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御九霄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章 替罪羊?

    青天鹤也不反驳,淡淡一笑,一伸手,在前面扯出一块光幕。

    “掌门莫在动怒,这也不是在下的意思。请看。”说完,他的手向上一点,光幕上出现了清晰的影像。“为确保时限达到时,灵云派未完成任务而做出其他有损修者界的事情,八大执法门派达成协议,各派大军一万,共八万军队,向灵云山进发。现在,大军已在路上,分头向此聚来,不出三日,便可在山下驻扎了。”

    此言一出,全场沉默。储灵云看着光幕,面色越来越阴沉。“你们这是威胁。另外,如此大军招摇而至,哪里又像是督办?”

    青天鹤坦然道,“回掌门,大军一到,实际上便不是督办,而是查办。假如,实在找不出罪魁祸首,八大执法门派只能让大军踏平灵云山。”

    储灵云眉头一皱,指着这些执法门派使者,“你们,你们欺人太甚!我只不过是一个中等门派,你们何必苦苦相逼?此前波罗寺公然提出想要我们的灵云秘简,我们小门派祖传之物,又怎么能送给他派?没想到,不单是波罗寺,而是你们八大门派都想要!现在秘简已经在禁制幻阵破坏之时被封住,我可以非常负责任地说,便是你们怎么联手,也再也取不出!”

    听到波罗寺想要秘简之事,其他七个门派都转头看了看波罗寺的僧人,但是很快又转回头。储灵云现在已经气得不成样子,所以说出的话中也不乏不合适的语气。青天鹤起身示意,自己带头,领着昆仑的使者离开了议事大厅,而其他门派的人,也是三三两两离开,任储灵云说什么,他们都当成是没听见一样。

    这些人全离开之后,议事厅一下子炸开了锅。人们忿忿而起,三三两两地指责着这些门派的处事,也有人直接又咬牙又跺脚地大骂。储灵云现在倒是安静了,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过了很长时间,人们注意到掌门的态度,才逐渐安静下来。储灵云这时才深吸一口气,缓缓道,“大家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现在,也不是骂和抱怨的时候了。八万大军压阵在即,我们总该有个万全之策才好。”

    副掌门连连摇头,“掌门,如果说是八千军队,我们还能放手一搏,可是这八万,我们怎么万全?也不知道这腥红之月,来头到底是什么,甚至说,到底是不是有人故意陷害,我们都难以确定。”

    储灵云苦笑了笑,看看座下诸人。“大家都是我灵云派的核心长老。灵云派落得如此的地步,甚至可能将被灭门,我想,谁都不愿意吧。当然,也许有人是例外。政纪长老,你觉得呢?”

    政纪长老,实际上是门派之中负责弟子文化教育和思想工作的长老。听到掌门叫自己,他先是一怔,接着站起来,“掌门所言极是。我执掌政纪十三年,深知弟子们对灵云山感情之深。”

    储灵云双目之中突然寒光迸射,“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还要与李远山狼狈为奸,在门派之中发展诸多邪术修徒?”

    此言一出,除了掌门、副掌门与执法长老外之外,众人皆惊。政纪长老更是扑通一下跪在地上,脸色惨白,两行浊泪涌出,声音颤抖道,“掌门明查。我知道,掌门在邪术修徒事件一发之后,便已经察觉与我有关系,这么长时间不揭穿,一是看在我的面子,二是不想门派再有更大损失。我也自知罪孽深重,所以在这次平息邪术修徒的战斗之中,尽自己最大努力,提供了各种间接线索。”

    储灵云长叹一声,“唉。现在我只问你一句,腥红之月,与你有关无关?如果说,真有能力制造出腥红之月的,这些邪术修徒之中,怕是只有你了。”

    政纪长老脸上肌肉一阵抽动,慢慢摇摇头,“回掌门,与我无关。另外,我自始至终,只修炼灵云派所传功法,从未涉足邪术。”

    “发展这么多邪术修徒,还说未涉足邪术!”

    “就是,怎么都没想到是你!”

