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御九霄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七章 阵法中的反击

    阴阳复卦阵又开始转动,万朋的灵识全部外放到整个阵法的空间之中,感受着阵法一丝一毫的变化。

    虽然有些不甚清晰,但是他现在,已经能感觉到每次发动攻击之前的那一点点的变化。

    就是现在!

    万朋身子一转,一道剑气送出,直接切向阴鱼的鱼眼之处。

    与此同时,从鱼眼之中射出两道光线!

    光线与剑气相碰,轰一声炸开,万朋觉得眼中的视物都一阵扭曲,然后一阵强光从阴阳双鱼处直接升了起来。

    而此时在阵法之外,郑化勤也是一个身形不稳,径直后退了几步才停下,噗地喷出一口鲜血。

    阵法被里面那个小子破坏了?

    没错,是破坏,连破阵都不是!郑化勤有些想不通,怎么可能?这阴阳复卦阵,想要破阵,难度极大,想要破坏掉一部分,难度更大。要知道,每两次攻击的时间都不同,加上其中的幻阵效果,自己的同门师兄弟中,比自己修为高不少的,包括能破阵的,也没见谁能破坏它!

    可是现在,它被破坏了!

    这个阵法需要灵力的持续支持和运行,被破坏一部分,自己的灵力也受到震荡。刚刚恰好是攻击之前,灵力输出最大的时候,如此一荡,郑化勤受了内伤。

    但是很快,这便不是他考虑的重点。

    他更惊讶的是,自己居然和阵法失联了!换句话说,阵法现在成了失控状态,任自己怎么运转灵力,它都不回应!

    郑化勤的脸色变得惨白。他根本不知道,这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阴阳复卦阵,依赖十八根扇骨发动,而这十八根扇骨,取自一条千年黑晶蛇,虽然不算什么极品法宝,可也是难得一见的东西。

    如果没有了这十八根扇骨,他没有把握再使用这个被同门称为小郑必杀的阵法。

    所以,他只能稍往他只能稍往远处退了退,然后目不转晶地盯着阵法的变化。

    十八根扇骨现在已经全部脱离了地面,附在一个光团外层,不停地快速转动。光团离地的距离有两丈左右,颜色不停变换,给人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

    而万朋,就在这光团之中!

    光团内部,是复杂多变的各种环境。似乎六十四卦的组合还存在,但已经变得紊乱不堪,随机发动着各种攻击方式。有的攻击方式是直接作用的,有的是只一闪,还没有发动完全,便被其他的代替。

    更可怕的是,万朋的灵识,居然在这时,探测不到什么时候攻击会变化!

    单存的剑气,也不再能中止某个攻击。在这个光团之中,万朋的汗水已经湿透衣服,只要有稍一不留神,身上就可能留下一道伤口。

    虽然不致命,但是万朋觉得,这是侮辱!

    在他心中,自己明明是破坏了一次攻击的,而怎么会突然这样变本加厉?

    他现在已经看不到外面郑化勤的情况,如果他看得到,反而知道这是阵法失控。现在,在万朋心中,这些全是郑化勤所操纵的!

    这不能忍让,绝对不能!他必须要从这里出去,出去!

    可是,破解的办法是什么?剑气?无效!物理攻击?无效!灵力灵识?都无效!法宝?有什么法宝可以离开这个困境?假如还有那种传送阵符,无疑是个办法,可是,这不现实!

    万朋的大脑飞快地转动,自己的灵识也迅速扫过纳戒之中的每一件物品。突然,他的注意力停在了一个东西上。

    刚刚缴获没多久的那一件黑对吸杵。这件法宝,最大的作用是吸收阴气,而这阴阳复卦阵的基础,不就是阴阳和八卦么?假如用这件法宝将阴气全部吸收,说不定就是一个好办法!

    主意已定,万朋伸手取出黑圣吸杵,试着注入灵力,黑圣吸杵立即变大。再注入灵力,只觉得有一股力量将灵力收集过去,在这法宝之中慢慢转动,形成了一个漩涡,这个漩涡慢慢变大变快,终于一股吸力从杵顶生成。

    就在这时,包住万朋的光团立即停止了攻击变化,一阵撕扯的哗哗拉拉的破碎之声涌入万朋的耳朵。万朋觉得头脑中嗡嗡直响,但是也只能强忍着不适继续输入灵力。

    大约过了十几息的功夫,万朋的眼前突然一亮,外面世界的视物再次出现在它的眼中。而这时吸杵内部的漩涡嘎然而止,黑杵也恢复到了未发动前的大小。

    一圈火红的光带绕在万朋的身周,但是对万朋已经没有丝毫的威胁,就像是已经被驯服!

