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男神追妻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16章 世纪骂战

    e

    江痕当时,很不厚道的、偷偷的抿着唇笑了。

    长这么大,他第一次知道,原来骂人也可以骂的这么好笑。

    林一夏和李铭打的难舍难分,确切的说,是林一夏打李铭打的停不了手,江痕不明白,林一夏那小小的身子,怎么有那么多用不完的力气,打人的时候豪无章法,乱打一气,全凭着一股蛮力。

    “快别打了,赶紧住手,哎哟,我儿子脸都抓花了,你个小崽子赶紧给我住手”

    一声公鸭嗓子似的中年女声响起,这是李铭的妈妈,叫孙金凤,她平素是个爱在背后嚼人舌根子的人,哪家出了什么事,总少不了她在背后像大广播似的宣传。不仅如此,她还特别爱占小便宜,每次去别人家串门,总能顺回来一些吃的用的,所以镇上的人大多都不太喜欢她。

    孙金凤看自己宝贝儿子被林一夏按在地上打,气的脸色青白,七窍生烟。提着菜篮子的手都在发抖。她刚准备上去拉开林一夏,却见林一夏自己跑开了,跑开之前还顺便踢了李铭一脚。

    这一脚又给李铭踢的哇哇大哭。

    孙金凤气的牙痒痒,忙跑过去抱起自己的宝贝儿子,结果一个不没站稳,两人一起摔倒了。

    孙金凤的脑袋撞到了街边的石阶上,擦破了皮,血都流出来了。而压在她身上的李铭哭的更大声了,像死了爸一样,撕心裂肺的。

    孙金凤只觉得脑袋一阵发昏,手脚都在发抖,这辈子她都没这么气愤过,她竟然被一个才七岁的小女孩欺负了。她恨不得立马干掉林一夏这个讨债鬼

    孙金凤杀气腾腾的爬起来,发现林一夏这个小孽障抱着不远处的一颗大树,正在嚎啕大哭,好像遭了天大的委屈,一边哭还一边骂不绝口的,“狗日的,大人欺负小孩,两个人打我一个人,把老娘打得皮翻翻的狗日的没得良心二人要遭报应的”

    孙金凤两眼一黑差点晕了过去,她孙金凤平日里就是个撒泼不讲理的,平常吵架整个胜利镇她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却不想今天却被一个七岁的女娃娃骂了,林一夏着一口土话一顿瞎嚷嚷,过往行人都纷纷侧目,一个镇上的人大多又都是认识的,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她欺负林一夏了,明明自己连碰都没碰她一下。

    孙金凤不由得怒发冲冠,心里想着,这个小王八蛋果然是在乡下没人教,一肚子脏话,那张嘴跟个垃圾箱似的,一打开就源源不断的往外喷毒气。

    孙金凤伸出手胡乱的擦了擦脑门子上的血,心里的火气再也忍不住,破口大骂道:“你个没教养的王八羔子,难怪汪桃生不出带把的,就是你这个小妖精给霉的”

    因为动静闹得实在大,又加上两人这一通大嗓门吼,想不惹人注意都难,所以这会儿周围围起了不少人,大多又都是认识的,平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孙金凤这话一骂,周围围着的镇上的其他人都不禁暗暗,本来只是林一夏和李铭两个孩子闹不愉快了,打的再过,骂的再难听,这在大人眼里也都是可以原谅的,毕竟只是孩子,可是,孙金凤这个成年人,竟然这样骂林一夏一个才七岁的孩子,骂林一夏的妈妈汪桃生不出儿子,这是诅咒人断子绝孙,这话实在有些过了

    恰巧这个时候,林妈妈汪桃下了班,骑着自行车正往家赶呢,看这里围了一大圈人,还挺纳闷出了什么事,推着自行车往里看就看到自己家的闺女抱着大树嚎个不停,而孙金凤伸出手指着自家闺女骂,骂的那些话她一字不漏的全都听到了。

    林妈妈气的不行,脸当场就冷下来了,她问:“孙金凤,我们林家哪里得罪你了,你至于骂出这么狠毒的话”

    孙金凤倒没想到林妈妈会在这,所以这会儿看到林妈妈心里还是有些虚的,不过她是个好面子的,才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向林妈妈示弱,只见,孙金凤昂着脖子,一副我最有理的样子,“你女儿把我儿子打了你怎么不说你女儿害我的脑袋都磕出血了你怎么不说还好意思说我狠毒我告诉你,我只是说她两句,没打她都算不错了。”

    林妈妈双眼一瞪,气的嘴唇都哆嗦了,她知道孙金凤这个人没道理可讲,却不想她竟然无耻到这种地步,竟然还想打自己的闺女。

    “孙金凤,你别忘记了,李铭比我家夏夏大了一岁多,比我家夏夏长的高长的壮,你好意思说我家夏夏欺负你家李铭至于你,比我年龄都大了好几岁,还想打我闺女。赚什么都别说了,咱们到居委会去,让居委会给评评理,你们母子两个人欺负我家闺女一个人,我就是闹破了天也得给我家闺女讨回一个公道”林妈妈说着将自行车停到一旁,走过来拉着孙金凤就要往居委会的方向赚孙金凤自然不会去,胜利镇谁都知道,林妈妈的姑姑在镇上居委会工作。要是这个时候去居委会讲理,她自然是理亏的那一方。所以她挣扎着不去,嘴里嚷嚷着,“有本事咱们去医院,让医院检查下我儿子身上的伤,再给我脑袋拍个片子,我告诉你,我这脑袋要磕出个好歹,我就住在医院不走了,你就等着赔钱吧”

    林妈妈气极反笑:“你有本事就去医院住着,有本事就住到发霉,我看你有什么能耐让我出一分钱”

    “我呸你才发霉你们一家都发霉,所以生不出带把的。”

    “我生不生得出带把的和你有什么关系你生个带把的有什么了不起念了一年多的书连十都数不到,每次考试都是倒数第一,有什么可显摆的”

    “我就显摆,起码我儿子能给我家传宗接代啊,你呢你家只会断子绝孙”

    “你嘴巴这么恶毒,你家才断子绝孙”

    “”

    这一顿架吵了半个多小时,最后还是有人把居委会里的人请过来了,这顿骂战才得以暂时停止,居委会的人教育了孙金凤和林妈妈一顿,当然,因为林妈妈的姑姑在居委会工作的关系,所以教育林妈妈只是形式,对于孙金凤,可是连批带吓的狠狠的教育了一通。

    “都什么年代了,还重男轻女,国家一直在说生男生女都一样,女儿也是传后人,这竖家倡导的政铂你怎么还存着这种思想还在大街上嚷嚷,你也不怕惹事。这要被上头发现了可是要拘留的。”

    这一通话给孙金凤吓的不轻,拘留就是坐牢,她可不要坐牢,去年镇上有个人因为偷东西被判了九年,才三个月就死在监狱里了。听说是被监狱里的其他犯人活活打死的,一想到这,孙金凤就害怕了,她忙不迭的点头认错。最后在居委会的见证下,孙金凤向林妈妈和林一夏道了歉,拉着李铭头也不回的回了家,生怕再慢点她就要被人拉着去拘留了。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