    有些长老已经忍不住开骂,储灵云及时挥手制止。政纪长老泪流如涌,呜咽道,“掌门明察。我也是迫不得已,只能按李远山的要求做事。我自知所做已经给门派造成巨大损失,并且再无挽回机会,现在也只有一条路可走了。但是,我希望,掌门能帮我从李远山手中,救回我那可怜的女儿。”

    说罢,政纪长老深深向下伏腰,头触地面的一刻,身周一片白光乍现,将他包了个严严实实。储灵云面色大变,“不要……”同时向前跨出一步。

    可是,他还是没有来得及。白光之后,政纪长老身子一歪,躺倒在地,气息全无。

    所有人都沉默了。储灵云坐回座上,连连叹气。“何必呢,何必呢,唉……”

    “掌门勿忧。”说这话的是传功长老,他缓步上前,“当前,门派危机不得不重视。现在政纪长老已去,邪术修徒自然是少了门派之中的主心骨,而李远山来过一次之后,再次明目张胆地上山,可能性在短期内不大,所以肃清邪术修徒一事,不出几日便可以完成。而这腥红之月,就看掌门的决心了。”

    储灵云慢慢抬起头,“决心?我的决心一直很强,可是根本就没有线索!”

    传功长老摇摇头,“掌门谬解我的意思了。我说的决心,是牺牲的决心。不管是谁制造了腥红之月,总是需要一个人来承担责任的。而如果有人能够承担起这个责任,那么,八大执法门派没有合适的理由,总不能在天下众门派面前,公然用兵伐我灵云山。”

    储灵云听得出传功长老话中有话,问道,“长老的意思是?”

    传功长老看看众人,“我说的话,可能会有人不同意。但是这事关门派安危,我该建议,还是要建议。腥红之月,我们查不出,八大执法门派当然也查不出。他们来了这么久,根本没有提出过任何有价值的建议。所以,如果我们说,是某个人制造了腥红之月,他们定是没有足够的理由反驳。如此一来,只要我们理由充分,他们也只能乖乖撤兵。所以,关键是这个人,我们找谁。”

    储灵云点了点头,“说得是有道理。可是,毕竟找个普通人,也难以说服。”

    副掌门此时上前,“要不然,便说是政纪长老?”

    储灵云否定,“不行。人已死,会被说成死无对证。”

    传功长老看看政纪长老,又看看众人,“掌门所言没错。而实际上,有个人比政纪长老更合适。那就是上次演武会上炼气组第一的万朋。”

    “万朋?不行不行!”萨罗陀第一个大叫着站出来,“那是我徒弟,你怎么能让他当替罪羊?我说传功,你这老头子想和我过不去是不是?你怎么不选自己的徒……”

    “安静!”储灵云打断他的话,示意传功长老,“你继续说你的理由。”

    “好。”传功长老看了看萨罗陀,“派务长老先不要激动,听我细说。为什么我选万朋,是有理由的。第一,他在外门,多年修为不涨,进入内门,突飞猛进,是一件奇事。当然,这是最次要的。第二,他在炼气期便领会剑气,说是奇才可以,说是违背了规律,也可以。第三,他使用的那些阵符,个个复杂无比,又威力极大,根本不像是从我们门派能学到的东西。而他不过是一个小卒,哪有机会从其他门派学?第四,他引来雷化煞云,也属于一种不太常见的异像。所有这些,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如果我们说,是他引发了腥红之月,综合来看,又有什么不可能?而八大执法门派,又拿什么来反驳我们?你觉得呢,派务长老?”

    萨罗陀此时像吃了个苍蝇,唔唔了半天,终于还是冒出一句,“不行,我不同意,我坚决不同意!”

    储灵云现在心里也很复杂。他一只手托着下巴,有些失态地摸着自己的胡子。义事厅里现在也是议论纷纷,但实际上,站在万朋这边的,为数不多。

    因为,他算是一个外来人。

    很长一段时间之后,储灵云站起来,慢慢说道,“传功长老所言有理。但是这也是最终没有办法的办法。在没有到最后期限之前,我们还是要全力以赴追查腥红之月的始作甬者。如果最后真的让万朋为了门派牺牲,我想,这也是他生命的价值。派务长老,希望你以大局为重。另外,最近邪术一事还没有完结,现在由你担任邪术清肃副总指挥,搬至我的独院,与我同行同住,不得私自离开。”

    萨罗陀浑身一震,这不是典型的软禁么?可是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掌门已经宣布散会,向门外走去。他连忙追上去,和掌门争论。可是现在的储灵云已经铁了心,没有半分更改的意思。

    而此时正在御龙守宫阵保护之下修炼的万朋,莫明其妙地一阵心神不宁。他走出屋子,看着那条游动的冰龙,若有所思看了一眼远处的山峰。

    这是一种他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或者说,是直觉!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