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们曾相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76章 卷走了所有财产

    医生的脸色看起来很难看,眸光闪过一丝怒意,冷冰冰的开口说道:“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她脖子上有清晰的掐痕,很明显是差点被人掐死,你们到底怎么回事我管不着,只想奉劝一句,年轻人不要冲动行事,否则造成苦果可划不来。”  “啊,差点被人掐死?林医生谢谢你了。”苏锦汐大吃一惊,简直不敢相信,除了秦牧风还能有谁,他居然下得了手!  “锦汐你先进去看一诺,我来收拾他!”顾清幽眸子一紧,冷冷的说出口。  顾清幽紧紧的盯着他,虽不说话但目光足以杀死人。跟她料想的一点也没错,否则一诺好端端的怎么快要死了…  秦牧风的双腿抖的更厉害了,虽然他捡回来一条命,但以顾清幽现在的本事,恐怕他日后也不会好过了。  “清幽你听我解释,我并没有想掐死一诺,她是我老婆我那么爱她,前面她非要拉着我去民政局办离婚证,我不同意,于是我们俩争吵起来,不知怎么就抱在一起打架,一不小心掐到她脖子了,真的,就是这样。”秦牧风慌张的解释,但明显有些语无伦次,他心里害怕的要命。  顾清幽双手抱胸,扬起下巴看着他,脸上的表情似乎在说,继续编,我让你继续编吧,看你能编出什么花样来。  秦牧风说完之后见她不吭声,心里也开始打鼓了,“你,你不相信我说的?那你去问一诺吧。”  顾清幽不屑的笑出声,嘴角噙着一抹讽刺,“我没说不信,你这么紧张做什么?秦牧风,数数手指头,我们认识有五个年头了,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心狠手辣呀?你怎么下得去手?如果是无意,掐到她脖子就该放手啊,怎么还能差点掐死了呢?”  秦牧风越来越紧张,支支吾吾的应付道:“我,我当时完全失控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是真的不想离婚,不然我至于吗?”  说到后面他的语气好像还有些委屈似的。  顾清幽低眉垂眼,又抬起头来厉声质问,“那这么说来,你没有错,是我们家一诺的错啦?你要搞清楚做错事的人是你,你不想离婚又能怎么样?等她好点,你立马跟她去离婚,要不然…”  她说话的语调极慢,却抑扬顿挫,轻重缓急很到位,令秦牧风心惊胆战,她这是在威胁他。要么离婚,要么小命不保吧。  秦牧风的脸上写满了不服气,“你是她的好朋友,人家都劝和不劝分,你倒好,盼着我们离婚呢,你安的哪门子心哪?”  顾清幽笑出声来,声音里极具有讽刺的味道,“你这么渣,根本配不上他,我告诉你吧,当初她和你谈恋爱的时候,我就看不上你,只是看你对她好,结果还都是假的,当然,这只怪我们当初有眼无珠,但是秦牧风你给我记住!你做的这些事我会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  秦牧风的心顿时凉到极点,他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这辈子居然活成这幅样子,顾清幽拽住他手腕,推进了病房。  醒过来的许一诺躺在床上,面色苍白,她一看见秦牧风就吓的浑身发抖,双手捂住眼睛不想看他。  “我不想看见他,让他滚。”  顾清幽看到这一幕很是心痛,一诺受的惊吓非常大,她能想到当时的场景,秦牧风一定很残忍。  “一诺…”秦牧风想要走近她,被顾清幽拦住,她本来想惩罚他,只是没想到一诺的反应会这么大。  秦牧风被赶了出去,顾清幽急忙坐在床边拥着她温柔的安慰着:“没事了,我把他赶走了。”  苏锦汐偏过脑袋,难过的只想哭,这几年她很羡慕他们两个,很相爱很幸福,却没想到一夜之间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甚至差点闹出人命,到现在她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许一诺惊吓过度也不肯说话,在医院住了两三天,在她们的悉心照料下才渐渐好转起来。  直到出院,秦牧风没有再出现,许一诺的情绪慢慢稳住,她打算尽快和秦牧风离婚,划清界限。  