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仙御九霄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章 意外收获

    玉简片拿在手中,有一种特有的温润清凉,单是从这玉的成色上看,也是上品中的上品。一般来说,玉简片的基础质地,也往往决定了它内容的档次。这样的玉简片,如果不是这个巧合,万朋怕是几十年内都摸不到。

    可是,他的手却在微微出汗。

    不知道是见到这种“宝物”产生的紧张兴奋,还是缘于对这玉简片来历的恐惧,让他手心里的汗一直没有干。而越是多看,他心里那种奇妙的感觉越是难以压制,以至于现在,额头上也冒出了汗珠来。

    一种强烈的**驱使着他,想看看这玉简片中有什么内容。但是,毕竟,他还是清醒的。如果这片玉简片的内容档次很高,就凭他这点水平,根本看不出什么东西。据有人说,低水平的修为看高水平的玉简片,只会跳出四个字“循序渐进”。

    万朋轻叹了口气,又警觉地看了看四周。正准备将这东西放回原处时,另一个想法还是占了上风。就算是看不见内容,亲眼见到那四个字,岂不是也是一种经历的丰富?

    这十三年来,特别是自己的修为无法前进之后,万朋就经历了更多别人没有经历过的东西。在这个聚居地,他俨然就是理论功底最厚实的人之一了。

    慢慢调动体内仅有的灵气,万朋将它缓缓输入到玉简之中。玉简微微一亮,紧接着弹出一片光幕。而光幕之上,并不是传言的循序渐进4个字。

    万朋心中又疑惑又紧张,灵气控制稍有不稳,光幕闪了两闪,直接消失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拉好窗帘,坐回床上,又慢慢研究起这玉简来。不多时,他得出结论,这枚玉简片,要读取内容,所需要的灵气非常细微,但是控制精度要求非常高,如果灵气输入强度超过上限,或者控制水平略有不稳,显影将立即消失。而如果一开始输入的强度就超出了上限,玉简片只会亮一下,但不会有任何反映。

    万朋睡意全无,做好一切准备,在床上慢慢读起这简中的内容来。刚刚一开始,他就感觉到了一种无法言语的震憾!

    这里面居然是修炼的理论,并且还是基础理论!并且,这里的理论体系,显然是被整理加工过的,剔除了无关的有干扰性的杂支,环环相扣,天衣无缝。这些年来,万朋对基础理论的研究也算是小有成绩,可在这玉简片面前比起来,真当是班门弄斧。

    再读下去,便是各种进阶的理论知识,直到金丹级别。再之后,由于叙术方式上使用的术语过多,万朋已经无法理解。不过他还是坚持着把它看完。而在基础理论之后,又是丹器阵符4大项目的基础知识,同样与基础理论那般详细。并且,对于很多最低等级的内容,里面都有很详细的优化方向和方法,如果所言是真的话,那么,这些内容足以让一个炼气水平的修者,在综合比试之中,战胜一名筑基的修者。

    天生出众的记忆,加上浓厚的兴趣,让这些文字,深深地刻在了万朋的脑子里。

    不知不觉,天已将明。随着窗外的鸡鸣,万朋也耗尽了自己最后一丝灵气,玉简片显示出的光幕嘎然而去。以他炼气四层的水平,居然能看完这么多内容,关键的部分甚至看了两三遍不止,这也足以看出,这玉简片对灵气的强度要求有多弱。

    万朋将玉简片放回原处,仔细捉摸着其中有些内容,半躺半靠地在床上闭目养神。而在这时,他突然听见一声尖锐的哨声,从自己屋顶上空凌厉地滑过。

    这是灵云派内门有任务急行时,对经过地域放出的警示信号。距离上一次听到这个声音,似乎已经快一年了。

    万朋几步来到屋外,却见天空之中,有十来个内门弟子,打头的手掐御风诀,后续的各自倚仗着自己的法宝,向西南方向急速而去。这时也有一些外门弟子被那哨声惊警,仰头向天,骂骂咧咧地抱怨这声音搅了他们的好觉。

    “作为灵云派的外门弟子,虽然平时自行修炼,遇到关键时刻,也该以门派要务为重,岂能因扰了休息就这样抱怨连天?”一个庄严而又稳重的声音突然在这些人耳中响起,很快,整个聚居地变得鸦雀无声。

    这声音,就是外门副总督赵治川的。在内门,专设有一个外门督察院,负责管理和指导外门修炼,并且选拔筑基的弟子进入内门,相当于外门系统的“政府”。而赵治川,主要分管的区域中,就包括他们这一片。

    众人几乎都没有发现他从哪儿出现的,只是就见他这么一步一步地走到了聚居地中央的一个大平台上。“大家都听着。昨天晚上,内门弟子胡松胡柏两人叛变,从藏书堂中窃取了本派传承玉简一片,现在门派已经派人在火速追赶。如果有知情,或者看见他的,要立即和我联系。根据贡献大小,施以不同奖赏,甚至可以直接收入内门修炼。当然,像刚刚这样言语不恭的,按门派风纪,也要罚。”

