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男神追妻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13章 伤痕累累

    e

    因为脚扭伤的缘故,林一夏第二天在家光明正大的休息了一天,林妈妈和林奶奶看到林一夏红肿的脚踝,心疼的不行,尽管林一夏一再说已经不疼了,可林妈妈和林奶奶仍然不放心,坚持带着她去医院拍了个片子,确定没事之后才放下心来。

    就这样林一夏嘴里吃着葡萄、翘着二郎腿、窝在沙发里看了一天的动画片,那种不上课的感觉,简直爽翻了,可惜这种好日子也只有一天,第二天早晨六点半,林一夏就被林妈妈叫醒了。

    “夏夏,起床了,吃完早饭妈妈送你去学校。”林妈妈说着伸手拉开房间的窗帘,整个房间顿时亮堂了起来。

    林一夏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不情不愿的坐起身开始穿衣服。

    吃完早饭背着书包被妈妈搀扶着往门外走的时候,却意外的看见江痕踩着单车在外面。

    林一夏的脑子有些懵。

    江痕这是,专门在等自己

    这事怎么看怎么怪异,林一夏真想问江痕,你到底要干嘛啊干嘛突然对我这么好啊搞的我这心七上八下的。

    不过,江痕却没看她,而是看向林妈妈,出声叫道:“汪姨。”

    林妈妈见是江痕,笑着道:“痕痕啊,好几天没看到你了,又长高了。”

    镇上好多其他人都觉得江痕性格不好,阴沉沉的,可林妈妈不这么觉得,她打心眼里喜欢江痕,她觉得这个孩子真不容易,那么曲折的身世,却一点也没学坏,学习成绩每年都是全校第一。

    这是江痕重生几天来第一次看到林妈妈,不知怎么的,他的鼻子有些酸,看着林妈妈亲热的笑容,许多很久以前的事情又都纷纷跑到眼前来了。

    上一世的林妈妈去世的早,割腕自杀的,最后一次见到林妈妈,是她躺在血泊中一动不动的样子,那一幕,深深的了江痕的双眼。

    江痕的记忆里,林妈妈是为数不多的对他好的人之一,在江英影身上没找到的母爱,江痕在林妈妈身上体会到了。

    江痕八岁那年,来到胜利镇的第三天,被江英影打过之后,他跑到一个无人的地方,躲在一棵大树下哭泣,也是在那一天,他第一次看到林一夏。

    那一次,林一夏那仿佛天使般的笑走进了他的心里。

    他什么都看不到了,只看到林一夏,一动不动的看着她,看着她那双黑得发亮的大眼睛,看着她左边脸颊上好看的酒窝,看着她想用笑容抹去因为她的意外出现让他受到的惊诧与害怕。

    江痕还在发呆,在看见林一夏后,就一直发呆,僵住了的全身让林一夏觉得他的身体因刚才惊吓而明显的震动是她的错觉。

    林一夏按在江痕头顶上的手在他没有的任何反抗下,滑到他的脸颊

    “呀,好烫,你发烧了”当林一夏的手感触到由江痕的脸上所传来的、仿佛把她的手都融化掉的热温时,林一夏脱口叫道。

    江痕笑了,在林一夏看不到的地方弯起了嘴角,双眼渐渐闭合,最后,他倒在林一夏的怀里。

    他想,如果就这样一直睡下去也没什么不好的,睡在这个宛若天使般小女孩的怀里,对他来说,就是天堂,就是彻底的解脱。

    他实在太累了,身心俱疲,他需要休息

    林一夏怀抱着江痕热得就炭炉子般的身子,急急的叫唤他、摇晃他,可是,江痕却连动都不曾动一下。

    情急之下,林一夏把江痕放到她的背上。

    在大一阵踌躇后,她决定把他带回自己的家。

    要说林一夏一个七岁的小女孩背起比她大一岁的江痕实在有些不可思议,可是,她却没费什么力气就背起来了,因为,江痕太轻了,长期的营养不良加上家暴,已经八岁的他看起来比林一夏还要瘦小,再加上林一夏平时到处疯狂,吃的又多,看起来不胖力气却不小。

    所以,背起江痕实在没费什么力气。

    当时的林一夏,只是单纯的认为妈妈或许有办法救治发烧的江痕。所以,想也不想,就将江痕背回了家。

    林一夏背着江痕回到家里时,林妈妈正在家里拖地。当她看到林一夏背着一个小男孩回来时,林妈妈的眼瞪得老大。

    她搞不明白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林一夏虽然平时比较调皮,偶然也会和别的小朋友吵个嘴儿打打架,可是像今天这样将人打的人事不省的还是第一次。

    “夏夏,你,你这怎么回事你又和人打架了怎么把人打成这样你让我怎么和人家长交代”林妈妈气的当场将拖地的拖把扔在地上,双手叉腰急急说道。

    “妈,不是,快来帮帮我,这个小男孩,他发烧了”

    林一夏有些着急,虽然江痕不轻,可是背着这么一个和她差不多高的人走了七八分钟的路也很累啊。再宅她感觉得到背上的人儿的体温越来越脯热得让她怀疑她会不会被烫伤。

    林妈妈一听,忙小跑着到林一夏的身爆这才发现,林一夏背上的小男孩是如此的面生,她从未见过。当她接过林一夏背着的小男孩的时候,不禁惊呼,“我的祖宗爷怎么这么烫”

    没有犹豫片刻,林妈妈当下开始指挥林一夏做事:“夏夏,快去倒杯开水,记得兑些凉白开。”

    “我知道,要温水。”林一夏应道,马上蹬蹬的跑向厨房。

    林妈妈将江痕抱到了沙发上,拿出一条毯子给他盖上,林一夏端着盛着温开水的杯子走过来,为了不让杯子里的水溢出来,她走的格外的小心翼翼。

    走到妈妈身边将杯子递给妈妈之后,林一夏像是干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似的呼出了一口气。

    林妈妈接过林一夏手中的瓷杯子,指挥林一夏去房间里拿退烧药。

    林一夏又接着蹬蹬的跑去拿退烧药。

    好不容易给半昏迷躺在的江痕喂下退烧药,还没等林一夏松一口气,林妈妈又开始使唤上林一夏了。

    “夏夏,你再去打半盆温水过来,记得把卫生间的毛巾拿来,我给他擦擦身子,这烧怕是不容易退。”

    那个时候,因为家里条件不是很好的缘故,生个病发个烧的,不是太严重的,都不会轻易去医院,医院那真真是烧钱的地方。

    “好。”林一夏没有任何抱怨,听话的又蹬蹬跑到厨房。

    林妈妈伸出手摸了摸江痕的额头,满脸疼惜的低语:“这是谁家的孩子啊,怎么烧成这样,大人知道了可不知道得怎么心疼呢”

    林一夏在卫生间里,端着兑好的温水,正准备出来的时候,客厅里就传来了林妈妈的惊呼声。

    林一夏水也顾不得端水了,立马蹬蹬的往客厅跑。

    一进客厅,林一夏就看到妈妈正着身子站在沙发爆她跑上去一看,也不禁倒抽一口气。

    小男孩儿上半身的衣服已经被林妈妈褪下了,让人感到惊恐的是,这具孱弱的身躯竟然布满着无数的伤痕。

    大大小小的伤疤,有不少都还在渗出血丝,把他的里衣都染成血色的花斑。

    这些伤,由脖子一直延伸到裤子挡住的胯骨,很肯定,他的腿肯定也是伤痕累累。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