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罪世西游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七章:天守来人

    这一次打坐,唐无命足足在这里呆了半个月,半个月后,唐无命虽然依旧没有感悟出这五圣殿中所蕴含的奥义,不过他丹田内的灵气,却是浓郁了不少。

    “效果果然不错。”

    半个月的时间,唐无命浑身的气息又强大了一些,重生后的唐无命已经很清楚,咒厄魔体虽然令他在仙道之下反复轮回,但是不管是修炼速度还是自身体质的强悍度,都远远的超于常人,这也是为什么当年的唐无命在凡胎境便能够诛杀重楼修士的重要原因。

    以前他一直以为是万谛九剑或者自己天赋妖孽等原因,如今想起来,纵然是万谛九剑甚至凤凰血脉,也很难做到在凡胎境九重便诛杀重楼中期高手,其中最重要的因素,原来就是在于咒厄魔体。

    不过,无论咒厄魔体如何厉害,不能成仙,一切都是白谈。

    起身,唐无命慢慢的走出五圣殿,外面那疯老头依旧上跳下窜的摘着那黄桷树上的红丝带,见唐无命走出来,他有笑嘻嘻的对着唐无命大喊:“唐无命、唐无命。”

    唐无命并没有搭理他,而是直接踩着黑寒,朝着流沙部落的方向飞去。

    “天马兽”

    刚飞回到部落上空,便看到那里密密麻麻停了数十匹天马兽,每一匹天马兽上面,都骑着一名穿着黑铁铠甲的男子,他们气息都十分强大,至少都是凡胎境八重以上的修士,甚至有两名已经是重楼修士。

    “是天守府的人,能够飞行的天马兽,是天守府侍卫最喜欢骑得战马,那是天守府的标志。”

    唐无命的眉头瞬间皱了起来,虽然重生了,不过摩隆的死依旧深深的烙印在他的心上,毕竟那个摩隆,可是养育了他十三年的爷爷,这个世界上,或许除了唐家他父亲那一派的亲人们,就属于这摩隆与乌图等人与唐无命最亲了。

    “天守府的人来这里干什么”

    唐无命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在流沙部落外便停止了御剑飞行,通过走路进入了流沙部落,而就在这个时候,唐无命很清晰的见到有一名身穿银色铠甲的男子从部落内走出,然后很是霸道的跳上部落的城墙。

    或许是为了展示一下他的威力,他故意猛的一跺脚,城墙瞬间裂开一条巨大的裂缝,再次跺脚,整个人腾空而起,飞身跳上那空中最前面那匹红棕色的天马兽上,带着一行随从扬长而去。

    “天守府的人来流沙部落干什么”

    此时,乌图以及一行部落的高层正毕恭毕敬的送那位银甲男子离开,在看着那群人耀武扬威的飞走后,乌图等人的脸色都是相当的阴沉。

    “你摩隆爷爷回来了。”

    “摩隆爷爷回来了”唐无命一愣,似乎明白了什么:“怎么回事”

    乌图老人终于还是忍不住爆发出来,只见他重重的一拳轰在一旁的城墙上面,刚才被踏出一条裂缝的城墙瞬间坍塌,他双目血红,甚至若隐若现的挂着泪痕,从小到大,这还是唐无命第一次见乌图老人发这样大的脾气。

    “卑鄙。”

    简单的两个字,阐释出了乌图此时内心无尽的怒意,他双手青筋直爆,可能是刚才用力过猛,拳头上已经布满了鲜血:“可恶。”

    其他几人也是脸色无比的阴沉,可以看出,此时每人心中都是一腔的怒火,无奈,这满心的怒火却不知道该从何爆发。

    实力,是最简单的道理,在没有实力之前,所有的怒火也只能忍气吞声。

    之后,唐无命从乌图口中得知了这其中的一切缘由。

    原来,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这洛岭数千部落的强者归乡之日,千年和平协议一直被天守府隐瞒,所以这个传统一直都在延续。

    每年的这个时候,那些前往天守府,或者被派往洛岭边界当镇守将士的修士们都有三天回乡的探亲假日,除非大规模的战争爆发,不然每个人都会在这段时间轮流回乡。

    而摩隆早已经在去天守府后不久便被天守府主给杀了,不过他们并不知道摩隆身上有一道命简,所以一直不知道乌图他们已经知道这其中事情真相。

    纵然天守府主如今很有可能是超凡高手,不过这洛岭少说也有大大小小数千部落,所以,他不可能让摩隆被他剔骨的消息流传出去,那样很有可能引起洛岭部落大量修士的不满,到时候如若这些修士反了天守府,一定会两败俱伤。

