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男神追妻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22章 把烤翅给我吃吧(二更)

    e

    林一夏要了一串鸡翅,一根玉米还有几串素菜。

    烧烤摊的老板一般都先烤荤菜,那鸡翅烤的外焦里嫩,再撒点孜然,喷香喷香的,别提多诱人了,林一夏接过烤好的鸡翅,咽了咽口水。害怕油滴在了她的衣服上面,于是微微弓着身子,探着脖子正准备啃。

    这一口还没啃下去,林一夏就听见有人叫她。

    “林一夏。”

    林一夏“唔”了一声,拿着烤鸡翅,抬起头愣愣的看着眼前的江痕。

    第一反应就是,我草,江痕怎么在这他怎么还没回家第二反应就是,他看到自己在这吃烧烤,那自己下午说要去书店的谎言岂不是不拆自破了

    一时间,林一夏胸口的气不是太通顺,她甚至有些羞愧,不知道怎么面对江痕。

    林一夏的心理活动江痕当然不知道,实际上,他并不认为林一夏骗了他,因为他压根就不觉得林一夏会去书店。

    林一夏这种不爱学习的人,去哪里都有可能,就是不可能去书店。所以,林一夏这个去书店的借口找的实在太过容易露馅。

    上一世的江痕对烧烤这类的东西是嗤之以鼻的,烧烤食物是致癌的,为了身体健康,他一向是避而远之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刚才看到林一夏拿着烤鸡翅一副准备品尝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的样子,他忽然想尝尝烤鸡翅的味道。

    十几岁的男孩子,本来下了晚自习就饿了,他还刚跑了步,烤鸡翅的香味扑鼻而来,江痕甚至都察觉到自己的肚子轻轻的叫了一声。

    易真伊和尹虹本来也忙的不亦乐乎,一个正在叫老板不要放葱,一个刚刚拿了一根烤火腿肠吹冷了往嘴边送。此时看到江痕,都转过脸,一脸惊讶的看着江痕。

    显然,她们也没想到这个时候,这个地点能碰到江痕。

    江痕斜挎着书包,慢慢的走近林一夏,鼻端充斥着烧烤的香味。

    林一夏有些心虚,问:“你,你怎么在这”

    江痕不答反问:“你怎么还不回家”看了看腕上的手表,他说:“已经十点半了。”

    林一夏低着头,说:“我吃完了就回去。”

    江痕说:“以后不要这么晚回家,不安全。”

    林一夏顿了顿,点点头。

    江痕又说:“以后别吃烧烤了,不卫生。”

    林一夏顿了顿,点点头。

    江痕看着林一夏红通通的嘴唇,说:“把烤翅给我吃吧”

    啊林一夏那么一瞬间可能有点懵,她愣了一下,将手中自己还没来得及啃一口的烤鸡翅递到江痕手里,然后眼巴巴的瞧着江痕。

    江痕接过烤鸡翅,并没有立马吃,而是朝林一夏说了两个字:“回家”

    正好这个时候烧烤摊的老板已经将玉米和几串蔬菜烤熟了,他吆喝了一声,“烤好了”林一夏心下一乐,正准备伸手去拿玉米,江痕快她一步说:“老板,麻烦打包。”

    于是,江痕将一袋子烤串挂在自行车的扶手上,载着林一夏朝家的方向骑去,剩下易真伊和尹虹面面相觑,尹虹说:“这真的是江痕吗我怎么感觉换了一个人似的。感觉,他像一夏的爸爸一样。”

    易真伊看着江痕和林一夏快要消失不见的背影,伸出手重重的拍了下桌子,“靠,明明说好和我们一起回家的,怎么又和江痕走了”

    回到家之后,林一夏的心里满是愤愤不平,自己花九块钱烤了那么多串,结果自己只吃到了小半根玉米,其余的全部进了江痕的肚子。

    她不悦的捶了捶床,明明他说烧烤不卫生,不能吃,他倒好,自己却一口一口吃得不亦乐乎。这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也做得太明显了吧

    &

    江痕回到家的时候,江痕的外婆曾蓉正在家做账,曾蓉原本就是个会计,现在年纪大了,没有找公司上班,只是帮几个小公司做做账,跑跑税务局,毕竟江痕在上学,用钱的地方多着呢。趁着她还能干的时候,能挣一点是一点。

    看到江痕回来,江外婆起身去厨房盛了碗银耳莲子羹出来,“来,痕痕,喝了,还热着呢。”

    “谢谢外婆。”江痕伸手接过,虽然他刚吃过烧烤并不饿,可他还是坐在沙发上拿着勺子一口一口的喝了起来。他不想浪费外婆的心意。

    江外婆看着江痕,问:“好喝吗”

    江痕点点头,“很好喝。”

    江外婆笑了笑,脸上带着满足,又坐回桌子前继续做账。

    江痕边喝银耳莲子羹边抬眼看着外婆,外婆一身素色的旗袍,挽着头发,戴着一个金属边框的眼镜,自从江英影去世之后,他和外婆的日子反而好过了不少,外婆原本整日以泪洗面,面颊清瘦,神情憔悴。现在整个人圆润了起来,除了在家做账,她有时间还会和街坊邻居的一些老太太打打麻将,日子过得很是惬意

    喝完了银耳,江痕让外婆也早点休息,而后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房门,看了一会儿书,心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他在想自己的重生,在想林一夏,林一夏能重新出现在他面前,和他说话,对着他笑,对着他大叫。

    想着林一夏,江痕忍不住弯起嘴角。

    江痕没再看书,洗了个澡,上床睡觉,在陷入睡眠的那一瞬间,江痕突然一个激灵,害怕这一切只是梦,醒来时自己的身体依然在冰冷的坟地里沉浮,而林一夏,依旧和自己天人相隔。

    这一夜,江痕噩梦连连,第二天早上醒来,他还是在那间狭窄的小房间里,外面有亮光从门缝照进来,厨房还有动静,是外婆起来做早饭了。

    江外婆在外面,轻轻的唤了声,“痕痕。”

    江痕应了一声,突然觉得很温暖,有些想赖床不起来了。

    外婆还在,林一夏还在。

    真好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