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御九霄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八章 夜幕突围(二)

    而此时,黑衣人灵云定音叉的攻击又将发出!

    凝脉修者心底不禁泛起了一丝恐惧。他怕的,不单是这两件让人头疼的法宝,更还有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趁乱放倒了三个师弟的人。虽然说,三个师弟被灵云定音叉击中,僵在那里动弹不得,可是,要动手,自己多少也该有察觉才对。

    何况,在这期间,灵云定音叉发动了数次,那人居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是高手,还是有什么特殊的法诀?不管是哪一个可能,都让人觉得,另一个人是这个人的同伙的可能性大!

    想到这里,这个凝脉修者不禁打了个寒颤。想到可能遭遇的战斗,还多少有些发慌。但是,这并不影响他手上的法诀。

    音叉攻击发动的瞬间,他的光盾再次出现在身前。

    也就是在同时,他的身后传来数声凌厉的爆鸣声。八根缠绕着青色电芒的火柱,直接向他攻来!

    那人在他身后!

    没错,万朋在刚刚那时间里,趁着两人战斗,悄然出手。他进攻的方式很特别,主要在阴影之中穿行,使用的方法,也先是冰芒戒。冰芒戒的剑气可以控制大小,前两个被击倒的人,所中的剑气只有巴掌大小,灵气波动极为微弱,加上他的行动速度很快,两人忙于攻防时,确实难以查觉。

    八根火柱的走向,俨然是凝脉修者的八个不同方位。在此之后,万朋提剑挥出,嗖嗖两声,两道同样包绕着雷芒的剑气,一横一竖,切向凝脉修者。

    剑气!凝脉修者眉头微皱。虽然剑气不是什么过于高深的东西,但是,毕竟他没有领悟。

    就算凝脉修者高出筑基修者一截,可是,有没有剑气,会迅速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并且,这剑气,根本没有包含什么剑招,似乎只是试探性的一击!

    不过,他很快镇定下来。八条火柱之间,并不是没有空隙可躲闪。又加上一层抵抗声波的光盾之后,他迅速向一侧跃去。

    而这时,见到这包绕着电芒雷芒火柱和剑气的黑衣人,眼中居然泛起一丝的炽热!他拿出灵云反光镜,四道靠前的火柱直接返回,与后面四道形成交叉之势,而那两道剑气,又将两个出口封死,目前凝脉修者的出路,只剩了一条!

    但是他很快意识到,这最后一条出路,也许就是背后那个人,一直在等待的击败自己的机会。

    与其坐以待毙,何不冒险一搏?凝脉修者苦笑了一下,没有任何犹豫地扑向那个空档部位。

    可是,才冲出两三步,他突然发现,自己的选择是错的!

    万朋周身灵气大盛,与此同时,以他为中心,空气的温度突然降低。玉渊剑在他手中泛出一种类似冰晶的光泽,随着一剑挥出,层层叠叠的冰晶如潮水一般向这边涌来。

    不,这不是冰晶,不是潮水,而是剑气,精纯的剑气!

    而在这剑气之中,隐隐的银光闪烁,雷芒若隐隐现。

    凝脉修者心中一灰,这一击,他必然已经躲不开。但是,作为一个凝脉修者,他既有自己的修为基础,也有自己的尊严。几乎在同时,他毫不保留地释放着自己的灵力。

    两个等级之间的实力差别,在此时尽显无疑。凝脉修者的灵力气势,完全压制了万朋和黑衣人,以他为中心形成一圈震荡波,迅速向外扩散而去。

    这也是他的最终杀招!

    震荡波与剑气相遇,二者开始激烈碰撞,之后剑气包绕了震荡波,二者互不干扰地前行。而黑衣人,则一面用出灵子盾抵消来势,一面取出灵云反光镜,同时迅速后退。

    几乎是同时,万朋的坎水泛芒与凝脉修者的震荡波同时击中对方的身体。万朋的金刚护身符及时发动,虽然能够抵消百分之九十的力道,可剩下的也还是他难以承受的,胸中一闷,直接被冲了出去。

    凝脉修者那一边,显然比他要好得多。虽然剑气和雷芒共同作用,他现在全身的衣服全部撕碎,身上布满大大小小的伤口,头发也是向上根根竖起,口中还冒着黑烟,但他并没有多重的内伤。看见万朋飞出去落地时,直接喷出一口鲜血,他突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他心中很是爽快。筑基修者又如何?用了最后的杀招,还不是一样败落于下风?

    可是没笑几下,他面部的表情停住了。他感觉到一种极为强烈的危险,这让他无法再笑下去。

    刚刚和万朋战斗时,一心要占据上风,看到万朋落到下风,他居然忘了,还有一个人!

    一个手中有两件法宝的人!

