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男神追妻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26章 你就是喜欢他

    e

    江痕说:“放学后我给你补习一个小时再回家。”

    林一夏咬咬牙,点了点头,应的还算比较痛快,“好。”

    江痕又道:“周六我去你家给你补习。时间暂定为上午三个小时,下午三个小时。”

    林一夏有些不太乐意,初中只有周六这一天休息,每到周六就是自己睡到自然醒的时候,却不想,这个权利竟然也被剥夺了。

    但是一想到换大房子,她可以有自己**的房间,她狠狠心,点头道:“没问题”

    江痕唇角轻扬,寒星般的眸子特别的亮。

    可惜林一夏是个野惯了的性子,打鸡血似的坚持了三天,第四天早自习就不读书了,开始偷偷睡大觉,下晚自习之后,江痕给她补课,她也不怎么愿意听。到周六她更是找了个借口说她有事不在家,从而成功的逃脱了补习。

    江痕有些生气,不是气林一夏不好好学习,而是他觉得林一夏并不愿意和他待在一起,自己觉得无比幸福安好的二人独处时光在林一夏看来,却如蛇蝎般让她避之不及。

    江痕不高兴,但他也没说什么,他不想去逼林一夏做任何事,而且,很多事,不是逼就能行的。

    比如感情的事,这是勉强不得的。

    但他觉得林一夏并不是对他没感觉,只是因为她现在年龄小,处世未深,所以,她也许并不能很好的理解什么叫做喜欢。

    看着呼呼大睡的林一夏,江痕心里起了一个念头,他要试探试探林一夏,看看自己在他心里到底有多重

    所以,自从那天之后,江痕就刻意的不去理林一夏,林一夏找江痕说话,甚至拿着题问他,江痕淡淡的说了两个字,“不会”

    林一夏知道江痕生气了,但是她也知道,是她错在先,她自己说话不算数,所以她根本没立场说江痕的任何不是。连续几天,江痕放了学自己骑着自行车先走了,剩下林一夏对着他的背影发愣。

    &

    易真伊载着林一夏,一路上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反而平时话比较多的林一夏却不说话了。

    林一夏也搞不懂自己到底怎么了,江痕不理她,她就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好像少了一大块,怎么也舒服不起来。

    易真伊看不到身后林一夏的思绪,仍在说个不停,林一夏说:“我说你扯了一路的周圣羽,怎么,你喜欢他啊”

    易真伊差点咬到了舌头,“怎么可能”

    林一夏不信:“喜欢就喜欢呗,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我还说你喜欢江痕呢,你怎么不承认呢”

    这下换林一夏不淡定了,她说:“我和江痕根本没什么,再说了,我又没老提他,倒是你,一路上一直在说周圣羽。”

    易真伊哀嚎:“提他也不代表我喜欢他啊”

    林一夏笑嘻嘻道:“就是喜欢,你别不承认了。”

    “你才别不承认,我看得出来,你喜欢江痕,有好几次他和你说话的时候,你都脸红了。”

    林一夏争辩,“我没有”

    易真伊仿佛抓住林一夏小辫子般笑的一脸得意,“旁观者清。”

    &

    林一夏晚上躺在难得的失眠了,她想起白天易真伊说她喜欢江痕的话,还说自己和江痕说话的时候脸红,真的是这样吗

    可是,明明妈妈说自己的脸皮厚的和墙壁似的。

    林一夏胡思乱想着,想着想着江痕的脸又在脑海里冒出来了,林一夏烦躁的锤了捶床,江痕,你凑什么热闹

    可是,江痕不理自己这事真的是自己做错了,自己应该向江痕道歉,他好心好意的要给自己补习,自己却完全的辜负了他的一片心意。

    想到这,林一夏又开始捶床,这是在气自己,气自己没定力,气自己说话不算话。

    &

    第二天早上,林一夏专门起了个大早,到江痕家门口等江痕,可是,江痕出来看到她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骑着自行车就准备赚林一夏急了,叫道:“哎,江痕,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她专门起了个大早等江痕,江痕却当没看见似的骑着车就赚好歹也载她一程啊。

    本以为江痕不会理她,却不想江痕停下了车,回过头问她,“我怎么样”

    林一夏见江痕肯搭理自己,高兴的咧开了嘴,“江痕,我向你发誓,我一定好好学习,这次,我来真的”边说林一夏边做了一个发誓的手势,右手的大拇指和小拇指收拢,举的和眉毛一样脯一脸的信誓旦旦。

    江痕说:“我拿什么相信你”

    林一夏一咬牙,“我要做不到你就罚我。”

    “怎么罚”江痕好笑的挑了挑眉。

    林一夏说:“你说怎么罚就怎么罚,我绝无二话,骗人的话我我就变的又矮又丑,这总行了吧。”

    江痕心想:我不想罚你,只想亲你你变成什么样我都喜欢你不过这话说出来估计会把林一夏吓跑吧。

    想到这,江痕说:“那这次就先欠着,不过,下不为例”

    林一夏猛点头,“没有下次,绝对没有下次。”说着,林一夏小跑着上前,动作十分麻利的跳上江痕的车座,还像模像样的锤了锤自己的肩膀,说:“我腿好酸,走不动了,你载我一程吧。”说这话的时候林一夏的双眼滴溜溜的转着,在偷偷的观察江痕的神色。

    江痕有些想笑,这世界上估计也只有林一夏说腿酸的时候会锤肩膀吧。

    不过他并不打算拆穿她,相反,林一夏这样,江痕感觉很开心,他能感觉得到,林一夏在乎他,在乎他的感受,不然她不会专门等自己,也不会和自己说要好好学习之类的话。这对他和她之间来说,是个很好的开始。

    到了教室,林一夏像应证她说的话一样,从抽屉里拿出英语书,随便翻到一篇课文大声的读了起来。

    “anhasacat,helikesherverych,at”下一个单词林一夏不认识,卡住了。

    “alti。”江痕在旁边提醒。“这是开饭的时间的意思。”

    “atalti,thecatsitsatthetable,theneatswitha”又卡住了。

    “aknifeandafork,一把刀和一把叉子的意思。”

    林一夏惊讶的看着江痕,“你都没看英语书,怎么知道我在读什么”

    江痕说:“书上的课文我都会背。”

    林一夏:“”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