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男神追妻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一卷 第072章 又温柔又酷

    晚自习之后,班上同学都走得差不多了,偌大的教室里只剩江痕和林一夏。

    “你看,在这里加上一条辅助线,这样就很清晰了。”江痕修长的手上拿着一只铅笔在试题上划了划,低沉好听的嗓音萦绕在林一夏的耳边,林一夏双眼一错不错的盯着江痕看,越看越觉得江痕真是帅的要命。

    江痕说:“看完了吗?”

    林一夏很诚实的摇了摇头,“没看完,觉得看不够。”

    江痕忍不住弯起了嘴角,“给你一个选择,看我还是看杀生丸?”

    林一夏是个动漫迷,最爱看的动漫就是犬夜叉,尤其喜欢犬夜叉里的杀生丸,江痕好几次都看到林一夏拿着漫画书,对着里面一个额头有月印、双颊有妖纹、尖耳朵,白色长发的男人尖叫,“啊啊啊啊好帅啊!杀生丸好帅,怎么可以这么帅!不行了,我快要被电晕了!”

    每每看到林一夏这么亢奋的迷恋另外一个男人,江痕不得不承认,他吃醋了,吃一个虚拟的动漫人物的醋了。

    “啊?”林一夏秀气的眉毛拧到了一块去了,显然,这个问题让她非常的纠结,“不能两个都看吗?”

    江痕说:“只能选择看一个。”

    林一夏不解,“为什么啊?我明明有两只眼睛,为什么只能看一个?”

    江痕:“……”

    他竟然无言以对。

    江痕说:“你那天说,你看着我都不记得其他人长什么样了。”

    意思是,我在你眼里就是第一帅,你不看我看谁。

    林一夏说:“是啊,我说的都是心里话。”

    江痕道:“那我刚才那个问题有那么难回答吗?”

    林一夏:“哈哈哈……”

    江痕:“……”

    林一夏冲江痕扒着眼皮做鬼脸,说:“你这个小气鬼。”

    江痕的手朝林一夏腰边伸去,他是想抱林一夏,可林一夏理解错了,她最怕痒,以为江痕要挠她痒痒,立马站起来拔腿就跑,“噔!”一声,腿撞到了桌子脚,也顾不上跑了,抱着膝盖在原地跳着转圈圈,嘴里“呼呼呼!”的吹气。

    江痕忙走过去抱起林一夏,“你跑什么,教室里又不是跑道!”

    林一夏趴在江痕怀里,可怜兮兮道:“好疼的。”

    江痕将林一夏小心翼翼的放在椅子上,卷起她的裤腿看了看,膝盖上被撞出一块紫红色的瘀伤来。

    林一夏看着那个紫红色的瘀伤,自己心疼自己,嘴里疼得直吸气。

    江痕蹲在地上,低下头吹了吹那处伤。

    林一夏立马又开心了。

    江痕又从书包里拿出一小瓶红花油,倒了一点在手心里,而后在林一夏膝盖上的瘀伤处轻轻的揉着。

    林一夏看江痕变戏法似的从书包里拿出一瓶红花油,崇拜道:“江痕,你还随身带着红花油啊?你真是太聪明,太有先见之明了,就知道我会受伤!”

    江痕说:“……”

    揉好了,江痕给林一夏放下裤子,林一夏却不知道想起什么,咯咯的笑了起来。

    江痕问:“笑什么?”

    林一夏说:“我想起了我那一次在操场脚扭伤,你帮我敷脚的时候,那个时候,你和刚才一样,又温柔又酷。”

    江痕唇角的弧度扩大,显然,林一夏这个形容他很受用。

    他居心叵测的问:“那杀生丸在你眼里是什么样的?”

    林一夏道:“也就长得帅点,没别的什么优点。”

    江痕对这个回答表示很怀疑:“真的?”

    林一夏信誓旦旦道:“真的!我虽然喜欢杀生丸,但不是那种喜欢,我真正喜欢的人只有你。我现在觉得特别后悔,小学的时候我们就在一个班,我那个时候怎么就没发现你的好呢,我那个时候要是发现了,肯定就喜欢你了,每天给你写情书。”

    江痕忍不住笑了,有点得意。

    林一夏也跟着笑,心想,我真是太机智了。

    江痕看着林一夏笑,看着她左边脸颊上深深的小酒窝,低头凑上去吻住了林一夏的唇……

    &

    周六,江痕正在给林一夏补课,这时候,门边传来一阵尖锐的声音,说道:“哟,我没眼花吧,夏夏这是在学习啊!”

    林一夏和江痕同时朝门边看去,才看到林奶奶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跟她一起回来的,还有林一夏的姑姑林岫和她的宝贝女儿崔萍君。

    崔萍君今年高二,在县城二中读书,她留着短发,长的比较壮实,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乍一看去根本不像个女生。这时候她的双眼一直在盯着江痕看。

    崔萍君来过林一夏家几次,可是却从来没见过江痕,因为她学习成绩好,对班上那些男生向来是不屑一顾的。可是,看到江痕,她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江痕穿着普通的t恤衫、牛仔裤,可是看上去却像个英俊的王子一样。

    原来王子并不仅仅存在于童话故事中。

    崔萍君笑着问林一夏,“表妹,这位是?”

    林一夏被表妹那两个字叫的一阵恶寒,记忆里,崔萍君都是连名带姓的叫她,何曾叫过她一声表妹。

    “他是江痕。”林一夏说。

    “哦?什么江?什么痕?”崔萍君看着江痕,一副很感兴趣的问。

    林一夏还没说话,林岫就开口了,她阴阳怪气的说:“我当是谁呢,原来你就是那个没爸没妈的孩子啊,几年不见长大了啊,是个帅小伙子了,可惜啊,就是命太苦了。”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脸色纷纷变了,林一夏捏紧拳头,她真想一拳头打扁林岫那张嘴,一张嘴巴一天到晚就会放臭屁。平时说她就算了,现在居然这么说江痕,实在太可恶了。

    林一夏站起身,一脸认真、一字一顿的说:“江痕很优秀,他是我们全校第一名,我们老师说他考清华北大都没问题。”

    你林岫不就老拿你女儿成绩显摆么,显摆个什么劲啊,和江痕一比,你女儿那成绩根本拿不出手。

    林奶奶也说:“痕痕虽然命苦了点,可他是个好孩子,将来肯定有出息。”

    崔萍君听了林一夏和林奶奶的话之后,看向江痕的双眼越发的火热了,长得帅学习成绩又好的男孩子自然是情窦初开的女孩子最容易动心的对象。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