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御九霄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二章 路遇旧仇

    心语阵符的另一边,谢飞表情凝重,轻叹一声道,“万朋遇到麻烦了。”

    谢婷眉头微皱,歪头问哥哥,“何以见得?”

    谢飞苦笑,“他只是一个普通内门弟子,就算用于阵符研究和药草研究,以他现在能用到的,有个两三万罗拉足矣。现在一开口就是十万罗拉,必然是要进行什么更精深的研究。以他的实力,有什么精深研究能够有如此消耗?另外,以他的财力,有什么事情能让他在没钱的情况下,找到我们这种生意往来的人,开口借走这样巨额的数字?这必然说明,他可能用来处理极为棘手的事情。另外,他说,借钱都要好好计划,还不能告诉别人,说明什么?可能有人在监视他。”

    谢婷眼睛一睁,“那怎么办?哥哥,我们一定要帮他!”

    谢飞用手拍拍谢婷的后脑勺,“放心,我会帮他。看他如何计划吧。”

    谢婷似乎放心了一点,“可是话说回来,他毕竟是在灵云山。这么大的门派,他怎么会有什么麻烦?”

    谢飞眼中涌动起一种回忆的眼神,若有所思道,“越大的门派,越可能危机重重,表面一派祥和,实质势如水火。也许没有谁比我们更应该清楚这些吧。”

    谢婷使劲抿了抿嘴,没有再说话。

    自由市场。

    白朝白夕跟在万朋身侧,慢慢在人流中之中穿行。他们后面有两组人一直在跟踪,包括在前面也有一组人。从万朋出来,这些人就一直随行。但是,这些人一直没有做出什么威胁性举动,监视的目的大于偷袭。

    白朝白夕一直保持高度的警惕。他们的任务是保护万朋,这两天萨罗陀又一个劲儿地强调。扫把他们背在背上,腰间也坠上了一些不常带的符咒。

    相比他们两个,万朋则心里轻松得多。这三伙人的一举一动,通过微识周天,他都能清晰地感觉到。三伙人之中只有一人是凝脉修为,其他均为筑基,在他住的地方,也是这些人。而且,万朋可以肯定,这些人不是邪术修徒。

    因为他们甚至暗中赶走过几个零散的人。另外,门派的人发现他们时,也不会进行干涉。要知道,如果怀疑是邪术修徒,按门派现在的力度,早就已经控制起来了。

    一早,万朋就禀明萨罗陀,以购买修炼材料为名,带着白氏兄弟出了山门。尽管处于监视之下,但是万朋的自由权没有被剥夺。想来,门派也不想在最终期限之前打草惊蛇,万朋修为虽低,可兔子急了也会咬人。

    在一个摊子前,万朋停下来。这里卖的是金丝竹,墨绿的竹干上金色的线轨若隐若现,看起来很是入目。金丝竹是一种建筑材料,由于质地坚硬,也可以作为某些工艺品使用。另外,经过特殊处理,取出其中的金丝,可以作为阵符和符咒的制造材料。

    万朋的手在一排金丝竹上拂过,拿起其中一截一尺左右长、手臂粗细的,“就这一截吧。”

    卖竹的男子会心一笑,“小兄弟识货。这截竹子虽然看起来长度和粗细都不够,但其中金丝致密,若是提取出来,能抵得上其他十根之量。”

    万朋也不再说什么,取出十五罗拉付款。这种材料只是普通材料,加上不是高阶极品,价钱倒是不高。

    一边走,万朋一边买些星星点点的东西。他挑东西的标准,与白氏兄弟的认识有些不同,每每两兄弟有疑问,他就一一解释。逛了大半天,三人乘上飞毯,向灵云山飞去。

    在路上,万朋通过收音阵符,听到一个消息。八大执法门派联合发兵,剑指灵云山!

    一时间,他一个哆嗦,飞毯飞行不稳,隐些把几人抛出去。万朋怕的是这是冲自己来的,而白氏兄弟则以为是万朋心下吃惊,所以并不多想。收音阵符之中又是大肆渲染大军如何威风之类,听得万朋苦笑连连。

    临近灵云山,已经进入外门聚居地域。在门派没有采取行动的时间里,回到门派,就意味着可以发动御龙守宫阵,万朋的安全就更有保障。

    但突然,地面上一道绿光冲天而起,硬生生地挡在万朋的飞毯之前。飞毯一个急停,前边缘迅速卷起,挡住了滑出去的几个人,而安全光晕也是一个个弹出,减缓众人的冲撞力道。尽管最后没有人受伤,还是被安全光晕撞着一阵发晕。

    万朋使劲儿揉了揉额头,在悬空的飞行毯上站起来,四下张望。不远处,有一张飞行毯正在缓缓升起,上面有一个人。由于距离尚远,万朋还看不清楚。

    白朝白夕这会儿也是回过神来,直接抽出扫把,作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近了,万朋才隐约看清来者是谁。本来以为,他早离开这里不知道哪儿去了,谁晓得还会在这个时候冒出来。而他一冒出来,必然是找麻烦的。

    陈磊。当初,万朋的第一次战斗,就是和他发生的。如果真是谦虚来说,这家伙,也该叫万朋的战斗启蒙老师才对。

    “万朋。我在这里等你很久了。你这么久居山门,也不出来,倒真像个缩头乌龟一样。”他的声音冰冷而无情,显得很是机械。

    万朋微微一笑,“怎么,上次打完,你还没怕么?”

