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男神追妻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一卷 第046章 斗情敌

    江痕将手中的参考书推给肖碧彤,而后站起身,朝林一夏道:“你在这坐着,我去老师办公室给你倒点开水来。”

    林一夏说:“我没带杯子。”

    江痕从自己的桌子抽屉里拿出他平时喝水的杯子,说:“没事,我带了。”

    林一夏看着拿着杯子走出教室的江痕,忍不住笑了起来,心里暖的不得了。这个笑对一旁的肖碧彤来说,那就是**裸的炫耀和讽刺,肖碧彤那张漂亮的脸都气的扭曲了,江痕是出了名的有洁癖,平素都不让人靠近,但现在,他竟然去给林一夏倒水,还用自己平时的杯子倒水给林一夏喝。

    他们都已经如此亲密了吗?!亲密到共用一个杯子了吗?!

    凭什么?林一夏凭什么能得到如此待遇?她学习没自己好,长的没自己好,家世没自己好,凭什么能让江痕对她这么好?!

    肖碧彤用只有她和林一夏听到的声音咬牙切齿道:“林一夏,你是故意的,你嗓子根本就没事!”

    林一夏撇了撇嘴,“嗓子长在我身上,有事没事我说了算!”

    “你真够不要脸的!”肖碧彤恨恨的瞪着林一夏,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

    “脸长在我身上,要不要脸也是我说了算!”林一夏一副刀枪不入的样子。

    肖碧彤语塞,论和人吵架,她自然是吵不过四五岁就给大人骂的跳脚的林一夏的。几秒钟之后肖碧彤拿着参考书,气冲冲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林一夏翘着二郎腿,嘴巴都咧到了脑后跟那。

    大约十来分钟之后,江痕回来了,左手上拿着装着热水的杯子,右手上拿着一盒止咳糖浆。

    他将杯子放在桌子上,拆开止咳糖浆,拿出其中的一支,说:“我问过医师了,这个带着甜味,不是很苦。”

    林一夏看着那支止咳糖浆,终于知道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她嗓子压根啥事没有喝什么止咳糖浆啊。

    不过当看到江痕额上的细细的汗珠的时候,她又说不出话了,她用力眨了几下胀涩的眼睛,内心里被一种叫做感动的情绪填充的满满当当的,林一夏知道,离学校五百米开外的地方有家叫做‘好得快大药房’,一般跑步过去也得需要五六分钟,江痕这么快来回,一定是跑过去的,而且跑的很快。

    这个世界上除了爸爸妈妈和奶奶,从来没有一个人对她这么好过,爸爸妈妈和奶奶是自己的家人,是血脉相通的亲人,可是江痕,他和自己毫无血缘关系,但他却对自己那么好。

    这样好的江痕,不仅学习那么好,人长得帅,还这么体贴……自己一定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

    江痕将细细的小吸管插入那只止咳糖浆里,递给林一夏,说:“喝吧!”顿了顿,又再次说了句,“带甜味的,不怎么苦。”

    林一夏垂下眼帘接过,小声的说:“谢谢。”

    止咳糖浆喝就喝点吧,反正也没什么副作用。

    江痕将装开水的杯子的盖揭开,说:“喝完了要觉得苦就喝口水。”

    林一夏“嗯”了一声,开始低头喝那支止咳糖浆。

    第一次,林一夏觉得止咳糖浆真甜,甜到心坎里去了。

    不远处的肖碧彤看到这一幕,气的差点咬碎了一口牙。

    她心里想:看来自己真的是小瞧林一夏了,没想到她心机竟然这么重,竟然用装病来引起江痕的注意力。最气人的是江痕偏偏就吃她这一套。

    肖碧彤气不过,又拿着参考资料走到江痕身边,说:“江痕,这道题目你刚说了一半,能不能麻烦你接着讲。”

    林一夏看着满面桃花的肖碧彤,真是觉得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她伸出手拿过肖碧彤手中的参考书,看了看那道题目,而后清了下嗓子:“肖碧彤,这道题目不是老师昨天才说过的吗?你身为数学课代表竟然不会?”

    肖碧彤气的脸色涨红,林一夏那声音分贝大,她这么一说,班级里好些个同学都闻言朝这边看来,肖碧彤甚至听到了窃笑声。

    她是数学课代表,其他科目都可以不好,唯独数学不能不好,数学老师昨天才说过的题目她不会做这不是耻辱是什么?!

    这一刻,她想撕碎林一夏的心都有!

    林一夏这就是故意的,故意让她在班级里丢脸,在江痕面前丢脸!

    自己才不会让她得逞,想到这,肖碧彤语带挑衅的问林一夏,“这么说,你会做这道题目?”

    肖碧彤敢打赌,这道题目林一夏肯定不会,因为这道题目本身就有难度,运用到好几个理论公式。林一夏这种差生肯定不会做。

    却不想,林一夏点了点头,说:“我会啊。”

    肖碧彤被噎的半天说不出话来,她咬着嘴唇说:“我不信,你现在做出来给我看看。”

    林一夏说:“你让我做我就做啊,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肖碧彤冷笑一声,“你不敢做就说明你压根不会做。你要做不出来你就是骗子!”

    林一夏还没开口,一旁的江痕非常适时的说话了,他说:“林一夏会做这道题。”

    语气虽轻,却带着不容许人质疑的肯定!实际上,江痕生气了,他不许任何人这么说他的宝贝。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定了两个女孩儿的输赢,也表明了他的态度和立场。

    肖碧彤再次被噎住了,她可以和林一夏争吵,却不能反驳江痕,但她没想到江痕这么维护林一夏。

    肖碧彤的双眼立马红了,她从林一夏手中抢过自己那本参考书,头也不回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不一会儿,就见她趴在桌子上,虽然没听到哭声,但从她抖动的双肩可以看出,她在伤心的抽泣。

    林一夏倒没想到肖碧彤哭了,她不明白平日里那么高傲不可一世的肖碧彤怎么就哭了?自己刚才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啊!她有些不可思议的瞪大着双眼看着肖碧彤的方向,而后又扭头看了看江痕,有些无措的抿了抿唇。

    江痕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仿佛没看到肖碧彤哭似的,他问林一夏,“嗓子好些了吗?”

    林一夏点了点头,轻声开口:“好多了。”顿了顿,她说:“其实,刚才,我撒谎了。”

    江痕挑了挑眉,“什么?”

    林一夏有些不敢看江痕,低着头,双手搅在一起,略带不安的说:“那道题目我不会做。”

    江痕点点头,“嗯,我知道。”

    “啊?”林一夏惊讶的抬起眼,“你知道?”

    她想问你怎么知道的?!你知道怎么还说我会做呢?!

    江痕翻开参考资料,找到那道题目,说:“现在我给你讲解,你很快就会了。”

    林一夏:“……”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