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们曾相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74章 说出真相他也不相信

    九叔拖着行李箱走在前面,顾清幽不紧不慢的跟在身后,当她走进卧室的那一刹那,似乎明白了什么,房间里的设计风格,颜色搭配都是出自女人之手,而且墙上还写着大大的“囍”字。  九叔抬头看见这一幕时,不由得也怔住,怎么会这样?他知道这里是少爷和江小姐先前准备的婚房,但他以为老爷子至少会派人把这些痕迹抹掉吧。  顾清幽着实被震惊到了,冰雪聪明的她猜测到这可能是江梦年准备的婚房,心里很是不解,林爷爷为什么要让我们搬到这里?不是徒增伤悲吗?  “少奶奶,这个,可能是老爷子…”九叔试图解释些什么,他都不忍心见顾清幽受伤的样子。  “我知道,是你们少爷和江小姐的婚房。”顾清幽心里难过的想死的心都有,但她仍然伪装的百毒不侵的样子。  九叔呆若木鸡的站着看她,猜想她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难道不会有疼的感觉吗?他往门口望去,根本不见少爷的踪影。  “少奶奶你先休息,我去看下少爷。”九叔知道少爷难免会触景伤情,不知道他现在会躲到哪里?  顾清幽整个人像是瘫软一般,无力的倒在床上,林爷爷成全了他们,为什么又要让他们活在江梦年的世界里?  而林慕辰对搬到这里住的反应那么过激有了合理的解释,他心中有愧,没有勇气面对她,活在有她阴影的世界里。  九叔急匆匆的奔下楼,林慕辰直直的身子立在客厅里,一动不动的盯着某个角落,他的心脏早已承受不住了,回忆如同浪潮,一层一层的向他袭来。  “少爷,你没事吧?”他本来处在失神中,九叔突然出现把他惊了一跳,他连忙回过头来看着他。  “卧室跟先前是一样的吗?”他们沉默相对了一会儿,林慕辰才小心翼翼的问。  九叔无法隐瞒,只能点头默认,林慕辰的身子一颤,站立不稳几乎差点摔倒在地,爷爷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拿上我的行李,立刻送我离开这里,我不会在这里住下的!”林慕辰怒火中烧,气势冲冲的大声吼起来。  九叔愣在原地不动弹,不住这里能跑到哪里去?全桐城每个角落哪里没有老爷子的眼线?少爷根本无处可去。  “少爷,我找人处理下楼上的卧室,老爷子肯定不让同意你回家去住。”九叔中肯的劝说着。  林慕辰心里堵得慌,他作为一个男人,控制不了自己的人生,保护不了心爱的女人,他是堂堂林氏总裁,却活的不如一个普通人。  林老爷子,林老爷子,永远都是他独霸专行,何时问过他的想法?  “如果我非要离开这里呢。”林慕辰痛恨的懦弱的自己,一意孤行,他跑到楼上把装着他衣物的箱子提走,甚至没有看躺在床上的顾清幽一眼。  九叔被强行拉走,临到走出这道门时,他大声冲楼上喊道:“少奶奶!少奶奶快下来,我们要离开这里!!”  但他的话被空气吹散了,顾清幽什么也没听见,她麻木不仁的一直躺在这里,直到屋里的光线越来越弱。  顾清幽呆呆的看向窗外,白云依旧那么白,蓝天依旧那么蓝,可她的世界为什么还是黑暗?林慕辰迟迟不肯上来,恐怕早都离开这里了。  林老爷子派来的佣人差不多把所有房间收拾干净了,空荡荡的别墅里,没有朝气,没有喧闹声。  *******  林慕辰拉着行李箱在机场等候,他忍无可忍的决心离开这座城市,反正江梦年也没醒来,他了无牵挂。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终于可以检票登机了,可安检人员却说道:“对不去先生,领导有指令,您不能上飞机。”  林慕辰纳闷儿了,疑惑不解的发问:“我为什么不能上飞机?你知道我是谁吗?你们领导是谁,叫出来见我。”  没过多久,身为机场主任的中年男人朝他走来,西装革履的很有气势,走到林慕辰跟前,毕恭毕敬的开口:“林少爷,这是林老爷子吩咐的,我只是奉命行事,还请海涵。”  林慕辰轻笑一声,瞬间觉得整个人生都是讽刺,连坐个飞机的权利都没有了,他气急败坏的走出机场,九叔还在门口等他。  “九叔你怎么还在这儿?不是让你先回家吗?”林慕辰拧着眉心,心想这该不会也是老爷子安排的吧?  “如果我回去了,谁来接少爷回家?走吧,少奶奶在家等你回去吃饭。”九叔舒心的笑着,脸上的皱纹很深,像是有一条条沟壑似的,这些年他为林慕辰也操碎了心。  林慕辰停下来不说话,扬起下巴一脸严肃的问道:“是不是你告诉爷爷的?