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御九霄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九章 幸存者集中营

    走出两三里路,侯若婷突然站定,一言不发。万朋诧异,问了两声没应,便搭上他的脉门,灵气渗入一检查,才发现侯若婷的体内现在灵气循环乱成一团。

    “你什么时候受的伤?”

    侯若婷依然不应,慢慢坐下,调息运功大概一柱香功夫,才睁开眼睛,“两件法宝虽然好,可是我用它们来对抗高阶敌人,每一下,都有不同程度的反噬。因为我的修为太低了。加上最后那一下的冲击,对体内灵气的控制,我现在实在是无能为力。这次受伤,也许没有十天半月,是缓不过来的。”

    万朋叹了口气,从身上找出所有可能有效的丹药,交给侯若婷。又休息了一阵,侯若婷缓解得差不多,两人才开始继续前行。

    虽然有飞行毯,可是万朋不敢用。黑夜在空中飞行,更容易被当成可疑目标。最安全的,还是步行。

    当所有巡逻分队接到命令,如果有人使用自己的月珠时,不要放行,要带回营地的消息,万朋和侯若婷早已经走出了很远。之前遭遇过万朋的那一组心中懊悔万分,好好的一个立功的机会,就这样给溜走了。不过,他们还是及时上报了情况,由于命令在事情发生之后才下达的,他们也没有被追究责任,但是加入了下一波的追击队伍。

    车前子知道,这个与自己的人三次遭遇的筑基修者,一定就是当初那个研究出冰龙阵法的万朋。他对万朋的印象不错,可是现在他想要捉住他,非常迫切地想捉住他。

    不捉住他,似乎连死伤数名弟子的面子,都过不去!

    追拿万朋,现在在车前子脑中,似乎离所谓的噬灵虫,或者腥红之月,或才邪术,越来越远。万朋虽然有很多层出不穷的手段,可是,他的逃亡路径和方法,又都是在情理之中。甚至说,以他的眼光来看,还是比较稚嫩。在直觉之中,万朋不是个坏人,至少不该是个坏人。

    只是,这样一个人,极大地调起了他的兴趣。他想把万朋追回来,了解一些事情。甚至,有可能去试探他要不要加入昆仑,或者说作自己的弟子。虽然他知道,以万朋表现出来的个性,基本上不会答应这一点。

    一名金丹修者,带着十二名凝脉修者,加上二十四名筑基修者,从天空列队划过,连空气都被激出尖锐的鸣声!

    这就是追击万朋的队伍的声势!

    从战术上,这是精锐特战先谴分队的布势。用这样一个分队来追万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有些小题大做了。不过,这是车前子的命令,其中有些人虽然有埋怨,却不能违抗。

    万朋和侯若婷都受了伤,前进的速度并不是很快。不多时,这支分队已经发现他们的踪迹,然后直接从空中向下压过来,气势全开之下,万朋身周的空气都充满了奇怪的压力。

    “万朋?”带头的金丹修者声音浑厚,虽然声音很大,却听起来有一种踏实感,丝毫不觉得震耳朵。

    万朋深吸了一口气,平静着自己内心的情绪。他想到了现在发动御龙守宫阵,但是面对如此多的高手,至少是相对于他来说的高手,冰龙能达到什么效果,是个未知数。并且,现在两个人都受了伤,引发冲突,难说会不会带来更大的伤害。自己杀了人家好几个人,万一人家要报仇呢?

    实际上,万朋心中是有一些愧疚的。他并不想杀人。如果他有别的选择,一定会让这些人活着。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属于他自己的,没有人有权利剥夺。并且,不管是亲情,还是友情,都需要生命来维系。

    生命中止了,所有的一切,都会成为泡影。

    只是,那时候,他必须那么做。他不那么做,自己的生命就会受到威胁。不管到什么时候,消灭敌人都是第一位的,消灭敌人才能保存自己,不管敌人是什么人。因为,自己的生命,永远都应该放在比敌人的生命更宝贵的位置上。

    万朋咬咬牙,一伸手抹去了自己的易容,“没错,是我。”

    金丹修者点点头,“那你可知道我们找你来的目的是什么?”

    万朋也不避讳什么,“大概知道。你们想把我捉回去。”

    金丹修者微微一笑,“知道就好。那你现在怎么决定?继续反抗吗?”

    万朋摇摇头,“我不想。此前,我只是想离开这里,不料你们百般阻拦,所以发生了冲突,双方都没有什么好结果。现在,我和师姐重伤,你们又人多,又修为高,我们哪里走得了?”

