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御九霄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三章 腥红之月

    万朋表面没有反应,内心问离阳,“什么情况?”

    离阳平静地说道,“我刚刚感觉,储天行的身上,也有一件可以发出剑气的法宝。他在此前,没有在战斗之中用过剑气,等到与你比赛,一定会用的。”

    万朋倒是一下放松了不少,“我还以为什么事呢。刚刚我们用寒冰翼刃和剑气也碰过了,不是基本威力相当的么?”

    离阳奇怪地一笑,“切,你真单纯。下一战是冠军战,是你和掌门孙子比赛。你没注意到掌门连问你有多少个都没有问?你觉得,到比赛之时,他们还会让你使用阵符吗?”

    万朋一愣。离阳说的有道理,不过,会因为这个而改变规则吗?“大不了,还是用冰芒戒吧……”

    离阳哈哈大笑起来,“我们为什么使用阵符?侯若婷都没有这种法宝,你刚刚和掌门说用的是阵符,回头再用冰芒戒,哈哈哈哈,你小子活腻了吧?”

    离阳这一说,万朋倒是打了个激灵。是啊,这确实是个问题。可是,这总是需要解决的吧?“那你说怎么办?”

    “你现在已经进了前三了。考虑一下,大不了,认个输便是。那样稳坐第二名,你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

    万朋默然不语。没错,只要能进前三,他就可以读到灵云秘简,在和储天行的对战之中,输也未必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毕竟,假若再因为阵符冰芒戒一事而惹上其他麻烦,自己必然经受不起。刚刚本属天星草一事,已经让他感觉到门派对于弟子收获的东西,顺手牵羊是多么心安理得。

    没多久,传出消息,由于规划需要修改,演武会的最后两场,即第一第二名争夺战,以及第三四名争夺战,全部延期一天举行。万朋苦笑笑,这其中,多半是要针对自己的。

    如果掌门的儿子败给一个野路子出身,才进入内门的人,那无疑是扇了掌门一耳光,同时也扇了门派一耳光。

    万朋回到自己的院子,刚刚准备修炼,却发现储天行一脸阴沉着找上门了。见到万朋,他也不打招呼,直接劈头盖脸地问,“你,今天抱了侯若婷?”

    万朋一愣,“是啊。怎么了?”

    “就你这穷酸样,若婷是你能碰的么?你还给他穿上了你的破衣服?就你穿的东西,现在我都能闻到一股馊吧味,你还真不要脸,你居然敢抱她……”

    万朋一听,心里明白了个大概,敢情侯若婷也是这小子的梦中情人心中女神啊。不过,这种感情可以理解,但是对自己的贬低侮辱,却是让他的火也一下子冒了上来,“师兄,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也改变不了什么,请息怒吧。再说,是师姐她自己让我抱的,不信你可以去问她。”

    他这样说,自然也是想刺激储天行。看着储天行怒气又涨,万朋心中暗爽。不料,储天行一口唾沫吐在万朋脸上,“我呸!你给我等着,明天比赛我非要搞你死!”说完转身就走。

    万朋把脸擦干,苦笑了笑。看来,明天是没办法认输了。可如果真如离阳所说,自己一定会吃苦头。“离阳,怎么办?你应该仔细又检查了吧,他有没有那种法宝?明天的比赛怎么办,他搞死我,你就没办法在我体内寄生了……”

    “什么寄生!”离阳显然这时候也非常烦躁,从他的角度考虑,万朋的安危确实很是重要。可是,如果使用唯一可行的办法,太过于冒险了。“我暂住在你的内心世界里,是暂住!你以为我喜欢这个破地方?还得天天跟着你担惊受怕的,也不知道怎么就进到你体内来了!你看看你,体质又不好,修为又低,进步又慢,脑袋还不是那么好使,哪一样能像点样子?你……”

    “我怎么了?有本事,再找个别人去。有本事,在别人体内时你恢复知觉。真是的。”万朋听了一会离阳的唠叨,本来想让他随便说的,可是见他说起来没完,忍不住呛了他几句。离阳也是一下熄了火,毕竟万朋说的也是非常在理。万朋见离阳不吱声,话题又转回来,“说吧,有没有什么办法把明天应付过去?”

    离阳沉默了一会儿,“办法只有一个,就是让你真的领悟剑气。只要你能领悟剑气,明天怎么用,都不为过。”

    万朋一个激灵,像是被谁猛然扇了一巴掌一样。“什么?这就是你说的办法?如果这可行,我还费什么劲花钱做符阵?”

