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御九霄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四章 冤家路窄

    万朋伸手一剑,一道蓝白的剑气脱出,直接将三枚暗器击碎。但是同时,他也感觉到,似乎有股奇怪的气息扩散开来,他下意识地拉起谢婷,迅速向后退出几丈。

    月光之下,那里似乎泛出一团烟雾,周围的灌木叶子纷纷落下。是毒!

    万朋突然觉得胸中一怒火又烧了起来,这是什么运气,先碰到那么阴邪的门派和法宝,现在又遇到了使用暗器加毒气的家伙,怎么就连一个光明正大的都没有?他示意谢婷站在原地不动,自己左手一伸,一个火团向前直接飞去,他自己则是紧紧跟着火团前进。

    对付这种气态毒剂,火是最好的办法之一。这些人只不过是筑基期,能使用的毒还比较少,用火一烧,基本就会失去效力。但是万朋却还是不敢大意,屏住呼吸,脚下发力,瞬间已经到达刚刚那些人所在的位置,这过程中,剑招也已经发动,剑气化为纷纷扬扬的雪花,从上往下飘落。

    但是,雪花毕竟是剑气,所到之处,枝折叶落!

    那边的两个人见势不妙,早已经弃坑而逃。在筑基期,领悟剑气的人毕竟还是极少数,哪个都是一个门派之中的重点培养对象。因为即使在凝脉期,也是多数人无法领会剑气。当然,随着修为的增长,剑招的威力也会增加,总体实力依然是在增长。

    但是,万朋的雪花剑气,夹杂着细碎的雷芒,居然随着万朋的意念,直接向着那两人席卷而去!

    他们是什么门派,对万朋来说现在已经并不重要。既然在这里遇到的人都可能是敌人,那么对方已经先行攻击,为什么自己还要忍让?并且,在这个砺练场之中,领悟剑气的人,基本已经能够横扫一方,有实力在,自然有霸气在!

    “修友饶命……”那两个人还没有说完,便已经被雪花剑气席卷而入,待剑气散尽,已经没有了踪影。这两人应该是受伤比较重,已经传出了砺练场接受治疗。

    万朋走回谢婷所在的位置,背后剑,有些不解地问,“在这里的人都会主动攻击?”

    谢婷摇摇头,“并不。这些都是些小门派,没有什么实力,进到砺练场,多是想借机会打打劫,放倒一两个,抢些小法宝之类。哪里有哪个大门派弟子使用暗器和毒气的?再说,似乎我们的运气不太好。也不知道哥哥那边怎么样。”

    万朋叹了口气,“确实不太好。怎么样能联系到你哥哥?能不能使用心语阵符?”

    “我试过,可是没反应。”谢婷看了看自己的心语阵符,“似乎进到这里之后,心语阵符就没有能够和其他阵符联系的信号了。大概是这里存在某种天然屏蔽吧。”

    万朋观察了一阵周围的环境,指着前面一块空地,“我们今天晚上就在那里休息。你先过去,生一堆火,我在周围布设几个阵法。”说罢,自己已经迈步出去了。

    布完阵回来,谢婷生的火已经烧得很旺,万朋顺便带回了一只野兔,架上火上慢慢烤。谢婷的脸色不太好,不知道是因为此前的战斗,还是因为有什么心事。

    “我一直很好奇,你们百草堂到底是什么门派,为什么连我们掌门都没有听过。”想了很久,万朋才终于提出了这个问题。

    谢婷的眼中闪过一丝伤感,慢慢说道,“百草堂,实际上并不是一个门派,而是东北修区大理堂的一个部门,专司丹药。同时,百草堂本身也具有家族性,从大理堂成立百草堂之日起,就一直是我们谢家在经营。药王谢百锁,你应该听过吧。”

    这短短几句之中的信息量之大,让万朋着实脑子转了几圈。“大理堂?八大执法门派之一的大理堂么?药王谢百锁?就是发明了逆修续命丹的药王?”

    谢婷点点头,将下巴放在抱着膝盖的胳膊之上,“对,谢百锁就是我的曾祖父。而事情,也是因逆修续命丹而已。逆修续命丹,是在修者重伤之时,用来以牺牲一级修为而保住性命的丹药,当时炼制它,主要目的是为救人。不料,大理堂中高层有人起了邪念,认为如果使用逆修续命丹给炼气或没有修为的人使用,极可能出现一个修为循环,即使常人变成极高修为的正果真身,所以便展开了试验。最开始,确实有人出现了这种情况,不过由于自身无法承受高修为带来的内心世界压力,不多时便爆体身亡。但是,他们始终认为这种身亡是可以抑制的,于是通过多种方法治疗这些人,只是无一成功。”

