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们曾相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70章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酸

    也许是现实太残酷,梦里太安稳,顾清幽睡的很沉很沉,没有刺眼的阳光,没有嘈杂的闹钟,她安静的睡容,他看的竟然有些恍惚了,托着下巴的手也不觉得酸痛。  她长长的睫毛突然用力一眨,睁开双眼吓了一大跳,惊呼一声,“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林慕辰傻傻的看着她,一脸懵懂,她用力掐了一下脸蛋,不敢相信这不是梦。  顾清幽啊的轻叫一声,心里寻思着,他这是演的哪一出?他这会儿又笑了,怎么看都像是不怀好意。她看了下时间,快九点了,她侧过头去看,窗帘被他拉起来了,难怪没有光。  “你睡醒了吗?起来收拾好,跟我去民政局。”在她疑惑不解的时候,他的手从下巴处移开,说完一个翻身下了床。  顾清幽微愣的看着他背影,回想他的话,去民政局?领结婚证?当然了!结婚证没领,不可能离婚呀。况且他才不会离婚,要一生折磨她呢。  想到这里,她才觉得顺理成章,他刚才分明是笑里藏刀。  “林太太,你怎么还不起来?小心老爷子说你懒。”林慕辰走到门口又回头一望。  顾清幽听着心里很别扭,他突然温柔起来,只让她心里发麻,他在盘算什么?  她没来得及化妆,林慕辰就迫不及待的拉着她上了车,在路上他又和往常一样,冷冰冰的一张脸,没有温度。  气氛有点尴尬,顾清幽只有望着外面,他一早上跟变脸没什么区别,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外面本来晴空万里,阳光明媚,却忽然变了天,狂风大作,林慕辰立马摇下车窗,窗外顿时模糊一片。  顾清幽只好转过脸来,目光自然而然落在他身上,他紧闭双唇,目不斜视的盯着前方,并没有要理她的意思,汽车飞快的行驶着,不一会儿就到了民政局。  林慕辰双手插在裤兜里,昂首挺胸的往里走,头发被风吹的凌乱,顾清幽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办证的工作人员看他们的合影,啧啧两声,扒了扒眼镜才问:“你们俩是来领证的吗?一点也不像。”  林慕辰一听不乐意的反驳:“我们哪里不像了?”说完,他伸手勾住她的脖子,深深的在她唇上印上一吻,工作人员干咳两声,他才松开了她。  “好吧好吧,公共场合你们注意一下形象。”  “我们新婚,比较喜欢黏在一起。”林慕辰露出淡淡的笑,带着一点玩味。  顾清幽一言不发的看着他演戏,忽然觉得他像个孩子,想折磨我?看看到底是谁折磨谁?  领完证后,林慕辰主动牵起她的手,兴奋的笑着说:“以后你就是我老婆了。”  顾清幽冲他翻了白眼儿,轻哼一声,着急的走出民政局,他拉着她走到僻静的角落,拿出红本本,打火机。  他想烧掉红本本?他的表情看不出是什么情绪,红本本燃烧起来,火苗蹭蹭的往上窜。  等到化为灰烬的时候,林慕辰勾起唇角,噙着一抹难以寻味的笑,“顾清幽,我们现在绑在一根绳子上,你休想离开我。”  “你可以不用装了。”她甩开了他的手,他的行为令她摸不着头脑,不离婚能报复她吗?她本就没想过要离婚。  “谁装了?我是认真的。”林慕辰否认道。  顾清幽轻扯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她可没忘昨晚的事,他恨不得掐死她。  她知道他不会真的狠心,但他也绝非善类!她走向停车场,拉开车门的手被他抓住,他冷冷的甩出一句话:“我要去公司,你自己回家吧!”  **********  顾清幽百无聊赖的在大街上闲逛,时而低头看看脚尖,时而仰头望望天空,心里不免有些惆怅,婚礼是每个女人心中的一个美梦。  她约了苏锦汐和许一诺在咖啡厅见面,如今只有和她们在一起时,她才会快乐一些。  顾清幽看见许一诺向她走近的时候,发现她脸色不对劲,一诺不擅长伪装情绪,喜怒哀乐全部写在脸上。  “怎么了这是?谁把你惹了?”顾清幽的语气带着一丝轻佻,心想不会有什么大事。  许一诺嘟着嘴巴,没来得及开口,身后便传来苏锦汐的声音:“姐妹儿,我迟到了,临时被病人拖着没办法。”  许一诺扫她一眼故作不满的嘀咕道:“不知道刚才是谁打电话催我快点,结果自己最慢吧,哼哼。”  她只要有机会就调侃挖苦锦汐,因为她只能欺负锦汐,顾清幽忍不住笑了,如果说这辈子最大的财富是什么,那就是拥有她们。  