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御九霄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六章 震惊!

    “谁敢动我的徒弟!”就在万朋觉得危险的气息已经侵入皮肤之时,一声大喝传进了他的耳朵。

    这一声,让他猛然一个激灵,也让他心中突然涌起一阵感动。

    上一次听到这个吼声,已经在几个月之前,语言上只字未差,语气上半分无别。这短短的几个字中,包含了太多的难以言明的温暖,也透着太多的关爱与照顾。

    赵治川!

    赵治川虽然说已经和万朋取消了师徒名份,可是在关键时刻,还是挺身而出,以师徒之名,为自己解围!

    随着一道白光与李远山的光球撞在一起,万朋被人从侧面直接掠起,放在了一个留刚刚位置十来丈的地方。而那道白光与光球,双方所蕴含的能量相互克制,停留在原地,细微地震颤,体积越来越少,可是危险的气息越来越浓。大概二十几秒之后,二者的颜色同时变化,由白转为深红,然后突然向外扩散,巨大的冲击力发出呼呼的啸音,临近的树木被拦腰截断。

    赵治川稳定地站在万朋身上,没有让这冲击和碎石飞砂伤着他半分。他现在面色非常凝重,也非常平静。李远山,可以说是他的宿敌,尽管有些事情只是缘于误会。

    李远山的面容露出一丝的不屑,“切,这么多年,你还安好?我实在没有想到,你居然还会再收一个徒弟。”

    赵治川的语气阴沉而冷静,声音之中透着一种原来没有过的沙哑。“我很好。我收徒弟,是因为机缘,不为其他。”

    “是啊,师徒之事,当然都是机缘。想来,我与这小子应该也算是有机缘吧。本来我尚不知道你收了个徒弟,而既然知道了,我原来说过的话,还是算数的。”李远山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凶狠,“只要我没死,我就会想杀了他。”

    赵治川上前一步,“那好,只要我没死,我就不会让你杀了他。”

    李远山仰天哈哈大笑,“行,行行,我知道你的心情,更知道你的决心。看来时间差不多了,这灵云山布下的索仙罩,已经把我的位置传出去了,我再不走,那些老家伙一到,我就走不了了。你们两个想什么,我自然清楚得很。再会!”

    说完,他向后疾速退出数步,然后居然凭空消失。但几乎同时,一个声音响彻灵云山。

    “杀万朋!”

    声音在山中回荡,绵绵不绝。万朋听得胸中憋闷,可是对于这声音的传导却又无可奈何。

    直到回音细不可闻,赵治川慢慢舒了一口气,看看身后的万朋,“你没事吧?”

    万朋面色惨白,慢慢摇摇头,“谢谢师父相救。”本来,他刚刚还有很多话想说,但是现在,居然一点儿头绪没有,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赵治川嗯地应了一声,“不用叫我师父,我已经不是你师父了,但是,你还是我的弟子。李远山既然已经回来了,他还是会回来的。我还是要回到后山,没有办法伴你左右,你一定要自己小心。”

    万朋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几道人影从天而降。为首的便是储灵云掌门,其他的是几名长老。储灵云落地后看看万朋,又看看赵治川,冷冷地问道,“你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

    万朋正想解释,越治川已经开口了。“掌门,刚刚李远山来过这里,我们交手之后,他走了。”

    “李远山?”储灵云的面色也是一变。随即,他的目光在万朋身上扫过,“你们两个,为什么不拖住他?而那句杀万朋,就是他最后说的吧。”

    赵治川面无表情,“掌门,李远山已经步入金丹后期,距元婴之级,估计不过分寸。现在的我,不是他的对手。而万朋,因为是我的弟子,他才要杀。”

    储灵云冷哼了一声,没有理会赵治川。“万朋,没有想到,你到哪里都会是一个风云人物啊。秘简失窃,与你的屋子沾上了边,本属天星草,雷化煞云,都与你有关,演武会,你拿到第一,这次李远山回归,又和你沾上了关系。如果不是我们亲身经历,真的很难想象,一个刚刚筑基的小修者,居然也能掀起这么多的波澜。”他的目光之中开始透出一丝的不善,“我现在怀疑,是不是腥红之月,也该和你有关系。”

    如果说前面的话万朋还能听了忍住情绪,但是后面这句话一出,他直接打了个激灵。前面那些事都好解释,这腥红之月,假如真的推到自己身上来,怕是离阳暴露的风险就大大增加。秘简之事,由于李远山的介入已经告一段落,但是腥红之月对自己的威胁,突然之间大大增加。

