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们曾相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67章 一个人的婚礼

    林慕辰突然转身离开,让她们倍感困惑,一个个都用难以置信的眼神望着顾清幽。  她心里很慌,但面色很平静,根本看不出来她在想什么,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刚才那一瞬间告诉她,他肯定是因为江梦年在逃婚。  “清幽,你没事吧?你在想什么?”苏锦汐看她一动不动,心里甚是担忧。  “林慕辰这个混蛋!到关键时刻掉链子,这可怎么办?新郎不在,这婚礼怎么举行呢?”许一诺气的后悔刚才没追上去把他抓回来。  顾卓婷愣在原地,不知该是欢喜,还是忧愁,新郎跑了,姐姐该怎么收场?  顾清幽深吸一口气,重重的说道:“让我好好想想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赶紧告诉林爷爷吧,让他派人把林慕辰找回来。”苏锦汐很急,今天到场的还有很多媒体方面的人,若是报道出去,清幽的脸往哪儿搁呀!  话音刚落,林老爷子便拄着拐杖进来了,他已经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对于孙儿的因为,也出乎他的意料。  “清幽,你不要着急,阿辰可能临时有急事,我已经派人去找他了。”林老爷子温和慈祥的安慰清幽,眼神里有些愧疚。  本以为婚礼将近,都来到了酒店,不会出差错了,没想到临时来这么一出,令他措手不及。  顾清幽定定的看着林爷爷问,“江小姐来婚礼现场了吗?”  林朝歌听到江小姐这三个字,目光一黯,他忽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对顾清幽轻轻的摇头。  等了良久,没有传来林慕辰的消息,顾清幽悲观的说道:“看来今天的婚礼,只有我一个人参加了。”  话说出口,似乎能听见她心碎的声音,她的眸子闪过冷光,在心底暗暗的说,你敢在婚礼上一声不吭的逃走,我总会让你付出代价。  林老爷子担忧的开口:“丫头,你要是撑不住的话,让我来承受吧。”  顾清幽扯起嘴角,淡然笑笑,却没有说话,抬起脚,往外面走去。  *********  汽车越来越快,林慕辰双目炯炯有神的盯着前方的车辆,按他这个速度,很容易出事。  梦年,你一定要等我,千万不要做傻事,我很快就到了。  他一想起刚才看到的视频,不禁心惊胆战,他最害怕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江梦年终究还是以死来威胁他,他阻止不了。  她站在大桥中央,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她的身后是深不见底的江海,她只要纵身一跃,便可悄无声息的消失在这个世上。  林慕辰握着方向盘的手紧张的全是汗,他了解她,她的性格很偏激,做事时常很极端。  这时,江梦年的电话打了过来,他以最快的速度接听上,一刻也不敢耽搁。  “喂,梦年,我在来的路上,你千万不要做傻事,我很快就到了。”林慕辰急促的声音传到她的耳边,她舒心的笑了。  “你不要骗我,不然,你这辈子都见不到我了。”江梦年说话的语调含着深深的伤感气息。  “我怎么会骗你,最多还有十分钟,你一定要等我。”林慕辰肯定的说着。  “那你还会跟她结婚吗?”江梦年趁机逼问。  林慕辰犹豫片刻,顾虑到她现在情绪波动,只能先稳住她,便说道:“不,我不会跟她结婚了,你等着我。”  江梦年心满意足的笑了,她低声说了句那就好,便挂了电话,她不知道用死挽回的他,究竟对不对?  她双手撑着大桥栏杆,低头往下看,湍急的江水一层卷过一层,她踮起脚尖,看似想跃跃一试,一直跟着她,站在不远处的顾卓然吓坏了,冲过去从后面用力的抱住她!  “梦年,你傻不傻呀!为了他你居然要寻死,你怎么能做出这种傻事!”顾卓然情急之下,声音里微微带着一股哭腔。  江梦年被这一幕搞的晕头转向,她什么时候要寻死了?她明明只是低头看江水而已!还有,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该出现的人不是阿辰哥吗?  “哎呀!你先放开我,我没有寻死,你让我转过来再说啊!”江梦年被死死抱住,腰被勒的有点疼。  她转过身来瞪着他,他疑惑的问道:“你刚才不是想跳下去吗?我看你快要爬上去了,今天不就是他要结婚了吗!”  “他才不会和顾清幽结婚呢!他刚才给我打了电话,很快就到了,你快走吧,别让他看见误会了。”