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御九霄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八章 二级妖尉

    离阳在万朋内心世界之中的声音虽然小,但还是被万朋听了个真切。有妖?妖已经出来了么?万朋心神一个不稳,差一点与其中某个位置上的灵识失去联系。“你说什么?妖已经出来了?”

    离阳语气之中存在着一些不确定,“不,不是出来了,而是附近似乎有妖存在。”他散开自己的灵识去感知着周围的环境,“没错,确实有妖。进入这了个秘境的,应该是二级妖尉,也就是和谢飞战斗的那一个。他所用的,便是妖灵,类似于你的剑气。”

    是妖么……万朋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突然涌出一些好奇,抬眼看去,刚刚好看到谢飞的进攻。“二级妖尉是个什么东西?什么等级?”

    离阳叹了口气,慢慢说道,“这和你们修者的等级类似。在妖界之中,一旦决定修炼,就会进入妖的等级划分。没有修炼的妖,被称为草妖,因为灵力没有经过系统的规范,所以即使天赋异禀,能发挥的战斗力也是非常有限。而修炼之后,根据修炼的等级,依次分为尉、校、将三个层级,每个层级之中又分三等。尉就是最低级,从低到高,依次是一级妖尉、二级妖尉、三级妖尉,论实力的话,在尉级,基本上与你们的炼气、筑基和凝脉相当。”

    “妖的等级,都与修者一一对应吗?”万朋听离阳解释尉级,对其他等级也来了兴趣,忍不住问了一句。

    “不,也只有低等级时才相对。到了校级之后,妖进入中级水平,这个水平上,不同的修炼方式、方向,可能造就出不同的能力。基本上,妖校的实力最高不会超过返虚期,但是,有可能,一个一级妖校就可以秒杀一名元婴修者,也可能一个三级妖校会被一名金丹修者虐得死去活来。总之,这是两种不同的体系,妖的中期以后修炼与修者不同,等级之间不是单纯的绝对实力对比。”

    “哦。”万朋应了一声,眼睛紧紧盯着谢飞的进攻。谢飞这一击其中隐藏的危险,虽然相距很远,但他依然隐约可以判断,特别是当剑气化雾之后,绵里藏针带来的威胁又多了几分。

    但是,万朋的脸色突然一沉。不好!

    白衣妖尉此时双手摊开,在胸前拇指十指相扣,从形成的环之中,慢慢出现了一个漩涡。这个漩涡猛然间扩大,将谢飞的攻击全部收敛在内。随着一阵光芒闪过,两条剑气居然被恢复了原状,而那些紫色的雾气,消失不见踪影!

    白衣妖尉轻轻一跃,跳过两道剑气的同时,双手向下分别一抓,看似轻轻的一捏,啪啪两声,两道剑气居然被捏得粉碎,攻击力也随之化为无形。

    好,好厉害的手段!谢飞惊得目瞪口呆,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遇到过谁去硬生生把剑气捏碎。即便是高等级修者对战低等级修者,也没有谁会去捏,或者说,根本没有人会捏碎。这种手法,必然对剑气要有极为深厚的理解,也必须要有足够的实力。

    同时,一股危险感,瞬间包围了谢飞。白衣妖尉此时身形一转,右手上包绕着妖灵,直接击向谢飞的前胸。

    谢飞仓促地举起匕首一挡,吭一声,一道强光从二者相接受闪过。他自己受到了极大的冲击,胸中气血翻腾,压不住喉口的血,一口喷了出来,同时人也直接向后掠出十多丈。

    再看他的匕首,上面布满裂纹。

    而那个白衣妖尉,虽然也向后退了一段,但不过十步,便已停下,继续冰冷地注视着谢飞。

    谢飞的气息急促,又吐出两口血,才稳定位,抬起头,用一双充满怒火的眼睛瞪着白衣妖尉。

    “哥哥!”见到谢飞吃亏,谢婷从边上抽身便攻,谢飞心下焦急,想要制止却还没有喊得出口,谢婷已经与白衣妖尉战了一个回合。

    只一个回合,谢婷便处于绝对下风。谢飞不敢耽误,生怕妹妹出现危险,再次向前扑去。

    但是,在第二招,谢婷已经被白衣妖尉一拳击出十多丈,挣扎几下便晕了过去。

    谢飞哪里能容得别人在他眼皮底下伤害妹妹,手中匕首带着雪亮的光芒,近身便刺。白衣妖尉现在对谢飞的进攻似乎也有顾忌的地方,攻防并举,两人瞬间便战过了二十回合。

    而这二十回合之中,谢飞并不占优势。

    万朋在乾位之处,这些看得一清二楚。乾位还没有爆发的迹象,而谢飞显然挺不过多长时间了。假如论修为能力,这个白衣妖尉未必比自己高出太多,凭借现在的真阳火和雷煞,万朋自信有一战之力,但是现在他的灵识被其他七个卦位牢牢套住,想要和一个如此的高手正面作战,几乎没有胜算。

