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罪世西游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三章:天守老祖

    唐无命脑子里翁的一声,仿佛想起了什么,不过却在恍惚之间,这一丁点的记忆又和刚才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猴子”

    唐无命总觉得这个字眼非常的熟悉:“孙悟空,好像在哪里听过,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头好痛。”

    脑海里面嗡嗡作响,冥海之中更是翻起滔天巨浪,冥海上空的觉魂与生魂也是纷纷捂着自己的脑袋,表情痛苦不堪。

    流沙老祖像是明白了什么,更是晃了晃自己那硕大的头颅:“你叫什么名字。”

    “唐无命。”不再去想那些模糊的片段,唐无命稍微好受了一些,在流沙老祖面前,他并没有太多的隐瞒。

    “唐无命。”流沙老祖点了点头:“可有道号。”

    “有。”唐无命回答。

    “叫什么”

    “唐三藏。”

    “恩”流沙老祖有些惊讶的恩了一声:“你出生在哪里今年多少岁了,又打算去哪里”

    一连窜的问话让唐无命停顿了一下,他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流沙老祖脖子上那利用九颗骷髅头制成的项圈问道:“你脖子上的可是传说中能够渡过洛河的九幽咒”

    “正是。”流沙老祖回答的很直接。

    “如若我让你帮助我渡河,你可愿意。”唐无命问道。

    流沙老祖淡淡一笑,然后点头:“别说帮你渡河,就算送给你都可以。”

    “真的”唐无命没想到流沙老祖居然如此爽快。

    “不过前提是你必须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问题。”

    “好。”唐无命也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爽快,他心中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这种感觉非常的亲切,在看流沙老祖的时候,就好像是看到了自己最亲近的人一样,这种感觉完全超越了流沙部落的白眉与乌图他们,甚至能够与自己那身在唐家的父母亲人比肩。

    那是一种非常清晰的直觉,直觉告诉唐无命,在这流沙老祖面前,他不需要有任何的隐瞒,就连那未曾告诉白眉的咒厄魔体,也不需要隐瞒。

    “我名叫唐无命,出生在唐家,因为生下来的时候父母的第三个儿子,又排名藏字辈,所以道号便被称作唐三藏”

    接下来,唐无命将仙道轮回以及咒厄魔体的事情简单的向流沙老祖叙述了一番,最后又将目光汇聚到了流沙老祖脖子上的九幽咒上面。

    “出生了二百八十年,你确定你是从你娘胎中出来的,而不是被你父母捡回来的”

    流沙老祖突然这样问让唐无命有些不爽;“你才是捡回来的,你全家都是捡回来的。”

    “怪不得。”流沙老祖恍然大悟:“怪不得我感觉你变了,不再是曾经那个弱不禁风的唐僧了,原来你和我们不一样,我们是直接来到了这片虚天大陆,而你,是转世了,对,唐三藏转世,你一定是唐三藏转世。”

    “你在说些什么我不明白。”

    “以后你就会明白了。”流沙老祖看着唐无命,脸上浮现出浓浓的欢喜:“我叫沙悟净,你以后可以叫我悟净。”

    “哦。”唐无命应了一声:“怎么听起来和西方佛国那些和尚的名字有点像。”

    “你也知道西方佛国。”沙悟净点着头:“不过那弹丸之地可不能和另一片大陆的西天相比。”

    “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唐无命有些无语:“你也知道了我叫唐无命,随便你怎么叫。”

    “那我叫你师父”

    “师父”唐无命暴汗,急忙摇头:“沙悟净你神神兜兜的,你这么强叫我师父,以后出去还不被人干死使不得,千万使不得。”

    “很快我就没这么强了。”沙悟净说道:“我都叫习惯了,改不了口了,以后就这样叫你。”

    “好吧,随便你。”唐无命虽然有些无奈,不过想想有这样一个人叫自己师父,还是挺带感的。

    就在这个时候,唐无命感觉自己丹田内一阵震荡,那片白色的龙鳞迅速的飞了出来,被沙悟净捏在了手中。

    “你干什么抢我的东西。”唐无命怒斥。

    “这东西本来就是我的。”沙悟净这样的回答却是让唐无命无言以对,的确,那五圣殿本就是沙悟净建造的,这龙鳞也肯定是沙悟净放在那里的,这东西本就不属于唐无命。

    “这东西不能给你。”沙悟净直接将龙鳞收了起来,说道:“你还没能觉醒前世记忆,这个可是找到其他人的重要物品,也别是小白龙,这东西是属于他的,你刚才是不是消耗了这龙鳞中的龙气”

