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御九霄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五章 李远山

    掌门的口令传出,瞬间整个灵云山数个方位都有光柱冲天而起,在天空之中汇集成一点,然后又形成一个巨大的光罩,将整个灵云山罩在其中。

    与此同时,各院核心力量,从不同方位,迅速向几个山门集中。

    而掌门则是带着长老一行,迅速扑向山门的几个要点。有些藏经阁,藏宝楼,先师灵堂等地,都是门派的禁地,也是不能受到损失的要地。

    不管来者是什么人,只要灵云山的索仙罩开启,一旦发生争斗,十息之内,定然可以锁定位置,然后,集众多高手出动,便是来者再厉害,要离开也是要脱掉一层皮。

    何况,曾经发生过的类似事件证明,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谁能活着离开。

    万朋在刚刚的爆炸之中被冲了个正着,直接飘出几十丈,撞在一堆矮树丛中后停下来。由于只是气流作用,后背也没有碰到硬物,除了一些表皮划伤,其他倒是没有什么大碍。他挣扎着站起来,看向左前方。

    他有些犹豫。因为在此前,他清晰地看见一个人,以极快的速度向那个方向逃去。而从那人来的位置判断,与炸毁灵云秘简秘室之间,应该存在着极为密切的关系。

    追,或者不追,或者是报告掌门?

    这些念头在他头脑之中闪过时,万朋已经向那个方向跃了出去。过了一段距离,他用不太熟练的手法,打出一道传音符咒。

    他现在连师父都没有确认,向谁报告,是个问题。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传递消息。

    这个消息,说明了那个人离开的方位。而消息接收者,是侯若婷。他知道,侯若婷是对自己很相信的,并且凭侯若婷在门派中的地位,将这个消息传递给高层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到时候,高手就会向这个方向集中,说不定可以擒住那位不速之客。

    追出去将近一里,路转了个弯,进入一片稀疏的树林。万朋突然打了一个哆嗦,而一股冰冷的气息,从他后侧方无声无息地蔓延过来,似乎要侵入他的身体。

    这是强者对弱者的自然压制!

    万朋心中一惊,像是本能般地,直接抖出玉渊剑,一道闪耀着雷光的剑气向后削出。

    剑气直接斩断一棵碗口粗的树,切向离此不远处刚刚从树后冒出的人影。而万朋这时也已经向前奔出十来步,转过身,盯着这个人。

    一身黑衣,头发全白,面容看起来却是憨厚可亲的感觉,只不过眉心处的一颗痣让人看起来有些不舒服。

    那人见剑气将到,居然也不躲避,伸手一揽,竟将剑气整个收入手中,捏成一个小球,放到眼下细细观察!

    “雷芒?本是水性剑气,居然出现了雷芒?这可真是一个不错的想法。只不过,这剑气尚幼,要是真想伤我,怕是没那么容易。”

    说完,他一发力,这个剑气小球居然就如同土块一样被捏碎,化作点点星芒,慢慢消失。

    高手,绝对的高手!

    万朋突然有些后悔,刚刚这样追出来,似乎确实有些鲁莽了。以自己的实力,如果真的交手,怕是连一个回合都撑不住,便已经一命呜乎。

    那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动手的意思,“想来,这灵云派,已经多年没有出过这样的弟子人才了吧。不知道你是谁的弟子?”

    万朋这时本想质问他关于破坏秘简秘室的事,被他这样一反问,居然心中隐约有一种被关爱的错觉,不由自主地回了个礼,说道,“我本来是赵治川副总督的弟子,但是现在没有指定师父。”

    “赵治川?!”那人听到这个名字,表情极速变化,看起来充满了仇恨和回忆。“你是赵治川的弟子?他居然还敢收弟子?哈哈哈哈,也罢,这也是你的命运!”说完,他一转头,目光与万朋相遇,万朋居然直接打了个冷颤。

    “你可知道我是谁?”那人目光之中寒光闪烁,“当然,你可能不知道。当年的事情,似乎并没有那么轰动。”

    万朋脑中飞快地思考着这个人可能的来历。突然,如同时间停止一样,他想到了一个名字。一个最有可能说出这几句话的人的名字。

    李远山!

