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男神追妻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一卷 第048章 买不买房

    这个同学指的是肖碧彤,但肖碧彤当然没和江痕说过这事,实际上,江痕除了给肖碧彤讲过几次题,并没有和肖碧彤说过其他话,而这些机密性的事肖碧彤当然也不可能提前知道的。

    但江痕这么说是有根据的,上一世胜利镇整个镇就进行了大规模的整改,胜利镇是个三面环山的小镇,山上的土壤是偏酸性的红壤,再加上气候温和,雨量充沛,光照适中,所以,很适合种植茶叶,且种植出来的茶叶色泽鲜艳,香味浓郁,泡出来的茶叶大片大片的,煞是好看。胜利镇上几乎家家户户都会种茶,种的茶叶留一小部分自家喝,其他的都拿到镇上或者市里卖掉,茶叶零散着卖是卖不了多少钱的,也就贴补点家用。

    几年后胜利镇的领导班子换届,从外省空降来一个叫章杰发的镇长,这个章镇长很有胆识和魄力,他看出了胜利镇茶叶的商机,后来他将三个山头划分好,搞承包制,鼓动镇上人大规模的种茶,而后他又写了一份报告,以整个镇的名义从上头申请拨款,买了几辆大型的货车,专门的收茶叶,收好的茶叶运到其他茶叶稀缺的省份卖掉。

    不出五年,原先贫穷落后的胜利镇就成了全省乃至全国闻名的茶叶大镇。

    因为茶叶大规模种植,需要一个专门的工厂来加工茶叶,后来这个厂就建在了胜利镇的西边,以茶叶形成的一条经济链使得胜利镇迅速发展,还拉动了以采摘茶叶为主题的旅游发展。因为胜利镇三面环山,西南北三方都受到限制,只有往没有山的东部发展,江痕和林一夏家都在东边,家门前的这条和平街是重点整顿对象,原先并不宽的街道被扩大了好几倍,很多连锁店都开在这条街上,当时,就有不少人来找江外婆,要买江外婆的房子做门店。价格甚至出到了五千元一平米,要知道,现在这条街上的房子不过才三四百元一平米。

    林妈妈显然被这个消息震惊到了,她张大着嘴巴问:“整改?怎么整改?”

    江痕想了想,他不能透露太多,毕竟这事在这一世连一点苗头都没有,但必须要让林妈妈心动,“听我同学说胜利镇的中心会向东移,东部以后会建成一个小的商业中心,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林妈妈是成年人,江痕这么一说,她心里自然也就有数了,她家正处于东部,如果胜利镇真的会被整改,她家这一片会成为商业中心,到时候,房子的价值自然会往上翻好几番。

    可是,这事怎么听怎么玄乎,不是她不相信江痕,实在是这事太匪夷所思了,她都没听人说起过。

    顿了顿,林妈妈问:“痕痕,这事,是真的吗?大概什么时候会整顿啊?”

    江痕说:“具体的时间我也不知道,我同学说她爸爸已经把文件上报了,就等着上头批示。”

    其实,这事最快也要四五年之后了,因为两年后镇上的领导班子才换届,那个叫章杰发的镇长被调过来也是两年之后的事,但现在为了稳住林妈妈,他不得不提前这么说。

    林妈妈不说话了,显然在思考这件事。

    江痕开口:“汪姨,这事我同学说是机密,所以还请汪姨……”

    江痕话还没说完,林妈妈立即道:“知道知道,这事我不会往外说的,痕痕放心吧!汪姨心里有数。”

    江痕点头,他相信林妈妈的人品,但这事毕竟现在一点苗头都没,他怕传出去被有心人利用。

    看着林妈妈坐在那不说话,江痕知道,林妈妈听进去了他的话,林妈妈是个聪明人,她会好好的思考在县城买房的必要性。

    这对江痕来说,第一步算是成功了,他要做的就是增加林峻买房的阻力,为林妈妈和林一夏争取最大的利益,不让林峻的奸计得逞。

    &

    易真伊走到林一夏旁边,小声开口:“一夏,你出来一趟,我有事要和你说。”边说易真伊边朝江痕偷瞄了一眼,似乎有些忌惮江痕。

    林一夏抬眼看着易真伊,易真伊穿着宽松的校服,脸色惨白,连嘴唇都是白的,整个人仿佛大病初愈的人儿,看的易真伊吓了一跳,她站起身问易真伊,“真伊,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易真伊摇了摇头,又偷偷的瞄了江痕一眼,而后拉住林一夏的手,往教室外走,边走边开口:“出来说吧!”

    易真伊一直拉着林一夏走到学校操场的无人角落里才停下,这个时候是中午休息时间,离上课还有半个小时,除了篮球场上三三两两的在打篮球的男生,并无其他人。

    易真伊伸着脖子四处看了看,确定没其他人了,而后终于像下定什么决心似的开口:“一夏,你能不能借我三百块钱?”

    易真伊惊讶的瞪大了双眼,“你要三百块钱干嘛?”

    易真伊咬着嘴唇,摇了摇头,“你别问了,借给我吧,我会尽快还你。”

    林一夏拉着易真伊的手,问:“真伊,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啊?有什么事别一个人扛着,和我说,我们是好朋友啊!”

    易真伊嗤笑一声,“你现在已经是好学生了,还会和我做好朋友吗?你现在身边围着都是那些成绩好的人。”

    林一夏摇了摇易真伊的手,“说什么呢真伊,我们一直都是好朋友啊,这一点谁也不能改变。”

    “是吗?可是你违背我们当初的约定了,我们说好初中念完就外出打工的,你现在突然想做好学生了是什么意思?”易真伊双眼红了,出口的话带着质问。

    林一夏顿了顿,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她沉默了一下,开口:“真伊,咱们是学生,学生就要好好读书,没有知识,没有学历,出去只会被人欺负。”

    易真伊从鼻子里哼出一声表示不屑,“你果然被江痕成功洗脑了!”

    林一夏听易真伊这么说江痕,立马不乐意了,她说:“我想好好读书上大学,你也应该好好念书,咱们一起……”

    “我不想听你说这些。”林一夏话还没说完就被易真伊打断,她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说:“你要是不想借就算了,当我没说。”

    林一夏解释道:“我没有说不借,只是我想知道,你到底借这么多钱要做什么?”

    易真伊像是受了刺激般,忽然爆发了起来,她怒视着林一夏,吼道:“你问那么多干嘛?你又不是我妈,爱借不借,不借拉倒!”

    吼完这段话,易真伊头也不回的走了,剩下林一夏呆愣在原地。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