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御九霄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章 是福是祸

    还没有来得及反映,自己的屋门已经被推开了。一个浑身全是尘土的人冒冒失失地闯进来,看到床上刚刚回过神的万朋,“嗯?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病了?”

    万朋才不愿意任何人看出他的异常,“没有,刚刚做了个恶梦。陈师兄,今天来是?”

    陈师兄叫陈晨,比万朋大三岁,修为上却是卡在筑基前期,几年了没有什么进展。他哈哈一笑,“万朋,难道你忘了啊?我们约好的今天你教我选择药草的啊?”

    万朋这才想起来,确实和陈晨有这样一约。由于万朋书读的多,记忆力好,所以对于药草的一般性研究,在这个聚居点是当之无愧的首位。而药草的品质,又影响到炼制丹药的品质,所以,一旦有谁要炼丹,都会来找万朋,帮忙讲解和挑选药草。当然万朋一般也不会拒绝,毕竟帮人一时,心中舒畅。

    “啊,确实确实,师兄见谅。”万朋一边打着哈哈,一边慢慢下床,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脚上没有什么力气。陈晨咚咚咚地喝了几口水,“哎,你去看没有,那两个偷灵云秘简的,杀了一个,另一个还在审讯。你说什么人能有这本事把这东西给偷出来呢?听人传言,肯定还有比较厉害的内应。现在全山上下都在查这事儿呢……”

    本来才缓过点儿劲儿的万朋,这会儿正在整理衣服,听陈晨这样一说,手下一紧,绷一下,一条衣带应声而断。但他还是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反正和咱们没有关系,操这心干什么?”

    “这倒也是。”陈晨本来也不是那么八卦的人,看万朋穿好了戴好,两人一起向他的住处而去。到了那里,万朋倒是有些傻眼了。半屋子的药材,他哪里能短时间内分得出来。看来这陈晨也是下了很大功夫,多半也是盯着三个月后的内门选拔而放手一搏了。

    “师弟,实不相瞒,这些药材,有的是我种的,有的是我买的,花了我多数的积蓄。凭着私人关系,我从内门一个师兄那里,要来了一个内门辅助筑基的丹药配方。这在我们外门,根本见都没有见过,而在内门,居然是炼气弟子修炼时的普通课程。由此也可见,内外门之间差距之大。我现在筑基在即,想拼一把。如果能进入内门,一定忘不了你们。”

    万朋笑笑。他心中的感慨更是强烈。像是灵云秘简,里面记载了那么详细的系统的修炼法门,外门弟子却一无所知。很大程度上,不是外门弟子资质多差,而是内外环境差得太多。

    他没有多说什么,开始一边给陈晨讲,一边帮他挑选药材。除去劣质和变质的,近一天下来,还剩下有三分之一屋子大小的一大堆,陈晨倒也干脆,把那个丹药配方和万朋一起分享了。可是看完,万朋又傻了眼了。炼制这种丹药,最少需要耗时一天半,如此一来,万朋也不好意思离陈晨而去,毕竟这时间内,陈晨专注于炼药,还是需要有人照应的。

    优质的药材,加上陈晨的努力,以及万朋庞大知识体系中找出来的可能有用的知识点,丹药的炼制居然易常顺利,到开炉之前,一股异香从丹炉之中扑鼻而出,浓郁之气挥之不散,绵延了有几十米。火候既到,开炉之后,七颗通红的丹药浮空而出,满身大汗的陈晨也顾不上别的,将它们一一收在小瓶中,并且非常慷慨地送给万朋两丸。

    万朋也不客气,因为他知道推脱不掉。拿着丹药,像是完成了一项任务,他慢慢往回走。精力一分散,万朋不禁又想到了所谓的灵云秘简来,执法长老那句“私动、私拿、私阅灵云秘简者,杀无赦”,像钟一样锉锉地敲在自己的脑中。

    走进自己的院子,万朋突然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这里有一种奇怪的压抑感,但他说不出来为什么。警觉得看看四周,没有什么异常,他才推开自己房门进去。

    可才走了两步,他就停住了。屋里有人!

    屋里有人,居然没有触发他的暗影阵!

    万朋心中大惊,一种不太好的感觉慢慢从内心深处升起。

    “万朋?”先说话的人万朋认识,是赵治川。身为外门副总督,定期来这里巡视,没有谁不认识他。而另一个人,始终背对着他,看不出是什么来历。

    “弟子在。”万朋心中强作镇静,行了个礼。

    “我们在这里等了你一天了。”赵治川慢慢踱着步子,“你去哪了?”

