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御九霄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九章 门派的压力

    全速冲击的冰龙,犹如一条光带,其速度之快,令人的目光无法捕捉。那边正准备逃走的人身形一滞,仿佛被某个高手的灵力瞬间锁定一般,在原地动弹不得,而不过须臾,冰龙袭击,龙头重重地从他头顶击下,将他没入冰龙的白光之中。同时,随着龙体触地,他刚刚所站的位置,一圈冰芒向外扩散而去,几棵水桶粗的树咔咔地被拦腰切断。

    之后,冰龙缩回到原来的位置上,以万朋所在的院子为中心,盘了一圈,龙头高高在上,一副威不可侵的样子。只不过,由于刚刚发动了一击,它的色泽与冰寒之色明显减弱。

    三个人,齐齐傻了眼。便是万朋,也没有想到这个阵法幻化出的冰龙,能有如此强横的攻击。

    冰龙对他们三个视而不见,没有半分攻击的意思。而随着万朋的转身,他的头也会转向相同的方向。

    莫非,这是受自己控制的?

    这个想法很快就过去,现在还不是试验的时候。他们三个人一起走到刚刚被击中人的位置,发现那里躺着一个人,男性,内门,身上衣服破碎得几尽于无,而头发上结得全是冰晶。

    他现在全身青紫,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虽然生命气息还在,可是能够看得出,他已经受了极重的伤,即使治好,也难保修为。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此人已经凝脉!

    白朝白夕,齐齐地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个筑基期修者布下的阵,一击便将一名凝脉修者重伤,这是何等的震撼!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可能不信。

    摘下那人的腰牌,九院,吴戏。万朋面色凝重,没想到,核心院落九院之中,也会有这种想杀自己的人。这个李远山,到底用什么办法,能在这灵云派之中布下如此大网,着实令人好奇。

    再细检查那个人,实际上不过只是凝脉初期,也许没有几天的样子。但这并不影响白氏兄弟对万朋另眼相看的思维,将这半死不活的家伙妥善安排好后,他们还是问了一句,“师兄,这是什么阵法?”

    万朋支吾了半天,因为这是缚龙阵的基础,绝大多数是自创的,到底该叫什么,他也说不好。白朝见状,以为万朋不想告诉他们,也很礼貌地说道,“倘是师兄不想说,那我们也不多问了。”

    万朋脸上出现一种不太好意思的表情,“哪里,师弟想多了。只是这阵是我自己刚刚研究出来的,到底叫什么,一时想不好。它的基础是缚龙阵,加入了很多我的研究内容,才能出现阵法化龙的现象。嗯,既然这样,不如我们就叫他御龙守宫阵吧。”

    “御龙守宫阵……”白夕回味一般地自言自语,随后看着万朋,“嗯,好名字!”

    万朋点点头,“如果不是借用二位师弟的法宝,怕是这阵法也无法成形。现在我能感觉到自己与阵法之中的联系,如此一来,保证自己的安全,倒是容易多了。”

    白朝大笑,“有师兄这样的阵法,安全还能成什么问题?但是我看师兄对阵法的控制也并不是十分娴熟,还望师兄多多练习,也好减少些我们兄弟的压力。”

    实际上,万朋也是这样想的。随后他发现,此阵法能与自己的想法呼应,想要攻击哪里,冰龙会自动出击。但是,这冰龙,实际上是万朋的剑气所幻化,如果行动次数超过2次,就会迅速衰减,但是只要向其中补入剑气,即可恢复正常。同时,补入的剑气越多,它的攻击威力就越大。

    整个阵法研究透彻,将其中的精妙之处一一记录下来,万朋花了两天的时间。这两天中,御龙守宫阵屡立奇功,除了最开始的凝脉修者,还有三名筑基修者,六名炼气修者,都被这冰龙一击制服。

    但是,万朋创造出一个奇阵的消息,在灵云派,却没有引起什么重视。因为,邪术波及的范围之大,突然反叛门派的人数之多,完全出乎人们的预料。在这种情况下,整个灵云派的局势走向,才是人们关心关注的东西。

    到目前为止,整整一千三百人,要么集体反叛,要么零散逃离!

