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男神追妻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一卷 第062章 坐车车

    江痕看了眼滑板车,所谓的滑板车就是一个半米见长的一块木板,前头窄后头宽,前后各安装了两个齿轮,人坐在上面要抓紧屁股底下的底板才安全。

    李睿还太小了,显然不能一个人坐滑板,太危险了。必须要有个人抱着他,但陈鹏和陈智显然不能让人放心,江痕决定自己抱着李睿。

    于是,他朝已经九岁的陈鹏说:“我抱着李睿,你来推我。”

    陈智一听,忙从滑板车上起来,嘴里说着,“我不坐了,睿睿坐。”

    陈鹏和陈智被陈刚狠揍了一顿,他们也知道自己差点害了李睿,在大人的授意下,也都刻意的讨好着李睿。

    江痕看了眼还不满六岁的陈智,从口袋里掏出几粒刚才陈芬给他的巧克力递给了陈智,“这个给你吃。”

    陈智羞涩的看了一眼陈芬,高兴的接过来,拿在手里不敢就剥了吃,陈鹏瞟了一眼陈智手里的巧克力,转过头去,装作不在乎的样子。

    江痕又从口袋里掏出几粒巧克力递给了陈鹏,陈鹏立马咧开嘴开心的笑了。宝贝似的攥在手里,还在心里默默的数了数,一共四颗,数完之后他扭过头去看陈智,小声的问陈智有几颗巧克力。

    陈智往后退了一步,死死的捂住口袋,嘴里不满的说:“你都有了干嘛还问我要。”

    陈鹏脸上火辣辣的,他没想到陈智这么丢他的面子,他瞪了眼陈智,说:“谁要你的了,我就问问你有几颗。”

    陈智不甘示弱的回道:“就不和你说。”

    陈鹏气的朝陈智举起了拳头。

    这两个兄弟相差三岁,从小吵到大,两句话不合就打架。用江痕小外婆的话说就是,两个兔崽子一天不打架就皮痒。

    这个时候,江痕适时开口了,他说:“陈鹏,你过来推车。”

    陈鹏一听江痕叫他立马放下拳头,蹬蹬的跑过去。

    江痕抱着浑身散发着奶香柔软的李睿小心的坐上滑板车,用双腿将他圈在自己的保护中。

    飞驰的感觉让李睿兴奋不已,他开心的大叫着。

    陈芬看儿子玩得高兴,赶紧回家又抓了几把巧克力出来给江痕、陈鹏和陈智。

    陈鹏开心的数着口袋里的巧克力,已经九颗了,这令他兴奋不已,等开学了他就带着巧克力去学校里好好的显摆显摆。

    李睿越发的喜欢长的好看的痕哥哥,痕哥哥不仅在他生病的时候陪着他,还带他玩车车,就连陈芬这个妈妈李睿也不要了。

    结果,等下午陈芬带着李睿回去的时候,李睿舍不得痕哥哥,说什么也不肯走了,又哭又闹又跳脚的,但还是被陈芬强行带回去了。

    自那之后,陈芬对江痕的态度亲切了许多,除却江痕救过自己的儿子,还因为自己儿子喜欢这个表哥的原因。

    所以,江痕这几年跟着外婆回德州过年其中也有陈芬的意思,她和自己的母亲说亲戚之间理应多走动,况且江外婆本就是德州人,江痕的小外婆和江外婆是亲姐妹,感情也不错,所以近些年来联系的也愈加频繁起来。

    今年是江痕和江外婆回德州过年的第三年,但对重生之后的江痕来说,回德州真是太过遥远的记忆,上一世,自从外婆去世之后,他再也没有回来德州过。

    他本就是性子冷淡之人,外婆这根连接亲情的纽带断了,江痕也没想过再去维系。

    可是,现在,看到陈芬,江痕却觉得很有联系的必要了,别的不说,就冲她老公李大健是德州市教育局的局长这一点,江痕就决定好好的利用上这一层关系。

    李大健很忙,每天有开不完的会,而且他也不怎么瞧得起陈芬的娘家人,所以结婚这些年来,基本都是陈芬带着李睿回来娘家过年。

    一大桌子人,有江痕和江外婆,陈芬和李睿,江痕的小外婆,还有陈刚和陈坤两兄弟一家人。

    也只有过年才能到这么齐,老老少少加起来十多个了。聚在一块,喝酒吃饭,小孩子再从中闹腾,看起来倒也热闹。

    陈刚的老婆刘静一个劲的劝陈芬吃菜,热情得连陈刚都有些挂不住了,但是又不好驳自己老婆的面子。最后,他看不下去了,虽然他们家是巴结着陈芬这个妹妹,可是也不用巴结着这么明显啊。

    他拉着自己老婆的手说:“小芬自己知道吃,都是自家人,不用那么见外。”

    刘静一点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一脸谄笑着说:“我这不是看小芬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么,平时她太忙,我想见她一面都难的不得了。我们姑嫂之间也没时间联系感情。”说着,刘静的双眼竟然红了起来。仿佛她和陈芬之间的感情真的那么要好似的。

    这一幕看的杨巧巧冷笑出声。她没好气的哼了一声,阴阳怪气道:“做戏给谁看呢!”

    杨巧巧是陈坤的老婆,也就是刘静的妯娌,但是两妯娌的关系并不好,甚至可以说是剑拔弩张,平时两人经常就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发生争吵。

    刘静气的拍了拍桌子,“你说谁做戏呢,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杨巧巧不屑的翻了个白眼儿,“说谁你心里难道不清楚吗?”

    刘静气的快要跳起来,江痕的小外婆出声喝道:“好了,吵什么吵?大过年的,当着孩子的面不嫌丢人么!”

    刘静有些不服气,还欲再说什么,一旁的陈刚忙拉住她,“好了,别说了。”

    陈坤也拉了拉杨巧巧的手,示意她少说两句。

    刘静和杨巧巧互相白了对方一眼,这场闹剧才暂时被压下去。

    陈芬脸色有些不好看,甚至双眼里闪过了一丝厌恶,她自命高贵,受老公李大健的影响,甚至也隐隐有些瞧不起自己这些娘家人,个个头发长见识短的。

    坐在她旁边的李睿拉了拉她的衣袖,说:“妈妈,我想吃鸡腿。”

    李睿已经快五岁了,头上戴着绒毛皮军帽,帽子前面有一颗闪亮的红五星,看起来虎头虎脑的,精神的不得了。

    陈芬给李睿夹了个鸡腿,让李睿叫江痕,“快,睿睿,叫哥哥。”

    可是李睿已经不太记得眼前的痕哥哥了,有些羞怯的往妈妈怀里躲,扭过头不看江痕。

    陈芬笑着问:“睿睿不记得哥哥了呀?”

    江外婆呵呵的笑着说:“很久没看到了,睿睿有些认生,最近还好吧?”

    陈芬摸了摸李睿的头,笑笑:“挺好的。去年带他回去后,找痕哥哥足足找了一个星期呢,现在看着又不记得了,真是小孩子,忘性大。”

    一桌子人听这话都笑了起来。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