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男神追妻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一卷 第067章 坐你腿上

    今天周六,江痕在林一夏家给林一夏补课,两人面对面坐着,江痕给林一夏讲解她做错的习题,林一夏听着听着眼睛就盯着江痕的嘴唇挪不开了,也怪不得她**熏心,实在是江痕长的太好看了,那五官长的就和雕刻出来的一样,尤其是嘴唇,看着就让人忍不住咽口水。最关键的是,这么好看的人是喜欢她的。

    林一夏对目前的状况很满足,就连偶尔和江痕在课桌底下拉个手她都能开心半天。

    这个时候,林一夏的家里没人,就她和江痕,耳里听着江痕清冷却好听的声音,眼睛看着他怎么看怎么好看的脸,林一夏又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此时的她,有些心猿意马。

    林一夏大着胆子抬起上身,手臂撑在桌子上,仰着头看江痕,“江痕,那,那个,我想亲你。”

    说完这句话,林一夏低了低双眸,耳根子红红的,脸上的表情带着不好意思,但下一秒,她又抬起了头,抿了抿双唇,双眼直直的盯着江痕,似乎在坚定自己刚才说出那个要求的决心。

    江痕被林一夏跳跃的思维弄的顿了顿,正欲开口说话,却不想林一夏动作很快,她似乎等不及了似的向前倾着身子,用唇轻碰了一下江痕的鼻尖又弹开,江痕勾起唇角,很快掌握主动权,他伸出手搂住林一夏的腰,向她的嘴唇靠近。

    两人动作极缓慢,像是怕打破什么东西,慢慢的向彼此的方向移。

    “夏夏,痕痕,饿了吧,我回来给你们做饭,今天单位有些事,耽误了些时间,所以回来晚了。”

    门外响起林妈妈的声音,脚步声越来越近,接着响起开锁的声音,林一夏立刻推开江痕受惊似的坐回原位。目光闪躲不敢看对方,而是装作不经意的扭头看门口。

    她心下懊恼:妈妈怎么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这个时候回来,怎么接个吻这么难?!

    &

    吃完了中饭,两人很有默契的去了江痕的家,江外婆出门给做账的公司跑税务局去了,不在家。

    江痕洗了个桃子给林一夏,桃子很大,林一夏双手捧着,张开嘴就开始咬,边咬嘴里边含糊不清的说:“真甜。”江痕看着林一夏左边脸颊上因为吃桃子而现起的酒窝,喉咙有些紧,他迈开长腿走到门边将门从里面反锁上。

    林一夏看着江痕的动作,吃桃子的动作顿了顿,而后用舌头舔了舔嘴唇,低着头一脸赧然道:“我还未成年。”

    江痕面上漫不经心的调笑:“结婚要趁早,你满十八岁我们就去领证。”

    林一夏的脸更红了,她“嗯!”了一声,而后不知想起什么似的站起身说:“光领证可不行,我还要在海边结婚,在教堂里宣誓。”

    江痕莞尔,“还要穿白色婚纱,还要戴皇冠。”

    林一夏笑的嘴巴都咧到脑后跟那去了,“难怪你学习成绩那么好。”

    “这和成绩好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林一夏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我说的话你记得这么清楚,说明你记忆力好,记忆力好,学习成绩肯定好。”

    江痕勾起唇角,点点头,“嗯,说的还挺有道理。”

    林一夏将桃子咬的‘咔哧咔哧!’响,边嚼边说:“我就亏在这记忆力上了,我要能过目不忘,全校第二我还是有把握的。”

    “为什么不是全校第一?”

