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们曾相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71章 我会把离婚协议书给你

    顾向北从起床起便感觉浑身神清气爽,虽说婚礼磕磕跘跘不是很顺利,但好歹清幽还是嫁进了林家,林老爷子出手极其大方,给顾家的彩礼竟然是城郊一块地皮!  谁也没想到林老爷子会出这么厚重的彩礼,梁云烟喜忧参半,顾家得到了地皮,价值几千万,可是照这样下去,顾向北会越来越偏心顾清幽,这不,提出让顾清幽回到顾氏任职副总。  “清幽怀着身孕不宜操劳,还是让她在林家养胎吧,不要瞎折腾了。”梁云烟笑着说话,不想让他多想。  顾向北拧着眉不悦的说道:“她肚子里怀的是我外孙,我会不心疼?只是让她挂个名,有事才处理下。怕她闲着无聊,要是去林氏,别人肯定会说闲话。”  梁云烟在心底轻笑一声,呵呵,他想的还真周到,面面俱全,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无非就想讨女儿欢心,放长线钓大鱼咯。  “是的,你想的很周全,我赞成你。”其实她赞不赞成无关紧要,他早心意已决,很多事本来就不公平。  顾向北开怀大笑,春风得意的出门而去,梁云烟急急忙忙跑到楼上,眼看都下午了,儿子还没出过房间。  “卓然!你快把门打开,我快急死了。”梁云烟咚咚的大声敲门,生害怕他会想不开你。  “如果你再不开门,以后就见不到妈妈了。”敲了半天屋里毫无动静,梁云烟只好来软的。  不一会儿,门从里面打开了,顾卓然的眼眶微肿,面无血色,从头发到身上的衣服,全部乱糟糟的。  梁云烟气呼呼的推他一把,进屋把门锁起来,“卓然,你爸让清幽任职公司的副总,请你振作起来,不要再消沉下去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你非要吊死在一棵树上?”  江梦年出车祸的事令顾卓然伤心不已,他很自责很后悔,如果他不放开她丢下她一个人,她就不会出事。  看儿子没反应,梁云烟急的狠劲推搡他,“妈跟你说话,你没听见吗?你赶紧给我振作起来,我的儿子没人能打败!”  顾卓然心里本就很烦躁,他失去了耐心,吼道:“清幽也是顾家的人,你为什么非要跟她去争?再说她现在身为林家少奶奶,她还缺顾家这点钱吗?”  他的话虽糙,但不无道理,但梁云烟心有不甘:“反正顾家的东西,她什么都不能要。”  话毕,顾卓然惊讶的看着母亲,他终于明白,这些年她不是跟顾清幽作对,而是跟清幽死去的妈妈作对!  “妈,没有清幽的时候,你不是这样,有了她,你就像变了一个人,她妈妈已经不在了,你就不能放下吗?”顾卓然很不理解,也许这一点他遗传了她的。  梁云烟气急败坏的反驳:“卓然,说的是你的问题,你怎么扯到我身上!赶紧起床把自己收拾的利索点!”  顾卓然很听话的起床收拾利索了,但他开车去了医院,他迟迟没来看她,是因为缺乏勇气面对。  他看着躺在床上的江梦年,心不由得刀绞一般,脸上的肌肉隐约轻轻抽搐,他懊悔不已,不知不觉红了眼眶。  “你,你没事吧?”苏锦汐的声音轻轻传来,她默默的站在他身后许久,他几乎没有挪动过一步,宛如一座雕像。  顾卓然看是她,回过神来,结结巴巴的说:“我还好,还好…”  “你为什么不进去陪她说说话?植物人也有苏醒的可能…”苏锦汐轻轻咬唇,她希望她醒过来吗?可她更不想看他难过。  苏锦汐站在外面看着他握着江梦年的手,嘴唇时不时的张开,合并,又张开。她在心里默念:也许是时候放下了。  不管什么时候,不管有没有江梦年,顾卓然的心思永远也不会停在她的身上,何必自寻烦恼。  她转身走开,昂起头傻傻的笑着,她决定放过自己,开始接受老妈安排的相亲!  ******  许一诺思来想去,怎么都觉得不安,决定想个办法去套套秦牧风,她灵机一动,对,准备一顿丰富的晚餐!  从结婚到现在,她从来没下过厨,所以她不得不提前按照网上的教程操作一遍,她把店里的工作安排好以后,便风风火火的冲进超市。  提着大堆小堆的东西走到家门口,她刚一拧钥匙,门就开了,居然没有反锁?早上出门的时候忘记了?  站在玄关处,许一诺并没发现什么异样,正准备提着东西去厨房,却依稀的听见卧室传来低低的哼唧声。  