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御九霄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一章 混乱

    自由市场。

    在万朋与谢家兄妹经常交易的地方,三人再次碰首。谢婷看着万朋,眼中笑意很是微妙,谢飞在一边,却是不多说话。

    “我以后不再种植本属天星草了。”万朋缓缓说道,“希望你们不要失望。”

    谢婷一怔,随即释然,“虽然我们少了一种材料,但是既然你这么决定,我们也不劝阻。这些天来,我们合作很是愉快。当然,你如果是要种植其他高级的药材,也一定要优先卖给我们。”

    万朋苦笑了笑,“不,我不是因为要种植高级药材,而是不得不暂时放弃种植药材。本属天星草,现在在市面的价格水涨船高,生长周期又短,没有比它来钱更快的了。但是,我遇到一些事情,如果再这样种下去,恐怕是会有更多麻烦。更详细的,在这里。你们慢慢看吧。另外,还有一些种子,也全部给你们。”万朋递上玉简片和那些种子,眼中不舍之意亦是非常明显。

    “这……”谢婷略一犹豫,还是接了过去。扫过玉简片,她心中便已经了然,然后一声不响地递给谢飞。

    谢飞看过,却是眼中怒意渐起。“真没想到,堂堂灵云派,居然也是这般鱼龙混杂,小人出没的结果,必是搅得门派不宁,怕是也会引来大祸。”

    谢婷听谢飞在这公众场合说得毫不掩饰,不由得也是有些紧张,“哥哥,这是自由市场……”

    “不怕它。”谢飞的情绪平静下来,转向万朋,“兄弟,你是义气之人,想做什么,尽管去做,如果真的遇上什么麻烦,只管来说,我们兄妹虽然能力有限,但是一臂之力并不吝惜。”

    万朋心中渐渐涌动起一丝温暖,微笑道,“谢谢谢兄。现在事情有些麻烦,我也不好在外久留,这就回去了。如有其他事宜,我会再与两位约见。”说罢,他看了一眼谢婷,独自离去。

    谢飞看了一眼谢婷,“本属天星草培植之法,实际上可以算作不传之密。他的心得非常详细,我们和他,只不过是商务关系,几来几往送些东西,实际真没有到能这样把这全交给我们的地步。如果是个胸怀极小之人,这个玉简片,怕是能让他成为一方商贾,又怎么会交给我们。”

    谢婷点头表示同意,“哥哥看来也是越来越喜欢他了。”

    谢飞哈哈大笑,“哪里哪里,男子汉之间的感情,怎么能用喜欢来形容呢。倒是你,可以这么说。”

    谢婷脸色立即沉下来,“我说几次了?”

    谢飞哑然。

    ***********灵云派议事厅。

    门派诸老皆在,前来调查的八大执法门派人员也都在。掌门面色凝重,对下扫视了一眼,“今天,执法门派宣布了第一个调查结果。当然,这个调查结果,与腥红之月无关。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亚于腥红之月。虽然后面的调查还要继续,但我觉得有必要先处理一下这一个。”

    他深吸了一口气,明显是在平静着情绪,“执法门派调查过程之中,我们的众多院长之内,有人修炼邪术,并且修为已经颇高。这是从灵云山整体灵气分布之中得出的结果。在邪术修炼的地方,由于阴气聚集,会反向排斥自然灵力,同时,引起灵力局部紊乱。”

    执法长老点点头,“掌门所言没错。可是,又怎么能判定,是院长呢?”

    掌门的脸色变得更为阴沉,“每名院长,修炼的功法都不相同。而这个人,现在修炼的邪术,已经与功法有相融迹象,其阴气的振荡规律,与其功法的相一致。当然,还有其他佐证,我现在就不再一一说明了。”

    执法长老显然对此事事前也不知道,“那,是否能够确定,腥红之月与其有关?”

    掌门摇头,“尚不确定。但是,不管有关无关,我们都需要事先捉人。”

    “是几院?”传功长老看向掌门,语气非常平静。

    掌门缓缓道,“此事不便透露。我已经安排人手,与八大执法门派共同准备拿人。在此期间,我们这些人要全部留在这里。因为,种种迹象表明,未必只有他一个人。如果是这样,那么也就是说,有一脉修炼邪术的人,隐藏在我们门派之中。联想到之前曾经出现过傀儡术,这也就理所当然了。”

    他一扬手,一个传音符咒脱手而出,“拿人!”

