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们曾相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69章 凄凉的新婚之夜

    程乐欢睁开眼醒来后由伤心变成了悲愤,“把林慕辰给我找来,我女儿遭遇不幸,绝不让他好过,结婚?结哪门子婚!”  江盛泽按照她的意思,派人去酒店喊林慕辰,他还在喝酒,差不多喝了两三个小时了。  “总裁,有人找你,说有特别紧急的事,跟江小姐有关。”九叔走近他,小声的在他耳边说。  “让他过来吧。”林慕辰迟疑一下,还是点头同意,随手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林总,江小姐出车祸了,老爷请你务必过去。”  林慕辰的手猛的一滞,酒杯瞬时落在地上,摔的粉碎,心口巨疼,他难以置信的往医院奔去。  江小姐极有可能成为植物人……  他们站在她病房门口,林慕辰闭上眼睛,真希望这是做梦,他不敢相信几个小时前还活蹦乱跳,转眼间却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林慕辰,你这个混蛋!你把女儿还给我,还给我!不是因为你结婚,她不会变成这样!”程乐欢从见到他起,就想冲上去扒了他的皮,江盛泽一直拦着,她唯有放声痛骂。  听着愤恨痛骂声,林慕辰睁开双眼,他很清楚自己必须面对江家的仇视,他回到酒店的时候她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发生了车祸?  “程阿姨我非常理解您的心情,我心里也很痛苦…”林慕辰深深的皱着眉头,话还没说完便被她打断。  “你痛苦?梦年垂在生死边缘的时候,你却在和别的女人举行婚礼!”程乐欢的声音里夹杂着浓浓的哭腔。  林慕辰被堵的哑口无言,错就错在那一晚稀里糊涂的跟顾清幽上了床,导致如今的局面。  “对不起,我每天会派人来照顾梦年。”他的心像被抽空了一般,看着她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程乐欢冷冷的讽刺道:“派人照顾?难道我们江家派不出人来吗?你真是狼心狗肺!我女儿可救过你的命!为什么出车祸不是你!”  “住嘴!你胡说八道什么!”听到妻子口无遮拦的谩骂,江盛泽连忙阻止,谄媚着道歉:“林总裁,不好意思,她现在有点失控。”  程乐欢悲伤绝望的看着江盛泽,低声说着:“他把女儿害成这样,你居然跟他道歉?”  江盛泽着急解释,却越描越黑,林慕辰灰着脸,像一台机器一般往医院门口走,程乐欢想缠着他不让走,被江盛泽拖进了病房。  他开着车飞快的在路上驰骋,速度也惊的吓人,几次险些与别的车相撞,幸亏他反应快,动作快,与死亡擦肩而过。  *************  婚礼上林总裁再次失踪,众人着实摸不着头脑,九叔悄悄的把其中缘由告诉老爷子,老爷子双腿一软,差点跌倒在地。  本是喜庆的日子,怎么偏偏出了这等祸事!这时,程乐颜接到了姐姐的电话,吓的惊慌失措!  程乐颜不管不顾的冲向外面,被林老爷子看在眼里,想必她知道了这事,他在心底哀叹一声。  林朝歌犹豫再三,要不要先给顾清幽打个预防针?良久,他终是敲响了房门。  顾清幽听完后,面部线条顿时僵硬,幸好她还活着,否则这辈子不得每天活在痛苦的自责中,她忽然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错是对?  婚礼匆匆结束,顾清幽心情差到极点,这一天对她来说,恐怕一辈子也难以忘怀,她回到林家后,林慕辰一直没有出现。  这一天无比的漫长,顾清幽数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直到天黑,林慕辰仍然不见踪影,洞房花烛夜,看来她要独守空房了。  “大少奶奶,吃点东西吧。”张阿姨站在门外轻轻的敲门,里面却无人回应,顾清幽的心思早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我来吧,你先去忙。”张阿姨正又想敲门,林云海忽然出现,吊儿郎当的表情。  从婚礼开始,林云海的视线始终围绕着她,他明明很厌恶她,可心里却滋生出一股异样的感情。  他清了清嗓子轻声喊道:“大嫂,开下门,不然我直接进来了。”说罢,他等了一会儿,里面仍没有声响,他不禁担忧起来,便自作主张推门而入。  映入眼帘的是,顾清幽像个木头人似的坐在床边,灯光照在她脸上,让她的脸愈发苍白。  