不然他怎么这么快派人来截住我。”  九叔笑而不语,表示默认了,林慕辰对他也发不起火来,任由他带回家,果然如此,顾清幽坐在餐桌旁,双手放在桌上,一脸平静的等人。  “少奶奶,少爷回来了。”九叔笑容满面的说着,一脸殷勤,好像得了多大好处似的。  顾清幽淡淡的扫了林慕辰一眼,“可以吃饭了,都坐在一起吃吧,人太少,餐桌这么大,怪冷清的。”  她侧过身对两位月嫂说着,她们也不敢上前,等九叔再说一遍后才心惊胆战的坐下来。  林慕辰看她吃的很香,他却一点胃口也没有,为什么她总是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你吃的蛮香的嘛,好吃吗?”他的语气充满敌意。  “我肚子里有宝宝,我必须多吃点,她才能健康长大。”顾清幽的语气的终于带着一些情绪了,她是在暗示他,他是个快要做爸爸的人了。  但他是个爱屋及乌的人,他恨她,自然也不会喜欢肚子里的宝宝了,他很不屑的讽刺道:“别把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即使她出生了,我也不会对你好。”  顾清幽握着筷子的手指猛的一紧,她心里知道会是这样,但他何必把话说的这么决绝,连一点希望都没有,还怎么坚持下去?  饭后,林慕辰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他在心里暗自发誓,他绝不会踏进卧室一步,屋里被烟雾完全包围,他一根接着一根抽,地上落满了烟头,等他开始干咳起来,才没有继续抽下去了。  忽然有人轻轻的敲门,整栋别墅只有他们两个人,月嫂是绝不会来打扰他的,“进来吧。”  顾清幽推开门,似笑非笑的表情,看得出来少了几分锐利,多了几分柔和,她轻启红唇:“今天晚上你打算一个人在这里睡?”  林慕辰扬起下巴,嘴角的不屑似乎是说,那还用问吗?废话!  “当然,不过不是今天晚上,而是每天晚上。”林慕辰故意说的很慢,每一个字都吐的非常清晰。  这是她早料到的结果,并没有多大意外,“这样更好,我想跟你说件事,明天我搬回娘家住段时间。”  林慕辰提高了音量反问:“为什么?我们现在是夫妻,你不能随便回娘家,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欺负你了。”  “我只是告诉你有这么一件事儿,你先忙。”顾清幽低眉浅笑,说完便向后退了两步,随手关上门。  林慕辰一下子站起来追过去,顾清幽却飞速的将卧室门反锁上了,他敲门敲的手都快要断了,开始用脚踢。  “你想怎么样?要进来吗?”顾清幽猛的拉开门,让他踢了一个空,脚尴尬的悬在空中,又落下来。  林慕辰再躲闪已经来不及,他的视线正对过去的位置恰恰贴着一个大大的“囍”字,他记得很清楚,是江梦年剪出来贴上去的。  顾清幽悄悄的注视着他脸上的表情变化,他对江梦年,到底用了多少深情?她的心里开始有一根嫉妒的藤蔓在疯狂的滋长。  不是说好了这辈子只爱我一个人吗?为什么你全都忘记了?  “林慕辰,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请你如实回答我。”顾清幽的心跳加速,她很早就想问,但她却不敢。  她认真的神情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什么问题?”  顾清幽抿了抿嘴唇,清了清嗓子才张开口:“如果,我说如果,当年发生火灾的时候,并不是江梦年救的你,你会爱上她吗?”  她的问题让他一时竟回答不上来,从他睁开双眼起,他看到的就是江梦年的笑脸,他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这种如果不成立,不是她救的我,还能有谁?在美国陪伴我三年的只有她。”林慕辰说的很认真,他心里对她,更多的是感激?还是爱?他也不知道。  顾清幽执意再问:“如果确实不是她,是别人呢?你还会这么爱她吗?”  林慕辰一脸不解的看着她,忽然笑了,“好啊,那你告诉我,不是她,又是谁?难道会是你吗?”  顾清幽的心猛的涌起一丝酸楚,她恍惚的回答:“如果是我救的你,你会相信吗?”  语毕,林慕辰夸张的哈哈大笑,很不屑的回应:“怎么可能是你?我不相信,你别开玩笑了,我爱她,和她救不救我无关,不要以为你说你救过我,我就会爱上你。”  她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