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御九霄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三章 大兵压境

    回到住处,万朋拿过白氏兄弟的扫把插入阵眼之中,御龙守宫阵再次发动,雪白的冰龙将整个院子守得严严实实。他自己则头进屋里,小心地拉上所有帘子,拿出买的那段金丝竹,用炼火诀制造出一个火苗,仔细地煅烧着竹子的一端。

    啪一声轻响,竹子一端掉落,万朋轻轻一斜,从中倒出一个锦囊。

    这是一个一次性储备囊,用过一次之后,其中的次元空间便退化,失去储物的能力。因此,这种储备囊市价并不高,根据容量不同,从几百到上千罗拉不等。

    万朋掐动法诀,轻轻一抖,一大堆的材料从锦囊之中倾泻而出,堆放在地板上。至此,他才轻轻舒了口气。

    所有材料买齐。

    拿出心语阵符,他给谢婷发了个消息,一切顺利。

    这些材料,都是谢飞谢婷代买的。借了钱,怎么拿到手,怎么买东西,都是问题。如果真的是拿着钱自己买这么多东西,肯定会被怀疑,所以万朋干脆一甩手,将这些材料清单交给谢飞谢婷,让他们购齐后,装在金丝竹中,再假扮小贩与万朋交易。

    万朋将它们分成三堆,其中有两堆是完全一模一样的。那就是离阳告诉他买的材料,高阶的货色,多数都集中在这其中。而剩下的一堆,则是万朋自己的。

    这一堆,是万朋自己的科研项目。当然,花这么多钱来买材料,也着实让万朋犹豫。

    但是一想到即将面对的威胁,万朋就不得不这样去做。在这里,他有御龙守宫阵压底,而一旦脱离这个区域呢?白朝白夕的保护,照比这条冰龙,可是差了整整一大截。

    所以,他想做一个御龙守宫阵的阵符。当然,对他来说,这是一个极大的挑战。好在这些天,他有不少的体会,加上对阵符探究得内容的研究,也学会了不少东西。

    研究归研究,放到当前,离阳的两个阵符才是最该完成的东西。这两个阵符具体是干什么用的,离阳闭口不提,万朋明里暗里试问几次之后,也打消了这个念头。不管怎么样,如果真的用到它,自己一定是会知道的。

    虽然这个阵符的原理图已经看了不下二十遍,保险起见,万朋还是又看了一遍,才慢慢坐到桌前,一挥手,从一堆原料之中拿过一件材料,开始慢慢处理。

    他的动作很慢,也很精细。由于每一件材料都需要使用灵力去浸润,万朋的进度并不快。他不出去,白氏兄弟在外面就不会让人进来,包括食物和水,也都是先放在门口,等万朋自己开了门,才告诉万朋。没有万朋的允许,他们两个不会往房间之内多看一眼。

    八万大军,如潮水般,向灵云山下聚集。第二天,已有三个门派军队派至,第三天,所有军队到达。这些人直接在各个出口处扎营,看似保护了进出要道,实际上则是将这些通道全部封死。

    甚至,包括空中通道和河流水道。

    原来派来的门派使者,并没有回到大军之中,而是依然在山内活动。整个灵云山的气氛徒然紧张起来,而外门弟子之中,更是有成群的脱离门派。

    但是,对这些人,内门不再管,八大门派的联军也不管,任由他们而去。似乎,这些人根本就无关紧要。这样的行为,却也让一些刚刚进入内门的弟子们感觉到心寒,可想而知,为什么人们总说内外门的地位不同。

    所有这些,除了从收音阵符之中听来,还有些是从白氏兄弟口中打听来的。白氏兄弟没事儿时,会和其他人保持联系,有时也很关注和万朋相关的消息。

    刚刚处理完一件材料,万朋就听见有人在外面说话。这声音他听得非常真切,仿佛就在耳边。

    “好一条冰龙,好精密的阵法!在下路过此地,不知道可否进来一叙?”

    这声音浑厚而低沉,听起来并没有恶意。只从这种清晰程度,万朋便可以判断得出,是应该经过了特殊的灵力辅助的。

    进自己的屋?绝对不行!刚刚好万朋准备休息,便起身出了屋。

    一出门,万朋便感觉到一股让人舒服的气息。这感觉他说不清是什么,但似乎整个空间,都被某一种特殊的灵力所笼罩了。便是那条冰龙,现在居然眼睛里也没有了敌意,游走之间,流露出一种很享受的眼神。

    明明是没有生命的阵法所化,居然还有会这种享受的表现?万朋有些不解。但是他的注意力很快转移到这种气息的来源上。

    在阵法的防御范围之外,站着两个人,都是一色的青色粗布长衫,身着打扮极为普通,甚至说,在灵云派内门,他们的衣服材质看起来有些寒酸。要知道,只有灵云派外门弟子,才会穿这种普通人穿的青色粗布服。

    但是他们身上的气质,绝对不会让人表现出任何的轻视。两者之中,年龄稍大的人看起来也不过四五十岁的光景,稍小的大概二十出头,与万朋年龄相仿。二人站在那里,一脸的微笑,看着万朋走出来的方向。没等万朋说话,年龄稍大的又是扬扬手,“你就是布下这座阵的主人吗?在下路过此地,对你的这个阵法非常感兴趣,不知道可否撤去冰龙,让我靠近一叙?”

