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男神追妻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一卷 第076章 小三(今日有二更)

    写好了信,江痕趁着周六去了趟县城,找吴唯。

    江痕直接去了菜市场,果不其然,吴唯正在那帮他爸爸卖菜。

    看到江痕,吴唯很开心,自从上次江痕帮他打走混混,又帮他找了郑景博爸爸这棵大树,他爸的菜摊子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混混来捣乱了,他心知这都是江痕的功劳。所以就算只和江痕见过一次面,他也非常自来熟的像交了多年的好友一样。

    “嘿,江痕,你终于来了,我还在想你要再不来我就去胜利镇找你去,走,哥们儿带你去吃烧烤,我知道有一家烧烤特别好吃。”

    吴唯说着伸出手就要勾住江痕的脖子往前走。

    江痕不动声色的让开,问:“可以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吗?”

    吴唯愣了愣,他伸手挠了挠脑袋,“你不喜欢吃烧烤啊?”

    江痕压低了声音,说:“我想请你帮我个忙。”

    吴唯一听江痕找他帮忙,立马拍着胸脯道:“没问题,只要兄弟你一句话,我吴唯就是赴汤蹈火,也再所不辞。”

    江痕看了看闹哄哄的菜市场,说:“那先找个能说话的地方吧。”

    吴唯便带着江痕去了他家,这个时间点,他爸在菜市场卖菜,他妈去上班了,家里没人。

    江痕从口袋里取出一个牛皮信封,开口:“你帮我把这个放进你们学校的校长信箱里。”

    江痕本来准备找邮局投递的,可是一旦投递就会查出投递人和投递的地址,江痕暂时不想暴露自己,所以他找吴唯帮忙,直接放进昭潭中学的校长信箱里,这个时候的学校根本没有摄像头,所以只要吴唯小心点不被人看到,没人会知道是他放的。

    吴唯接过信封,问江痕,“这是什么?”

    江痕早就想好了,这件事没必要瞒着吴唯,用心不疑,疑人不用。上一世吴唯跟在他后面做了几年的助理,他的为人品性江痕还是清楚的。

    江痕说:“你自己看吧。”

    牛皮信封没有封,吴唯取出里面的信纸展开看了起来,看完,他吃惊的看着江痕,“章文芳老师?她真的是小三?”

    江痕点点头。

    吴唯心有余悸的说:“真看不出来啊,之前我还觉得她长的挺漂亮的呢!”

    江痕问:“她教你们班?”

    吴唯摇了摇头,“不教,她教的一班,我在三班。不过有几次我们数学老师有事,她临时给我们上了几堂课,我们班好多男生都挺迷她,哼,果然是红颜祸水。”

    江痕问:“你有没有看过她平时和哪个男人来往的密切的?”

    吴唯想了想,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这个我还真不清楚,我下课就光顾着打球了,放假就来帮我爸卖菜。”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吴唯说:“不过,她前夫我认识。”

    “前夫?”

    “嗯!就是黑子叔。”吴唯使劲的点了点头,“黑子叔在菜市场卖猪肉,有一次和我爸在一块喝酒,他喝多了,和我爸说我们学校的章文芳老师是他的老婆,他说章文芳当了老师之后就变了,嫌他没本事,非要和他离婚,他还骂章文芳是个骚贱人。”说到这,吴唯的脸上带着窥视人秘密的兴奋,“这事我爸不让我往外说,不过谁让你是我的好兄弟呢。”

    江痕没有说话,夹杂着些许蓝绿色光芒的眸子让人看不真切。

    吴唯又拿着那张信纸看了看,而后一拍大腿,说:“章文芳勾引你爸了是不是?”语气里带着咬牙切齿的味道。

    江痕摇了摇头,说:“不是。”

    吴唯没有再问,他在心里已经把这件事的主角定为江痕的爸爸了,他以为江痕不好意思说这事,毕竟家丑不可外扬嘛,他懂。

    吴唯将信纸叠好放进牛皮信封里,说:“你放心吧,这事交给我就成了,保管神不知鬼不觉。”

    江痕点头,“好,谢谢你,我请你吃饭。”

    于是吴唯有了淡淡的成就感。

    “说好了我请你的,你请我可不成。再说了,你来到我的地盘了,当然我做东了。”

    吴唯对此非常坚持,江痕也就应了。

    两人没有去吃烧烤,而是在一家面馆一人吃了一碗两块钱的牛肉面。

    吃完饭,江痕就要去车站坐车回胜利镇,吴唯开着他爸平时装菜的小三轮将江痕送到了车站。

    到了车站,看着江痕自始至终淡淡的神色,吴唯还是没忍住问:“你不生气吗?”

    “什么?”江痕说。

    吴唯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就你爸和章文芳这件事,要是换了我,我估计会很生气,我怕我忍不住会拿刀砍人。”

    江痕顿了顿,知道吴唯心里误会了,不过他也不打算过多的解释。他说:“我有比生气更重要的事情做。”

    生气?他如何不生气?只要想到上一世倒在血泊中的林妈妈,想到殡仪馆里血肉模糊的林一夏,他就恨不得生撕了林峻和章文芳,可是他更多的是气自己,气自己没有保护好林妈妈和林一夏,所以这一世,他一定倾其所有去守护好他爱的人,让那些伤害她们的人付出代价。

    吴唯不能明白江痕的心情,他愣了一下,抓了抓脑袋问:“这件事你知道很久了?”

    江痕点头,他确实知道很久了。上一世就知道了,可惜上一世他太过弱小,没能为林一夏和林妈妈做任何事。

    “你这样闹,你不怕……”吴唯想了一下还是说出口,“不怕你爸妈离婚?”

    对于普通家庭成长的小孩子来说,父母离婚大概是天下最可怕的事情了,吴唯虽然刚才说拿刀砍人,但那也只是说说,要真发生了,他估计吓的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江痕反问道:“你觉得都这样了,他们不该离婚?”

    吴唯不解,“他们离婚你怎么办?你跟你爸还是跟你妈?”

    江痕没有说话,这个问题对他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夏夏肯定会跟着林妈妈的。

    吴唯吸了吸鼻子,叹道:“哎,他们对你太不负责任了吧!”

    江痕心道:是啊,林峻但凡负一丁点儿责任,林妈妈和林一夏根本不会落到那样的境地,所以,对付林峻和章文芳,他不会手软。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