    万朋深吸了一口气,将帮助陈晨炼药之事一五一十说完。赵治川倒也没有怀疑,微点了点头,“也难怪,之前闻到一股微弱的药香,我还在想,外门之中有什么人能炼出这种药香来,定是修为和对药草的辨识都有了一定水平了。”

    万朋也不知道这两个人的具体来意,不敢多说,简单地应了一声。赵治川又道,“这屋中的暗影阵,虽然是初级阵法,但是经过了精巧的修改,俨然已经成为一个严密的体系。这是你自己布的?又是谁教你布的?”

    万朋的紧张更上了一重,“回副总督,是我自己研究出来的。万朋六岁起到外门,九岁到炼气四层,但是此后十年,修为半分未增。因此,修炼之余,我更多地在读书上下功夫,慢慢地积累了很多杂七杂八的知识,歪打正着,布了这个阵,只是用来看门而已。”

    赵治川仰头呵呵一笑,“呵呵呵呵,这个阵法的精妙,特别是对低级阵法的改造,怕是在内门凝脉弟子之中,也未必有几个人能办到。如果你不是说自己十年来修为未涨,那么你也该是山门的天才了。”

    万朋连连摇头,“弟子不敢,弟子不敢……”

    可是在这时,赵治川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语气也严厉了不少,“我问你,灵云秘简被盗一事,你是否知道?”

    万朋吓得一颤,心说难道这就找上门来了?“弟子只是听得一二。”

    赵治川深吸了一口气,一反手,万朋屋角那半块砖直接飞出到他手里。他盯着万朋,“这,又是怎么回事?”

    万朋心突突地快要跳出来了,“啊?这个是什么?我不知道。”

    赵治川似乎也不想分辨真假,“那我来告诉你。丢失的秘简,在这半块砖之后找到了。虽然说,胡柏说出它的藏匿点后,并没有说这件事情和你有关系,但是,不管如何,事情都出在你的屋里,并且,你的屋子里还布有这样精密的阵法,你应该有所感觉才是,你作何解释?”

    万朋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口中直喊冤枉,脑子里却在飞速地运转着思考对策。“副总督,我真的不知道。这个阵确实有效,但是我的传感物件,是腰上这块玉,有时候注意力不集中,或者衣服不在身上,我确实感觉不出来……”

    他还没有说完,赵治川突然一只手搭在了他的头上,这让万朋浑身一颤。这是要杀人灭口吗?那可冤大了……

    “没错,确实是炼气四层。”赵治川叹了口气,“也罢了。那胡松胡柏,好歹也是凝脉弟子,不管是破这个阵,还是让你感觉不出,只要想做,也该有办法。但是他们都只字未提有阵之事,是你没有注意,还是隐瞒了什么,我也难以确定。长老,你看……”

    另一个人转过身,万朋的找个地缝钻了的心都有了。那正是执法长老!

    执法长老目光犀利,不怒自威的架势瞬间充满了整个屋子。“外门弟子,就算参与,可利用的也不多。况且,胡柏既然说出了秘简的藏处,若是真与万朋有关系,也该交待了。不过,他毕竟与这事情之间的环节关系过于密切,我看,你还是稳妥些处理的好。”

    赵治川点点头,“嗯,我也是这样想。”他转向万朋,“万朋,此事蹊跷,从现在起,切不可再向任何人说起。”

    万朋一听,看来是没有要杀自己的意思了,心中一喜,连忙磕了几个头道谢。岂不料,赵治川还没有说完,“等下,先不要谢。我有一个条件,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在这个份上,万朋哪里还敢冲撞他们,连连点头,“能,能……”

    赵治川很奇怪地笑了笑,“最近,外门督察院连续六名弟子筑基,现在内勤部分,人手短缺。不管如何,你和秘简之间的关系,还没有彻底查清,为了防止生出其他事端,你这就和我回外门督察院,在内勤部分,充当个杂役吧。”

    万朋这一听瞬间傻了,“啊?”他心里说,“这不等于把我自己软禁起来了么?而且,天天这这赵治川眼下混,凭他的经验,万一哪天被识出看过秘简,岂不是,脑袋就咔嚓一下……”

    “你不愿意?”赵治川的脸色又阴沉下来,万朋这时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执法长老这时也看向万朋,目光似乎比刚刚更犀利了一些。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