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御九霄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五章 伤

    储天行现在的脸色很难看。万朋这时候也不让步,“怎么,你不是昨天晚上专门找到我,说我抱了侯若婷师姐,你要让我好看的么?你来打我啊!”

    万朋这句话说的声音非常大,所有在场的人都能听见。观战的人无不啊了一声,他们没有想到,这两人之间还有这种恩怨。

    但凡在内门时间足够长的人,绝对知道,储天行追侯若婷,那可绝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而万朋抱了侯若婷,昨天比赛之后,也已经传开了。不少人还添油加醋地说,是侯若婷主动投怀送抱。

    所以,现在他们也发现,难怪这两人上场的局势就这么紧张。情敌啊……

    储天行双眼憋得通红,正在这时,他突然听见人群之中有人说了一句,“万朋,你不要顺嘴胡说!”

    两人一起转过头,居然发现是侯若婷本人。她能够出现在观众之中,说明他和另外一个人的比赛,现在已经结束了。而以她的表情和身上状态来看,她已经赢了比赛无疑。

    实际上,现在前三名均已经产生,场上没结束的,就是第一第二,而侯若婷是第三。现在再比下去,对于演武会,已经没有什么意义,更多的,则成了私人恩怨。

    储天行见侯若婷说话,居然精神一振,“就是,你不要得意忘形!婷婷岂是你这种人有福消受的……”

    “你给我闭嘴!”侯若婷直接喝斥了一句,储天行非常尴尬地站在那里。万朋心中却是极爽,哈哈大笑。

    “笑你个屁啊……”

    储天行一边吼,一边再次扑上来,一道剑气呼啸而出。

    万朋也看得出,储天行的剑气,确实来源于法宝,因为他的动作之中不带任何一点剑招,剑气就如同暗器一般。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让万朋少了一些需要避让的东西。

    万朋身子一晃,还是同样一招千里冰封,直接将储天行的剑气化解,剑尖还险些刺中储天行的身体。储天行抽身疾退,不料万朋左手一指,御土诀瞬间发动,在储天行的退路上形成了一个坎儿,储天行猝不及防,直接被绊了一个跟头。

    就在这时候,观战的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或者是因为兴奋,或者是因为害怕。他们知道,这个时候,以万朋现在展现出来的实力,只要剑招跟上,储天行必败无疑!

    可是,所有人都失望了。万朋站在那里,根本没有动。等储天行站起来,万朋才慢慢说道,“师兄承让了,还请师兄全力以战吧。”

    所有人都听得出,这是万朋在戏谑。但是,人们心头又有一个疑问,这个万朋,疯了么?敢这样对掌门的儿子如此出口?就算他领悟了剑气,又能怎么样?掌门现在在这个地方,或者在这一片,是绝对的老大,只要掌门想弄死他,不,那样丢掌门面子,掌门想让他无容身之处,他也绝没有在街上行讨的资本啊。

    这些东西,万朋心里也知道。可是现在,他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就想这么说,这么做。他突然觉得,同样是修者,为什么要分什么高低贵贱?好爹不是你出来炫耀的理由!

    储天行现在感觉,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论实力,他发现,自己肯定打不过万朋,论嘴皮子,他又说什么都不在有理的一边。本来,一场比试,平平静静,什么都过去了,可是现在,却已经难以收场。

    一名长老觉得事情不对,加上万朋已经领悟剑气,这是一件大事,已经去禀告掌门。

    万朋淡淡一笑,“师兄。据我所知,剑气类的法宝,都是有使用次数的。一次充入灵力,只能发动几次。你现在,还能发动几次?不知道,是你的法宝能发动的多,还是我这货真价实的剑气,用的次数多?不过,师兄估计身上也有恢复灵力之类的法宝,或者甲衣之类的吧。很不好意思地向师兄坦白,师弟也有一件东西。”

    他把衣服往上撩了一点,露出泛着黄光的灵蚕丝甲,“师弟这件灵蚕丝甲,品阶不高,不过用来恢复灵力,效果很好。”

    灵蚕丝甲!人群之中不少倒吸一口凉气。这绝对是个好东西啊。虽然不是什么极品,但真的是极为实用,特别是在低等级的时候。

    储天行的脸色更加难看,嘴里叨叨了几句,万朋没听清。他突然大喊一声,“我和你拼了!”直接向上跃起,右手高高扬起,剑气蓄势待发。

    但是,万朋借助御土诀的力量,跃起居然比他更高!之后,万朋用出了一个人们都没有见过的剑招。

    没错,这一招他至今还未在人们面前用过。但是,只要一用,便是杀招。

    冰芒剑诀第八式,坎水泛芒!