    离阳却丝毫不被万朋的情绪所动,“所谓剑气,在早先,并不叫剑气,其他的刀气棍风,拳力掌风,也都不这么叫。所有这些,叫做灵,与灵力的灵同字。在我们妖界,灵是没有等级限制的,也许一出生的小妖,可能就能够使用灵来作为攻防手段。但是修者界,之所以会有所谓要筑基之后才能悟出,最大的原因,在于内心世界。”

    “修者的内心世界,其实是一个阵法,一个极为复杂的阵法。它虽然也是自然而生,但是随着修者修为的提升而进化,所以修者的等级越高,内心世界越是完善,所能用出的灵就越有威力。但是,妖则不同。”

    “妖从一出生,内心世界就是完善的,至少构成是完善的,不像人类一样,开始是你这种混沌的一团。所以,灵的使用,对妖来说要容易得多。当然,修者将灵与武器结合,产生的剑气刀气等,增加了灵的威力,可能这也是修者聪明的地方。”

    “那我到底应该怎么做?”

    “只要你筑基,内心世界完善出来,以你使用阵符制作阵符的修为能力,领悟剑气会是极快的事情。甚至说,水到渠成。”

    万朋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老兄,时间有限啊,只有一个晚上零几个时辰,您现在没做梦吧?”

    离阳的语气之中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感觉,“不用笑,我说的是真的。你以为,你停留在炼气四层那么多年,吸收的灵力都白白吸收了?因为你的修炼法诀有偏差,所以我限制了你的修为增长,但是我将你修炼的时候吸收的灵气汇集起来,一直留在你内心世界之中。只不过,你感觉不到,也无法调用。如果将这些灵气输回你的体内,你可以立即筑基。只是问题在于……”

    万朋听出事情还有后续麻烦,“在于什么?”

    “这种灵气回输,是妖特有的方式。妖在修炼时,可以选择提升修为,还是将灵力存入内心世界。存入内心世界有很大的好处,如果妖体受到极度伤害,外界难以恢复时,就可以调动内心世界的灵气来修复。”

    “这也没问题吧。”万朋想来想去,这不就是相当于一个水库原理么?

    “没问题?”离阳的语气之中充满了嘲笑,“可能现在没有人知道了吧。这种灵气回输,是天地眷顾于妖的特殊方式,为了实现它,或者说它发动的时候,会天生异象。它有个特殊的名字,叫腥红之月。也就是说,一旦启动,月亮将会变得血红。在战争年代,出现这样的情形,是很正常的。但是随着战争的延续,修者也发现腥红之月并不是偶然天象,出现一次,必然是有一只妖受了重伤在修复自己,所以,腥红之月,几乎成了他们追杀妖族的号角。偏偏,妖的等级越高,月亮越红,这也让修者能够更准确地判断出击的时机,以及该不该出击。”

    万朋沉默下来。腥红之月,经历了六七千年的沉淀,已经很少提及,但是似乎在一些杂书中偶有记载。不过,如果真的制造出这种异象,绝对不是一件好事。“这会持续多久?”

    “大概一个时辰吧,依你的体质而定了。而且,你筑基之后,我还要想办法隐藏你的修为,不让你让人看出来已经筑基。如果腥红之月出现之后,你在一个夜间就已经筑基,那,没有人不会想到这件事情和你有关系。”

    “他们只看见腥红之月,是不是不能判断是谁造成的?”万朋问。

    “当然判断不出。凭他们的实力,还达不到。”离阳的口气之中有些蔑视,“现在的修者,真是走的下坡路啊。不过,倒也不排除,还是有些高级修者,可能会将这种情况定位到灵云山附近来。天地之间的灵气是很奇妙的东西,你能引发腥红之月,就有人能感觉到这其中的关联。当然,直接指向你的可能,微乎其微了。”

    万朋点点头,坐下。他其实并不想冒险,相对,他更希望自己的生活能平静一些。现在,他已经能够从看过秘简的威胁之中解脱出来,是否要这样决定,他难以定夺。不过,一想到储天行那个态度,他既有气愤,也有不安。不是自己的过错,全赖到自己头上,说不定还要因为自己改规则,哪有这么欺负人的。难道说,想安静地生活和修炼,就必须要受欺负?世界上好像没有这样的说法。并且,同样是同等级的修者,凭什么别人有个好爹,就必须高人一等,就必须要想对自己怎么样就怎么样?

    良久,他对离阳道,“既然如此,来吧!至少不会明天屈死。”刚刚说完,却觉得眼前一花,已经进入自己混沌的内心世界之中。

    “看月亮!在变红!”也不知道是谁先发现的这一点,不多时,整个灵云山上有三分之一的人都跑到外面看这奇观。月亮的红色还在加重,有如一个火球挂在天上,便是月光也是如红水般泻下。

    “天生异象?”储灵云带着一行长老,也在旷野之处仰天而望。他们对于腥红之月,似乎并没有什么概念。

    倒是此时同在野外的谢飞谢婷,一脸的严肃。谢飞缓缓道,“腥红之月。战后就没有史书再记载过。最近也没有听闻有妖闯入的消息。事情蹊跷得很。”

    谢婷点点头,“哥,你说这会不会是有人故意制造出来的假象?”

    谢飞摇头道,“没什么可能。修者如果能够制造出腥红之月,修为之高,已经足以称一方之霸,还有什么得不到满足的?除非……”

    谢飞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转向谢婷,面色凝重,两人似乎已经会意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