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御九霄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五章 全境封锁

    离阳“哧”了一声,“真是杞人忧天。噬灵虫虽然可怕,但是有一个弱点。每一次,他们都向下吃得太深,以致于触到岩浆外涌,而它们,本身非常怕岩浆这种地火。所以,当岩浆涌出来之时,一是他们会死伤,二是,特殊的带有硫磺的地火,会让这种生殖极快的虫子,失去生殖能力。除非是有人带走它们,否则一般不会向外扩散。万物皆是造化,它能以惊人的速度繁殖,到最后一代时,可以引起某处地陷,但是同时也是它的末日。这就是自然的力量和规律。”

    万朋轻了一口气,“如果真是这样,那还好。”他看看四周,一片狼藉,突然对接下来要干什么,没有了主意。“接下来到底怎么办?”

    离阳叹了口气,“八大门派联军来到这里,肯定不仅仅为了一个腥红之月。你要制作的阵符,还是要制作。那两个阵符,才是真正能保你命的东西。”

    万朋摸摸手上的纳戒,深吸了口气。只不过,现在,他虽然逃出地震,却依然在其他门派的包围之中,哪里来的绝对安全?不过好在,在这个区域里,外门弟子曾经的聚居点还在,虽然多数房屋倒塌,但有些低矮的石质半洞穴式房屋还立着。万朋找了一会,便找了一间类似的房屋,躲了进去。

    屋里土味呛人,但是没有什么危险。万朋稍微收拾一下,发同动御土诀,将门封死,看起来就像是在地震之中破损一样,仅留下几个观察孔和通气孔。之后,他拿出那些材料,沉了一口气,又继续之前的制作。

    ………………………………………………

    “到底是什么原因,查出来没有?”昆仑军队中军大帐,车前子面色平静,问前来报信的人员。

    “回禀长老,没有查出。整个灵云山,已经完全塌陷,而那些修者,绝大多数在这次变数之中,要么中了绿毒身亡,要么葬身火海。灵云派,已经完全消亡了。”

    车前子叹了口气,“也真是可惜了这个千年古派。青天鹤他们有没有消息?”

    那人摇摇头,“长老,据我们所掌握的信息,八大门派驻入灵云派的所有使者,怕是也已经都在这次劫难之中……在劫难之中遇难了。”

    车前子的脸上涌出一丝悲伤,“如果真是那样,门派会给他们立下英雄碑。但是,事情到此,根本就没有结束。先是腥红之月,然后又是这离奇事件,真不知道这其中有没有什么必然联系。如果是妖所为,这里离前线那远,又不是战略要地,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也不合什么常理才对。你先下去吧。我再去一趟音视分队。。”

    说罢,他挥手,示意报信的人离开。而他自己,则转过身,从身后一扇门走出,通过一条数十米的长廊,来到一个比较小的帐篷之中。那里面排了数排桌子,不少人坐在特殊的装置前,翻看着光幕上的影像。

    “长老。”见车前子进去,一个总管模样的人走过来。车前子点点头,“现在进度如何,能不能找到类似的信息?”

    音视分队主管将车前子引到一个空位上,一翻手打出几道法诀,“这是我们调查出的最新信息。灵云山这种情况,与记载之中,远古中的噬灵虫增殖非常相似。”

    “噬灵虫?”车前子脸上惊愕之色突起。这个名字,以他的资历和阅历,当然听过。可是,那不是已经在浮云大陆上消失至少几千年了么?

    而当他看到当幕上出现的噬灵虫发作的迹象,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严肃。画面之中,从地震,到绿色烟雾,再到整座山崩塌,地火涌出,与此前的灵云山如出一辙。

    他脸上的肌肉明显在抽动,“继续查,包括如何确定是不是这种情况。同时将这些结果传回门派,让门派做好相应的应急准备。这个消息,不能向任何其他门派提起。还有,通知其他门派军队,加强封锁,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是从中心往外走的,一律截封,统一囚起,排除可疑因素之后再放出。”

    说完,他独自离去。而他脑子里却一直想着一件事。如果真的是这样,倒也可以和腥红之月解释。但是,如果用这样的联系来解释,事情就太可怕了。

    掌握着腥红之月的力量,还掌握着远古时的害虫!