    “是又怎么样”唐无命有些肉痛,原本这龙鳞中的龙气至少还能够让他拉开应龙弓两次,却没有想到直接被沙悟净给收了,损失了一样强大的保命法宝。

    沙悟净小心翼翼的将龙鳞收了起来,然后让唐无命跳到了自己的肩膀上,道:“你说你要去对面的蛮帝疆域寻找一个叫做咒厄魔殿的地方,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等一下。”

    见沙悟净转身要走,唐无命却是直接将其叫住。

    “干什么”

    “我还有一件心愿未了。”

    “什么心愿。”

    此时,有浓浓的杀意从唐无命的身上迸射出来,他从沙悟净的肩膀上跳下,然后猛地转过头,一丝冰冷的笑意在他嘴角浮现。

    “不好。”

    就在这个时候,天守府一处古老的宫殿之内,一身血红的天守府主眉头瞬间一皱,眼前的光幕居然瞬间裂开,化作无数碎片。

    “难不成他,已经知道了”

    天守府主顿感不妙,直接走向了那边的一座石门,他刚想敲门,却发现石门自动打开,一道苍老的身影缓缓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老祖”

    天守府主有些吃惊,他没有想到自己那正在闭关的老祖宗居然自动从里面走了出来,他还没有到出关的时间,为何自己走出来了。

    那是一条年迈苍老的身影,消瘦得仿佛一具骷髅隐藏在那宽松的道袍中一样,他两眼凹陷,却是炯炯有神。

    强大的威势碾压而来,天守府主急忙下跪:“拜见老祖。”

    啪啪啪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这天守老祖刚现身,便有连续三个巴掌重重的扇在了天守府主的脸上,将他扇得晕头转向。

    “老祖。”天守府主有些发懵,却不敢说些什么。

    “知不知道你闯大祸了。”天守老祖的声带沙哑,声音中很明显的充斥着浓浓的怒意。

    “老祖,你你知道了。”

    “哼。”天守老祖冷哼一声,道:“知道流沙部落出现的那巨人是谁吗”

    “不、不清楚。”

    “他就是流沙老祖。”天守老祖怒不可揭:“三百年前一杖拍死一名超凡大妖的流沙老祖。”

    “是他。”天守府主一惊,心中更是弥漫出一股莫名的恐惧,流沙老祖,在天守府主眼中那可是流沙部落的祖宗,自己取了人家部落绝世天才的纯阳烈骨,这下流沙老祖回来了,还不得来报仇

    不过天守府主心中还是保留着那么的一丝侥幸,侥幸流沙部落的人并不知道这件事情,毕竟这件事情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不可能传到流沙部落族人的耳中。

    “你认为他们真的不知道吗”天守老祖的一句话却是硬将天守府主的最后一丝期待给破碎了:“难不成你不知道有一样法宝叫做命简,随便一个苏醒了觉魂的灵魂大师用点手段都能够制造出来。”

    “这”天守府主脸色大变,急忙跪地:“老祖,祸是我惹出来的,请老祖取了我的性命去找流沙部落赎罪吧,我甘愿受罚。”

    不得不说天守府主这个人虽然阴险狡诈,却还是有那么一丝的骨气,在这大难临头之际,他还有那么一点大无畏的精神,不过聪明一点的人都会看得出来,这一切,都是他装出来的。

    如若他现在表现出怕死的模样,或许天守老祖真的会就此灭杀他,反而装得大义一点,或许天守老祖能够改变主意。

    天守府主是一个相当精通算计的人,他心知早在五十年前天守老祖便已经是超凡巅峰的高手,如今实力修为不知道到了什么恐怖的境地,如若他舍得出手,不一定不是那流沙老祖的对手。

    不过人达到了天守老祖这样的境界,并不是越来越狂,而是越来越珍惜生命,他们更清楚今天的来之不易,所以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并不会贸然与不知底细的对手出手,这样很有可能会让他们丢性命。

    而天守府主则正是明白这一点,所以更大限度的在天守老祖面前提高自己的价值,让天守老祖陷入一种假象,能够不惜以向未知对手出手的代价来保住天守府主的性命。

    果然,天守老祖正中下怀,的确这天守府主是天生的演员,装得毫无破绽,甚至连身上的气息也散发着浓浓的大无畏,这一点,让天守老祖动摇了。

    “罢了。”天守老祖招手,道:“你先下去,流沙老祖要是真的杀了过来,就让老夫来会会他。”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