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罪世西游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五章:虚天星

    石蝶中一片混沌,却漂浮着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人。

    他手抚古琴,一头白发,拥有着比刚出生婴儿还要白皙的皮肤,再说容貌,绝对是天底下一等一的美男子,不过他的双眼,却是与众不同。

    他好似有一双阴阳眼,两只眼珠一黄一绿,黄得深邃,绿的发寒。一双阴阳,仿佛窥尽阴阳天理,无所不知,不过这双阴阳眼并不影响他的整体美感,反而给他那张绝世美男的脸上增减几丝神秘莫测的色彩。

    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有一双手腕粗的寒铁链,铁链前段是一对锋利的弯刺,深深的刺在他的琵琶骨中,那好似天地间最恐怖的锁链,锁着那最不可思议的人--问怒天。

    唐无命安静的看着那混沌中的男人,心如止水。

    “问吧。”

    “我要问什么,你不早已经算到了”唐无命说道。

    “恩。”只见问怒天点头,那对一直在他周身旋转的命运金轮却是缓缓飘向唐无命:“给你想要的答案。”

    堂屋命摊开双手,一对命运金轮在他掌心散发出阵阵黄绿之光,下一秒,唐无命心神一荡:“这是”

    “虚天星图。”

    “虚天星图。”唐无命急忙闭眼,脑海之中有一张巨大的地图浮现,他观看一阵,不由得心中大骇:“这是我唐家、这是流沙部落、那里是西方佛国、还有咒厄魔殿”

    唐无命睁开双眼,难以掩饰心中的诧异,传说中这虚天大陆广阔无边,甚至连那传说中的仙帝,也没能走遍整个大陆,而这问怒天,从哪里搞来一张如此恐怖的地图。

    他之所以恐怖,是因为他记录了整个虚天大陆的一切地理坐标,大到蛮帝疆域、镇海龙城、佛国甚至妖域,小到洛岭的每一个部落,每一处森林甚至那凡人城镇的每一条街道,无所不有。

    “这怎么可能”

    唐无命从小在唐家那样的超级家族长大,活了整整两百多年,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但是他甚至不敢相信,居然还有人能绘制出一张如此恐怖的地图。

    这张地图根本无价,就算是那传说中的仙器神通,也不值这地图万分之一。

    唐无命一开始还以为问怒天是在拿一张假地图逗自己玩,不过当他具体的招出地图上自己所去过的地方,甚至是一些只有他一人去过的地方,居然通通都在这地图上标记着,地理位置分毫不差。

    “虚天星图。”唐无命呆呆的吐着这四个字。

    “这只是一半。”

    “一半”唐无命摇头:“这不可能,据我了解,这就是整个虚天大陆的格局了,不可能还有其他地域。”

    “另一半,是在另外一个世界。”问怒天说道:“一个你一定会去的世界。”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天机。”

    “哼。”唐无命冷哼一声:“你到底是谁”

    “一个与你有着十世缘的人。”

    说完这句话,只见那问怒天全身被四周混沌包裹,很快便没有了踪影,而唐无命却感觉脚下一空,已经回到了洛河岸边,而那石蝶则是瞬间飞向高空,与那空中繁星融合在一起,只留下一曲古老的琴音,让唐无命感觉相当的熟悉。

    “十世缘。”

    唐无命听着那琴声,居然昏昏沉沉的又一次闭上双眼,当他再一次睁开双眼的时候,眼前的洛河早已经恢复到了一开始的平静。

    一场梦,但并不是空,因为那幅虚天星图,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了唐无命的脑海之中。

    “咒厄魔殿位于蛮帝疆域的秦王郡,要找魔殿,必先找到绝魔天棺。”

    “还是先想想该如何渡河吧,或者,再去流沙老祖的祠堂转转。”

    唐无命又远远的眺望了一眼那洛河那边,然后转身,慢慢的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流沙老祖的祠堂,又被称为五圣殿,因为那里面供奉着包括流沙老祖在内一共五人,准确来说,他们并不算人,而是有人、有兽、又或者有妖。

    唐无二在洛河岸边发呆了十三年,同样也在五圣殿发呆了十三年,其实,他并非是在发呆,这一切,都有着他的目的。

    他和如今的唐无命一样,每天来洛河岸边只是为了寻找那渡河之法,去寻找那飘渺的咒厄魔殿,而他去流沙老祖的祠堂,则是因为他有一种微妙的感应,他感觉那祠堂中,有一种莫大的机缘。

    不过整整十三年,唐无二并没有找到渡河的办法,同样也没有在五圣殿中感悟出奥义,不过此时的唐无命却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那个机缘,快了。