    回到他自己的营帐,车前子心情变得极差。且不说,现在这局面让自己很挠头,还有一件事,此次来到灵云山的另一个目的,怕是已经无法实现了。

    那就是在灵云山找一件东西。这件东西,是掌门秘密告诉他的。现在灵云山都没有,被噬灵虫吃了个精光,地火一烧,还去哪里找?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给他送来一个玉简片,说是音视分队最新的研究消息。车前子在玉简片之中注入灵力,光幕显示。

    灵云山变数之中噬灵虫的存在,已经被用各种方法证实。这车前子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所以心里的波动没那么大。让他这次吃惊的,是另一条消息。

    此前,青天鹤向门派报告,灵云山有人种了一院子的特殊天星草,但是天星草全部染病,经分析,极似远古时期的天星煞。不过,消息之后就没有再延续,因为也就是几乎从那时候起,邪术一事在灵云派便提上了重要位置。

    信息的最后,显示了与此相关的一个少年的影像。这是青天鹤非正常条件下记录的,仅有一个侧面。毕竟,那时青天鹤调查的是腥红之月,对天星煞投入精力不多,而万朋仅仅作为一个极低修为的小弟子,他也不认为会有什么情况,没有深入调查,仅记录了一段影像。

    可是,看到这个身影,半躺着的车前子一下子站了起来!

    是他?那个阵法化龙的小修者?

    为什么天星煞一事,会和他联系起来?想来,本属天星草应该是他种出来的,那么大面积,委实不易。这本属天星草,要不是自己擅制药炼丹,同时在门派的一本远古典藉上读到过,才敢如此确定。如果只依靠变异,种出这样一大院子,可能性很小。最大的可能,是他掌握某种特殊方法。

    但是他并不是一个受门派重视的核心弟子,车前子这一点非常确定!

    一个不受重视的弟子,既能种出特殊药草,又对阵法研究如此之深,这总让人觉得有些意外。

    车前子反复踱着步子,终于下了决心,拿出一片空的玉简片,将这段影像复制其中,然后交给传令官,“拿去,注意在盘查向外扩散的人时,特别注意这个人。”

    之后,他走到窗前,“这个小子,到底是个天才,还是一个敌人呢?”

    …………………………………………

    破石屋。

    一连五天来,万朋没有迈出一步。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一点也不清楚。他只知道,每天,都有人从外向内走一遍,到了晚上,又再回去。

    这五天里,他依靠石屋内半发霉的食物维持生活。而那些材料,也在一点一点地变少。

    这两个阵符是公母阵符,虽然核心部位相似,但有些地方是互补的。越到后期,万朋制作越是熟练,而他的化整为零先做部件的方法,也显示出了优势。

    每个阵符十六个部件放在那里,每个部件都幽幽散着微光。万朋将其中一套一个一个地拼到一起,最后一个拼上时,整个阵符脱离万朋的手,在空中滴溜溜地疾速转起来,越转越少,最后成了一巴掌左右,精准地落回万朋手中。

    万朋心中不敢有什么情绪波动,先将它放到一边,接着又一件一件地拼装着另一个阵符。

    和前面的一样,过程顺利。不同的是,这个阵符出现之时,另一个阵符也浮到空中,不停转动。最终,两个阵符以相同速度转了一会,中间生出无数灵力细丝,一股极为奇怪的感觉也以他们为中心向外扩散而去。

    之后,两个阵符落入万朋手中。

    精莹剔透,犹如艺术品。万朋这时才咧开嘴嘿嘿笑起来,憋了五六天,这保命法宝终于算是做出来了。

    “你身上的心语阵符,其中有别人的印迹。选一个可靠的人,按照印迹寻踪那一段的说法,给母盘注入灵力,让母盘寻的。”离阳的声音中隐约有一些兴奋,但依然显得冰冷。

    万朋点头,那些法诀,他早已经背得烂熟。随着一声轻微的“嗡”声,母盘直接从一个观察孔冲了出去。

    他选择的是谢婷。虽然柔儿也可以选,但万朋心里不如谢婷把握。

    而他并不知道,在阵符成形之时,所发散出的古朴的奇怪感觉,也在扩散过程之中,惊醒了八大门派联军之中的三位元婴和十八位金丹修者。

    车前子睁开眼睛,目光中疑惑闪烁。刚刚那股气息,极为有亲合力,但是又像是十分遥远的远古呼唤。这种感觉,他极少经历过,除非有某些远古遗失的法宝出土。但是,这和那种感觉又有不同。

    一丝警觉从他心中升起,随即叫过传令官,“全营警戒,通知其他门派军队警戒!”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