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男神追妻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012章 我想吃冰淇淋

    e

    周围的其他学生都开始哄笑,这些人中,就两个人没笑,且脸上的表情难看到了极点,一个是周圣羽,一个是肖碧彤。

    周圣羽看着江痕抱着林一夏的背影越来越远,右手紧紧的握成了拳。他真想给自己一拳,自己真是太笨了,刚才怎么没想到送林一夏回去这大好的机会竟然被江痕抢了去,江痕,自己绝对不会让他好过,竟然敢和自己抢林一夏

    肖碧彤咬着嘴唇,眼圈微红,跺了跺脚,往卫生间的方向跑去,不用说,肯定是去躲着哭去了。

    最后体育老师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说:“江痕同学乐于帮助其他同学,这值得你们每一个人学习,如果你们不想上体育课,那我就和你们班主任说说,将体育课换成其他课。”

    学生们一听这话,立马都识相的闭上了嘴巴,作鸵鸟状轰散开。

    体育课是他们唯一的福利,要没了实在是太痛苦了,而且依老板娘齐磊那性子,只要体育老师一开口,他绝对会把体育课抢过去上他的数学课。

    这可是最要人命的他们可不想上数学课

    &

    江痕抱着林一夏走出校门,林一夏脸色发烫,伸出手挣了挣江痕,小声的说:“那,那个,我下来自己走吧。”

    江痕丝毫没有要放下林一夏的意思,他低下头,看着林一夏,问:“你觉得你现在能走吗”

    林一夏重重的点了点头,说:“能走的,不信我可以走给你看。”

    江痕摇,说:“不行。”

    林一夏问:“为什么不行”

    江痕说:“你这是内伤。”对上林一夏疑惑不解的目光,江痕像是证实他这句话的说服力一样,他说:“肌肉拉伤也是内伤的一种。”顿了顿,江痕又接着说:“肌肉拉伤不可小视,不注意的话可能会导致肌肉和肌腱完全断裂,也可能会撕脱骨折,严重了需要做手术。难道,你想做手术”

    江痕说完这段话看着林一夏,脸上丝毫没有说谎者应有的面红耳赤。心跳加快倒是有,美人在怀怎能不心跳加快

    他的心跳快的都能跳出嗓子眼了。

    林一夏有一瞬间的惊讶,倒不是因为江痕吓她的那段话,实际上,认识江痕以来,她就没听他一口气说过这么多的话。

    真是邪了门了

    林一夏就这么看着江痕,与他对视。似乎真的想从江痕的脸上看出一点与以前的江痕不一样的地方。

    这么仔细的、近距离的看,林一夏发现江痕长的真是帅,眉毛很黑,眉形像修剪过似的,很有型。睫毛又长又密,从她的角度往上看,像两把小刷子似的,让人忍不住想伸手去触摸感受下。眼珠子和其他人也不太一样,黑棕色中泛着些许蓝绿色的光芒,像极了有市无价的猫眼石。他的嘴唇很薄,但是却鲜红柔嫩,嘴唇边细细的茸毛林一夏都看的清清楚楚。有那么一瞬间,林一夏似乎明白了为什么学校里那么多女孩子喜欢江痕了,因为他看起来真的很可口

    江痕看着林一夏呆呆的表情,以为自己刚才的话吓到她了,心里不免有些自责,他轻声安抚道:“你也不用太担心,回去好好休息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

    “啊你说什么”林一夏像是刚回过神似得问江痕。

    江痕在心底重重的叹了口气,自己这样抱着她,她也能走神,看来自己追她的道路漫漫远兮。

    他摇,说:“没什么,我送你回家吧”

    看着林一夏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江痕问:“你想说什么”

    林一夏看着江痕的嘴唇,脱口而出:“我想吃冰淇淋。”

    江痕不禁莞尔,他说:“好,我带你去买。”

    &

    直到林一夏吃上肖想已久的奶油冰淇淋,她仍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手上这个冰淇淋竟然是江痕买给她吃的。

    其实,今天不可思议的事实在是太多了,江痕会帮她敷脚,江痕会送她回家,江痕会买冰淇淋给她吃,江痕会抱她,咳咳一想到这个,饶是林一夏平时再大大咧咧,这会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

    因为林一夏脚扭到了,所以这会儿江痕倒没急着送她回家,而是到学校附近的小卖部里,让她挑了个冰淇淋,江痕自己问老板要了个棒棒糖,两个人并排坐在小卖部门口的凳子上吃了起来。

    林一夏看江痕吃棒棒糖,看着他两根手指夹着棒棒糖在嘴里。看着看着她突然笑了出来,江痕问:“你笑什么”

    江痕不问还好,这一问林一夏笑的更加的一发不可收拾,她边笑边说:“江痕,你这个样子好像在吃奶,还吸的啧啧的响哈哈太搞笑了”

    笑着笑着,林一夏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她发现只有她一个人在笑。

    她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平时和易真伊她们闹惯了,一时忘记了现在自己旁边这个人是江痕了,就自己刚才的那番话,江痕肯定会认为自己不正经,想到这,林一夏故作大咧咧的笑了笑,“那个,我,我开玩笑的,你不会介意的,对吧”

    江痕摇了,表示自己并不介意。

    林一夏看江痕,这才呼出一口气,连忙低下头装作认真的啃着手里的冰淇淋。

    在林一夏没注意的时候,江痕,悄悄的红了脸。

    江痕等林一夏吃完了冰淇淋,又坐着休息了一会儿,他才起身去路边找了辆三轮车,谈好了价钱他不顾林一夏的反对又将她打横抱起放在了三轮车后车座上,除了半路江痕下车到药店买了瓶喷药,两人一路没有再说话,随着发出“突突”噪声的三轮车往家的方向赶去。

    那个时候,胜利镇是没有出租车的,不过揽活的三轮车都是随处可见,很便宜,一般一块钱就可以搭乘一次。

    虽然坐的并不是那么舒服,可是却很有这个小镇的独特气息。

    扭过头看着一旁的林一夏,江痕忍不住弯起了嘴角,坐在这么吵的三轮车上,颠簸的这么厉害,林一夏也照样能睡着,脑袋还随着三轮车行驶的方向前后左右的摇摆,像家里钟表的下摆似的。

    怕她磕到脑袋,江痕伸出手轻轻的托住她的头,睡梦中的林一夏终于找到了一个支点,一点也不客气的枕着江痕的手睡了起来。

    &

    半夜从梦中惊醒,梦里依旧有林一夏,只是这次梦境不同于以往,因为这次的梦难以启齿

    里黏糊糊的东西昭示着一切。

    江痕换了条,睁着眼睛平躺在,脑海里想的全部都是林一夏,上一世自己第一次做春梦是十八岁那年,这一世,硬生生的提前了四年,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这一世的自己第一次遗精吧。

    想到这,江痕不由的笑了起来。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