出院这天顾清幽去接她回家,这些事都瞒着许家的人,许一诺不想再被这件事困扰。  “如果是这样,你打算怎么跟你父母交代啊?好端端的离婚总要有个理由吧?”顾清幽担忧着问。  “随便找个理由,我们不合适没感情了,反正没孩子他们也不喜欢秦牧风,没多大问题。”许一诺心里也顾虑,她父母非常要面子,是不情愿接受女儿离婚的事实的。  回到家门口,许一诺才想起身上根本没有钥匙,顾清幽有点疲乏,她伸手撑在门上,门却忽然开了。  “这怎么回事?莫非他还赖在你家吧?”顾清幽一脸诧异,这套房子是许家买给一诺的,并没有秦牧风的名字。  许一诺轻轻摇头,如果他真的在家也好,今天就可以把离婚办了。当她推开门一看,顿时目瞪口呆。  屋里乱七八糟的,地上一片狼藉,屋里的东西被翻的乱七八糟,跟被抢劫了似的,“糟糕,这才几天没回来住,就遇到小偷了,真倒霉。”  许一诺随口抱怨着,可她进到卧室一看,房间空了很多,秦牧风的东西全都不见了,她每个房间都检查一遍,他的东西全都不见了,看来这事是他干的!  她很不自然的笑笑,脸上的表情尽是悲哀,她所有值钱的都被一扫而空,秦牧风的行为简直令人发指。  “赶紧给他打电话,不怕他卷走你的钱,怕找不到他人。”顾清幽忽然有种很危险的预感。  果然不出所料,秦牧风的电话打不通,许一诺生气的把桌上的东西全部推倒在地上,在最下面,压着一张纸条,上面清晰的写着:  一诺,我这么做全是被你逼的,我离开这座城市了,恐怕你再也见不到我了,自己保重。  “清幽我怎么办!他消失了,我找不到他怎么离婚?”许一诺心急的快要哭了,秦牧风真阴险!  顾清幽倒是不慌不忙,只要人活着,她不信找不到他!“不要着急,我去找爷爷帮忙。”  ********  事实上秦牧风根本没有离开桐城,如果他不这么说她们肯定会找他,世界这么大,离开桐城,天王老子也找不到。  秦牧风回头来找韩静雪,刚开始韩静雪很理智的拒绝与他见面,却抵不住他的糖衣炮弹,他骗她说,他已经离婚了。  为了保险起见,秦牧风并没有把韩静雪带到住处,只是开了一间房,他天性好色,一见到韩静雪,立马像只恶狼似的扑上去。  “等一下你急什么?我身上好多汗先去洗一下。”韩静雪欲情故纵。  秦牧风趁浴室的门没关紧,一溜烟的跑进去,韩静雪正在脱衣服被吓的大声叫起来,这些天他可憋坏了,没有前戏,很快,浴室里一片旖旎。  韩静雪被他拥在怀里,娇滴滴的问:“我想看看你们的离婚本长什么样?给我看看。”  秦牧风微微一愣,随后笑着说:“有什么好看的?我拿到手就扔掉了,反正我跟她的毫无瓜葛了。”  韩静雪也不傻,她敏感的发现他有可能在骗她,任性的要求:“快给我看看,不然我就不跟你…”  秦牧风想了想,觉得能拿得住她,就如实相告:“没离婚,我们以后还指望她给钱呢,宝贝儿,结婚证就是一张纸,我根本不爱她,也不会再回那个家。”  韩静雪立马不乐意的掰开他的手,从被窝里钻出来穿衣服想走,“你不离婚我不会再跟你来往了,我可不想一辈子做小三。”  秦牧风急忙抱着她,耐心的哄道:“静雪,你跟了我三年,我们这么相爱你舍得放弃我吗?”  韩静雪听到这里,发出鄙夷的笑声,她是天蝎座,可没有忘记前几天他是怎么形容他们的爱情!  “你爱我吗?爱我什么?身体吗?美貌吗?”  秦牧风的脸上露出一抹坏笑,邪恶的回道:“我最爱你在床上…的声音。”  说着他的手便开始不安分起来,韩静雪低头用力的咬他一口,怒骂道:“你这个混蛋,我真是瞎了眼才会爱上你!”  秦牧风吃痛的捂住手背,韩静雪抓起包立刻摔门而出,气的他对着的门大声骂:“臭biaozi,装什么纯,你只配做小三,不知道被男人糟蹋过多少次还给我装!”  韩静雪站在门口清楚的听见他的辱骂,眼泪瞬间落下来,她对天发誓,除了他,只有初恋才碰过她。  当年若不是因为失恋,秦牧风嘘寒问暖,趁机而入,她不会被虚情假意蒙蔽了双眼,竟以为他是真的爱她。  韩静雪,你真是最愚蠢的女人!  秦牧风从钱包里掏出一张卡,里面足足有八百万,他邪恶的勾起唇角,他变卖了许一诺名下的房子,在前一段时间,他已经在筹划这件事,只是差最后一步,所以他坚决不能离婚!  他们是合法夫妻,房子在他名下,他再变卖,也合乎情理。但此时许一诺并不知情。  她没有怀疑过,因为她不知道秦牧风的胃口有多大。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