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罪世西游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章:命简碎了

    唐无命小心翼翼的收起玉简,然后又将黑寒剑匣背在了后背之上,黑寒剑加上剑匣少说也有一百二三十斤,如若是一名普通的小孩,绝对会被当场压趴下。

    不过唐无命却不一样,年仅十三岁的他已经是一名凡胎境六重的高手,百多斤背在背上虽然有些吃力,但还不至于被压得喘不过气。

    “无命哥哥,今天又有坏蛋来挑战你吗”

    刚走出木屋,便有一群小孩兴高采烈的围了上来,多年来唐无命的妖孽无疑早成为了这些小孩的偶像,每一次有关唐无命的战斗,小孩们都会兴致勃勃。

    “没有。”

    唐无命回答的很干脆,也没有了昔日的笑容。

    “哦”

    一群小孩似乎都显得有些失望,也没有了一开始的高昂兴致,就在此时,唐无命却是猛的抽出了背上的一柄黑寒剑,朝着前方一尊巨大的石头劈了上去。

    只听见嘭的一声,千斤巨石一分为二,碎成两半。

    “哇”

    一群小孩先是一惊,随即又手舞足蹈起来:“无命哥哥好厉害,好厉害。”

    “呼。”

    唐无命长舒一口气,喃喃自语:“爷爷以前也会陪我一起逗这群小屁孩开心,如今爷爷走了,就让我拿着爷爷的剑,逗他们开心吧。”

    想到爷爷,唐无命的心中始终会浮现出无尽的思念,他将黑寒剑收回剑匣,缓缓的朝着自己的处处走去。

    唐无命思绪很乱,此时什么都不想做,只想躺倒床上,好好的静一静。

    一觉醒了,已经是傍晚,屋内的饭桌上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放有爷爷做的香喷喷的晚餐。

    唐无命苦笑一声,到厨房随手拿了一块昨天吃剩下的兽肉干,嚼了起来。

    他走出门外,眺望着远处那一座极高的山峰,山峰之上有雄伟的建筑若隐若现。

    “天守府,爷爷你放心,无命很快就会来那里找你。”

    他丢掉手中的肉干,然后从剑匣之中取出一柄黑寒,大步的冲向院子,将手中的黑寒舞得眼花缭乱。

    万谛剑法,乃是当年流沙老祖离开的时候留下的一套绝顶剑法,传说万谛剑法内蕴含着三套剑术奥义,万谛九剑、万谛三剑以及万谛一剑。

    不过,这套剑法实在是太过精妙,纵然流沙部落的族人研究了这套剑法足足三百年,也只能摸索出最基本的第一套奥义,万谛九剑。

    而且,想要使出万谛九剑,则必须达到凡胎境第七重,能将体内灵气转化成灵力才行。

    唐无命现在是不能够使出万谛九剑的,他凡胎境六重的修为,并不能修出灵力,因此,定不可能领悟出万谛九剑的奥义。

    直到精疲力尽,唐无命才将黑寒收回到了剑匣之中,然后走进屋洗了个澡,才走回到床上。

    他拿出那块爷爷留下的玉简,将它抱在怀中,这上面留有爷爷的一丝灵魂印记,抱着他睡,就好像爷爷还在他身边一样。

    月明星稀,皓月当空,在洛岭最高的那座山峰之上,坐落着洛岭一带最强大的部族,天守府。

    而此时天守府府主大殿之上,摩隆老人静静的站在那里,虽然他正努力的让自己保持着镇定,但是对面那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却让他心中十分的不安。

    “南岭与洛岭早已经有了和平千年的休战协议,既然如此,府主为何还要将我调来天守府”

    大殿宝座之上,身材魁梧,一头红发的天守府主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摩隆老人,双眼中喷射出贪婪的欲火。

    “十年前,黑罗森狱那边来了一头待产凤凰神兽,在那里生下了一头血羽孔雀,之后凤凰神兽带着孔雀离开,却留下了两滴至阳凤凰血,而当时正好有一个人在洛河岸边捡回来了两名小孩,这两个小孩身上中了一种极其厉害的至阴奇毒,就算是这个人身怀纯阳烈骨,也压制不住他们身上的寒气。”

    “不过那两个小孩运气好,让那人捡到了那两滴凤凰血,融入入他们体内,让他们活了下来。”

    天守府主每一个字犹如惊雷,重重的敲击在摩隆老人的耳膜之上,他的脸色顿然有些苍白,语气更是变得冰冷;“你想干什么”

    “世间法宝,仙器之下分天地玄黄四阶,分别供仙人之下的重楼、超凡、羽化、涅槃修士使用,洛岭一带因为洛河诅咒,与对面的蛮帝疆域永远隔开,仙人之下无人能渡河,因此造成修炼资源贫乏,厉害的武器法宝更是一件没有。”

