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 我的私人漫威系统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439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沐云峰,乃至整个羽灵山,被一修为极高之人所占据,且山中设立大阵,迄今为止,均无人能闯过此阵,见到山中高人真容。`

    当地人大多以为这位隐世高人想来是个白苍苍的老人,可事实上却是一位风姿绝世的女子。

    这一天,她如往常一样,来到了沐云峰山巅,目光凝视着遥远的东方,仿佛是在等待某人归来。

    那张容颜,已经无法用任何词汇来形容她的美丽,上苍似乎将所有的钟爱都凝聚在了她的身上。但是,她却长着一头白,如雪一般,说不出的凄美。

    她未施粉黛,身着一袭素雅白衣,如风拂玉树,雪裹琼苞,飘渺出尘,凡脱俗,尤为引人注目的是那一双桃花眸子,清眸流盼,清澈空灵,宛如幽幽潭水,仿佛可旋照万物。

    而这位绝世女子,她的名字叫做仙落,她等的那个人叫做多尔…

    倏地,仙落平静的眼神闪过一丝波动,随后转头望向自己身侧,见到了一名同样穿着一身白衣的女子,同样有着绝色姿容,只是她浑身透着一股慑人心魄的清冷气息,当得“冷浸溶溶月”五字。

    “是你。”仙落声音淡淡道,没有一丝惊奇。

    来者正是清灵神女,但并非真身,而是一丝意念。

    “看来你早已知道我即将出世。哦,我倒是忘了,这一世你是天道神体。想来你是通过推算他,从而才推算到我。只是你白白为他浪费两次推算天机的机会,这样值得吗?”清灵问道。

    “值得。”仙落一言断定。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未变,永远都是为了他而活着。”清灵轻轻一笑,讽刺意味十足。

    “你为何要对他出手。这不是你的作风。”仙落轻声道,后者眼神闪过一丝强烈的杀意,继而又淡了下来,说道:“我不那样做。又怎么逼你现身?让他提前与灵魂神衣融合?这不是你想见到的?这一天终究会来,我只不过是提前让他来临罢了,安排他的命运,这种感觉真好。”

    “早在你未对他出手之前,我便已在汉山城等他。他的命运从未因你而更改过。”仙落淡淡道。

    清灵听后一愣,旋即立时道了三个字,“不可能!”

    “我没有必要骗你。  `之所以告诉你,是希望你不要再错下去,否则终将重蹈覆辙,害人害己。”说到这最后四个字时,仙落的语气忽然加重,可清灵的眼神却反而平静了下来,准确点来说,应该是冰冷无比。她冷笑道:“重蹈覆辙?你现在走的路,不和当年一样?为什么你能错,而我不能,就因为你的命高贵,而我的命轻贱?!可高贵的你,依然没有得到他的心,他的心里,只有那个人。”

    清灵所言指的是谁,仙落再清楚不过,可她眼神至始至终都未变化过。一如既往地平静如水,她轻声道:“对与错于我而言,并不重要。我只是以我的方式,做我该做的事。这么多年来。从未变过,而你一直在变。”

    清灵似乎找不到什么话来反驳仙落,抬头望着远方的云海与朝阳,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在想,自己就像那流动的烟云,而仙落就宛如那永恒不变的太阳。人们总能看到太阳,而烟云始终都是过眼即逝。

    半响后,清灵收回目光,说道:“我来,是为了告诉你两件事。第一件,天地剧变,并非是因第三次大寂灭即将来临,而是人力所致。至高界中人在推演第三次大寂灭,意欲漫天过来,偷天换日,一则是为了能继续活下去,二则是想从中谋得利益。大寂灭来临,必将有无数人丧命,也唯有以他们的命,才有机会瞒过天机,也即是祭天,而你的体质,恰好符合祭天之体。你若是一不小心死了,于我而言,这天地间就再无什么乐趣了,到时我也会让他作为你的陪葬品,让你们永远在一起,这是你最希望,也是最不希望生的事吧?总而言之,好好活下去,至少为了他,不是么?至于这第二件事情,则更加有趣了,小心他,说不定,这一世,他会亲手杀了你。四年前,他曾经历过八十一位六道极致众生的一生,心神早已被之所影响,否则他又岂会把数百万生灵的性命当做草芥,随意屠杀?一个仅仅历世不过一年的人,怎会有这样的大气魄与大杀心?苍生如蝼蚁,这一观念,早已深入他的心底。这一世,他将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杀神,而那些六道极致众生的记忆,再加上《渡生诀》,终将有一天,会让他变成疯魔。涅智和尚,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你说他的命运从未偏移过,那么佛皇大明天魔身所创《渡生诀》,为何唯独被他所得到?这还不是有心人在安排?他这一世,远远要复杂的很,我想说的就这么多了,你好自为之。”

