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御九霄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章 内门弟子

    万朋还是那样支支吾吾,似乎根本就不敢回答的样子。赵治川哼了一声,“刚刚你不还是说,能接受吗?”

    没等万朋说话,执法长老突然叹了一口气。“依我来看,事情可能真的与他无关。这么好的事,他都反应不过来,哪里会和胡松胡柏串通一气偷东西?”说罢,目光从万朋身上移开,不再说话。

    赵治川却突然笑了,“长老说的有道理。”他转向万朋,“万朋,我问你,你可知道我们外门督察院是什么机构?而内勤又是干什么的?到了那里,你能干什么?”

    万朋只知道督察院,简单说了,但是内勤和自己之后要被要求干什么,却一无所知。

    赵治川也不怪他,“内勤,就是在督察院内部,打理外门户籍,管理督察院衣食住行,库房书阁的。你到了那里,具体干什么,还要看你适合什么。”

    万朋这时心情一点儿也没有好起来,他一来不想被人软禁,二来,也不想就这样从一个修者变成了一个厨师,或者裁缝,或者车夫什么的。见他没有反应,赵治川摇摇头,“没想到,你把这阵法研究这么透,把药草研究那么透,节骨眼上,却反应不过来了。”说完,他从腰中拿出一块淡绿的玉佩,“这个,就是你身份的象征,以后要带上他。要不是看你在这阵法和炼制丹药上,远远超出你的修为,说不定是个可造之才,我也不会如此破例收你入外门督察院。长老,我们先走吧。万朋,等你反应过来之后,可以随时上山找我。我在外门督察院二号院落。”

    说完,两人没理万朋,径直向外走去,一出屋,齐齐哈哈大笑。万朋拿着那个玉佩,哪里敢有其他举动,弯腰送走两人很久后,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心里还是在纳闷,到底什么意思?有什么可笑的?什么没有反应过来?

    玉佩晶莹剔透,虽然不能说是极品,也该是上品。上面刻着灵云山主峰,边上是苍劲的松枝,最下是两行字,上面一行写着外门督察院,下面居然是万朋两个字,看来是刚刚拿出来时,赵治川直接刻上去的。

    想到谈笑间完成这种雕刻,万朋再一次感觉到了对高手的仰慕。

    而这时,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双眼盯着玉佩,大概半分钟之后,他突然把玉佩捂在胸口大笑起来,一直笑到流出了眼泪。

    他意识到,赵治川说他反应不过来,是什么意思了。

    外门督察院万朋!外门督察院万朋!

    要知道,就算是临时的体力活,内门也会去找普通农夫帮忙而不让外门弟子踏入内门本山!外门弟子擅入内门本山,同样是重罪。而赵治川,要把自己安排到督察院内勤,说明,他现在已经是内门弟子了!

    阴差阳错,又像是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如果没有秘简,或者如果没有自己对阵法的修改,或者没有自己去帮陈晨炼药,少了哪一项,都不可能有今天。万朋兴奋得难以相信这是真的,时不时地掐自己的大腿看疼不疼。

    过了好一阵,他才平静下来。简单收拾着行李,本来想和王一陈晨他们告别的念头也打消了。毕竟,说到要走,自然会说原因,而赵治川也说,关于秘简不可再提一字。

    出了门,又回头看了一眼自己住了十三年的老屋子,他向山门走去。

    “站住!前面是内门,你不能进去。私闯内门者,门规处置。”两个山门前的轮岗弟子,身着白衣,一尘不染,腰间也坠着一块玉佩,虽然年纪很轻,修炼水平也不高,但是在服饰和环境的共同衬托下,已经显出了几分道骨仙肌的味道。

    内门与外门之间的区别,首先最惹眼的就是服饰。内门的服装,统一都是白衣,从内到外。特殊的岗位和级别的,还有黄衣和粉衣。而在外门,服饰是统一的青衣,但除了集会期间,并不严格要求,除了白衣、黄衣和粉衣之外,都可以穿着。

    与此同时,由于外门的供应物资非常有限,所以他们的衣服,多是缝缝补补,看起来多少有些狼狈的。

    万朋的衣服,实际上也是如此。虽然出来时他挑了一件看起来最好的,可是这样穿着也已经3年了。还没有等他说话,另一个人也开口了,“听见没有,快离开,破破烂烂的,让山门里来的客人看见,还会以为我们灵云派里净是你这样的叫花子。”