苏锦汐不屑跟她拌嘴,心里关心顾清幽,“哎,现在你是林太太了,呵呵,感觉怎么样?”  许一诺随声附和:“是啊,清幽你感觉如何?新婚之夜他有没有对你…”  这句话一出口,许一诺便有点后悔,谁不知道后来林慕辰跑去医院了,回没回家都还难说!  顾清幽噗嗤一声笑了,新婚之夜该做点什么?她可没指望过林慕辰会温柔待她,会和她做快乐的事……  “江梦年车祸很严重,成为植物人几乎是铁定的结果,林慕辰现在对我恨之入骨,估计这辈子我真不会有好日子过。”  即便说这样的话,顾清幽的表情里也看不出有多悲伤绝望,倒是她们两个听完就激动起来。  “那可不行,一辈子说长也长,说短也短,清幽你千万别苦了自己,不行咱就离婚!”许一诺最见不得她忍气吞声的模样。  “一诺你别逗了行吗?他们昨天刚结婚今天闹离婚,太荒唐了,可是清幽,你的大好时光怎么能浪费在他身上?”苏锦汐想想心里气的不打一处来,好不容易结婚了,江梦年却出事了!  顾清幽看着她们不说话,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嘴角弯弯上扬很漂亮,他曾说过,清幽你笑起来最美丽。  “清幽你的心态不要太好,你居然还能笑出来?”许一诺最佩服她,不管发生事都从容淡定,不像她,有点事就咋呼。  顾清幽故作轻松,耸耸肩轻笑:“我们前面刚领完结婚证,一出民政局,他已经把红本本烧掉了。”  她记得他当时说的话:顾清幽,我们现在绑在一根绳子上,你休想离开我。  原本是一句很温暖人心的情话,他说出来却变成折磨她的报复语。  说到这里,许一诺发出重重的叹气声,脸上写满忧虑,本以为她在为清幽叹气,没想到她接下来说出这种话:“秦牧风那个混蛋,好像在外面有人了,我们的红本本当时也烧了。”  顾清幽搅动咖啡的手顿时一僵,苏锦汐不可思议的摇头,这怎么可能?像秦牧风那种人,借他一百个胆也不敢在外面偷腥啊!  “证据。”  “这不可能吧。”  她们俩同一时间开口,许一诺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的撇嘴说:“没证据,但这很有可能,我接到了那个女人的电话。”  顾清幽咧开嘴开玩笑的打趣:“你不会想陪我一起难过,故意编出这种事来吧,他怎么会是那种人,他可对你百依百顺,忠贞不二啊。”  没错,谁也不肯相信,秦牧风多年来一言一行无形中在告诉所有人,他爱许一诺,爱的死心塌地,至死不渝。  许一诺更不愿意相信,她放过话:这世上的男人谁都可能会出轨,但秦牧风绝对不会!  “你们说,我要不要约那个女孩儿见面?我很好奇是什么样的女孩能让他敢背叛我。”说到后面,她几乎是咬着牙说的,她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背叛!  话音一落,她们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虽说许一诺有时候听风就是雨,但这种事,女人的直觉很准!  “我们先来个跟踪吧,像电视里那样拍些什么证据,到时候你们离婚…”苏锦汐啊的轻叫一声,顾清幽使劲冲她使眼色她看不见,只能偷偷的掐她一把。  许一诺脸上的神情变得越发凝重,如果真找到证据,他们就要离婚了?可是,她不敢想象…  她用力的咬着唇,没有大发雷霆,而是一脸木讷,眼泪无声无息的滑落下来,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吧。  “一诺你先别瞎想,遇到这种事,女人就多疑,兴许只是女孩单恋秦牧风呢,他玉树临风的,很招女孩子喜欢啊。”苏锦汐找理由安慰她。  顾清幽一声不吭,这事真不好说,越是不可能的事越有可能发生。  许一诺淡淡的哦了一声,目光投向顾清幽,小声的问:“清幽,你说该怎么办?我都想跟他摊牌了。”  顾清幽连忙阻止:“别,你千万别跟他摊牌,没有证据他不会承认的,男人都这样,当然,我也是道听途说。”  许一诺叹息道:“锦汐,还是你最聪明,不结婚就没这么烦心事儿,自己过的潇洒自在。”  “我快愁死了,家里逼我去相亲,加上清幽结婚的事,我妈变本加厉强下命令,周有三场,我比国家主席还忙!”苏锦汐说着觉得好笑,她没想过要相亲找个人凑合过一辈子。  这话逗的许一诺开怀大笑,顾清幽有些迷惘,她呆呆的看着窗外的行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酸吧。  “我们没这么惨吧?别想那么多,我们都会幸福的。”顾清幽安慰她们,也安慰自己。  她的手不由自主的摸向小腹,孩子,你能带给的妈妈好运吗?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