    万朋面不改色,继续观察这两个人。显然,年龄稍大的那人修为比自己高出很多,这里这种特殊的气息,就是他释放出来的。而不管是他故意释放,还是修为到一定程度之后的自然流露,都要求他有这样的实力。

    如果他要强行破阵,是不是能够办到?没错,以现在这冰龙的威力,他应该可以。假如真的引他破阵,自己在阵法上还是要损失一些材料,不值得。而如果他是敌人的话,自己再拖,估计也是拖不过。

    万朋深吸一口气,双手掐动法诀,同时打入两个阵眼,冰龙瞬间向地面之下收缩而去。

    年长的青衣人微微仰头,呵呵一笑,踏步就往阵内走。那个少年,就这样紧紧跟在他其后。“灵云派果然青年才俊辈出,小兄弟如此年龄,不过筑基初期,便能够布下如此精密之阵法,若是换作是精通阵法的门派,还可以理解,可毕竟这里是灵云山,让人可敬,又让人可惜啊。”

    万朋听得出他的意思,一是在称赞自己,二是又有轻视灵云派之间。这样的口气,不是一般小门派能够说得出来的,而且两人的气质,也不是一般门派能培养出来的。现在是自己最紧张的时候,结个冤家,还不如多个朋友,他干脆呵呵一笑,“前辈过奖了。这阵法,也是偶然习得,到现在为止,缺少一些材料,怎么发动它,晚辈也没有想清。”

    青衣长者哈哈大笑,幼者也是不禁莞尔。万朋继续道,“不知道长辈前来我这小院,有何指教?”

    青衣长者,摆摆手,“没有,没有,我只是路过,路过。看到这条冰龙,所以好奇主人是谁,没有想到会是个小兄弟,英雄出少年啊,长江后浪推前浪。江平,你以后也要多向这位小兄弟学学。”

    那名青衣少年脸色变得严肃,因为在他耳中,极少有师傅说自己要向谁学习的时候。他向长者行了一礼,“谨听师傅教诲。”言罢,又转向万朋,“请修友今后多指教。”

    万朋也向他行礼,之后又看向长者。长者点点头,“好了,我也差不多了。我们有缘相见,也是上天注定。最近,这灵云山怕是会有些变数,不管如何,我可不希望你这苗子人才出什么事。我这里有一颗月珠,最近如果遇到什么麻烦,你将灵力输入它,或者可以帮你解围。年轻人,记着,路很长,一定不能满足于当前的成就。”

    万朋谢过,对于老者拿出来的月珠,大方收下。老者笑笑,带着江平慢步离去。

    见他们走得没了踪影,万朋才轻轻地舒了口气。刚刚,他看起来表现得自然得体,实则内心紧张至极。现在好不容易自己安全了,悬着的一颗心也总算是落了地。

    “什么?昆仑派车前子专程与万朋会面并送他东西?”灵云派议事厅,储灵云听完情报人员带回的消息,接着便一言不发。议事厅中的其他人,也都像是一群哑巴,不出一言。良久,储灵云才说了一句,“知道车前子是去干什么吗?”

    来报信的人摇摇头,“这个我们确实不知道。当时车前子应该是对声音做了屏蔽,我们听不到。”

    副掌门上前,“据我所知,车前子便是昆仑此次出兵的总帅。他如此远途而来,却突然到山内见万朋一人,而且又没有向我们门派禀报,我真的很担心,万朋会和昆仑有什么关系。这小子在外门那么多年,进入内门之后又修为突飞猛进,并且各种战斗手段层出不穷,又多数不是本门所授,我真怕他是昆仑安排在我们门派内的底细。要是那样,我们将腥红之月的事扔到他身上,有些不妥吧……”

    “够了。”储灵云的声音有些低沉,“现在不是推理的时候。眼下大兵压境,我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明明知道他们虎视眈眈,却又无可奈何。区区一个万朋,由他去吧。”

    他刚刚说完,坐到自己的椅子上,却觉得地面突然轰地一颤。紧接着,整个屋子都抖了起来。

    “怎么回事?”议事厅中已经有人喊了出来,神色紧张异常。

    与此同时,修炼中的万朋也睁开眼睛,一脸的警惕。倒是离阳的语气很是轻松,淡淡地说道,“终于开始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