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男神追妻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一卷 第052章 丑闻

    纸终究包不住火,易真伊怀孕堕胎的事终究是被发现了。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起初,是易真伊的妈妈张眉发现了不对劲,易真伊和她说因为学校组织了活动,要交两百块钱,活动在外市,要在外住两个晚上,张眉虽疑惑,但也没说什么,直接给了女儿钱,嘱咐她在外注意安全,可是,第三天张眉去菜市场买菜的时候,遇到了尹虹的妈妈,她和尹虹妈妈说到这事的时候,尹虹妈妈一脸诧异,“没有啊,我家虹虹压根没和我说过这事啊,她这几天都正常上学。”

    张眉意识到了不对劲,立马去学校找了易真伊的班主任齐磊,却不想,齐磊说易真伊请了病假,根本不在学校,还拿出了有张眉签字的请假条。

    张眉气的差点没晕过去。

    气愤之余,更多的是担忧,毕竟自己的女儿不在学校,也不在家里,等于已经失踪了整整两天了。张眉第一反应就是女儿出事了。

    女儿是不是被人贩子拐走了?!

    想到这,张眉再也坐不住了,她忙跑到自己丈夫的单位,一把鼻涕一边眼泪的哭诉女儿失踪的事,易真伊的爸爸易昌龙是男人,毕竟稳重些,他先到警察局报了警,然后动员家里所有的亲戚朋友满镇的找易真伊。

    最后,在镇上的医院里找到了易真伊。

    短短两天,易真伊整个人瘦了一大圈,双眼都凹进去了。这个堕胎手术对她身体伤害不小。

    病房里除了易真伊,还有周圣羽,想来怕别人知道这事,两人住的是单人间。易真伊的爸妈和亲人到的时候,周圣羽坐在凳子上啃苹果,看到来人,易真伊和周圣羽吓了一大跳,周圣羽啃了一半的苹果掉到了地上。

    看到躺在病床上脸色惨白的女儿时,一向好脾气的易昌龙爆发了,女儿的情况他都已经听医生说过了,此时,他气的将桌子上的杯子猛的摔在地上,就要上前去打周圣羽,“你个鬼崽子,竟然敢糟蹋我女儿,我打死你!”

    易昌龙觉得发生了这等大逆不道之事,肯定是周圣羽的过错,自己的女儿被他骗了。

    周圣羽被易昌龙的怒气吓的往后退了退,毕竟还是个半大的孩子,遇到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根本不知道如何去应对,面对一屋子的易真伊的家人和亲人,周圣低着头,一言不发。

    易真伊的大伯拉住易昌龙,劝道:“你冷静点,这男孩子的家长还没来,先别动手,不然到时候我们这边就没理了。”

    易昌龙眼睛圆睁,眼珠子几乎都要爆裂开来:“这个畜生,我今天就是打死他也没人说我一个错字。”

    躺在病床上的易真伊,此时坐起身子,哆哆嗦嗦的叫了声:“爸。”

    易昌龙骂道:“别叫我爸,做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我没你这个女儿!”

    易真伊听了这话,委屈的眼泪簌簌的往下掉。

    张眉看女儿哭,心里舍不得的紧,她拉住丈夫的手,劝道:“老易,你小点声,别闹得大家都知道了。”

    易昌龙怒瞪着张眉:“就是你惯的她,她现在无法无天了,这样的丑事都做得出来!我以后这张脸往哪搁啊?”

    张眉也火了,她双眼通红,叫道:“是我惯的吗?你问问你自己,到底是谁惯的?你难道没有责任?女儿都这样了,你还有心思在这嚷嚷,你那张脸就比女儿性命还重要吗?!”

    易昌龙听了这话,立马不说话了,他愤愤的转过身子,不再看易真伊和周圣羽,眼不见为净,省的心烦。

    不一会儿,周初远和肖雪也来了,显然,他们也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大概经过了。

    周初远进了病房,二话不说,直接拿着一根木棍子就往周圣羽身上招呼,一棍子下去,周圣羽的手臂立马青紫了,周圣羽被打的嗷嗷直叫,抱着头四处逃窜。

    肖雪见儿子被打,心疼的直掉眼泪,可是,却没上前去劝,她知道,这次儿子做的实在是太混账了。后来实在看不下去了,再打儿子就要被打死了,她拉着丈夫,抹起了眼泪:“别打了,再打儿子就没了。有事情咱们好好说,打能解决问题吗?”

    周初远气的扔掉手中的木棍子,怒瞪着周圣羽直喘粗气。

    肖雪扶起满身是伤的周圣羽,怒其不争道:“圣羽,你想气死我和你爸啊!”

    这事闹的沸沸扬扬,没有人知道周圣羽家和易真伊家到底是怎么协商的,最后的结果是易真伊被送到一个叫锦州的地方去读书了,易真伊的爸妈没过多久也举家搬到锦州去了,说是易昌龙在锦州找了个还不错的单位,光是工资就比在胜利镇高出了好几倍。

    这其中,周初远出了多少力就不得而知了,毕竟周初远是县城财政局的副局长,手握大权,认识的人不少,他要出面找关系,易昌龙得个好工作并不是什么难事。

    后来,周圣羽被周初远送到青海去当兵了,周初远想过了,反正周圣羽不是念书的料,与其在学校浪费光阴,还不如早早让他去外历练,让他多多吃些苦头。

    &

    易真伊要去锦州的前一天,林一夏和尹虹商量着放学去易真伊的家看看易真伊,毕竟,易真伊这一走,以后再想见面就没那么容易了。想到这,林一夏和尹虹的心里都很伤感。

    放了学两人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尹虹被她妈妈叫住了。

    因为最近出了易真伊那样的丑闻,整个镇上的家长人人自危,尤其生女儿的,都开始接送自家女儿上下学,生怕自己女儿被学校里的男孩子拐骗,搞个未婚先孕的丑事出来。

    尹虹就是如此,她妈妈这几天都接送她上下学,防止她和男孩子厮混。

    林妈妈倒是对自家女儿挺放心,她嘱咐了林一夏几句也没像别的家长那样送林一夏上下学,一来,她要上班,根本没时间接送林一夏,二来,有江痕在,她很放心,再说了,女儿都那么大了,再过几年都成年了,没必要搞得还和幼儿园时候似的。

    就这样,林一夏一个人去了易真伊家。

    因为明天就要搬去锦州,此时,易真伊的父母易昌龙和张眉都在家收拾东西,行李什么的摆放一地,都没处下脚。看到林一夏,易昌龙没吭声,张眉挤出一丝笑,说:“夏夏来了啊。”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