    话音一落,清灵的身影便刹那消失,而仙落面沉如水,怔怔地道了四个字——万劫魔身,意为万劫不复。

    沐云峰上,仙落怔怔地站在原地,一双桃花眸子中波光流溢,许久之后,她深深呼吸,似是心头有些抑郁,可在她那张绝世无双的容颜上却扬起了一丝凄美的微笑,轻声道:“瑶芯,倘若我不能再伴他左右,还有你在,不是么?”

    瑶芯,似乎清灵之前提到的,他心中那个人。`

    而仙落仿佛作出了什么决定。

    朝阳渐渐升起,一缕缕阳光轻轻落在她的身上,可在她身后却没有影子,似乎她是一个被天地摒弃的人,也如她所走的路,一路上,只有她一个人,孤单清冷。

    但是,她就这样孤身一人走过了无数个岁月,从不觉苦。因为,她永远记得他曾经对自己说过的那句话。每每想起,都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刻骨铭心。

    以前如是,现在如是。以后…

    片刻后,仙落忽然抬头,遥视东方,在天的尽头,一名白衣男子缓缓飞来。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他,回来了。

    仙落神情略一恍惚,旋即轻轻一笑,这扣人心弦一笑,只有满满的幸福,再无其他。

    可旋即她黛眉一蹙,对着多尔所在的方向,轻声道:“还不现身?”

    这声音听似宛如涓涓细流,却传得极远,多尔闻言一怔。刹那间似是想起了什么,随后转过头望向自己的身后,却是见到了一名身姿玲珑年华不过二八的彩衣少女。

    这日后必将出落得倾国倾城的少女不是惠美又是谁?

    她缓缓地飞到多尔近前,神色尴尬,低着头,像极了犯了错事的孩子。

    多尔反应极快,瞬息便有了对策,对着惠美微微一笑,暗许了个眼神,道:“我之前不是和你说了。你还偏不信,就你那点本事,又怎么会瞒得过她?”

    小妮子也不笨,接着多尔的话语。顺水推舟道,间中还不忘瞪多尔一眼,两人就宛如朋友一般,表现的很自然,“你不挖苦我会死啊,还不快带我引荐引荐那位漂亮的姐姐。”

    多尔笑了笑。也未多说什么,向仙落飞去,小妮子尾随在他身后,内心长松一口气,只是她不明白,多尔为何要帮她。

    过不多久,两人落于峰巅,来到仙落身边,多尔神色自然,带着淡淡微笑,向仙落介绍道:“她叫…”

    心底清楚多尔并不知道自己姓名的小丫头立时插话道:“我叫惠美,五行金,万物灵。姐姐,你呢?”

    “叫我仙落就行了,不知妹妹打算在这里住多久?”这一句话,有些针锋相对的意味,完全不像是仙落会说的话,多尔听后,眼神闪动。

    而惠美想的远远没有那么多,只是觉得这句话酸酸的,但却故作不知其意,天真烂漫道:“我只是随便来玩玩,至多住上三五日,还有些事情要去办。”

    “这羽灵山的景致还算不错,妹妹可以考虑多住几日。”仙落轻轻说道,神色古井无波,后而又望着多尔,道:“玉台峰上还有间空房,你先带妹妹去看看,倘若不如意,便再行安排。”

    “嗯。”多尔点了点头,心中百感交集。

    而小妮子却浑然不知,微笑道:“怎么会不满意?还有,不必劳烦他了,告诉我那间空房在哪就行了,我自己去看。”