    谢飞与白衣妖尉突然一个近身,两人相对的一面光芒迸射。在光芒之中,两道人影齐齐向后退去。但是谢飞的轨迹似乎是轻飘飘的,没有一点可控的迹象。飞十十丈之后,谢飞重重落地,又滑行了一段距离,但是没有再起来。

    “不好。”万朋心中暗叫一声,离阳也是眉头一皱。

    再看白衣妖尉,这时候也是有一段时间的静止,明显是在平息着灵力和气息。大概一柱香的功夫,他重新抬起头,向着万朋这边看了一眼,然后身体频频起落,向山脚下飞奔。

    “麻烦大了。”万朋喃喃地说了一声,脸上一阵苦笑。离阳这时候也是眉头紧锁,如果万朋和他打,这乾位上什么时候有至阳爆发,是很难说的事。一旦没有顾得上,就再也无法封印这个炼妖池。

    不多时,白衣妖尉已经到达山脚。他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在那里驻足未动,盯着万朋所封印过的一个卦位。

    看了一会儿,白衣妖尉慢慢扬起右手,掌间光芒一亮。

    “慢着!”万朋一张传音符直接在他不远处响起,“区区一个二级妖尉,根本不知道事情孰轻孰重,如果误了大事,拿你示问!”万朋声音之后,接了一段离阳拿出的某种口诀。

    白衣妖尉的表情明显一变,狐疑地看向万朋这边。他收了走,向这边走近一些,很平静地说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封印炼妖池?”

    万朋见事情可能有转机,不由得心中稍宽,“如果不封印,池中妖出世,这个秘境之中便几乎再无活物,而这些无辜的生命,将不再存在!”

    白衣妖尉的脸上透着一丝冰冷,“哦。这就是你阻止我的原因?你是一个修者,对。你从哪里学到的妖的上层喃语,我不管。但是,我希望你知道,修者,没有权力对炼妖池进行封印。因为这是妖的专属。”

    万朋刚刚热了点儿的心又凉得像冰窖一样,“可是,它一出来,可能连你自己也会死!”

    白衣妖尉微微一笑,“那很可怕么?据我所知,在这个秘境之中的,都是你们东北修区修者界筑基期的精英。要将修者铲除,最好的办法之一,就是让他们,后继无人。再说,现在的修者,不过是些渣渣,自身之间明争暗斗,死在这里,和死在外面有什么区别?同样没有什么价值。”说完,他的手掌一翻,一道白光径直打入一个卦位。

    那个卦位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一般,轰地涌出刺眼的光芒,而万朋的灵识,居然也在这一瞬间,被光芒冲散。此后,就如同多米诺骨牌的连锁反应,已经封印的卦位相继出现这样的情况,万朋的灵识突然就被扰得一片混乱,原来连接各位置的灵识,如同崩紧的线绳被减断,一条条地弹回体内。

    “吭。”万朋一声闷哼,无耐之下收回凌乱的灵识,稍作梳理,平息体内的澎湃。他知道,此前的努力,已经白费。本来,他以为可以等到乾位至阳爆发之后顺利封利,谁知道,这里居然有一个二级妖尉!

    什么时候,妖已经渗透到这种程度了?

    可恶的是,为什么他会在这个时候出现?为什么这妖尉就对这其中的生命,没有丝毫的怜悯?

    愤怒从万朋的心底慢慢涌起,这愤怒,不是因为对方是妖,而是因为,对方对修者的不尊重,对生命的不尊重!

    想来,万朋原来对妖也有很强的排斥,但是自从离阳出现,他对妖的了解也在渐渐加深。有些分岐,不过是种族间的差异,当站到另一个位置上去看时,便可以理解。但是,有些,却不是这样。就像这个二级妖尉,他的骨子里,必然是嗜杀和残暴。

    这种内心,不管在修者之中,还是在妖中,都绝不可能是主流。这样的人,也绝对不可能成为一个好人!

    万朋一伸手,玉渊剑从背上直接滑到手中,一声脆鸣,剑身的灵力如水波般向外扩散。其中所带的寒意,居然连周围的温度都降了几分。

    既然商量不通,那只有打败他,或许,还有可能有时间重新封印!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