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御九霄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三章 入侵者

    那人步子一顿,像是才发现万朋一样,不过随之,双腿微弓,用力一蹬之后,向万朋这边直扑过来。

    他的身手并不算太快,而且多少有些僵硬。这一击,没有半分的灵力输出,像是纯粹的物理攻击。而越是这样,万朋越觉得不能鲁莽行事,假如谁在夜间进入别人房子,被发现时,连进行反击都不用灵力的话,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他不会用灵力,另一个是他对自己的物理攻击有绝对的信心。

    单从外表来看,万朋可以肯定他修炼过。他腰上有内门弟子的玉牌,体形也是非常匀称,加上其他衣着装饰,都可以印证这一点。那么有种可能就是,他不想使用灵力而产生灵力波动被人查觉。并且,他应该是对物理攻击有绝对的信心!

    想到这里,万朋不禁出了一身冷汗。要知道,对于物理攻防,到目前为止,应该算是自己的短板。在外门没有类似的专业培训,进入内门的时间又短,如果对手真的是一个纯粹的物理攻击型修者,那他今天必然要大吃苦头。

    因为物理攻击要存在,就必然会有克制灵力法诀的办法。

    还好,第一个回合预有准备,万朋向边上一跃,顺利躲开了他的第一击。同时,他也在近距离上,看了他一眼。

    这一眼,让万朋更为惊讶!

    这个人,是个女的!

    她有一张清秀的脸,甚至说应该叫精致。可是,现在她的眼睛,居然是翻白的,看不到一点的黑色!

    她的身上有一股幽香,进入万朋的鼻子里,让他觉得很好闻。

    但是,万朋却一下子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无论是谁,深夜见到这样一个女人,都无法让自己平静下来。更何况,当你深知,她并不是鬼,而是一个修者时,那种恐惧更是无法挥去!

    女子一转身,第二击又至。这一击,是一个非常利落的旋转后踢,万朋刚刚站定,只能立即向后退去。一击落空之后,她的身形立起,又向万朋这边冲过来。

    粘糕糖型的攻击。她的每一招,似乎都留有让自己继续前进的余地,绝对不会和万朋拉开距离。而近距离的**勃击,恰恰不是万朋的强项。并且,万朋的每一种法诀,都需要短时间的指法发动,可是这女子步步紧逼,根本就让万朋没有还手之力!

    一时之时,他又感到了一种无力感。这段时间的进步,本来让他很是欣喜,可是今天一战,再次让他的危机感骤升。

    眼看着对方一拳又至,万朋心中一横。这样一直躲下去也不是办法,必须抓紧时间反击!

    主意已定,他居然没有再躲闪,双手法诀已起。

    噗,自己的右脸结结实实地挨上了这一拳。这个女人的力量很大,直接把万朋打得向一边倒去。但是,万朋现在的精力全集中在自己的法诀上,身体如何,他已经顾不得了。

    法诀已成,灵力极速运转之下,一道火锥呼啸而出!

    可是让万朋惊讶的是,这个女子在击中自己一下之后,居然没有再次进攻,相反,转身向来的方向退去。

    万朋这一击,本是为了迎击而发出,现在对方行动轨迹变化,火锥擦着那人腰侧飞过。而那女子,明显退去的身形比平时要快得多,三两个起落,已经离开院落。

    万朋没有追。他知道,自己的速度不可能追上这个人,而且,追上之后,也没有足够的把握打赢她。

    他的目光,落在地上的一块玉牌上。

    刚刚一击,恰好击落了玉牌。万朋将它拣起来,回到屋中查看。

    三院,兜兜。

    灵云派由于弟子众多,必须划院管理。各院之间并没有轻重之分,通常哪一院的弟子更出色,往往会越受掌门器重。外门督察院,实际也是一个院,只不过是增加了外门的管理任务。

    并不是任务越多,权力越大,就越说明这个院越被器重,实际上,恰恰相反。灵云派是战斗修者派,战斗技能是重点。而只有一心在战斗上,才能有更快的进步。

    这个三院,和七院,九院,被称为目前灵云派三大核心院。而其中弟弟,个个都没有凡手。

    万朋不禁皱了皱眉头。怎么会惹上三院的人?玉牌掉落,三院必定集体寻找,到时候,怕是自己怎么说,都容易被反咬一口的吧?有谁会相信,一个三院弟子,会在深夜来这个鸟不拉屎的院落?