    一瞬间,万朋的后背已经湿透。

    赵治川当初曾经告诉过自己,李远山与他有过结,对于赵治川的弟子,李远山似乎是一种杀无赦的态度。而如果这个人真的是李远山,自己今天,可能不死也得脱层皮。

    “前辈可是李远山师伯?”万朋强作镇定,上前微微一行礼。

    李远山表情一滞,似乎没有想到万朋能判断出来。不过很快他的这种诧异一扫而空,“难得,难得你能知道我是谁。”

    万朋咽了一口唾沫,“师伯不知,弟子前几个月被师父收为徒弟时,师父就经常提起师伯,说你们当初情同手足,只不过最后因为某些客观原因,产生了误会,而师伯离开门派之后,联系渐少,有时相当挂念。另外师父还嘱我,如有一日见到师伯,一定要行见面之礼。”

    李远山哈哈大笑,“算了,你说的好听,我们两个之间的事情之复杂,绝不是这样几句话就能说清的。今天我回来,本来不是针对你和你师父,但是现在既然有人送上门来,那我也不客气。不管你怎么叫我师伯,我也不会相信你的这种没有根据的话。当然,见面礼还是要有的,那就是,你的小命!”

    李远山说罢,身形一展,瞬间已经到达万朋身侧。万朋早有准备,同时后退三步,手中剑一抖,坎水泛芒呼啸而出。

    他没有留后手,也不想留什么后手。如果是和别人战斗,可能还应该注意一下灵力的消耗,可是对手是李远山!先抛开是赵治川的宿敌不说,单是修为,便是天上地下。自己的剑气可以轻易被捏碎,一旦失去先机,哪里还有活命的道理?

    所以,只有威力最大的坎水泛芒,才是万朋最后一点希望!

    一片水气从剑的尖端形成,瞬时已经布满四周,凌厉的杀意切割着任何接触到的东西,地面的草叶须臾便蒙上了一层冰霜,之后被齐根削断。剑气之中,雷芒游走,宛如暴风雪之中的闪电,危险而又美丽。

    与此同时,最后一个魅影迷踪阵符脱手而出。

    趁着李远山身体一滞的时间,万朋转过头撒丫子就跑。他的速度已经提到了极限,可是即便如此,他也根本没有信心能逃出李远山的手掌心。

    李远山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欣赏之色,不管是万朋这一击的威力,还是万朋一系列动作的顺畅程度,都充分说明万朋现在的实力不错,资质更不错。实际上,李远山这些年也一直想要收一个出色的徒弟,但是遇到的,却都是些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现在与万朋一丝,似乎有些失落。

    如果这个人是自己的徒弟……这个念头只是想了一下,很快就被心中的仇恨所掩盖。他还没有意识到,这是万朋的幻阵阵符起的作用,冷哼了一声,双臂一挥,将所有剑气收入怀中,再双臂平摊,向外一送。

    自己的剑气,以两倍于刚刚的速度直飞了回去!

    万朋根本没有想到,如此普通的剑气,在速度提升之后,还能暴发出如此凌厉的压迫感。假如被这剑气击中,绝对不死也即重伤!

    没有考虑对策的余地,万朋身上所有可用的防御方式一骨脑地用出。金刚护身符,臂盾,以及一些刚刚学会的小符咒,接二连三地被发动。

    在剑气与身体接触的一瞬间,万朋感觉到了这股冲击力所带来的炽热,也感觉到了这剑气之中所蕴藏的狂暴!

    “嗡……”头脑中突然一想,他便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向后飞去。整个身体都已经被这一击震得麻木,身上的金刚护身符啪地一声响,这是这强劲的阵符第一次被外力所破坏。万朋感觉到阵符传来的不稳定迹象,在它破碎为寸片之前,又激发了最后一个护身符。

    第二个也没有比第一个强多少。反射回来的剑气,并没有因为推动万朋向后飞去而呈现明显减弱趋势,似乎它本身有无究无尽的力量。万朋此时已经飞出三十多丈,眼看身后就要临近一截尖锐的树干断端。

    金刚护身符虽然有很好的防护效果,但在持续受力之下,早已经岌岌可危。如果这时撞上那截树干,万朋必然被穿胸而过!

    一时间,一种难言的恐惧从他心中升起。

    更为可怕的是,李远山现在已经一跃而起,从空中斜向落下,手中的一个银色光团充满了压迫感。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万朋心中突然出现了这样一声呐喊。在自己的直觉里,生命本不该如此结束,也绝不允许就这样轻易地结束。李远山不应该成为自己生前看见的最后一个人,也绝不允许!

    对生存的渴望,让他麻木的身体中,再次出现了一股力量。凭借这股力量,他的身体向一侧转去。

    “没用的!”李远山大吼一声,右手高高扬起,手中光球即将拍下。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