使杀了,也无意义。

    “掌门即将进入元婴级,在养心堂之中闭关。其余还有十二个金丹高手,一般会在各自分管的部门处理事务,必要时去议事大厅嗯”

    他还没有说完,万朋的手一捏,这人便晕了过去,软绵绵地倒在地上。万朋又从他身上搜出一张黑云山的全图,上面刚刚好标记着各部门以及养心堂的位置。

    看看走过来的谢婷,万朋道,“走吧。一个一个地去找他们。”

    看着万朋的这种气势,谢婷多少还是有些担心,“你不要太冲动了。”

    万朋道,“我心里有数。过一会儿,你要注意保护你自己的安全。我可能会与一些人打得比较匆忙,那时候就顾不上你了。如果你觉得对自己的安全没有把握,那么一切都以安全为主,该撤的时候先撤。”

    谢婷点点头,“你放心好了。我能照顾自己。”

    各个分管的部门,离万朋最近的,莫过于一个分管后勤的机构。按照那张图上的显示,万朋很快找到了这个地方。

    建筑还是与灵云山出奇地类似,只不过出出入入的人,多数脸上已经结出硬壳,显示着这里与灵云山的不同。万朋和谢婷,同样没有从正面进入这个后勤机构,而是在这些巡逻卫兵的间隙和能够隐蔽的路线上,起起落落,最后进入此机构的院子之内。

    院内的议事厅等设置,同样也与灵云类似。这也难怪说,很多被骗来的灵云弟子,都会相信这里就是新的灵云。

    这个机构的金丹高手,此刻恰巧就在议事厅之内。万朋让谢婷留在院子里,自己只身进入。议事厅内现在没有几个人,正围在一起商议什么图。感觉到万朋进来,他们一起抬起了头。

    硬壳,显而易见的硬壳。万朋一眼扫过之后,目光停留在那个金丹修者身上。“你让他们先离开,我有事情找你。”

    那名金丹一愣,眼中的不满随即显现出来。不过,他似乎也能感觉到万朋身上的敌意,看了看几个下属,示意他们先下去。万朋站在议事厅中央,对那金丹修者道,“告诉我,你们这样复制灵云山的目的是什么。”

    那个金丹修者哈哈一笑,“你以为你是谁刚刚让你进这个门,也算是看得起你了,你不自报家门,现在居然还问我问题。你真当我们灵云山是大马路了”

    他们居然还真自称灵云万朋心中又一股怒火升起,“你真当你们是灵云了这样的谎言说多了,你便觉得它是真实的了不要脸我再问你一遍,你们这样复制灵云山的目的是什么”

    金丹修者冷哼了一声,“你觉得你是谁,凭能这样和我说话”

    万朋慢慢呼出一口气,“就凭我才是真正的灵云弟子。”说罢,他身上灵力一动,灵散冰渊瞬时发动,而在改变了形态之后,一股霸气居然顺其自然一般地充满了整个大厅。

    谢婷在院中,也感觉到了这种霸气。这是万朋身上第一次流露出这种气息。

    而之后随之而来的,便是轰一声巨响。强烈的爆炸从内向外扩散,整个议事厅化为乌有,包括这个院子,也都在爆炸之中变得七零八落。

    谢婷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但是她可以肯定,这是万朋出手的杰作。因为只有万朋的愤怒,才会激发出这么具有破坏性的举动。否则,另一个人是这里的主人,怎么可能一出手,便将自己的地盘打个稀巴烂。

    爆炸的烟尘之中,两条人影交差上升,瞬间便已经攻防五个回合。每一个回合,都会激起剧烈的爆炸,声势基本已经惊动了整个黑云山。

    但是随着烟尘之中电光一闪,之后冰寒的剑气在空中弥漫,一个人影随着一蓬血雾,直直坠地。

    万朋没有犹豫。刚刚看到机会,使用了雷纹麻痹对手,然后一击毙其命。之后,他迅速向下俯冲,看准谢婷的位置,位起谢婷,又消失在树木和山石的阴影之中。之后,他取出灵识环,将自己和谢婷罩住。

    现在,再没有谁能确定他和谢婷的具体位置,除了他们自己。

    没错,这就是万朋的计划。黑云山发生这样的大事,一定会引起其他的金丹的注意。不过,若是其他金丹得知后勤机构的金丹修者短时间之内即已经被击杀,怕是要承受的心理压力,不亚于实战中面对一个元婴修者。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