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男神追妻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一卷 第074章 我的人

    江痕问林一夏想吃什么,林一夏说想吃苹果,江痕买了几斤苹果,又买了一把水果刀,两人找了个地方坐着休息,江痕削了个苹果递给林一夏,林一夏接过来咬的“咔哧咔哧!”响。

    江痕问:“好吃吗?”

    林一夏边咬边点头,“好吃,特别甜。”看江痕不吃,她说:“你也吃啊。”

    江痕说:“我不饿,你吃。”

    林一夏想了想,说:“你是不是不舍得吃啊?”

    江痕轻轻的摇了摇头,他只要看着她吃就觉得特别满足。

    林一夏撇着嘴巴,说:“我就知道,六个苹果就花了十块钱,你肯定不舍得吃。”

    江痕:“……”

    林一夏一脸感动道:“江痕,你真好!”自己不舍得吃,却舍得给她吃。

    “哪里好?”江痕问。

    林一夏说:“长的好。”

    江痕:“……”

    看着差不多该吃晚饭的时间了,林一夏才和江痕一起去挑了个西瓜,回了家。

    江痕自然回了他自己的家,在门口分开的时候林一夏颇有些恋恋不舍,江痕说明天早上在门口等她一起去学校,林一夏立马就开心了,她说:“好呀,那我们起早点,六点就起床好不好?”

    江痕问:“起这么早?”

    林一夏点了点头,“你不是说早上记忆力最好么,我想早起去教室里背单词。”

    林一夏以学习为借口找了个很好的理由,他才不会说其实是因为她太想见到江痕了,所以宁愿牺牲睡眠时间早起。

    得到江痕的同意之后,林一夏拎着西瓜和江痕买的苹果蹦蹦跳跳的回家了。

    这个时候林妈妈已经回来了,她正在厨房做晚饭,林奶奶正坐在客厅和林岫说话,林岫说崔萍君学了理科,理科好啊,理科有前途,有句话不是那么说的么,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林岫说:“理科班就没几个女生,都是男生,像萍君这样成绩好的女生更是没几个。”

    林岫还说:“我打算让萍君以后学医,现在医生这个职业吃香啊,工资很高的。”

    林奶奶听的直点头。

    崔萍君一看到林一夏开门,立马昂着脖子看林一夏身后,林一夏疑惑的回头看了看,问:“我背后有什么吗?”

    崔萍君没看到想到的那张脸,顿时失望无比,她问:“江痕没跟你一起回来?”

    “嗯?”林一夏愣了一下。

    崔萍君不知道想起什么,抿着嘴吧的笑了笑,问:“我刚听我妈说江痕家就在隔壁,我去他家玩方便吗?”

    林一夏从没见过长的粗壮的崔萍君会露出这种类似于‘娇羞’的表情,她再傻也明白了,崔萍君有可能是喜欢上江痕了,这让她感觉很不爽,江痕是她的人,她以后要和江痕结婚过一辈子的,其他人掺和个什么劲。

    林一夏说:“不方便,江痕他最不喜欢人去他家玩。”

    当然,除了我之外,林一夏在心底默默的补了一句。

    崔萍君顿时有些泄气,顿了几秒,她又问:“你和江痕很熟?我听外婆说江痕经常给你补课。”崔萍君这句话说的又是羡慕又是妒忌,看向林一夏的眼神很不友好。

    林一夏不想和崔萍君说太多话,边换鞋边敷衍道:“也不是很熟。”

    崔萍君一副质疑的语气,“不熟他星期六都给你补课?”

    林一夏完全无视崔萍君的话,喊道:“奶奶,我回来了,老板说这个品种的西瓜很甜,咱们尝尝吧。”边说边拎着西瓜朝林奶奶走去。

    林奶奶闻言扭过头,笑呵呵道:“好,好,尝尝。”

    林一夏拿着水果刀切开西瓜,第一块给林奶奶,第二块拿到厨房给林妈妈吃。

    林岫一点也不客气的切了块最中间的最大的西瓜,边吃边吐西瓜子,吐的地上到处都是。

    崔萍君却不急着要吃西瓜了,手里拿着遥控器,不停调换着电视频道,刚才林一夏的态度令她很不爽,突然,她想起来什么似的,转过头来问坐在沙发上吃西瓜的林一夏,说:“我听我妈说你要考县城二中?”

    林一夏又听到自己厌烦的话题,当着奶奶的面没好发作,冷冷的应了一声:“是啊。”

    崔萍君“哦!”一声,盯着电视机说道:“我们那届县城二中的分数线是563,估计你们这届也得560左右吧,再低肯定上不了的。”

    林一夏边吃西瓜嘴里边漫不经心答道:“是啊。”

    崔萍君看林一夏那敷衍的态度,气的牙直痒痒,偏偏林一夏吃完了西瓜便不再搭理她,竟然直接回了房间,还把房间的门给关上了。崔萍君恶毒的想:就凭你,也想考县城二中,做梦吧你!

    &

    林妈妈那天和林峻不欢而散之后,她这几天都慌乱的不行,做事情总出错,今天,林峻打电话给她,还是找她要钱,而且语气非常的强硬。林妈妈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既难过又无措,既惶恐又不安,她骨子里是个传统的女人,以家庭为重,以丈夫为天,她什么苦日子都可以过,唯独不可以接受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她想就算为了夏夏,也不能让这个家散了。可是,只要一想到丈夫白衬衫领子上的口红印,一想到丈夫不答应房子写自己的名字,她就恨,恨的深入骨髓。

    林妈妈再次找到了江痕,她好几次张口想说话,最后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说。

    反而江痕比较冷静,他看着满面憔悴的林妈妈,知道她这些天肯定没休息好,倒了一杯水给林妈妈,说:“汪姨,抱歉,那天我说的话对你造成困扰了。”

    林妈妈摇了摇头,轻声开口:“今天夏夏爸又给我打电话。”

    江痕明白林妈妈要说什么,在林妈妈问出口之前,劝她道:“汪姨,这事你不能答应他。”

    林妈妈的眼睛瞬间红了,半响,她开口问:“痕痕,你告诉汪姨,你是怎么知道的?你是听说的?还是在哪里看到的?”

    江痕想了一下,说道:“我也是无意中看到的。”

    林妈妈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往下掉,她问道:“是什么人?长的怎么样?”

    江痕抽出一张纸巾递给林妈妈,“汪姨,不要太难过。”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