    本来,万朋还没有太在意,毕竟自己穿着的就是个外门的样子。但是听到第二个人这样说,他心里很是不爽。在内门,确实有些人,就是倚仗着自己比外门弟子身份地位高一等的地位,经常这样侮辱外门弟子。

    第一个说话的人似乎也觉得另一个人说得有些过了,“王勃师兄,毕竟都是同门师兄弟……”

    “谁和他们这群叫花子是同门师兄弟,他们就是掌门仁慈收的叫花子,给口饭吃罢了,看看他们一个个的穷酸样,你看你看,看这眼睛,都贼溜溜的……”

    万朋强忍着心里升腾起来的愤怒,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两位师兄,我有事要去外门督察院,还望你们通融一下。”

    “哟,不要以为搬出外门督察院来,就能混进去,一天一天地这样说的人多了去了,就你们这些拣破烂儿的,即使进了内门,也最多就是去翻翻垃圾堆,发现点儿我们不用的垃圾,还会当个宝……”王勃似乎说得正在兴头儿上,自己的头一个劲儿地往高里抬,已经是看着天的状态了,旁边的贾俞用手轻捅他,他也不理,俨然一副大爷的架势。

    “师兄,师兄,他不是外门的……”贾俞见捅他没效果,终于还是开口了,只不过声音小得很,更像是提醒。王勃这时候似乎也是说够了,头慢慢又低下来,等他看清眼前的东西时,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僵住了。

    万朋这时候拿出了自己的玉佩,一句话没有说,就这样举到了王勃的鼻子底下。

    王勃的眼角微微抽动,呆了好长时间,才又恢复了原来的表情,“外门督察院,万朋?切,一个还没有筑基的小东西,这是假的吧?你自己伪造的?要知道,伪造身份证,那可是犯门规的啊,你要是到外面去骗骗小姑娘,可能还没事儿,到我们这儿来晃悠,那就是没事儿找事!”

    最后几个字,他说得很凶,而且,身上的灵气明显一振,显然是故意释放出来,用来表现敌意的。

    贾俞明显比这个王勃更谨慎,“王勃师兄,这不妥吧。我觉得,就算怀疑,我们也还是再核实一下的比较好。万一他真是外门督察院的,那里几个头头,脾气可都不太好……”

    王勃听贾俞这样说,也算是找了个台阶下,很不友善地哼了一声,“也好。”于是拿出一张传说符,简单说了几句,在手中一抖,符直接飞了出去,不多时已经消失在山林之中。

    “等吧。如果回来的消息是假的,那么,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万朋微微一笑,将自己的玉佩收好,就这么站着看着王勃。他这一看,王勃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看,看什么看……”

    传音符,是一种低级符咒,可以用来传递语音。当然,只要是符咒,就要求必须具备筑基以上的修炼水平才可以使用,所以,外门对于它的知识非常有限,万朋所读到的,也没有多少。

    不多时,传音符如一道黄光从山门内飞回,王勃顺手一接,明显能够看到他的手也有些抖。就如贾俞所说,外门督察院的几个领导脾气都不太好,并且是出了名的护犊子,曾经就有几回,外门督察院的弟子被其他的欺负了,赵治川等领导直接找上门去,当着别人师父的面将惹事的人打了个屁股开花。

    不过,传音符中传出的声音,王勃一听哈哈大笑,而万朋听了心里却一紧。

    “经查,没有这个人。”

    万朋正想解释,自己是刚刚才被赵治川选中的,可能还没有来得及登记,但是王勃已经来劲儿了,可能是刚刚看了玉佩,心里很不爽,又不好发作,现在终于找到了理由,“果然是假的!”

    “好,那我就来抓住你这个冒牌货!”王勃一抬手,一股灵气激荡而出,瞬间将万朋包绕了一个严严实实。与此同时,万朋感觉到一股推力直接涌过来,他直接飞了出去,撞在后面一棵大树上。

    “我不是假的!我只是刚刚加入!”

    万朋发现自己身上的灵气束缚得越来越紧,想来这就是有些书上提到过的缚字诀,一种低级的法术。

    “切,每个想混进内门的人,都会说自己是刚刚加入的。你的把戏,有点儿太老套了。”

    王勃一边说,一边慢慢走向万朋,脸上还带着一种奇怪的微笑。“臭小子,马上就会有你的好看!”

    寒光一闪,王勃背上背的剑已经飞出握在手上,剑尖直指着万朋的咽喉。

    “谁敢动我的徒弟?”突然之间,一声大喝,居然把王勃吓得一哆嗦。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