    叮……

    灵云定音叉的声音清晰地传入他的耳朵。随着他身体一滞,刚刚被灵云反光镜反回来的一部分他自己发现的震荡波,直接反击到他的身体。

    像是打沙包一样,他也飞了出去。在空中,他已经昏迷。凝脉修者的搏命一击,在没有任何特殊防护的情况下,威力可想而知!

    万朋在那边撑着,摇摇晃晃地不肯倒下。这边的黑衣人似乎受伤轻得多,快步走过去,扶住万朋,“万朋师弟!没想到是你!”

    万朋惊异地看着他,那是一张陌生的脸。“你是谁?怎么会认出我来?”

    “我是侯若婷。”黑衣人抿了抿嘴唇,“我也进行了易容。当你的火柱用出,带着雷芒时,我就认出你来了。在灵云山,筑基时期便能用出这种招式的,也只有你一个人。”

    万朋苦笑了笑,“师姐也不用抬举我。咳咳……”他吐出一口血,“凝脉果然厉害,要不是师姐身怀法宝,我们怕是凶多吉多。”他一边定神,一边取出几颗丹药,扔入口中。

    侯若婷面色如冰,“师弟有所不知,细节后续再说。我们现在必须继续向前走,离开这里。八大门派心怀不善,不冲出去,凶多吉少。”

    万朋点点头,又运转灵力强行平息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强忍着胸前闷痛,“那走吧。”

    岂料,才走出几十米,就听前面有人不阴不阳地说道,“走?往哪里走?伤我4名弟子,岂是那么容易走的?”

    万朋和侯若婷站定,却见那片乱石的阴影处,慢慢又走出六人。其中,一个凝脉,修为比刚刚的人还要高。

    “这位修友,我们恰好路过,贵门伤亡一事,我们并不知情。”万朋这时候来了一个死不认账,毕竟要是真打,他已经没有任何的能力。而侯若婷一个人,就算有法宝,能不能撑住,也绝对是个未知数。

    “小兄弟这样不认账,可不是个好习惯啊。你的路还长,虽然修为和天赋,包括作战的思路和手法都不错,但是,要知道,运气绝不是总在你身边的!”他说完,灵力猛然扩散,如同根根寒针,刺入其他人体内,万朋不禁打了个寒颤。

    “修友此言差矣。”万朋强作镇定,“有什么证据说明他们的死伤与我们有关?”

    “哈哈哈哈。”那人突然大笑起来,“刚刚你们交手过程中,我就已经赶到,一直在这边观察,你想赖,也是赖不掉的。”

    万朋心中一惊。他一直在观察!如果当时他就出手,岂不是自己早就危险了?可是问题是,他为什么不出手?如果换成自己,在同门与敌人争斗还可能处于下风时,即使不出手相助,也会在关键时刻出来撑撑场面加加气势才对。

    莫非……这个人与那人有矛盾?从他内心来说,就希望那人出事?

    想来,一个灵云派,弟子之间都矛盾重重,而像昆仑这样的大派,自然也在所难免。万朋决定在这上面押一押,“修友既然看见了,那我也就实话实说吧。此人暗中与灵云派部分人员沟结,我也是奉命行事。”

    “奉命?”那人又哈哈大笑,“你奉什么命?就算奉命,用得着你们两个筑基修者来和一个凝脉修者战斗?”

    万朋并不惊慌,淡淡一笑,“修友不是看见了么,我们两个虽然修为低,但是手段不少。甚至说,如果现在我们敲响灵云定音叉,那,么,你们六人,也许只剩下你还有战斗力,也许不剩了。”

    他这么一手,侯若婷的手也微微一动,这边昆仑的六人却是齐齐向后退了两步,作出防御姿势。

    万朋继续说道,“何况,我们还有一样东西可以证明。”他一翻手,当时车前子送他的月珠出现在掌中。夜幕之中,夜珠发出冰冷的光芒,璀璨假似星。

    “一颗月珠?”带头的凝脉修者脸上现出狐疑之色。

    万朋也不解释,直接输入灵力。月珠光芒略涨,随后传出一个和蔼而威严声音,同时出现一个人脸的光幕。

    这正是车前子。他的影像张口道,“可以放行。”

    带头的修者脸上明显浮现出犹豫之色。他看着万朋,又看看万朋身后的战场。此时侯若婷的音叉不知道什么时间又拿在手上,一副随时可以使用的样子。想到刚刚战斗之时两个筑基修者所表现出来的实力,他也是有些忌惮。而再想想平日里与前面那个凝脉修者之间的过结,他终于咬咬牙,挤出几个字,“走吧。”

    万朋收起月珠,迈开大,直接向前走去。走过这凝脉修者身边,他又停下来,轻声道,“修友,外边凉,快回去吧,省了拉肚子。”

    …………

    昆仑营地。

    车前子在帐中走来走去,突然身子一滞。他想到了月珠。万一万朋使用这作为逃脱的方式呢?

    “传令官!”他的眼中略显焦急之色,张口喊道。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