    所以,为了隐瞒这个消息,又为了不引起流沙部落族人的怀疑,他编造了一个十分无耻的谎言,一个让乌图暴怒的谎言。

    摩隆暗中勾结南岭修士,图谋不轨,被天守府主以叛变的罪名诛杀,更让人气愤的是,天守府主不仅如此抹黑摩隆,替他扣上如此大的一个莫须有的罪名,甚至还假装仁义,派人将摩隆的尸骨送回流沙部落,让他落叶归根。

    如此一来,摩隆便注定背上千古骂名,被洛岭数千部落咒怨,而天守府主阴谋得逞,还得了一个有情有义的名号。

    至于那前来送骨灰的银甲男子,乃是天守府一名重楼境界的大将,他与那天守府主一样,同样卑鄙无耻。

    一来便说自己在天守府主面前说了多少好话,才保住了流沙部落的周全,要不然天守府铁定以全族叛变的罪名,灭了流沙部落全族。

    乌图他们当然知道这男子的意图,一直站在一旁强忍心中怒火,为保住流沙部落周全,还要强颜感谢。

    最后离开的时候,这银甲男子终究露出卑鄙的本意,连逼带骗,居然要向乌图老人要两千黑金,这可谓是狮子大开口,两千黑金,这可是整个流沙部落好几年的收入。

    不过,乌图并不敢有丝毫的违背,为了保住流沙部落,他也只好忍气吞声,答应给对方两千黑金,不过他现在哪里拿得出这么多钱,只允诺那男子七日后来取。

    狮子大开口,这或许根本就不是那将军的意思,一切很有可能本就是天守府主在幕后操控,他不仅一箭双雕,甚至还想背地里将整个流沙部落往着死里整。

    这便是修仙界,纵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洛岭,却无处不上演着弱肉强食的规则,心知摩隆死的很冤又怎么样,明知道这是栽赃陷害又怎么样为了生存,乌图等人只能强忍着怒气,逆来顺受。

    难不成他还敢去与天守府主拼命或许乌图敢,如若他只是一个人,甚至可以说会不惜一切代价去讨个公道,但是流沙部落可还有数千族人,为了保住这些人,他乌图哪里还敢有任何不从

    得知这其中一切缘由,唐无命的脸上虽然并没有出现太大的变化,不过他的内心却早已经愤怒无比,欺人太甚。

    “伏安,去联系周围的几个部落族长,将黑金山卖了吧。”当这话从乌图老人口中说出来之后,不仅是伏安等人脸色一变,就连唐无命,心里也是猛的咯噔一下。

    “族长。”

    “去吧,不然我们七天之内根本凑不足两千黑金。”乌图老人虽然愤怒,虽然不甘,却是无可奈何,七日后没有两千黑金,指不定这其间又会发生什么变故,到时候可能连忍气吞声的权利都会被剥夺。

    “族长,黑金山可是我们流沙部落的根本,卖不得啊。”伏安以及一行流沙部落高层都有所不愿:“而且如今摩隆长老叛变被诛的消息肯定已经传遍了整个洛岭,如若我们现在卖山,一定会遭到报复性的压价,这样会给我们造成巨大的损失。”

    “你们记住,摩隆绝对不可能叛变。”乌图老人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似乎叛变这两个字已经触碰到了他的逆鳞:“不必再说了,将消息发出去,我流沙部落、卖山。”

    说完,乌图老人头也不回的转身走进流沙部落内,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他浑身都在轻微的颤抖,谁又能体会他现在的心情,就算是唐无命,也不一定能够体会得到。

    “乌图爷爷。”这一次,唐无命在叫爷爷二字的时候并没有犹豫,而是脱口而出:“黑金山,你不必卖。”

    “无命你说什么难不成你有办法。”自从唐无命回来之后,他的地位在部落内俨然更高了,纵然如今只是十五岁不到,却好似成了这些人的主心骨。

    乌图也是停了下来,转身看着唐无命,脸上浮现出浓浓的苦涩:“无命,就算这一年来你的修为又提升了一大截,但是你还不是天守府主的对手,你要忍住,切不可轻举妄动。”

    唐无命笑了笑,看来乌图老人是以为自己要去找天守府主拼命了,他可不是这样没有脑子之人,在没有绝对的实力之前,他当然不可能去找天守府主报仇。

    两千黑金,对于乌图等人来说的确是一笔十分庞大的数字,不过对于唐无命来说,却完全能够承受。

    “我之所以不让你们卖黑金山,是因为,我有两千黑金。”

    话到此处,唐无命则是掏出了那个储物袋,打开,一划拉大堆灵石从里面到了出来:“这些灵石有大概三千块,拿到天守城卖了,应该够两千黑金了吧。”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