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男神追妻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一卷 第057章 我生不出这么胖的啊

    猪妖变狼妖?!这小屁孩想象力够丰富啊!

    林一夏被气乐了,她伸出手捏了捏小豆丁胖胖的脸颊,这一捏,上瘾了,小豆丁腮旁的两团肉特别软,和豆腐似的,捏一下仿佛都要从脸上挤下来了。

    小豆丁靠在林一夏怀里,眼皮肿成桃子,眼睛只剩下一条缝,偏偏这条缝里还含着泪,像是下一秒就要滚落出来。

    这般模样我见犹怜,偏偏林一夏视而不见,把手中的兔子帽子戴在小豆丁的头上,还别说,这帽子挺配小豆丁,小豆丁又白又胖,配上这个毛茸茸的兔子帽子,说不出的可爱。林一夏一喜,像找到一个非常好玩的玩具一般,继续捏着小豆丁的脸玩。

    江痕看着这一幕,不禁轻笑出声。

    林一夏这才看到江痕,忙站起身,双眼亮亮的,都笑成月牙形状了,她喊道:“你回来了啊!你不知道,这个小孩的脸好多肉,像个牛皮糖似的,软的不得了……”话还没说完,像不知想起什么似的,她立马收起脸上的笑,清了清嗓子说:“你还知道回来啊?我还以为你去县城玩的太开心了舍不得回来了呢!”话音刚落又觉得这话说的不对劲,自己这语气怎么像个怨妇似得,她立马改口道:“我的意思是,你回不回来和我没关系,我一点都不在乎……”

    这话太过欲盖弥彰,越说林一夏的声音越低,最后索性闭嘴了,这不是越描越黑么,林一夏捂着双颊恨恨的跺了跺脚,这叫什么事?自己对着江痕怎么连话都不会说了?

    怎么这么没出息啊!自己都鄙视自己!

    江痕勾起唇角看着林一夏,问:“这孩子是哪家的?”

    林一夏撇了撇嘴,看了眼还在抽泣的小豆丁,“我也不认识,爱哭鬼一个!”

    江痕说:“原来你不认识,我还以为短短不到一天的工夫,你就给我生了个大胖小子出来。”

    “瞎说什么!”林一夏脸都红了,她没想到江痕竟然会说这话,这可是林一夏头一次听江痕开玩笑,江痕在林一夏的眼里,那可是玉树临风、不苟言笑的天才。唯有这次,他表现出了从没有过的无赖性。林一夏抬起眼看了看周围,见没人注意他们,才松了口气,说:“咱俩都这么瘦,我生不出来这么胖的啊……”

    江痕哑然失笑,他想他喜欢上林一夏是必然,是命中注定,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他每多接触林一夏一分钟,就会多发现她身上的一个亮点。林一夏就像是一个缤纷的万花筒,透过她,好像世界上每一个乏味无趣的事情都会变得有意思,你永远猜不到从她嘴里能说出什么奇思妙想的言语。

    自己那原本有些黑暗的灵魂经过她的救赎也变得明亮了起来。

    江痕伸出手拉着林一夏,跑到一个无人的巷子里,林一夏就这样,看着江痕低下头,与自己越来越近,近到那双漂亮的夹杂着些许蓝绿色的眸子里,出现了自己的倒影。

    在林一夏还没有反应过来,江痕弯下腰吻住她的唇,因顾忌在外面,这个吻只持续了短短几秒,两个人的唇就分开了。

    林一夏呆愣三秒,脸霎时变得通红。

    江痕伸出手抚上林一夏通红的双颊,抚上她左边脸颊上的迷人酒窝,说:“只是离开半天,我怎么就这么想你……”

    林一夏眨了眨眼,一副明显不相信的样子,说:“我才不信,你自己去县城快活,都不带我。”

    “……”这次江痕没保持住绅士风度,又贴上去吻了起来,而这次,明显吻的比刚才要狂热。

    林一夏浑身都热了,耳边鼻边都是江痕炙热又迷死人的气息。

    跟着他们跑过来的小豆丁目瞪口呆的盯着两人亲嘴儿,手里拿着的兔子帽子都滚到了地上。

    待两人分开时,气息乱了,嘴唇都是通红红的。

    小豆丁含在眼眶里的一泡热泪呜啦啦的滚落下来,他扭过小胖身子,转身就跑,边跑边喊:“狼妖咬人啦!”

    江痕:“……”

    林一夏:“……”

    因为顾忌着在街上,随时都有碰到熟人的可能,江痕没有牵林一夏的手,而是两人并排走在一起。江痕倒是没什么顾忌,就怕被人看过会对林一夏产生不好的影响。毕竟他们现在都还是中学生,早恋在现在是不被允许的。

    江痕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赶快长大,娶林一夏回家!

    林一夏微微错开江痕,走在他身后,看着江痕英俊挺拔的背影,林一夏像失了魂一样的傻笑了起来,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那张刚刚被江痕亲吻过的嘴唇。

    见江痕没有回头看她,她偷偷的伸出舌尖拼命的去舔自己的嘴唇,似乎在回味江痕的味道一般,样子蠢的不像话。

    待江痕回过头看她的时候,她立马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把舌头收回来,欲盖弥彰的唱起不知名的曲子。

    她在心底偷偷的想:嘿嘿,第二次了,江痕这是第二次亲自己了,亲吻的感觉,真好!

    亲吻真是件容易让人沉沦的事,亲了还想亲。

    林一夏早就忘记了,自己说过再也不让江痕亲自己的话。

    &

    两人刚到家门口,原本在门口等着江痕回来的小白就冲上来了。它先是扑到江痕的腿边蹭着,待看到他身后的林一夏的时候,立马跑到林一夏脚边摇尾巴,伸着舌头,一脸的讨好。

    林一夏和小白很熟,她弯下腰伸出手摸了摸小白的毛,小白眯缝着眼睛,喉咙里发出咕噜声,一脸的享受。

    不一会儿,小白跑到门边,屁颠屁颠的将一根骨头衔了过来,放到林一夏的脚边,林一夏有些好笑,开口:“哟,小白,你的骨头不要了,送给我了?真送给我了?那我真要了,不给你了哦!我真吃了哦,吃掉了你就没得吃了哦。”

    小白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一个劲的蹭着林一夏的腿,尾巴摇的欢快极了。

    林一夏摸着小白的脑袋:“小白真乖。”

    小白眯缝着眼睛,微扬着头,极度享受的呜呜出声。

    江痕勾起唇角看着这一幕。

    小白从小就乖巧懂事,但除了自己,它很少去黏其他人,对着陌生人,它完全表现出了一个狗应有的习性,浑身的毛都竖起来了,嘴里汪汪的叫着,很是戒备。可是,对林一夏,它却黏的不得了,也温顺的不得了。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