    林一夏说:“有你在,谁也别想抢全校第一。”那语气,那神情,自豪的好像全校第一是她似的。

    江痕被逗笑了,他看着林一夏光着脚站在地上,说:“全校第二,坐着吧,地上凉。”

    说着江痕从鞋架上拿出他平时穿的拖鞋放在林一夏脚边,让她穿上。虽然现在天气渐渐转暖,可是却也是人最容易感冒的时节,尤其林一夏在家既不喜欢穿鞋也不喜欢穿袜子,总喜欢赤着脚到处走。

    林一夏闻言乖乖的穿上江痕的拖鞋,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觉得这个拖鞋特别暖,还隐隐带着江痕的体温,想着江痕每天回家都穿着这双拖鞋,林一夏都舍不得脱下来了。

    江痕坐在沙发上,拿起桌子上的参考试题,朝林一夏开口:“坐吧,我和你说这道题。”

    林一夏站在那,扭捏了一会儿,紧接着她也坐下了,不是沙发上……而是坐在江痕的腿上……

    江痕一顿,身体的某一处迅速的抬起了头。

    偏偏坐在他腿上的罪魁祸首还煞有其事的开口解释着,“那个,你之前教过我,受力面积大,压强小,我觉得你腿上的受力面积挺大的。”

    江痕嘴角边的笑意扩大,他的夏夏怎么这么可人呢!他腿受力面积再大能有沙发大?

    不过,他喜欢她的主动,喜欢她带着青涩的主动。

    江痕搂着林一夏一转身,就将林一夏压在了沙发上。

    林一夏这个时候有些怂了,说白了,她就是典型的有贼心没贼胆,牵牵手亲亲嘴她还能接受,再进一步她就有些怕了。这个时候她紧张的不得了,眼睛不停眨,左手被江痕压住,右手紧紧的拽着沙发上的垫子。

    江痕盯着林一夏看了好一会,而后伸出手抚上林一夏红透的脸颊,轻轻道:“夏夏,你的酒窝是在这?”

    两人离的很近,呼吸交错,林一夏看着近在迟尺的放大的江痕的俊脸,脑子晕乎乎的,也没反应过来江痕在说什么,阖动嘴唇“啊?”了一声。

    一说话,她左边脸颊上的酒窝就出来了。

    江痕用拇指摩擦着那颗酒窝,而后低下头用嘴唇亲上去,嘴里喃喃低语,“这里。”然后依次吻向其他地方,慢慢划过扇动的眼睫,鼻梁,鼻尖,而后来到林一夏的嘴唇上方。

    江痕盯着林一夏的嘴唇看,细致的像是要记住唇纹的形状。

    林一夏被这黏着的视线看的不自在,微微偏头想挣开。江痕按住她,立刻吻上她的嘴唇。

    林一夏不知不觉的勾住江痕的脖子,两人倒在沙发上,双唇紧紧的贴在一起。有过几次接吻经验的两人,逐渐碰撞出让彼此都觉得舒适的方式,这种前所未有的贴合让两人浑然忘了时间。

    很久之后,林一夏觉得呼吸难继,她不舒服的闷哼一声,江痕的唇才离开她的唇,那双夹杂着蓝绿色光芒的眸子微眯着,里面的**一览无遗。

    林一夏也好不到哪去,这是她第一次和江痕亲这么长时间,亲的她头脑昏沉,只能微张着嘴喘气。

    两人唇瓣距离很近很近,近的只要一方微微一动就能再次触到对方的唇,林一夏的每次呼吸都喷在江痕唇边,江痕哪里能忍得了?

    要知道他身体是十五岁的血气方刚,自己想了两世的爱人就在自己的身边躺着,他要是再忍得住他就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了。

    江痕再次吻上林一夏的唇,而后沿着林一夏的唇一路往下吻,流连于脖颈间。林一夏本能的迫仰起头,勾住江痕脖子的手更紧了,江痕又往下,觉得那衣领十分碍事,一颗颗解开纽扣,嘴唇一点点吻过露出来的大片皮肤……

    江痕的动作让林一夏整个人都想缩起来,不受控制的感觉让她说不出到底是舒服还是痛苦,她想推开江痕的头,嗓子里也挤出了颤音。

    她眉头紧蹙,声音颤抖:“江痕,我好难受……”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