    说话间,天守府主双手一挥,数件散发着黄色光芒的黄阶法宝在他周身浮动:“黄阶法宝,在洛岭一带是最顶级的宝物,但是,对于超凡修士来说,黄阶算个屁。”

    天守府主用力一砸,数件宝物纷纷掉落在地上,摩隆老人更是当场色变,一种不祥的预感早已经流变他的全身,他转身想跑,那天守府住却是一个移动便挡住了他的去路。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本座在一次机缘中得到了一种极其强悍的炼器秘术,可以让我炼制出那传说中的玄阶法宝,如今法宝已经炼制了一大半,却在最关键的时候卡住了,因为,我差一件纯阳之物。”

    “哼,凤凰血已经与无命兄弟身上的血液融合,现在不可能抽离出来给你,那会要了他们的命。

    “我当然知道,但是我的玄阶法宝不可能不炼吧,放心,我只要纯阳之物,你身上的纯阳烈骨,一样可以助我炼成这件法宝。”说到这里,天守府住的脸色顿然变得狰狞无比:“摩隆,我给了你机会,你与那两个小孩的命,你选一个吧。”

    “你”摩隆老人面色极其难看,不过在拥有绝对实力的天守府主面前,他根本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他没有太多的犹豫,振臂一呼,浑身炸裂出无数血洞,火红的纯阳烈骨飘入空中,而摩隆老人则瞬间变成一堆血泥。

    “纯阳裂骨,哈哈哈”天守府住一把将烈骨抓入手中,他癫狂的笑声传遍整座山峰。

    唐无命早已经入睡,虽然摩隆老人已经不在了,不过抱着上面印有他一丝灵魂的玉简入睡,唐无命还是睡得非常的踏实。

    突然,一丝吱吱的声音传来,好像是瓦块碎裂的声音,唐无命从梦中惊醒,急忙拿出玉简一看,他整个人都呆住了,无数裂痕在玉简上面闪现,啪的一声,玉简碎裂成无数粉末。

    “玉简碎了”

    “乌图族长,乌图族长。”

    乌图老人的屋外,唐无命仿佛疯了一般,用手中的拳头狂风暴雨般的砸在乌图老人家的房门之上,可能是用力太猛,整个房门都被唐无命击成了碎片。

    “怎么了无命”乌图老人从屋中跑出,看着门口疯了一般的唐无命,他也愣住了:“出什么事了

    ”

    “命简,爷爷的命简,碎了。”唐无命捏着一把玉沙,摊开在乌图老人眼前,突然有一阵大风吹过,玉沙洒向虚空,唐无命大喊着爷爷,双手在空中疯狂的抓扯。

    乌图老人也是呆住了,他的脸色也变得无比的苍白,他第一时间叫来两名守卫:“快去荒山,将白眉长老找来。”

    屋内,乌图老人双手紧握成拳头,额头上更是青筋直爆,他与摩隆老人感情深厚无比,如今摩隆凶多吉少,他也很难接受。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这摩隆才刚去边境镇守一天,为何就死了”

    “他没有去做镇守大将,而是直接去了天守府。”身穿黑袍的男子,一直以背面示人,他便是当年与摩隆在洛河岸边救起唐无命的另外一人,白眉。

    不过摩隆的死,白眉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情绪波动,近年来白眉专注于灵魂修炼,性情大变,如今已经没有任何事能让他动容。

    “那”

    “羊入虎口。”白眉轻叹一声:“天守府早已经与南岭那边有了千年的和平协议,这一次让摩隆过去,其实是为了一件纯阳的玄阶法宝。”

    “玄阶”

    “对,玄阶法宝在洛岭一带几乎没有,为了炼出这件法宝,天守府主几乎都快疯了,不过在最后关头,他们因为差了一样纯阳之物卡住了,而摩隆的纯阳烈骨,正好可以补差。”

    “天守府主体剔了摩隆的纯阳烈骨,那摩隆就直接没命了。”乌图老人怒不可及:“既然知道是送死,为何摩隆还去。”

    “因为,摩隆不去,死掉的就会是无命两兄弟。”

    “这”

    “无命两兄弟身上的凤凰血,是至阳之物,如若摩隆不死,天守府主便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出兵流沙部落,取无命兄弟身上的凤凰血炼器。”

    “恶魔”乌图老人怒骂一声,一拳轰碎面前的书桌,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镇定:“这件事情先不要让无命知道,我怕他接受不了。”

    “我早已经不问族内之事,如何处理随你,不过我要警告你的是,天守府不是我小小的流沙部落能够抵挡,别让唐无命做出过激的事情,这会给我流沙部落带来灭族之灾。”

    “恩,我会瞒住他。”

    就在此时,房屋突然被人用暴力踢开,门外,少年早已经是满脸泪水,他浑身都在颤抖,指甲更是深深的嵌入血肉之中,流出滚烫的鲜血。

    他仿佛行尸走肉一般,就这样呆若木鸡的站在门口,神色呆滞,一动不动。xh118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