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男神追妻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40章 给你奖励

    e

    自从林一夏被林岫那么一说之后,她就更加努力了,但凡有一点时间,她都拿着单词本嗷嗷记。

    江痕对林一夏这么拼命的学习有些诧异,虽然这段时间林一夏学习确实还算努力,但像现在这样打了鸡血一样,牟足了全部的精力去学习还是没有的。

    他勾着嘴角问林一夏:“最近是遇到什么事了”

    说完这句话,他想起了林一夏的爸爸林峻,难道是因为他林一夏知道了林峻出轨的事不,林一夏应该不知道,她要知道了,肯定不能像现在这样安心的坐在教室里学习,想到这,江痕的心里轻轻的呼出一口气。

    这件事,他得尽快抽个时间和林妈妈好好的谈谈,上一世,林妈妈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直到一切尘埃落定才被林峻和那个女人打个措手不及,林妈妈接受不了,才割腕自杀。

    这一世,他决不能容许那种情况发生。

    他,要保护林一夏,保护林一夏的家人。

    林一夏不知道江痕心里所想,她捏了捏拳头,说:“脑力劳动者才有未来我要为了我的未来拼搏”

    江痕有些好笑,他说:“你挺聪明的,现在每次考试都有进步。”

    林一夏,“不,我觉得还不够。”

    “不够”

    “不够县城二中的分数线啊”

    江痕沉吟了下,十分诚实的答道:“嗯,这样的话,你还得继续努力。”

    林一夏听了这话,泄气一般趴在桌子上,“我真怕我考不上。”

    江痕说:“这次月考,你要是达到了四百五十分,我就给你奖励。”

    林一夏一听奖励两个字,双眼立马亮了,她问:“你给我什么奖励”

    江痕:“暂时还不能说,看你考多少了。”

    林一夏一听这话立刻打了鸡血,直起身子趴在座位上刷刷的写。

    可惜事与愿违,看到月考的成绩的时候,林一夏捶桌哀叹。403分要搁她以前那成绩,她做梦都能笑醒,可是现在她却不满足了,离县城二中的分数线差的也太多了,尤其隔着中间的二十多个人和第一个江痕的名字遥遥相望。

    598分,满分600分江痕考了598分,这两分是语文作文扣的,其他的科目都是满分。

    林一夏再次感叹:江痕真是非人类

    &

    林妈妈知道林一夏考了403分简直是喜上眉梢,齐磊专门打了个电话给她,说林一夏要能继续保持,就算上不了省重点,但市重点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林妈妈第一次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她对林一夏要求不脯只要能考上高中就行,别小小年纪就不念书了,至于她说林一夏只有考上县城二中才能换大房子,那纯粹是给林一夏施压的话,她都想好了,县城除了二中,还有三中和五中口碑各方面也都不错,林一夏要是能考上其中的一所,她就很心满意足了。

    林妈妈破例带着林一夏去吃镇上新开的一家披萨店,结果林一夏一顿饭吃的愁眉苦脸,长吁短叹。

    林妈妈纳闷了,问女儿:“怎么了夏夏你们班主任都说你这次月考考的不错,怎么不开心了还是,披萨不好吃”

    林一夏心道:都没脸去找江痕要奖励了,还有什么可高兴的

    嘴里却道:“妈,我本来可以考的更好的,都怪我自己大意了,没有好好检查。”

    这个时候的林一夏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不高兴不是因为自己离县城二中分数线差的太多,而是因为没有达到450分得不到江痕的奖励。

    不知不觉中,江痕对她来说,越来越重要了。

    林妈妈为女儿这么上进高兴的合不拢嘴的,她出声安慰道:“不要紧的,吸取教训,下次再接再厉,争取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了。”

    林一夏兴致缺缺的啃着披萨,没过几秒又叹了口气,“哎,其实我可以考的更好的。”

    林妈妈:“”

    &

    林一夏原本以为是没有奖励的,她也没好意思找江痕要,因为她没有考到450分,却不想,周五下自习的时候,江痕说:“明天早上九点我到你家门口等你。”

    林一夏诧异的问:“去哪啊”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啊不补课了”

    “明天带你放松一天,就当是给你的奖励。”

    林一夏听前面一句话高兴的差点蹦起来,听到后面一句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十分诚实的说:“我没有考到450分。”

    江痕勾唇一笑,说:“我把目标定的太高了,慢慢来,这次你的成绩突破了400分,也有奖励。”

    林一夏终于绽放出了一个自月考成绩下来最开心的笑。

    &

    第二天一大早,江痕骑着自行车载着林一夏去了离胜利镇不远的一个叫做果香的果园。

    果香果园占地面积广,有好几千亩,占据了好几个山头,水果种类多,这个季节来主要是摘葡萄。

    来这采摘水果的大多都是市里面的人,镇上的人是没有这个闲情雅致的,要想吃水果直接去水果摊子上买就行了,何必跑那么多路来采摘又费时间又费精力的。

    所以,这会儿,几个山头上分散的都是从市里面开车过来的情侣、夫妻,有的还带着小孩子过来,美曰其名是来体验生活,回归自然。

    这会儿已经秋天了,很多果树的叶子都黄了,从山脚往上看,像是一层黄色的绸缎般。

    林一夏五岁之前都是在乡下的外婆家长大的,她还记得外婆家的门前就有一片橘子林,每当橘子长成的时候她就坐在橘子树上吃橘子,一口气能吃几十个,最后牙齿酸的连豆腐都咬不动,她嚷嚷着牙疼,外婆就挤出黄豆粒大小的牙膏放在她坏了的牙洞里,让她含着,她一不留神把牙膏吞到肚子里,辣的她嗷嗷直哭,外婆这个时候就往她嘴里塞一颗糖,她立马就不哭了,外婆笑着叫她:小馋猫。

    可惜后来,外婆因病去世了,林妈妈和外婆那边的亲戚也不怎么走动,林一夏再也没去过乡下,可是,很多次她都会很想外婆,想外婆门前的那片橘子林。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