    话音刚落,就听啪啪几声响,刚刚每个抱怨过的人,脸上都凭空出现了一个鲜红的手印,瞬间便已肿了起来。

    赵治川的目光扫过每一个在场上看着他的人,每个人似乎都往后退了半步。到万朋时,万朋心里也突然紧张起来。虽然说,赵治川为人正直,没有什么专横的怪习,但是他太过严厉了,每个人一说到他,都觉得像是贼子遇到包公一样。因为这么多年来,没有谁敢说自己身上没有一点儿的小毛病,而这些小毛病,包括刚刚那些牢骚,都可能会引来逃不开的惩戒。

    赵治川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吩咐了些事情,自己又一人而去。他要走的这种聚居点有很多,这里只是一个小站罢了。刚刚围起来的人群现在也散去了,万朋随着人流,走回到自己的屋子。

    烫手山竽,绝对的烫手山竽!

    从门派这种路过都要示警的兴师动众规模来看,这片玉简片的丢失,定是被提上了很高的级别。而那胡松胡柏两人,把它偷出来,一定是冒了极大的风险,即使被捉,怕是也不会说出玉简片的藏匿之处。这样一来,这片玉简,一则不能据为己有,否则必然被视为那两人同党,二来又不能直接交出去,因为胡松胡柏藏得那么好,如果没有阵法相助,短时间之内万朋不可能能找它出来,上交之时,定然还是会被怀疑成同党,因看到胡松胡柏被擒,害怕自己被严惩而上交赃物。可是,这东西也不能总这么留在这里,万一内门之中有人修习寻踪术非常精准,等查到这里翻出来,自己还是不好交待……

    每每遇到这种复杂的情况,万朋已经习惯了用修炼来排解。尽管自己的修为一直没有提高,但是修炼过程中那咱心平气静的感觉,总能让他变得更加冷静,思考更加周全。

    坐在床上运转灵气,他竟不由自主地想到了玉简片中有关初级修炼的一些内容。虽然与他所掌握的有些出入,但他还是忍不住去尝试了一下。这一试了不得,平静的丹田居然像是翻起了惊涛骇浪一般狂暴起来,万朋一惊,连忙停下。

    不可能!修炼之时,如果灵气还在自己的可控范围内,丹田之中越是狂暴,说明修炼效果越好,自己这十三年来都没有出现的情况,怎么突然会有这种感觉?难道是,要突破么?

    但是,他心里也有很深的恐慌。因为,如果在丹田狂暴时灵气不可控,一个修者就会走火入魔。

    万朋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转移到了刚刚的这个变化上,深吸几口气,定了定神,仔细回忆了一下昨天晚上所看的内容,他再次闭上了眼睛。

    如同暴风雨一样的狂暴,再次在他的丹田之中出现!但是,令他惊喜的是,只要灵气一离开丹田,便与自己融为一体,绝对在自己的支配范围之内。

    一连三个时辰,万朋都沉浸在这种修炼的惊喜之中。睁开眼睛之后,不知道是错觉,还是真的,他隐约觉得,自己的灵气终于又有了隐隐约约那么一丝的增长。虽然修炼的过程非常疲累,但现在的他,却是满面喜悦。

    如果说,真的是那枚玉简片中的内容带来的效果的话,万朋简直觉得,这一切都是天意了。而也就在这时,又是一阵哨声从天空划过。万朋走到屋外,只见有两个衣衫破烂浑身带着血迹的人,正被早上那群人擒回山上去。而早上去的那些人之中,也有三四个已经受伤了。

    好高的效率!震惊之余,只听山门通过心术传音已经向内外门宣布,一个时辰之后,将进行叛徒宣判,并在天空中以光幕形式直播。

    一听到这些,万朋不由得又想到如何处理那个玉简片的问题。交或不交,他现在都很矛盾。交了怕惹祸上身,既怕门派怀疑,也怕那两人还有同伙日后加害自己。不交,自己留着现在看来确实也有用,但他还没这个胆子。

    草草吃了些东西,又顺路看了看自己种植的植物药草,一个时辰很快就到了。天空光幕开启,执法长老严肃地宣读着判决:

    灵云门规第七条:凡未经掌门允许,私动、私拿、私阅灵云秘简者,杀无赦。胡松胡柏,盗取秘简,更不可饶。

    听到这里,万朋手里拿着的一个苹果,啪一下掉到了地上。旁边的王一用胳膊捅捅有些失神的万朋,“师兄,师兄?怎么了?”

    万朋像是从梦中惊醒一样,转头看看王一,使劲咽了口唾沫,连连摇头,“没,没有,身体有点儿不舒服,可能昨天睡太晚了。我要先回去了。”

    王一也不留他,自己继续在那里看判决直播。万朋这时候则是连头都不敢抬,生怕那光幕里的人也能看到自己一样。私阅,私阅可是死刑啊!而自己,不是已经阅了么?

    本来,还想找机会,向内门的师兄请教一些玉简片中自己不明白的内容,现在一来,他哪里还敢提到玉简片半个字!

    脑子里一片空白地进了门,万朋现在是一点儿精神也打不起来了。他不自觉地看着那个墙角,好像有个恶魔就藏在那里一样。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喊了他一声,“万朋!”而这一声,让他直接打了个冷颤。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