    整个空间的水汽迅速凝集,化为无数细小而锋利的针刺,随着剑的舞动,形成一条与灵力相融的剑气,扑天盖地地冲面储天行。

    储天行发出的剑气,瞬间被击碎,而万朋的剑气,有如未遇一物,直接冲上储天行的身体!

    “大胆!”

    空中一声厉喝,离阳在万朋内心世界,直接喊了一声,“小心!”

    万朋只感觉眼前白芒芒的一片,本能地用出一招,剑气向前时,似乎遇到什么世大阻力,瞬间化为无形。紧接着,一股大力袭来,他只觉得胸口一痛,口中一股腥味上涌,直直飞了出去,后背又撞上什么,很快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时,天是黑的。万朋皱皱眉头,挣扎着坐起来。他发现自己在自己的屋子里,身上盖着被子。床下有一个盆,里面是紫黑色的已经凝固的血。在床边有一个药炉,里面的药正挥发出淡淡的香色。

    “你终于醒了。”一个有点儿熟悉的女声传过来,万朋却一时没想到是谁,直到侯若婷走过来。

    “没想到,你有这样的实力。”侯若婷说的时候没什么表情,语气也有些清冷。“你昏迷了两天一夜了,这期间,我给你吃了八颗二品灵丹一颗三品灵丹,加上贵重草药十七味在药炉中炼化。还好,这些东西总算没有白费。”

    “谢谢师姐。”万朋这时候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知道侯若婷有什么意思。

    侯若婷摇摇头,“算了,无所谓吧。你那天在比赛场上,做的有些过分了。毕竟储天行是掌门之子,你赢他,也就罢了,说话也还是要留给人家点面子。这下可好,你重伤了他,自己也被掌门所伤,两两昏迷。”

    “我是被掌门打伤的?为什么?”万朋有些不解。

    “为什么?你那样去打他儿子,谁不着急?换你呢?”侯若婷反问。

    “换我?既然是比赛,输了也是修为不如人。”

    侯若婷一脸惊讶,“你倒是大度。可是也许真的在那时,你也做不到。你那一招,把地上都掏出了一个一米深的大坑,观战的还有三十六人轻伤,你以为呢?”

    万朋苦笑。他现在一动,身上哪里都疼,也哪里都没有力气。他没再说什么,慢慢躺下。

    “这个小妞似乎喜欢上你了。”离阳这时有点儿调侃地来了一句。万朋在心里回他一句,“不可能,别瞎说。”离阳就在一边嘿嘿直笑。

    侯若婷对万朋的伤似乎并不太在乎,倒是问了万朋一些剑气的事。万朋知道,这几天侯若婷一直都在照顾他,便把自己关于剑气的感觉都告诉了他。可是谁知道,他虽然说得明白,侯若婷也试了,却怎么也感觉不到灵识与剑招之间的关系。难道这就是筑基与炼气之间的区别?但是,他现在又不好说,因为只要一说,离阳就会暴露出来。

    侯若婷没有再多停留,不多时起身而去。临走,她留给万朋几粒丹药,告诉万朋服用方法。万朋表示了感激,之后又在床上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万朋感觉有人在看着自己,一激灵醒了过来。

    是赵治川。

    赵治川的脸色现在很复杂,看得万朋心里发虚。他轻声道,“师父。”

    赵治川叹了口气,“唉。没事。你没事就好。这一次演武会,你出尽了风头,我却吃够了苦头。”他连连摇着头,“最终结果,刚刚经过评议,已经出来了。你位列炼气期第一名。并且,有关于你领悟剑气之事,门派已经通报,你现在是门派重点培养弟子。”

    万朋知道还有下文,没有说话。

    “但是,掌门说,我收你为徒时,你不符合进入内门条件,是我滥用职权。而且,关于你的天赋极佳一事,我没有及时上报,使得门派不知情,可能会影响了你的修炼。所以,他们给我了一定的惩罚。我现在,已经不是外门副总督了,也没有了收徒的资格。我现在是后山的一名护卫员,唉,说来可笑,堂堂金丹,居然会成护卫员!”

    万朋不解,“后山护卫员是干什么的?”

    赵治川气不打一处来,“就是扫地的!”

    万朋一听,一时沉默。良久,他欠起身子,“是徒儿害了师父,请师父责罚。”

    赵治川的目光突然犀利起来,认真地问万朋,“你真的这么想?”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