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御九霄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章 大变数

    万朋罕见地眼中闪过一丝狠厉的光,“我想,杀了他们。”

    说完,不单兜兜吓了一跳,他自己也吓了一跳。离阳倒是语气中颇有赞赏,“有魄力!”

    兜兜的声音都有些发抖了,“师弟,这,这,不合适吧……毕竟是同门……”

    万朋刚刚心中澎湃的感觉也平静下来,这时正在思考自己这么说的原因。当然,这个原因不是大的方面,而是自己能作出杀人决定的原因。

    他自己也才发觉,作这样的决定,需要魄力,需要克服很多胆怯。

    但是,也只有作出这样的决定,才能让自己更安全。没错,是安全。他觉得,在门派之中,并不是四平八稳。“他们用你作为傀儡的时候,当你为同门了吗?如果,门派护着他们,那么……师姐想过么?”

    兜兜被万朋说得一愣,眼中全是迷茫。

    万朋叹了口气。他发现,自己趟了这趟浑水,还是挺不容易抹干净的。八大执法门派驻留灵云山,如果门派公正处理这两个人还好,但是即使那样,也会更深入地调查自己和兜兜,如果不公正,后果不堪设想。

    兜兜似乎终于下了决心,“好!”

    万朋深吸一口气,一手抓过付明辉的仙剑,顿时觉得一股阴寒之气从剑上透过来。他突然感觉,这可能与付明辉修炼的功法是有关系的。

    仙剑,与主人心性相通,使用时间越长,主人的痕迹越是明显。在此前,万朋没有领悟剑气时,他还感觉不到什么,而这次与付明辉交手,付明辉剑气之中阴邪感,他体会得十分明显。

    在人处于魅影迷踪里之时,要杀掉他,如探囊取物。

    没有犹豫,剑尖直接刺入付明辉的咽喉。付明辉身体一阵痉挛,但是当他醒来时,已经没有机会还手。同样,余青也遭遇了这样的命运。

    万朋左手一翻,炼火诀燃出一蓬火焰,直接飞向两人的尸体。之后,他在地上打出几个灵诀,又用付明辉的剑划出一个阵法,注入灵力,呼地一下,幽绿色的火将两具尸体包围,不多时便已经烧得干干净净。

    奇怪的是,这种幽绿的火焰,烧的时候没有发出一丁点的气味。兜兜看得面带惧色,这幽绿的火焰,一看就属于阴性级高的火,而这个师弟,在他心里也神秘起来。

    能够取得演武会第一名,同时又有厉害的阵符,还能使用这种不常用的火焰,哪里像一个从外门选进来的人,典型就是一个核心弟子的感觉。

    实际上,他并不知道这是万朋现学现卖。处理两具尸体,对他来说当然是难题。不过离阳像是他肚里的蛔虫,直接给他提供了这个方案。这种绿火,叫食尸火,本来就是用来抹去痕迹的东西。

    烧完尸体,他同样将仙剑丢在其中,不多时也化为无形。看看还在惊愕中的兜兜,“师姐,我们回去吧。”

    回过神来的兜兜这时表现得出奇得听话,低声“嗯”了一声,跟着万朋便向外走去。到洞口,万朋小心地探查了一下,确定没有人跟着了,才带着兜兜出来,选择了另一条道路,在整个山里转了一圈,才往回走。半路上,他和兜兜分开,各自回到自己的居所。

    当他进院,隐蔽处同样又有人,盯着他的背影。对此,万朋浑然未觉。

    但是,一进院子,他就觉得气味不对。

    院子里本来种的全是本属天星草,这种药香,他再熟悉不过。但是现在,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腥味。这种腥味虽然在药香之中若隐若现,但在对药材非常熟悉的万朋鼻子里,却是如此分明。

    有人在院子里动了手脚!他不动声色,走进自己的屋子里。

    屋子里的气味一切正常,他也能看得出,没有人进来过。想来,也许是冲着本属天星草来的。本属天星草,现在是万朋的招牌药草,不单自己要卖,还要提供给门派一部分。假如有人要害自己,在这本属天星草上动手脚,怕是自己怎么也洗脱不了图谋不轨的罪名。

    够狠!