    而郑化勤,刚刚却是觉得失联的阵法,突然又和自己恢复了联络,还没来得及欣喜,却觉得自己体内的灵力如脱缰之马,瞬间不受控制,几息之后,灵力如同毒药,火辣辣地灼烧着自己的身体!

    他哪里经历过这种感觉,又哪里能禁得住这种痛苦?

    他很怀疑,阵法中的那个人,又干了什么!

    而在一抬头时,却看见万朋,浑身环绕着火红的光带,向自己这边极速而来。这是什么?是真仙下凡吗?郑化勤意识恍惚,似乎忘了自己刚刚还在和他战斗。

    郑化勤这时的呆滞,是万朋不可失去的机会。他冲过来,第一件事,就是用自己的戒指搭上郑化勤的肩,疯狂地吸收着灵力。等郑化勤口吐白沫地倒下,万朋拿出半青藤的绳索,将捆了个结结实实,取下身上所有法宝物什么,结结实实一拳又一拳地打到郑化勤脸上,“你还威风啊?你怎么不威风了?你不是大理堂么?你大啊?你理啊?你堂啊?你不是阴阳复卦阵么?我今天就打得你的脸阴阳!”

    万朋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每一拳都打在同一边,不多时,郑化勤一边脸又黑又紫,确实也成了阴阳脸。而他似乎还没有解气,依然一拳一拳地打上去。

    “够了,万朋。”谢婷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昏迷之中醒来了,走到万朋身边,看万朋打了几拳,轻声叫停了他。万朋一拳正要落下,这时却停在了半空之中。他看看谢婷,又看了一眼郑化勤,慢慢站起来,自己也从嘴里吐出一口血唾沫,“中招了,还好没吃大亏。”

    谢婷淡淡一笑,脸色显得更是苍白。“谢谢你。”

    万朋也是嘿嘿一笑,“没事。总感觉是该做的。”他正要迈步,却觉得背上一阵疼,咝地抽了一口凉气,用手一摸,不知道什么时候,后背已经全是血。谢婷一看,呀地叫了一声。从上到下,一条大概尺余长的大口子,深的地方已经见骨。万朋全身的力气一下子没有了,如同散了架一般,酸酸软软地坐到地上,“他奶奶的,这臭小子,居然给我开了这么大一个口子……”

    谢婷取出随身带的药品和绷带,小心地帮万朋包扎好。她本身是药修,对于医疗,比战斗要精通得多。而这一套处理下来,也耗去了不少的时间,边上的郑化勤终于挣扎了两下。

    “你还能动……”万朋正想出手,谢婷却一下子制止了他。“不能再这样打,你这样打下去,出了气是出了,他就会被传送出砺练场了。他一传出去,治好伤,他的同门必然知道,是一个灵云派弟子和一个药修将他伤成这样。且不说你们门派之间的过结,单是这种重伤的羞侮,哪个门派能受?大理堂不是普通门派,在这其中操纵些什么,并不困难。”

    万朋想想,放下拳头,“倒也是。怎么办?”

    谢婷眼中又闪过一丝悲愤,“想当初,他们大理堂杀我们谢姓全家,何等惨烈!而郑姓,便是罪魁祸首。这个仇,早晚要报!我想,我那些冤死的祖上,也会支持我这么做。”说完,她的手一翻,一道剑气从冰芒戒激出,郑化勤身首异处。

    谢婷这样一个温柔的女子,居然能作出这样的决定,而且下手没有犹豫,可以想象,大理堂当初对谢家百草堂,是如何的没有人道!万朋虽然被谢婷惊了一下,不过现在更多的却是对过去的同情。

    万朋背上的伤虽然不致威胁生命,但是开了这么大一个口子,着实影响行动。从他自己的感觉来看,现在就算是一个普通的筑基修者来找麻烦,对他也是极危险的。他也不禁去反省起自己,为什么再一次受这么重的伤。根本原因只有一个,自己骄傲了!

    没错,这一段时间以来,经历的这些事情,让自己骄傲了。仗着剑气,仗着身上其他战斗辅助品,万朋已经习惯了在任何一场战斗之中处于绝对上峰。甚至和前列仙派弟子一战,在法宝的攻击下,他都没有从这感觉之中醒过来,反而觉得自己是以少胜多,非常光彩。事实上,他更多的是该反省!

    这里是砺练场,不单有强者,还有各种极品功法,各种极品法宝!修者四大件,丹器符阵,每一件,都是博大精深,自己怎么能如此大意?

    像以前一样,万朋心里那根紧张而细致的神经开始绷得紧紧的。现在不是他自己,还有谢婷!至少,自己要带她打到她哥哥谢飞!

    这像一种责任,万朋自己给自己定的责任。

    看看渐渐落下的夕阳,万朋轻声道,“我们找个隐蔽的地方过夜。”

    但是直觉之中,他突然觉得,今天晚上不会很太平。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