    “然后呢?”万朋不知道这逆修续命丹还有此类作用,一时也来了兴致。

    “然后,曾祖父发现了这一点,报告了掌门,便不再炼制这种丹药。可是,高层绑架了曾祖父的女儿,要求祖父练制。迫于压力,祖父便只向他们提供很少的丹药。而这时,意外发生了。掌门的一个孙子,三十二岁仍未凝脉,听别人的传言乱语,想办法得到了这种丹药,连服两颗,逆修之后修为大涨,但是不出三天,爆体而亡。”

    “掌门大怒,不管绑架一事,只追究曾祖父私炼此丹的过错,百草堂全堂受罚。而这时那高层,又怕曾祖父拿出确切证据威胁到他,暗下杀手。百草堂一百三十余口,一夜之间,只有两人逃出。这就是我的祖父祖母。”

    “想不到这大理堂,居然也有这种卑鄙小人,居然也这样不讲道理。”万朋恨恨地骂了一声,“不过,既然过去了,还是不要太过于难受的好。”

    谢婷苦涩地笑了笑,“嗯,时间已经过去很久远了。不过,其实事情并没有完全停止。我的父亲母亲,同样也死于大理堂之手。在他们那边,改变了一些记载,说百草堂谢家毒害掌门嫡亲,被逐出门。此后只要证实有谢家人,便诛杀。”

    “混蛋!”万朋这时突然联想到自己差点成为替罪羊一事,原来每个门派都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一拳重重地拍在地上,刚刚好碰到了火堆的木头,一动之下火堆哗地散开,把谢婷也吓了一跳。

    吃过东西,两人直接在火边休息。一夜再无其他人来找麻烦,因为敢这样晚上生火不怕暴露目标被人偷袭的,一般都是有实力的人,那些猫猫狗狗,确实也不太敢靠近。而大门派的人,也不太习惯于在晚上行动。

    次晨。

    火已灭,还有一缕青烟袅袅上升。万朋醒来时,谢婷已经在火堆旁,处理昨天晚上埋下去的一些药材。她炼药的手法相当精妙,万朋早就见过。而分离出的药材精华,不仅携带更方便,炼丹时的成功率和效率也都大增。

    “我们走吧。这秘境之中,应该有一些好东西。”谢婷收拾了一下,起身叫万朋。

    万朋领会,也检查了一下随身所带,又将几个原来制作的阵符交给谢婷,“这几个阵符你带着,虽然威力不大,可也许能解一时之急。”

    走了近一个时辰,还没有遇到什么人。这个秘境之大,远远超过万朋的想象。而在这其中,也存在一些奇怪的生物,颇具有攻击性,不过杀死之后,可以取得不少不错的材料。

    让万朋奇怪的是,在秘境之中,飞行毯也失效了,与心语阵符一样。想来似乎这种情况还应该有不少,而在种种限制之下,如果没有什么压力,秘境倒应该是一个比较不错的修炼之地。

    他们走的这条路,似乎走的人不太多,又走了一个时辰,才远远见到两个人向这个方向结伴而行。

    在两拨人相距两三百米时,谢婷突然停下了。她盯着那边其中一人,低声道,“左边那个,穿灰色衣服,腰间系一条玉带,玉扣红色的人,是大理堂的人。红色玉扣,说明他是核心培养的弟子。”

    “是么。”万朋突然觉得全身的战意被点燃了,替谢婷出口气的想法越来越重。而谢婷也注意到了这一点,拉了拉万朋,“不要太冲动。大理堂的核心弟子,一般都不好对付。另外,我和他们之间的恩怨,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算清的。”

    “不单是因为你。还有他们围困我们灵云山的账,也一定要算。”万朋咬了咬牙,稍停一下,径直走过去。

    大理堂这个弟子走得有板有眼,一眼就能让人看出大门派的那种范儿。而和他走在一起的另一个人,则显得一身媚态,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巴结上了这样一个大靠山,而在想方设法讨别人欢心。

    见万朋和谢婷靠近,那个吃软饭的皱了皱眉,尖扯着公鸭嗓喊道,“站住,你们是哪个门派的?没见到我们大理堂郑少爷吗?识相的快来行个礼,我们少爷心情好不想打架的情况下,也好放你们一马,让你们在这里多留几天。”

    万朋没有理会他,继续向前走,直接走到大理堂郑姓弟子面前。那个吃软饭的明显不满,上来一只手扯着万朋的胳膊,“喂喂喂,靠后靠后,离这么近干什么?想沾仙气啊?说你呐!”

    万朋突然感觉这个人极为讨厌,在被拉着胳膊时,手顺势向上一翻,反握住了这人的前臂。

    “你能不能别这样动手动脚的?”万朋的语气之中非常冷漠,任谁也听得出他对这大理堂弟子没有半点惧意。

    “哎哟喂,你要干什么?”吃软饭的也是一时来了脾气,盯着万朋喊道。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