    金丹修者又点点头,“既然你知道,那不如和我们回去吧。车前子长老还在营帐中等你。”

    万朋看看侯若婷,又转头看向金丹修者,“那请你们确定我和师姐的安全。”

    金丹修者允诺,万朋便随着他们,从空中飞行而去。车前子果然在营帐之中等候,见了万朋,说了几句客套话,又像是好意一般说了不想让灵云派的人们直接离开的原因,便让人安排万朋和侯若婷去休息。整个过程,比万朋想象的要简单得多,并且,他们的待遇,也没有想象中那样遇到什么不公平不客气的行为。

    说是休息之处,从外面进去,明显就是禁制之地。数道禁制、数组岗哨,将整个区域围得严严实实。走进去之后,万朋才发现,里面被控制的灵云派弟子,包括外门和内门,加一起居然有一百人之多!

    这些人能从灵云山之劫难中活下来,可以说都是上辈子修的福份。而他们之中,多半受了伤,有些人已经卧床不起。

    “救救我吧……”时不时有人喊出这样的声音,但随之而来的就是另一声喝斥,“别嚷嚷!等过几天核实了身份,就放你们走!”

    “给我找颗丹药吧……我的血还在往外渗呢……”

    “自己压住,加压包扎,不明白?丹药,什么丹药!你们这些家伙,能活下来不错了,感谢上天吧!活下去是命大,死了也是活该!”

    “你们凭什么把我们关在这里?放我们走!”

    “现在这里是我们把守,想关就关!”

    一路走过去,这样的言语冲突不断。万朋心乱如麻,自己同门现在的境遇,看似有吃有喝,实际上原来这么差!诚然,如果只是言语上的冲突,也许他可以理解,天天被人叫着喊着,昆仑的看守自然会心烦,说话没有好气。但是,对那些重伤之人,这些看守弟子的态度,实在让他心中难以平静。

    毕竟,灵云派一段时间之前,还是个地区性的大门派!

    而这些昆仑看守弟子,哪里表现出一点点的同情与慈悲?他们自大,狂妄,嚣张,多数人的脸上都是对他们的轻蔑与鄙视。

    便是自己,离开车前子所在的营账之后,带路的人,也一直在往上挺自己的腰,对自己的话爱答不理,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

    万朋突然停下来,同时拉住了侯若婷。

    “干什么?”前面带路的转过头,面上尽显狐疑之色。“再走一段路,就到了你的住处了。别磨蹭。”

    万朋盯着他,“请你们的医师过来。帮我治疗我的同门。”

    那人哧地一笑,“医师?拜托,现在资源多紧张啊。这些人没事,能活的死不了,能死的活不了,只要我们审讯过后,就放走了。现在你们灵云山都没了,灵云派也灭了门,还什么同门,管好自己就得了……”

    “啪!”万朋一伸手,直接打了他一记耳光。那人流露出不信的眼神,“靠,你小子还敢打我?你以为这是哪里?这是灵云集中营!你不过就是只臭蚂蚁,谁都能踩死你……”

    “啪!”万朋再次一巴掌落到他脸上。同时,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的另一只手已经直接触及他的身体。

    只是一瞬,这个人就歪了歪身子,直接倒在地上。可是他很快就爬起来,“你敢吸我的灵力!来人啊,这人要造反……”

    他这一喊,果然有数组守卫直接向这边扑来。万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从打这个人开始,他就已经做好了发生冲突的准备。而他希望,自己引发的冲突,能够达到预想的效果。

    “谁造反?剁了他!”有刚刚来的护卫露出狰狞的神色,凶巴巴地看向万朋。

    万朋也不畏惧,大喊道:“同是修友,同在一片天空之下,前几天还同是为了灵云派的奇怪事件,现在怎么就有了造反一说?难道我们是敌人关系?难道你们昆仑,就有权力这样定义别人?没错,你们是第一大门派,第一大门派又怎么了,第一大门派,就能凌驾于别人之上?灵云派的兄弟姐妹们,你们说呢?没错,我们是山没了,但是,我们还同样是修者,不是他们的囚犯!我们该得到朋友的待遇,而不是俘虏的待遇!”

    被万朋这样一喊,昆仑的人愣住了,灵云的人却激动了。没错,就是这样!他们一个一个被抓进来,说是第二天就放走,可是到现在几天了,都没有半点动静!这期间,没有合理的治疗,因伤因病而亡的,就不下十人!

    “胡言乱语!”随着守卫营长的一句话,本来已经有些乱的场面,突然静了下来。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