    一颗树干枝叶朝着外面蔓延出几百米的黄桷树,上面密密麻麻挂满了红色的丝带,茂密之下,是一座不大的祠堂,虽然平时很少有人前来参拜,不过祠堂内却是香火不断,而且被打扫得非常的干净。

    上一次来,只是唐无二一人,不过这一次,却是新生的唐无命。

    “你依旧在这里。”

    走进五圣殿的院子,唐无命便第一时间看到了那黄桷树下的老头,他不是别人,正是那流沙部落的疯子老头。

    这疯子老头每天无所事事,部落里的人都说唐无二神秘,却根本就不曾想到,这个疯子老头其实比唐无命更加的神秘。

    每天,唐无二只是在洛河岸边与这祠堂两处地方徘徊,而这疯老头,不仅会来这祠堂,更会有事没事去荒冢内转上一圈,所以,上一次唐无命才会在荒冢内碰到这个疯老头。

    如果他不神秘,他会这么不怕死去荒冢内听那群小鬼念书如果他不神秘,又为何知道当年的阴阳秀才是假重楼境界,如果他不神秘,他每天又来这五圣殿做甚。

    此时疯老头正张牙舞爪的围着那一颗黄桷树跑着圈圈,时不时会扯下树上的一支红丝带,然后装模作样的念出上面的内容。

    这些红丝带都是重要节日流沙部落的男男女女祈福所用,上面都写着他们的心愿,而这疯子老头,平日里最大的乐趣便是扯下这些心愿带,偷看人家的秘密。

    “哈哈,王福家的二小子想娶个媳妇。”疯子老头舞动着手中的丝带:“成全你。”

    “李菊那丫头又想汉子了,不能成全,太丑。”

    “赵四想与隔壁的王嫂成亲,胡扯,他们不是亲兄妹嘛”

    接连不断的扯下那黄桷树上的丝带,疯子老头看得不亦乐乎,时不时认真严肃,时不时又滑稽异常。

    唐无命摇了摇头,心想以前可没有少替他被黑锅,一直以来,流沙部落的村民都认为那黄桷树上的红丝带是唐无二扯下来的,不过唐无二可没有这么无聊。

    “疯老头。

    如今唐无命可不会像以前那样称呼对方为疯爷爷,并不是他不礼貌,而是因为唐无命的真是年纪,甚至可以当疯老头的爷爷了,至于为何要称呼白眉与乌图为爷爷,那是因为对他们,唐无命心中还存在着情谊,养育之恩,是不可能说忘就忘的。

    而且,唐无命一直对外讲自己是曾经的唐无命,既然他不是以唐无二的身份出现,便就应该多展现出一些唐无命的性格。

    不过,唐无命的本性其实与唐无二更像,以前那唐无命的性格就好像是之后衍生出来的,还真让如今这个唐无命很不习惯。

    “嘿”见到唐无命过来,疯老头丢掉了手中的红丝带,笑嘻嘻的看着他:“唐无命,你是唐无命。”

    “这下你怎么不把我认错了”

    以前,不管是唐无命还是唐无二,疯老头见到了他都称呼为唐无二,似乎在疯老头眼中,压根就没有唐无命这个人,不过今天,当唐无命再次与他相遇的时候,疯老头却奇迹般的叫出唐无命这个名字。

    以前的唐无命,每次都会耐心的给疯老头解释,而唐无二却是从来不搭理,不过今天,唐无命却是很有兴趣上去聊几句,而且他早已经感觉到,这个外表看似疯疯癫癫的老头,身上却隐藏着一个极大的秘密。

    他不是普通人,这是十三年前唐无二第一次见到疯老头时候便给他下的定论。

    “唐无命、唐无命。”

    疯老头依旧疯疯癫癫,在叫了几声之后,又开始去扯那黄桷树上的红丝带,唐无命见问什么人家也不答,便没有兴趣继续问下去,而是径直走下了五圣殿内。

    “你是要渡河。”

    就在此时,疯老头的一句话却突然让唐无命停了下来,转身,唐无命语气中写满了吃惊:“你怎么知道”

    “流沙老祖可以帮你。”让人意外的是,这一刻,疯老头好像不疯了,而是一脸严肃的望着唐无命,说道。

    “如何帮我。”

    “五圣殿内,有流沙老祖留下的奥义。”疯老头继续严肃的说道,而他手中的红丝带也悄然的飘落到了地上:“流沙老祖脖子上挂着的九幽项圈,又被称为九幽咒,可以渡那溺水之河。”

    “九幽咒。”唐无命一惊:“那流沙老祖如今在哪里”

    “白龙现,老祖出。”

    说完这句话,疯老头又恢复到了一开始的疯癫,又去扯那黄桷树上的红丝带:“恩,那个叫做唐无二的小子,想要替摩隆报仇。”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