她现在非常敏感,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原地,轻手轻脚的往卧室走去,卧室的门虚掩着,她轻轻的推开一条缝,透过门缝,她看见床上的两个人正在做剧烈运动,  许一诺慌忙用手捂住嘴,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中午她还在猜测,没想到下午事实就发生在她眼前!  他们的欢愉声响在她耳畔,她内心挣扎了很久,该装作毫不知情?还是当场戳穿?  屋里发出的暧昧声音一阵高过一阵,许一诺的急脾气啊,她哪里忍得住,拿出手机推开门,“咔嚓”几声,迅速的拍下几张照片。  听到咔嚓的声响,正在上面嗨的韩静雪长发一甩,回过头一看是她!吓的不敢噤声,被压在身下的秦牧风惊慌的偏过头看见许一诺,吓的立马软了。  “打扰你们风流快活了,美女,我老公的技术活怎么样?你看起来很像学生,能招架得住吗?”许一诺一眼看出韩静雪是学生妹。  秦牧风慌里慌张的把韩静雪从身上推下去,抓起被扔在地上的衣服胡乱的套在身上,低声祈求道:“老婆你一定要原谅我,是她每天像狗皮膏药似的缠着我,我身不由己啊。”  韩静雪光着身子趴在床上,听着他说出这样的话,眼泪顿时夺眶而出,前面她还在上课,是他发来信息说在家想她了,她逃课跑过来满足他,却被说成这样!  许一诺的衣袖被他紧紧抓着,他想去抢她的手机,他害怕许一诺会提出离婚,“想毁掉证据?我已经备份了,还有,一个巴掌拍不响,你们如果真心相爱,我可以考虑成全你们…”  “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不,我根本不爱她,是她纠缠我。”  两人同时说出不同的话,许一诺诧异的看着他们,韩静雪回头扬起的小脸上挂着泪珠,秦牧风的表情却是厌恶。  “不管你们谁先勾搭谁,这是我家,你们、都给我、滚、出、去!”许一诺不想再多看一眼,她嫌脏!  说完她立刻回头走出来,把买的东西全部扔进了垃圾桶,他背叛了她,凭什么她还要下厨做饭给他吃!  韩静雪哭着把衣服穿好,不计较他刚才说的话,牵着他的手想走,秦牧风怔在原地,冷冷的开口:“我不会离开,你走吧,我们不要再联系了。”  “你不要抛弃我,我不能没有你,她提出离婚不是更好吗?我愿意嫁给你。”韩静雪哭的梨花带雨,浑身开始发抖。  秦牧风低吼一声:“滚,赶快滚!”他几乎使出了全部力气吼出这句话。  韩静雪被他推搡出去,站在玄关处,她的鞋跟不稳,被他硬生生的推倒在地,听见重重的响声,许一诺回头一瞥,有些震惊,他竟然会这么狠心?  秦牧风毫不留情的关上门,跑过来跟她道歉:“老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一时性起,不该被她迷惑。”  许一诺紧紧的盯着他,怒火中烧:“我刚才说的你没听见?我让你也滚!滚出我的视线!”  秦牧风知道她这次动真格了,死皮赖脸的赖在这里,也决不能走,否则他极有可能会失去她了,他决不能离婚。  “老婆我知道你在气头上,你打我吧骂我吧,你想让我做什么都可以!”秦牧风可怜巴巴的望着她。  许一诺心里的火正熊熊燃烧,他平日里不就像这样疼爱她呵护她吗?可这一切是真是假?  “我想让你去死,你去死吧。”她告诉自己决不能原谅,男人偷腥,有了第一次绝对有第二次…  秦牧风听后二话不说走到窗户跟前,抬起腿就要往上爬,许一诺没当真,只听他说:“如果跳下去能让你原谅我,我马上就跳。”  过后,她忍不住大喊:“不要!”  秦牧风欣喜若狂,从窗台上翻下来冲过来抱住她,他对她了如指掌,她怎么可能舍得他去死?“我知道老婆舍不得我的。”  许一诺奋力的推开他,冷若冰霜的说道:“等我把离婚协议书弄好,我们都签字,好合好散。”  她的爱情里容不得瑕疵,婚姻亦是如此,背叛她永远不会原谅。  秦牧风如同置身冰窖中,他不肯放弃:“老婆,每个人都会犯错,不能一次就给我判死刑吧?我会改,求求你给我一次机会。”  许一诺沉默半晌,才不紧不慢的开口:“秦牧风,我什么样的人你还不了解?我从来不是婆婆妈妈的人,要么一,要么二。”  她的话语铿锵有力,她的语气非常决绝,她也心痛,但她在感情上有偏执,一旦触犯,没有商量的余地。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