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御九霄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章 为了战斗

    外门督察院,实际上只是内门之中,相当边缘的一个部门,因此,它才会具有如此之多的炼气期弟子。相对来说,每当更换新的掌门,他的师兄师弟们,总要顺理成章地走上领导岗位,而外门督察院,便是这些岗位之中最差的一个。由于只分管外门,需要的能力并不高,所以在收入弟子方面,也都排位要在其他部门之后很多。所以,很多时候,外门督察院的弟子,都是容易受气的那一类。

    当然,只要是内门弟子,就具有比外门弟子高得多的地位,比如每月的衣食供应,每月五十罗拉的款项补助。

    罗拉,是他们的货币单位,一罗拉,可以买五十斤的普通粮食,但是如果是用于修炼,能买到的辅助物品却少得可怜。

    比如,制作一张普通符咒的花费,即使是最低等,也需要二十五罗拉左右。

    正是因此,在处处不受优待的情况下,外门督察院的弟子,修炼起来总会落在其他部门后面,种种因素慢慢形成了恶性循环。每年的演武会,外门督察院总成绩都是后几名。

    这些,是赵治川告诉万朋的。从他的语气之中,也能听出一些无奈。

    万朋对这些恩恩怨怨的矛盾,其实并不感兴趣。他更在乎的,是自己怎么样能够读到秘简。当然,冷表下来的他,这时才感觉到了压力。内门之中,炼气弟子不多,但是,要进入前三名,以现在的可能性,连一成把握都没有。

    但毕竟,他还有时间!为了读到秘简,他必须那样做!

    抬起来头,他的眼中竟充满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炽热。

    回到自己的院子,第一件事,他就是制定一个完整的计划。从目前的修炼速度来看,他如果有一个月的时间,他有把握达到炼气七层左右,如此一来,即使在炼气期,也属于后期,具备与其他人一搏的基础。但是,让他头疼的是另一件事。

    演武,演的是武。而他,除了一些基础的身体训练,他没有练过任何攻击性的法诀。实际上,在外门,是没有机会得到攻击性的法诀的。

    好在赵治川修炼时的房间中的书柜里不乏一些基础的攻击法诀。当然,之所以叫基础,是因为低级。稍高一点的法诀,都会使用玉简作为载体。

    在这些法诀之中,他最想修炼的,是一本叫做五行灵诀的东西。五行灵诀之中,含有易金诀、滋木诀、凝水诀、炼火诀、御土诀五种,每一种都是纯正的五行法诀,其中除滋木和凝水诀外,都具有攻击特性。而滋木诀和凝水诀,也具有实际的效用,滋木诀,可以进行损伤的修复,凝水诀,能够加快灵气的恢复。

    因此,对于万朋来说,假如从现在开始起步,他觉得,这一套法诀,因为用的是相同的基础,又能得到不同的效果,相比修炼五种不同基础的法诀来说,要划算多了。

    不过,他也能想像得出,这些法诀到底能有多少威力。如果属于那种极品法诀,它也就不至于在外门连名字都没有被听过了。在外门,听得比较多的基础法诀,是灵剑诀和御气诀,都是属于秒杀常人的东西。

    但是,万朋隐约感觉,自己的选择,不会错。

    至于修炼的资金消耗,现在是一个难题。便是修炼五行灵诀,越想在短时间内有收效,越需要消耗。这些消耗包括必需的某些强化药品,以及辅助的炼习材料。

    所以,种植药材,特别是短期成熟药材,还是必须的。

    所有的一切,目前已经全部列入计划,从现在就开始。

    天黑之前,所有田地已经完成播种。他种的这些药材生长极快,基本上两周时间,便可以成熟出售,而到第一次督察院比试,他能收获两次。按照市场的价钱,他能够收入近一百罗拉。

    吃完饭,万朋钻进修炼室,又开始利用那枚戒指修炼。他目前对那种灵力激荡的感觉已经适应不少,而在这屋子之内,似乎自己的修为增长,也比卧室要快。想来,当初赵治川之所以要专门建另一个屋子修炼,也应该有它自己的原因。

    几个时辰下来,万朋汗流浃背。此时明月高悬,在无意间,他发现院子里居然又多了一个人!

    昨天晚上那个人!

    他的再次出现,让万朋的心中陡然紧张起来。他是谁?他来这里干什么?他为什么来了又走了?

    好在那人持续的时间不长,和昨天一样,没多久便已经离去。万朋惊魂未定,惶恐之余,再次爆发出对实力的渴望。

    如果自己有把握打赢他,岂会这样躲躲藏藏!