    当然,同来的还有李远山对自己的威胁。

    为什么每一件好事的背面,都是一件坏事?万朋心中不由得苦笑。当然,现在他可不敢笑,甚至连话也不敢多说。“掌门责备的是。”

    掌门扔过一个白眼,“算了。好歹你是我灵云派内门弟子,现在有叛逆旧徒扬言杀你,若是他得手,也是我灵云派的门面损失。从现在起,你跟着派务长老,由他作你师父,也好保你安全。”

    万朋立即上前行礼并感谢,心中却是万分感慨。派务长老,实际上就是门派的后勤部长,虽然对丹药和器什非常精通,可以说灵云山上无人能及,可是毕竟这些都是辅助类的内容,自己能学到的战斗知识怕是少之又少。加上,人们都知道,派务长老是所有长老之中修为最低,战斗经验最少,直接战斗能力最弱的,应该只是金丹初期,假如李远山全力攻击,他自保可能都成问题,哪还顾得上弟子?

    派务长老却是满面喜色,“掌门师兄把万朋交给我,你就放一百个心吧。”说罢,直接领上万朋,“走走走,回我派务部去,我给你重分院落,教你丹药器什精华……”

    万朋被扯着,一脸无奈地向掌门告别,而储灵云只是看着他离去,未有只言片语。

    新的院落在派务部内部,较最开始赵治川给他的,当然不值得比,但是与之前住的小院子,还是开阔了不少。派务长老一路上念叨个不停,大意就是对万朋的天赋早就看在眼里,可是没想到居然真的阴差阳错收做了徒弟。万朋对此只能聊以笑笑,很多事情,他相信派务长老是知道的,只不过派务长老现在不说而已。

    安排好万朋的住处,派务长老突然从老顽童的形象转变成一副十分正经的模样。“万朋,你现在是我的弟子了。我的弟子共有八位,加上你,现在是九位。弟子归弟子,就不该和其他的徒弟一样。在门派之中,人们都叫我长老,快忘了我的名字了。为师名叫萨罗陀。”

    万朋点头称是,可是现在远没有当初拜赵治川时那种归属感。

    萨罗陀交待了一些事情之后,留给万朋几个玉简片,告诉他是一些丹药和器什的基本知识,便匆匆离去。万朋简单地整理了一下屋子,便躺下休息。这里地处派务部的几乎正中心,估计也不会出现什么人这么快摸进来找麻烦。白天的伤痛和疲累一骨脑地涌出来,等到醒来时,天已经大亮。

    走出屋子,有两个炼气期的弟子正在打扫院子,见到万朋,主动行礼。万朋还礼,正想在周围走动走动熟悉熟悉,突然听见西北方向,轰轰的爆鸣之声不断。

    暗暗运转微识周天,西北方向传来的灵力波动清晰可感。不出一柱香的功夫,灵云山索仙罩再次发动,同时掌门的一声遥传口令清晰地进入了他的耳朵。

    一院整体叛乱,凝脉以上弟子速速前往一院周边汇合,缉拿叛徒!

    一院整体叛乱?万朋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这声音又重复了一遍,他才反应过来。只不过,这时候的冲击更为强烈。他像个木头人,傻呆呆地站在那里。

    一院整体叛乱!要知道,灵云派这样的大门派,等级编制和管理体系是何等森严,居然还会出现一个院整体叛乱的事情!

    一院虽然不是核心院,但是也有弟子三四百人,整体叛乱,必然需要院长极高的号召力。可是,一院院长不是向来以木讷内向被人所知么?他又凭什么有这么强的号召力?

    一系列的问号在万朋的心里划过。加上此前二院院长乔装因修炼邪术被控制,还有传言长老中也有人修炼邪术,连李远山也突然冒出,这对灵云派来说,应该是至少几百年没出过的大事。

    可是问题是,二院院长因被查出修炼邪术被控制时,不是已经招供了么?供出的邪术弟子一百八十多人,之后又牵连出了一些人,怎么还会让一院院长这样的关键人物漏网?

    唯一的可能,便是二者之间没有交集,每个人修炼每个人的,每个人对其他人是否修炼一无所知!换句话说,邪术修炼,在灵云派,形成了一个严密的**的体系。假设如此,那么这个体系的最顶端,便应该是原来传言的某个长老。

    可是李远山又和这些人有什么关系?

    还没有理出什么头绪,突然一阵强烈的危险感从背后传来。万朋现在的微识周天正在运转在极致状态,对这种攻击产生的灵力波动也分外敏感。不容分说,他向前奋力一跃,一个滚翻之后立即起立转身,看着偷袭所来的方向。“什么人?”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