    在这群高层之中,显然是有人对此举不满,“看掌门之意,是对我们不信任,要把我们都控制起来啊。”

    掌门面色严厉,“事不得已。此事关系我灵云安危,岂能小看!”

    不出一个时辰,一行人将一名被仙索捆得结结实实的人带到议事厅。除了掌门和八大执法门派代表之外,所有人都是一脸惊讶。

    二院院长乔装!

    第二天,灵云门上下轰动。

    二院院长,因修炼邪术被控制!这是继李远山之后,门派内又一个金丹级别的人物出现这种情况。

    所有人都是议论纷纷,一是院长这么高级的人,居然还会修炼邪术,二是这邪术,到底有什么奇特的地方,能引得一个又一个高级的修者去修炼?

    不过随之而来的传言更是震撼,有人说,乔装招供了!灵云门中,居然有弟子一百八十多人,修炼邪术!甚至,还有人说,在长老之中,也有人修炼邪术,并且隐藏得极好,只为了能够哪一天一举灭掉灵云门!

    消息像是长了翅膀一样飞出去,居然有弟子连夜逃离灵云门,但是没多长时间,便被抓回门派处理。

    乔装到底招没招,没有人知道。但是这样一来,下面被捉回来的弟子确实禁不住种种刑罚招了。如此一来,一批人被控制,连凝脉期,都有三十多人。而二院,自然是重灾区。

    方圆千里,所有人都知道,灵云门正处于一次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人员清理之中!

    但是,自始至终,那个所谓的长老,都没有浮出水面。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问题的复杂性。

    只要最高的头头没有被揪出来,事情就没有完!

    但是很快,又一个焦点出现了。被人供出来的三院弟子付明辉和余青,下落不明。而据和他们走得比较近的人说,在此之前,付明辉和余青就没出现。

    难道说,是他们提前跑了?可是在那之前,根本不可能有人走露风声!在八大执法门派向掌门报告这件事情之前,没有人知道任何的消息!

    亦或,有人早就知道这件事情,所以提前将两个人处理掉了,以引起修炼邪术方的重视,及早作出对策,可是还没有来得及达到效果,就已经败露了?假如是这样,那么,最可能的,便是高层!

    但是,毕竟,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整个灵云山开展了彻底搜索,包括那个辟谷洞,也去看过了,但是一无所获。

    两个人,就这样平白无故地消失不见!

    当然,副掌门也不失时机地汇报了万朋的药草被人破坏一事。很快,两件事情被联系到一起,有人猜测,利用药草来破坏门派的可能性陡然上升。

    而万朋这个无辜者、冤大头的身份,与付明辉和余青的失踪迅速撇清关系。兜兜曾经是傀儡术的受害者,在调查之后,没有证据说明与她有关,也迅速被排在外。

    得到这些消息的方式,是万朋到外面对听别人议论的。当然,对他的调查,和对本属天星草的调查也有,并且所有本属天星草都已经被带走进行更深入的调查。

    “这些调查真的是不得要领。”离阳已经好久没有说话,突然再开口,有股懒洋洋的感觉。

    “怎么,难道你想他们得要领,把你揪出来?”万朋这时候依然是提心吊胆,他知道,目前只是针对邪术的调查,关于腥红之月,要在这结束之后。

    “不是这个意思。”离阳兴灾乐祸地说道,“他们居然感觉不到,这灵云山的奇怪气息。难道这么多年之后,侦察手段和技术已经这么落后了?还是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东西的存在?”

    万朋听得一头雾水,“你说的具体是什么?”

    “有一种虫子,现在已经在灵云山生长了。”离阳叹了口气,“不出时日,便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多。每三日,此虫就会数量增长一倍,等它们的数量达到足够,效果就出来了。”

    “区区虫子而已……大不了就是影响植物罢了。门派中精通种植的人多的是,除虫不是大问题。”

    “哧。”离阳不咸不淡地吐了口气,“到时候就知道了。你们灵云门,我感觉,经过这一次,估计也就到此为止了吧。”

    万朋听得心中不爽,毕竟,他对门派还是有感情的。离阳这么说,居心如何,他不知道,但是,他也不在乎离阳怎么说。退出内界,他继续修炼。这些天来,门派之中调查得紧,弟子们都不敢出来,他也少有人打扰。

    “东北修区的演武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你要参加吗?”柔儿的消息传来时,万朋不由得精神一振。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