    稍作休息,他开始第一次修炼五行灵诀。他所选择的突破是御土诀,虽然在攻击的三种里,它的杀伤力最弱,但是,因为有着破土诀阵法的基础,这反而是他最容易突破入门的法诀之一。

    一个时辰之后。本来闭着眼睛的万朋突然睁开眼睛,右手双指点地,而在他手的前方,两根胳膊粗细的尖锐土刺,呼啸而出,从地上升起!

    破土诀第一层!

    他当然没有想到自己能有如此快的进步。在刚刚的时间里,他发现,原来秘简中的有些语句,居然是针对修炼法诀的。在外门没有修炼过法诀之时,他当然不懂,而刚刚这一顿悟,让他一下子醍醐灌顶。

    这一夜,万朋一秒钟都没有睡。有什么,能比飞速的进步更让人兴奋,更让人愿意承担疲累?

    到天亮之时,随着易金诀入门后形成的芒刺从他的指间破空而出,他的体力消耗达到了极限,进步也到了极限。

    炼气五层,五行灵诀突破两个!

    即使是灵云派被称为天才的郭林师兄,听到他的这种进步速度,虽然说是低级法诀,怕是也会惊得张开嘴巴吧?

    万朋自己也张嘴笑了笑,然后就在阳光里,沉沉了睡了过去。

    一周之后。

    速生的药材目前在院子里已经长得郁郁葱葱,在万朋的精心打理之下,这里开始变得充满了生气。为了练习对阵法的熟悉和掌控程度,他再次在这个院子中步下了暗影阵,不过范围更大,精度也更高。有了目前刚刚突破六层的灵力,对于这种初级阵法的掌握和应用,他已经更为得心应手。

    没错,是六层。在上一周的时间中,不知道累倒了多少次,他终于突破了六层。这些天来,他的灵气,除了消耗在练习都已经突破的五行灵诀上,更多是被那枚戒指吸收了。

    吸收了大量灵气的戒指,现在也泛出一种银白的温润。如果说,刚刚出土时,它还是丢上路上可能都被人发现不了的废铜烂铁的话,现在,它属于能够让一个法宝商人端详一会儿的小器什。

    只可惜,这个东西到底有什么用,他到现在也不知道。

    “师兄!”万朋正在练习五行灵诀时,同样一个外门督察院的弟子进了他的院子,“万师兄!我们需要到山下的元天村去一趟,那里发生了些争执,赵副总督让你带我们一起去处理。”

    元天村距离他之前住的地方仅有二里地的距离,曾经也是他经常去的地方。想来,进入内门,已经近半个月的时间,也是时间到外门去看看了。他收了灵气,点点头,让来叫他的人去外面等他,自己则是换了一身干净的,不带着汗味的衣服。

    加上他,去外门的人,一共是六个。由于只是调解争执,没有高等级的前往,最高修为,是炼气九层,离筑基只有一步之遥。当然,这些都不是问题,对于内门的命令,外门通常都是绝对服从的。

    这样荣归故里,他的心情非常复杂。没过多久,万朋路过了自己原来住的村子。刚刚进入村口,有些眼尖的人就认出了他,不出一分钟,几乎全村上下都知道了万朋穿着白衣回来的消息。从村中穿过,见到熟人,万朋很是怀念又很感亲切地打着招呼,可是大多数人,都是表现出一种惧怕,再没有往日的随意了。

    就连曾经最亲近的王一、陈晨,虽然脸上有抑制不住的激动,却也不敢在这样六个内门弟子组成的队伍面前,与万朋多说一字。

    这并不是万朋想要的。在这里的朋友,尽管自己入了内门,他也不想丢弃一个。

    但是,正事在身,他却无法在这里停留。元天村的争执似乎范围很大,也很激烈,在这个村子里都有所听闻。而且,万朋自己也隐约感觉到一种不安。

    这种不安,几乎调动起了他身体里每一条敏感的神经!

    这种感觉,他从未有过。但是,这种感觉,却并不会让他感觉害怕,相反,却是带来了一种渴望。

    一种从未有过的渴望!这种渴望在他的身体之中升腾和扩散,让他不自觉地出现了一种兴奋。他不知道原因,因为,这只是一种直觉,一直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直觉,带着不安和兴奋的直觉!

    临近元天村,一股淡淡的压抑从村中弥散出来。

    “师兄,这种感觉不太对。”修为最高的那个人,因为万朋是赵治川的大弟子,地位上要比自己高,也开始以师兄相称起来。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