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御九霄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一章 压抑

    一条粉红色的光带,准确地落入万朋手中。

    这是一个传音符咒,只不过由于加上了某些主人特定的加密方法或特殊禁制,所以显现出一些其他颜色。当然,也有人喜欢传音符咒传递时显示出的花花绿绿,将一些法诀渗入其中,以使人们之间符咒通信的往来显得丰富多彩。

    如果真是后者,这在万朋看来,真的是一些无聊男女之间闲得蛋疼的行为。

    不过,在接住的瞬间,传音符咒显示出一个光幕,上面闪动着一行字,剑气在妖的世界里,叫什么?

    这个问题对万朋来说相当简单,他不单从离阳那里听说过,也同样向其他人提起过。填入“灵”这个字之后,光幕消失,自己的耳朵里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

    门派已经决定将你作为腥红之月的罪魁祸首报给八大执法门派,趁着还没有行动,你尽快逃走!

    内心世界里,离阳也突然睁开了眼睛。

    万朋一怔。败露了?怎么可能?那个离阳不是说,根本不太可能有人会查出来的吗?但是,既然这个符咒加了密,说明至少不是一般性的玩笑,何况,在这种情况之下,也没有谁会,或者说,谁敢开这样的玩笑。腥红之月,尽管这几天来风头不如邪术一事,但是始终是一个让人谈之变色的话题。

    亦或者,是有人陷害自己,想让自己这样叛离门派,而最终他坐收渔翁之利?

    几种可能同时出现在万朋的脑子里,也出现在离阳的脑子里。离阳现在坐在内界之中,半匝着嘴,露着一半牙齿,苦苦思索。

    当然,这到底是谁的声音,也变得相当重要。这个人的声音让万朋感觉很熟悉,只是一时没有想起来。不是谢婷,不是柔儿,这是能肯定的。突然,一个名字出现在万朋的意识里。

    这是侯若婷的声音!

    没错,是她!并且,从理论上来说,侯若婷身为副掌门之孙女,有可能得到最新的关于门派大事的某些消息。另外,关于灵这个概念,万朋曾经向她讲过。更重要的是,侯若婷也是万朋认为,在门派之中,比较真心对待自己的人之一。

    他没有再多想,取出一个传音符咒,说了一句话,“刚刚是你告诉我的那件事情?”然后一扬手,一道白光流去。

    等了许久,没有回音。万朋现在心乱如麻,他很希望侯若婷回答自己一句“是”,这样他就能好好思考一下对策;他也希望对方回答自己一句“不是”,这样他便能将这当成一出闹剧,再好好观察一段时间。可是偏偏,侯若婷没有半分回音。

    随着时间的延长,他已慢慢变得焦躁起来。适逢又有人来偷袭,他操控御龙守宫阵时心中的烦闷终于找到了一个发泄口,冰龙出击,将来者直接击得血肉横飞,碎为无数细块。

    这一下,看得白朝白夕目瞪口呆。两人这才发现,原来之前的种种,还都不是御龙守宫阵的最大威力。

    一直等了大半天,万朋才接到侯若婷的回音,只有一句话,没有说是,也没有说否,仅仅是,十五日之内。

    十五日之内,明显是一个期限。万朋现在已经确定,必然是侯若婷得到了真实可靠的消息。不然,以侯若婷的个性,万万不会开这样的玩笑。

    他当然不会想到,是副掌门回去之后,知道侯若婷与万朋之间的来往比较密切,怕以后事端波及到自己孙女,告诫侯若婷近期要减少与万朋之间的来往,被侯若婷撒娇卖嗲死咬着不放,才会将事情大概告诉她的。

    而侯若婷,向万朋告密,自然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如果不是在演武场上有过一次“亲密的拥抱”,以她对门派的忠心,换成另一个人,也绝不会泄露半个字。

    十五天。这个期限看起来很长,但是真正用到筹备一件事情上,会变得很短。

    “你不是说不会有人发现的吗?”内心世界里,万朋面色铁青,质问离阳。“这就是不被人发现?嗯?看你干的好事!本来我生活平平静静,没什么波澜,也没有什么危险,可是自从你出现,就再没消停过!”