    万朋感觉到莫名的郁闷。自己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好不容易到了天亮,万朋决定先去找赵治川。他将这最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向赵治川说完,又递上那块玉牌。赵治川脸上愠色渐起,“这三院,也欺我们外门督察院太甚!走,拿着玉牌,我们找他们去!”

    万朋没有想到赵治川会有这样激烈的反应,可是事到如今,又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心里忐忑地跟在师父身后。一路上,赵治川的灵气毫不掩饰地释放了出来,所过之处,树木都被弹向两边。难怪有人说,修者到了金丹级别,单是气势,有时候就能够压死凡人了。

    三院修在灵云峰最好的位置上,只从院门,就可以看出比外门督察院更加气派。近两丈宽的门面,四周全是金色琉璃墙面,乌木的门板,锃亮的门钉门环,与外门督察院的青砖墙、普通核桃木门相比,根本就不知道上了几个档次。

    赵治川到门前并不客气,灵气丝毫没有收敛,迈步就往里走。门边四个站岗的修者正想上前问些什么,已经被他的灵气直接推出去两三米远。说来也怪,万朋走在赵治川身后,却没有并分被排斥的感觉。

    虽然是本派人员,但是这样强闯院门,也是一件不小的事情。门岗的弟子已经使用符咒向里面报告情况,赵治川走进去,也是陆陆续续有弟子迎出来,不过,多数一见他这架势,就直接后退到边上以观后效了。

    三院的议事堂,在门的正对面,直接往里走大概三百多米的样子。赵治川也不多话,走到那门前,一步迈进,然后灵力涌动,一道浑厚的声音像是从他的身体里面发出来的,“让你们的院长出来见我。”

    三院院长秦快,刚刚已经得到了消息。赵治川平时主管外门督察院,虽然修为不低,但是在众院之中,也还算是低调,今天这样带着威胁之意前来的目的,他也拿不清楚。当然,他也想不出,自己的三院有什么地方与外门督察院又有了什么过结,所以,赵治川声音落下没有多久,他就从议事厅的后侧门走了出来。

    他一出现,万朋只觉得一股强势压迫迎面而来,继而强大的推力,推得他的身体离地而起,直向门外飞了出去。

    赵治川之前用这种方法对待三院弟子,秦快当然也会以牙还牙。万朋是赵治川的跟班,当然就首当其冲成了牺牲品。

    不过,赵治川并没有打算让万朋这样吃亏。他的袖子一拂,万朋觉得有一股柔和的力量把他拦了下来,稳稳落地,还站在门内。可能是由于秦快和赵治川两人的灵气相碰,空气之中出现了噗的一声闷响,桌上的茶盏个个叮叮地颤了几下。

    “原来是赵师兄,我还以为是哪方贵客呢。”秦快的语言很亲切,但是语气中却听不见丝毫的亲切。“赵师兄打理外门,事务繁忙,不知道今天来我三院,是有什么要紧事?莫非,是我们三院哪位弟子,在外门生事了?”

    赵治川显然在强压怒火,“三院弟子个个思想合格,修为过硬,纪律严明,作风优良,为人大度,又怎么会去外门滋事呢?”他一抬手,兜兜的玉牌化为一道流光,飞向秦快。秦快似有准备,稳稳接住,面色微变,“兜兜的玉牌,怎么会在你的手里?”

    赵治川呵呵一笑,“师弟,那这可就要问你的弟子兜兜自己了。”

    秦快的表情明显凝重起来,“这不太可能。这块玉牌的来历,师兄可否说明?”

    赵治川也不客气,直言道,“师弟之徒夜闯我徒院,被我徒反击而下。”

    秦快脸色大变,“师兄,这不可能!兜兜病卧已三月余,怎么可能夜闯你院?请师兄随我观兜兜病情!”

    赵治川的怒火没有丝毫消弱的意思,“师弟还真有什么理由么?”

    不过,秦快现在的表情,却是非常无辜。碍于面子,赵治川随他一起,带着万朋,去了后院。

    一间房内,院香浓郁。

    这不是什么提高修为的药香,而是治病的药香。

    一处朱帘之下,床榻之上,有个人安静地静着。

    单从五官,万朋一眼便认出,这是晚上和他交手的人!

    兜兜面色苍白,睡在床铺上。她的呼吸微弱面均匀,在几个人进来的情况下,也没有半分要醒来的意思。

    “她就是兜兜。一个月前,就已经身染怪病,处于昏睡状态。”秦快有些无奈地说,“我也请了本门最好的医生,可是无果。从她病起,就从来没有起来过。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