    但是,也许害人的人忘了,如果给一个酒鬼换了一种他不常喝的酒,那味道,只要一放到嘴边就能感觉出不对来。万朋也是类似。他在本属天星草上下的功夫非常大,对于这种药草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稍有异常,便已了然。

    对方的意图很明显,并且,没有触动禁制,也没有留下其他痕迹,应该实力本身也不错。但是,如何处理这种有问题的天星草,万朋有些犯难。他知道,这种事情,有一便有二。只要他继续种植下去,就一定会有同样的事情发生。除非,他放弃本属天星草。

    这个决定,让他有些心痛。可以说,天星草自从自己进入本门以来,都是一种与自己命运结合在一起的东西,真的放弃了,心里总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他回忆着自己照料天星草的所有细节,取出一枚玉简片,细细记录下来。之后,他拿出还存的一些本属天星草种子,检查无误后,与玉简片放在一起。做好这一切,他给谢婷发了个消息,告诉她说,有和她们兄妹见面。

    约好时间地点,万朋便将这些事情放到一边。他的修炼不能停,因为隐隐的危机感包绕着他。他无法推断,是什么人想在本属天星草上做文章,但是他知道,这是针对自己的,绝对是针对自己的。

    赵治川已经流落成后院护卫,现在,如果在这个院子里还有什么事情发生,肯定与自己有关。并且,在演武会上一路打来,的确也得罪了一些心胸狭小之辈。而在演武会后,因为阵符和剑气大出风头,更是让无数人红了眼。

    修炼结束,万朋走出屋子。院子之中混杂在药草之中的腥气依然存在,并没有丝毫减淡的迹象。他蹲下去,检查其中一株,发现在叶脉之中,隐隐透着一股阴邪的气息,想来这腥气便是从中而出。

    直接将毒剂等物渗透到植物体内,同时还能保持植株的生长没有明显的变化,这是比较高级的手法,现在的万朋,也没有把握能成功。并且,还不是一株植物,整整院子里的所有植株,都已经染上这种东西。

    他出去的时间并不算太长,而要在这时间里完成如此多的植物处理,难度可想而知。

    单是从这考虑,这就不是某个人的恶作剧,而是**裸的陷害。

    正想使用符阵将这些本属天星草除去,万朋却突然停住了。如果他自己将这些药草除去,向门派怎么交待?假如有人别有用心,给自己扣上一个不愿意为门派做贡献的帽子,任自己如何解释,怕是也洗不清吧。

    想了想,他决定向门派报告。但是,如今他连师父都没有了,新的师父还没有指定,他向谁报告?如果报告给不熟悉的人,怕是更是后果难以预测。

    不过,他很快想到一个人。自己所接触的这些人之中,只有这个人,万朋直觉之中,还是比较可靠的。

    一间装饰非常女性化的屋子里,侯若婷面色凝重,向副掌门报告道,“爷爷,我想告诉你一件大事。”

    副掌门虽然很是宠爱侯若婷,婷若婷也没少和他开玩笑,但是这样庄重地说话,还是第一次。“小丫头,有什么事要这样正式地和爷爷说,还把其他人都回避了?”

    侯若婷趴到他耳边,轻声说道,“爷爷,你知道万朋吗,那个演武会第一的。他还擅长种植药草,但是,他被人害了。”

    “被害了?”副掌门面色微变,但是依然神态自若,门派之中,年轻弟子之间恶作剧是非常常见的事情。“怎么个害法?”

    “他出去了一会儿,院子里上万株本属天星草,被人使用某种阴邪的方法,注入了阴邪的毒物。这毒物能随着植物共同生长。按市场价,他一下损失了几万罗拉。这倒是小事,关键是,他现在的本属天星草是要有一部分进贡门派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人一边害他,一边害门派……”

    副掌门面色骤变,他知道其中厉害。本属天星草,掌门和他们几个掌权的共同商议,要加入到分发给各院院长的灵丹配方中去。这个决议,实际上刚刚形成,根本没有人向外公布。如果真的和侯若婷猜的那般,那么,难道说门派掌权人物之中有内鬼?这真的太可怕了。

    他压低声音,“不要瞎说!此事可能事关重大,也可能只是年轻弟子间的恶作剧。还有多少人知道?”

    侯若婷点了点头,“他就和我说了。他害怕有人找麻烦,只私下向我说了。”

    副掌门皱着眉头,“告诉他,不要再向任何人说。这些天星草,继续养下去。过几天收获时,我亲自派人去取,全部取来,用作分析。”

    “知道。”说完,她取出心语阵符,直接给万朋发了个消息。副掌门连连摇头,“孙女儿啊,我感觉,似乎你对那个万朋还是比较亲切的。”

    侯若婷轻轻一笑,“是啊,他其实人不错。”

    副掌门苦笑了笑,“便是不错,也不能当成婚嫁之选。当初,你父亲便是因为不在意门当户对一说……”

    “爷爷你又在说什么呢!我还没有考虑过这些事情。你今天说这个是纨绔子弟,明天说那个心术不正,后天又另一个别有所图,我耳朵都要出茧子了!”

    副掌门哑然失笑。就在这时,一道白光落在他手,传音阵符之中传过储灵云的声音,“各位议事长老到议事厅,有急事共商。”

    副掌门神色凝重,不敢迟疑,急速离去。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