    万朋这一句话戳中了他的痛处,“上次是我大意了。不过,我始终咽不下这口气。我这次来,是在赶在你们门派灭门之前,报自己的私仇。”

    “休得胡言乱语!”白氏兄弟已经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说什么笑话,堂堂灵云派灭门?这在他们心里,简直是天方夜谭!

    万朋示意他们不要冲动,朗声道,“难得你有这兴致,那我今天就陪你。但是,我不习惯在空中打,我们还是要到地上。那边有一片平地,就去那吧。”

    陈磊哈哈大笑,“好,随你,我今天定会让你躺着死回去。”

    万朋摇摇头,不置可否,心里却是在暗骂。这家伙来的真不是时候,也不看看别人心情好坏。可是随即,他就已释然。这些憋屈事,憋了这么久,总该有个人来当出气筒吧?好,今天就拿这家伙开刀!

    两张飞行毯一前一后,缓缓降落在那片空地之上。万朋坦然镇定地走下,看着目光中充满仇恨和愤怒的陈磊。“我早不想和你算什么账的,你非要来。”

    陈磊嘴角流露出一丝冷笑,“切,不要不知天高地厚。”说罢,右手之中寒光一闪,一把折扇出现在掌中。

    “乌鱼铁骨扇,小心,这扇骨有毒,如果修炼得法,每一次攻击都会将毒素渗入空气之中。”离阳说得很是轻描淡写,但万朋心中却是一紧。

    毒?到目前为止,自己还没有什么可以用来对抗毒的法子啊。相传有人能百毒不侵,自己却是百毒不抗。

    但他没有时间多想,陈磊已经跃身而上,手中乌鱼铁骨扇已经打开,锋利的边缘罩着一层薄薄的灵气,显示出一种淡绿的光芒,似乎就要在转瞬之间切下。

    万朋眉头微皱,右手在腰间滑过。

    像是毫无征兆一般,陈磊傻愣愣地停在了那里。他的扇子还举在手上,淡绿的光芒青翠如玉。万朋走过去,轻轻地将扇子摘下,合好,小心地装进自己的纳戒之中。之后,他看着陈磊,咧嘴一笑。

    “你还当哥是个当初那个愣头小子吗?告诉你,哥现在手段多的是,就你还来找我?好,我今天就拿你出气,我用拳头砸死你!可惜了我这一个魅影迷踪了,你真该赔我好多钱!”

    说罢,万朋走上前去,右拳运足劲,还罩上一层薄薄的灵力,身体后侧半圈,然后全身发力,重重地击到陈磊的左面部靠后的位置。

    陈磊被这一打,激灵一下从迷阵之中惊醒出来,可是这一拳的力道之大,恐怕是铁板也能打出个坑来,他哪里能禁受得住?耳朵里嗡一声,他已经蒙了,身子一歪,重重摔到地上。万朋也不理他,跟上去,一屁股坐在他胸前,双拳左右开弓,一下一下地落在他的头上,直打得面部全是青紫的肿块,眼睛鼻子嘴里全流着血,眼眶都裂开了大口子,这才收手。

    可怜的陈磊,早就被打晕过去了,在地上有气无力地呼吸,动弹不得。万朋站起来,觉得还是不解气,正想一脚踢过去,又收住了,直接把他身上衣服全扒光,特别是收了他的纳戒和一个腰间的黑色小葫芦,然后从上到下,一脚一脚地踢上去,直踢得到处皮开肉绽,这才喘着粗气收了手,嘴里骂了一句,“你奶,奶的,在我这么不高兴的时候惹我,全是你自找的!”

    边上的白朝白夕,看得目瞪口呆。在他们心中,万朋是什么人?是个天才,是个擅长研究的技术流啊。可是谁知道,他骨子里这么暴力,一顿拳脚胖揍,愣是把那人打个半死……

    万朋走上飞行毯,白氏兄弟还没有回过神来。万朋的气还没消,回过头,语气还是很生硬,“你们不走?”

    两人齐齐吞了一口口水,咕咚一声后,异口同声道,“走走,师兄勿怒……”

    几人飞入山中之后,几组跟踪监视者也三三两两回到灵云山。不多时,又有两人出现在陈磊的身体旁。其中一人蹲下去检查了一下伤势,抬头,“完全是物理伤害。这灵云派,什么时候变成这种暴力的体修型了?是不是要通知后续人马,注意体修的防护?”

    另一个人摇摇头,“不用。这个人修为尚低,刚刚听他的语气,更多是在发泄罢了,未必是体修。不过,他的阵符效果值得注意。我们应该通知的是关于阵符,或者阵法。还有,告诉其他前哨,如果有可能,注意下这个弟子。我的直觉里,这是个可造之才呢……到时候,实在不行,潜进去,抓出来。”

    “他值得我们这么做?”

    另一个人点头,“一定值得,如果能实现的话。”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