    离阳抬起头,眯着的眼睛之中寒光一闪。“这不是他们发现的。”他的语气平静而缓慢,“这一点我可以确定。另外,你的生活平静与不平静,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那秘简。我出现之后,只给你带来了好处,给你解决了难题。你不要这样把坏事都推到我头上。”

    万朋还想说什么,却张着嘴顿住了。确实,离阳说的才是正确的,自己得到的,确实是好处居多。“算了算了,现在到底怎么办?你说没被发现,怎么会落到我的头上?”

    离阳摇摇头,“我哪里知道。你们修者向来勾心斗角,有几个是真正光明磊落,不打自己那点小九九的。或者说,门派是被逼急了,找个替罪羊出来,也未必没有可能。你有些太显眼了,你的光环,都罩上整个灵云山了。”

    “逼?怎么逼?八大执法门派都在调查这件事,谁还能逼?”万朋一脸茫然,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以不变应万变,既然我们还有十五天时间,就再观察一阵再说。”离阳现在显得出奇的冷静,“只要他们还没有采取行动,我觉得,有三天时间,足够我们逃离。但是前提是,我们需要做一些准备。你需要借些钱,我们制作两个阵符。还有,这灵云山,已经坚持不了几天了,到时候腥红之月一事,还会不会被人们提出来,已经很难说。总之,虽然你们门派这种决定,让人心里很难接受,但是事情也许不会发展到最糟糕的程度。”

    万朋还没反应过来该说什么,离阳已经扔过一个光球,没入他的脑中。光球中是一个阵符的制造图纸,还有密密麻麻的材料清单。这个阵符比之前制作的几个,远远复杂上不止几倍,具体用途,他还不确定,离阳也没有再解释。

    看离阳已经没有再说什么的意思,万朋自己在内心世界里呆了一会儿,观察了一些细小变化,便退出内界。他一边琢磨着刚刚那个阵符,一边考虑自己能向谁借钱。

    在微识周天和御龙守宫阵的帮助下,他已经感觉到,自己住所周围,多了三组人员。这些人员并不像是什么来偷袭自己的,从他们的动作和行动路线上来看,监视的可能性更重一些。万朋苦笑,看来侯若婷给自己透露的消息应该不假。

    一瞬间,他突然觉得,自己对门派,失望了。

    多少年来对门派的那种深厚的敬畏,在极短的时间内便流逝得所剩无几。虽然,灵云派还是一个大门派,影响着周围数百公里,但是,高层对自己的态度,无疑使万朋心中变得冰冷。

    这真的是一个大门派该有的行为吗?这和一个大门派该负的责任,对弟子该承担的义务相符吗?万朋心中一个又一个问号不停地画出,也画得他越来越激愤。

    当然,如果真是门派遇到难题,让自己牺牲,以万朋的觉悟,并不是没有可能同意。但问题是,没有人找他商量,也没有人给他留什么后路。

    诚然,牺牲一个万朋,换来门派安宁,可能是一个好的选择。至少,在早就培养起来的核心弟子之中,不会有任何损失。而万朋,只不过是一个来历不明的,几个月前还在外门的无名之辈罢了。想到这里,万朋苦笑。

    不知道那些修炼邪术叛离门派的人们,是不是也曾经经历过类似的事情,让他们心冷了?亦或者,李远山也有过类似的感受?不知道为什么,万朋就想到了这些,可随即,他又觉得,自己不该这样想。

    因为邪术毕竟是邪术,自己可没有修炼邪术啊。

    可是这样一想,又觉得,门派对自己似乎更为过分了。

    万朋强忍着心中的压抑,站起来,走出屋子。白朝白夕一如既往地平静地修炼着,没什么反应。

    这两个人,萨罗陀,包括赵治川,都不能借钱。没有人知道,这些人会不会因为自己借钱而起疑心,提前告诉门派。侯若婷也不行,按这些材料,至少几万罗拉,她一个女子,突然拿出这么多钱,容易被副掌门察觉。想来想去,他觉得,谢飞谢婷才是最保险的。当然,柔儿也可以选择,只是没有实际接触,或者她不会相信自己。

    回到屋子里,万朋取出心语阵符,给谢婷发去一条消息。“有些不好意思,向你们兄妹求助。我需要不少钱,大概十万罗拉。”

    十万罗拉,对于每月收入几十罗拉的内门弟子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万朋甚至怀疑,两兄妹会不会答应。不过,很快,谢婷回复,“怎么给你?”

    万朋心中一暖,回答道,“事情比较复杂,我们需要好好计划。另外,不管什么人,请都不要提起我向你们借钱的消息。”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