江梦年急忙推搡着让他走,生害怕被林慕辰撞见。  顾卓然听到这行话,顿时怔住,他心有不平的反问:“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算什么?江梦年,好歹我们曾经相爱过,你明明知道我现在还至死不渝的爱着你,你就可以肆无忌惮的伤害我吗!你把我当什么,想要就捡起来,不想要就扔掉?!”  看着他面目狰狞的样子,江梦年也急了,大吼道:“那天晚上的事是我的错,我不该向你投怀送抱,不该和你上床!我也想过回到你身边,可我做不到啊,我已经不爱你了。”  顾卓然的脸色变得煞白煞白,不由自主的向后踉跄一步,沉默片刻后,他突然冲她大吼:“既然你不爱我,你来招惹我做什么!你那天晚上的表现分明是爱我的,不然你不会那么狂野!”  闻言,江梦年夸张的笑起来,讽刺道:“你想多了吧!当时我不过是把你幻想成他,否则我怎么会乖乖的跟你睡觉!”  顾卓然终于忍无可忍的扬起手臂,重重的甩在她脸上,力度非常大,她的脸上顿时有种火烧的感觉,并印上清晰的印记。  他们不知道,此时,林慕辰已经赶来,并且听到了刚才他们的对白,他的手无力的垂落在两边,他们口口声声说的那一晚,应该就是江梦年消失的那一晚。  分明是江梦年被打了一耳光,但他觉得似乎是自己被打了耳光。林慕辰冷笑一声,抬起脚步朝他们走去,江梦年被打的偏过头,头发散乱在脸上,她仰起脸眼里直冒怒火,“你凭什么打我!”  多余的话哽在喉咙,在她看见林慕辰的一瞬间,整张脸都僵硬麻木了,甚至感觉不到被打的疼痛感。  他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偏这时候来?她这么狼狈,而且,而且刚才和顾卓然说的话他有没有听见?糟糕,这可怎么办啊?  江梦年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她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刚才就不该和顾卓然争吵。  “阿辰,你来了,我,我……”江梦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刚才你们说的我都听见了,既然他这么爱你,你也想要回到他身边,就好好珍惜吧。”林慕辰深深的看了顾卓然一眼,准备离开。  江梦年一把抓住他,激动起来“不,你不要走,我跟他什么也没有,你前面答应过我,你不会娶顾清幽的。”  林慕辰低头看着她抓着自己的衣袖,又抬眼淡淡的看着她,她的脸红肿起来,他抬起手轻轻的抚摸。  “梦年,你不是小孩子了,不要闹脾气,好好跟他在一起,相信你们会幸福,我还要回去办婚礼。”  林慕辰说完,掰开她的手,大步离去,江梦年想冲上去拦住他,被顾卓然抱住,不能动弹。  “放开我,我不要他走,好不容易他来了,都是因为你,全是你的错!”望着他决绝的背影,江梦年嚎啕大哭,拳头如同雨下一般密密麻麻的落在他身上。  顾卓然咬着牙,忍着疼痛,一声不吭,任由她发脾气,她哭累了,浑身无力的倒在他怀里。  在开车往酒店去的路上,林慕辰设想了很多种可能,婚礼快要开始的时候,他突然跑了,顾清幽会怎么做?现在会是一种什么局面?  温文尔雅的司仪开始主持婚礼,微笑着开始说话的时候,通过红地毯望去,却只看见新娘一个人,新郎的踪迹全无。  刹那间,下面的宾客唏嘘不已,各种议论纷纷,疑问重重。  流言蜚语四起,顾清幽硬撑着,倔强的扬起头,脸上的表情淡淡的,没有惊慌,没有悲伤,像是告诉大家新郎很快就会来了。  “清幽,你还能撑的住吗?”大厅里越来越嘈杂了,锦汐真担心她会熬不住。  “我可以,一个人的婚礼,我也要举行到底。”顾清幽一字一句,咬着牙说出来的,她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苏锦汐的眼里流露出心疼之色,心里一直祈祷林慕辰快点回来吧。  许一诺跟在后面很想把顾清幽当场拉走,好好的婚礼,只有新娘,这算什么事呀!  顾清幽心意已决,谁也改变不了,她独自站在台上,没有交换戒指等一系列需要两个人才能完成的流程,她只回答了我愿意,然后开始招呼客人,一桌一桌的敬酒,面对任何问题,任何刁难,她都笑而不语。  一直默默注视着这一切的林云海,半眯缝着眼,不动声色的观察她的一举一动,眼里不时的有异样的情绪在流动。  “顾小姐,请问您的未婚夫林先生到底去哪里了?”  记者再次咄咄逼人的询问,目光如同猎人捕猎一般,死死的盯着她,顾清幽忽然有些扛不住了,脸色有些不好。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