    灵云派内门弟子七千四百人,这一千三百人叛离,单从人数上,便已经削减了近五分之一的实力。何况,其中竟然不乏核心的凝脉期弟子,这也让所有高层心痛不已。在这种情况的影响之下,灵云派外门众多弟子也是开始离散,据说已经有数千人从外门聚居地离开。只是,内门的事情都没有弄清楚,没有人会去在外门上投入更多精力。

    议事堂。

    八大执法门派的人在走廊两侧入座,灵云派掌门与相关长老在上位座。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很难看,似乎像苦瓜那样,苦得能冒出白浆来。

    八大执法门派为首的昆仑派负责人站起,向储灵云行了一礼,“储掌门,在下昆仑青天鹤。今天早上,我们接到门派联合密令,意指灵云派辖区,先是呈现腥红之月,后又出现如此轰动的邪术修者叛离事件,不管是从修界影响上,还是从整个修区的安全上,都是不可小视之大事。由于邪术修者事件,也致使八大执法门派对于腥红之月的调查受阻,偏偏邪术一事也在此时出现,我们无法判断,这是巧合,还是故意为之。当然,我们都希望这是巧合,可是,我想,便是掌门,也定是没有办法给出一个合适的解释吧。”

    储灵云苦笑了笑,“没错,事出偶然,我们谁也没有办法。邪术一事,曾经在门派之中出现过,但是那时候我们没有想到应该肃清同羽,以至于发展到今天的地步。而腥红之月,与邪术之间,到底有没有关系,我们门派内部也一直在调查。”

    青天鹤奇怪地笑笑,“掌门所言不假。所以,八大执法门派联合下令,灵云派必须在半月之内,肃清所有邪术修者,重整门派。”

    储灵云点点头,“时间足矣。邪术修者,目前已经是强弩之末,经多方查证,再出现成规模的叛离,已经不太可能。”

    青天鹤抬起手,示意储灵云暂停。“储掌门不用急于表态。刚刚说的,只是其一。其二,半月之内,查清腥红之月的具体原因,如实上报八大执法门派。否则,为确保大陆安宁,八大执法门派决定,代为肃清全部隐患。”

    储灵云听完之后脸色一变,其他门派的高层也是齐齐站起来。“请再将此意明示。”

    青天鹤面色凝重,一字一字道,“半月之内,邪术修者不肃清,或腥红之月没有得到交待,八大执法门派将联合出兵,踏平灵云山。”说完,他一挥衣袖,直接坐下。

    储灵云气得面色发白,伸出右手,颤抖地指着下面,“你……你们……你们这是落井下石!想我灵云派,千年来本分修行正道,现在正在这种内部危机的时候,你们八大执法门派,不伸出援手不说,反倒将所有责任推给我们,还要将我们整体抹杀?这难道,就是执法门派所为吗?”

    青天鹤端坐在那里,并不恼怒,平静地说道,“储掌门,凡事以大局为重。目前,妖兵进犯,虽然离东北修区甚远,但是腥红之月一出,说明这里还有妖的痕迹。而偏偏你门派之中邪术修徒层出不穷,换成谁,都可能将这三者联系起来。假如说,你们门派已经被妖收买,成为我修者界纵深的一颗定时炸弹,到时候这责任,由谁来担当?”

    他的最后几个字故意加重了语气,说得储灵云虽然气恼,却一时没有什么理由来回应。

    青天鹤像是占了上风气势更盛一般,又站起来,在中间空地上踱着步子,“另外,储掌门,你们叛离的一千三百内门弟子,仅有五百被捉或被击毙。剩下的800,逃离本山,如果在某处组合起来,这八百人,可是作战两个营部的兵力。而你们外门,现在大有分崩离兮之势,如果那些外门弟子被这八百人招纳,组成一支作战队伍,在战斗之中,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可想而知。据我所知,邪术之中,有一种叫御尸术,每一个人,可以操纵十具已经死去的尸体战斗。八千御尸,将近一个师部,以目前的灵云派,恐怕都难以轻松克敌!”

    储灵云身体一颤。青天鹤说的没错。这些,也是让他难以用言语还击的东西。“但是,既然八大执法门派的使者均在此处,只让我们门派自己来处理,似乎有些不公。”

    青天鹤捋了两下白胡子,“掌门误会了。我们在此,现在的职责改为督办。从现在开始,所有邪术修徒,杀!可能与邪术有关的,杀!可能与腥红之月有关的,杀!可能以任何形式阻止八大执法门派动作的,杀!”

    四个杀字一出,冰冷之意尽现无疑,也将灵云派高层的颜面狠狠地摔到了地上。储灵云终于挂不住面子了,大喝一声,“这是灵云山,不是你家后院!”

    大厅之中的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