    “还是我带你去吧,这山中设有阵法,走错一步,即会陷入阵中,到时反而更加麻烦。”说罢,多尔便御空而起,向东北方向一座形似玉台的矮峰飞去。

    小丫头无可奈何,只好向多尔追了过去,临走前还对仙落善意的笑了笑,后者回之一笑,神态恬静,令小丫头算是安了半个心。

    直至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天边,再也看不见的时候,仙落的眼神复杂不已,怔怔道:“你何时才能够坦然面对我?也许这需要一点时间,也许我只能做那个在远处静静看着你的人,有缘而无份,始终如此,但这已经足够了。对你,我从未奢望过什么,这一次,我也做到了…”

    此时此刻,在距沐云峰数里之外的虚空中,惠美忽然唤住了多尔,“等等。”

    自离开沐云峰便一直陷入沉思的多尔听闻后,停了下来,转过身躯,望着丈许开外的惠美,问道:“什么事?”

    “对不起。”惠美低声道,一脸的歉疚,自己的出现似乎对仙落造成了困扰,也同时坏了多尔的事。

    “你想多了。事实上,她早就知道你和我并无什么干系。而且,还清楚,我连你姓什么叫什么都不知道。更清楚,你来此动机不纯。”多尔声音淡淡道,惠美听后十分惊讶,且还有些疑惑,问道:“她又怎么会清楚这些?还有,我那隐匿之术,饶是即将踏入方化境的人,也很难现,她是什么修为,竟然能看到我。”

    多尔知道,这丫头若不知道答案,定会纠缠不休,只好解释道:“以她的智慧,知道这些也属正常。先前我在向她介绍你的时候,我随便捏造个名字,你只要应声就行了,可你突然插话,虽然不是不合情理,但多少会让人起疑。随后你又表现的那么热络,意欲何指,路人皆知,无非就是不想让她误解你和我的关系,你和我之间,最多不过是萍水相逢。而她知道,以我的性格,绝不会带这种人来到这里,再加上你暗中隐匿着,也就清楚你我毫无干系,关于名字的事,自然也被推翻了。综上所述,你偷偷摸摸跟着我,能有什么单纯的动机?她让你在山中多住几日,言外之意,是让你安分一些,住即是安。她的修为,我并不清楚,不过方化境以下,应该鲜有敌手。”

    说到这里,多尔告诫道:“所以,你还是老实一点的好。而且,这山中阵法也不是闹着玩的。”

    小妮子算是明白了,只是有些事情还不大清楚,遂问道:“既然你们两个都明白,那便没什么事啦,她又为何让你亲自引路,直接告诉我位置,我自己去就行了啊。”

    多尔没有回答,他很清楚,仙落这样做,只是不想让自己尴尬。每当自己和她独处时,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就像块木头,只会傻乎乎地站着。这一次,倘若不是有小丫头在,自己怕是会和以前一样。

    他帮惠美,更是在帮自己。

    “喂,我问你话呢。”惠美半响都未见多尔说话,便催促道,可后者仿佛没听见似地,依旧沉默不语。

    惠美眉头半蹙,没再多问,知道铁定问不出什么结果。不过,她这次来的目的,倒是弄清楚了。多尔之所以将簪送给自己,肯定是因为仙落那一头白,不想让她睹物伤情,可他又为何亲手把那簪雕出来?

    难道是…

    小丫头瞬间明白了,立时对着多尔道:“你喜欢仙落姐姐是不是?”

    “嗯。”多尔点了点头,并未否认。

    “既然喜欢,那你现在还不快去找她?”连小丫头都知道多尔如今最该做的是什么,而他又岂会不懂?

    “可是…”多尔欲言又止,神色迷茫。

    “喜欢就喜欢,就像我喜欢你那镯子,难道就因为你要送人,我就不喜欢了?它还是那个镯子,始终未变,不是么?”惠美这句话让多尔犹如醍醐灌顶,有许多事情在这一瞬间似乎全部想明白了。

    自己就宛如那只镯子…

    “喏,把这支簪一并给她,说出你想说的话。”惠美拿出凤翎簪,递到多尔面前,心里想着,要是多尔不肯接受,她绑也得把多尔绑到仙落跟前,把话说清楚了。

    不过小丫头的目光,始终汇聚在凤翎簪上,内心着实不舍。

    (未完待续。)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