顾清幽听见越来越清晰的脚步声,恍然回过神来,一脸惊愕:“你怎么进来了?出去吧,我想静静。”  林云海充耳不闻,在她旁边坐下来,揪心的望着她说:“我早说过大哥心里只有我表姐,你嫁给他根本不会幸福。”  顾清幽拧着眉怒道:“关你屁事!给我出去!”她很少这样直接发火,如果再不爆发,她真怕自己会崩溃。  林云海不悦的撇撇嘴,愤愤不平的质问:“我哪里比他差?你非要嫁给他,为了林家财产?”  顾清幽不屑一顾的斜睨他一眼,收敛起眼角的余光,瞟也懒得瞟,“随你怎么想,请你出去。”  她的面色恢复往常的清冷,刚才的怒意消失不见,林云海望着她一筹莫展,她就像一片深海,永远见不到底,是深不可测的谜。  她拒人以千里之外的姿态让林云海无法再放下尊严,只能悻悻的起身出去,他将饭菜放在桌上,冷言道:“把饭吃了吧。”  林云海沮丧着脸刚走到门口,却撞见来势汹汹的林慕辰,因为出现在他们的婚房,林云海有些尴尬,小声的喊:“大哥…”  林慕辰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径直走向床边用力把顾清幽推倒在床上,对他的言行举止,顾清幽露出疑问的神情。  林慕辰的眉头越皱越紧,瞳孔深深的凹陷进去,他逼视着她,咬着牙开口:“顾清幽,我恨你,如果不是你处心积虑,新娘根本不是你,而是梦年!是你害的她出车祸,成为植物人,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我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剐!”  顾清幽凄然一笑,她是多么悲哀,结婚第一天他说出这样的话。即使她死了,他也不会有一丁点难过吧?  “你希望我去死,是吗?林慕辰,当真你就不怕后悔?”她紧紧的盯着他的眼睛,眸光越来越冷。  林慕辰微怔一下,他为什么会犹豫?他分明很愤怒,连额头上暴起的血管都能看见,“不会!既然你想嫁给我,我就让你今后生不如死,痛不欲生!即使你想离婚,我也不同意,因为我要慢慢折磨你…”  一字一句就像一把利刃,狠狠的插向她心口,即使血流成河,他也永远看不见,她痛苦的快要窒息,却还要硬生生的将眼泪往肚子里咽。  “你看着我呀,你为什么不敢看着我!她一下子变成了植物人,你说怎么办!”他满腔怀着对她的恨,双手竟不自觉的掐上她的脖子。  顾清幽被掐的喘不过气来,大声的咳嗽起来,怔在原地的林云海也顾不上那么多,冲过去制止道:“大哥,你松手,这样下去你会掐死她的!”  林慕辰头也不抬,目光愈发凌厉,冷言道:“关你什么事?我就是要掐死她,她是罪魁祸首!”  顾清幽不仅脸色苍白,连嘴唇也变得惨白起来,她也不挣扎,林云海见状怕真的出事,只能强行拽起林慕辰。  两兄弟你拉我扯,不一会儿竟倒在地上扭作一团。  “云海你不是很讨厌她吗?她害的我不能跟你表姐结婚,害的你表姐还躺在床上!”林慕辰被林云海压在身下,不由得怒吼一声。  林云海理直气壮的反驳道:“你说的都对,但她现在是你老婆,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掐死她!”  林慕辰顿时呆住,他刚才真的想掐死她吗?他抓住林云海衣领的手渐渐松开,双手摊开在地上。  林云海确定他不会再冲动行事了,才站起身来,顾清幽盖着一层薄被蜷缩在床上背对着他,她的肩膀似乎在微微颤抖,大概是在偷偷的抹眼泪吧,他缓缓的离开了。  刚才屋里的嘈杂声戛然而止,安静的出奇,他们谁也没有再说一句话,直到后半夜,他仍然无眠,悄无声息中,似乎听见她低低的啜泣声,她也会流眼泪吗?  窗外的月光透过窗棂洒进来,林慕辰盯着淡淡的月光,眼前居然浮现出她那双淡蓝色的眼眸。  他不禁全身哆嗦一下,我是在做梦吗?发生今天的惨剧,我不该痛恨她吗?  新婚之夜渐渐过去,越到后半夜他感觉到有些凉意,安静的屋子里忽然响起一声尖叫,林慕辰轻手轻脚的站起来,爬上床凑近她的脸庞。  她的眉头皱的很紧,额头上冒出细细的几颗汗珠,双手抓紧薄被,浑身有些哆嗦,“不,不要怕,我会救你…”  原来她在做梦,梦里是什么样子,她额头上的汗珠越渗越多,林慕辰伸出手轻轻的为她擦掉。  “慕辰,你要好好活下去…”顾清幽模糊不清的发出声音,声音越来越小。  林慕辰听见她喊他的名字,紧张的凑近她:“你说什么?”  顾清幽却没再说什么,她的双手缓缓松开被子,眉头渐渐的舒展开来,林慕辰一脸纳闷的望着她…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