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罪世西游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一章:唐无命

    “万里洛水界,三千溺水深、鹅毛飘不起、芦花定沉底。”

    洛河是洛岭一带最邪乎的河流,传说曾经有仙人在此陨落,留下诅咒,形成这条人不能渡、鸟不能飞的溺水之河,永远将洛岭与对面的蛮帝疆域相隔两地。

    “白眉你看,那里怎么有一个小孩”

    一个年过半百的黑衣老头指着那洛河岸边,惊讶的对着旁边一名白眉老头说道。

    “过去看看。”

    两人大步的朝着那边走去,只见一名穿着紫袍的小孩躺在地上昏迷不醒,那身紫袍相当的宽大,明显是成年人穿的衣服,穿在这小孩的身上显得极不合身。

    “这小孩是谁”黑衣老头带着惊讶与疑惑打量着小孩:“他这一身大人的衣服居然如此华丽,在我洛岭一带有大大小小上千部落,就算是最强大的天守府,也很难拿出如此华丽的衣服。”

    “恩,是很奇怪,像是洛河那边来的。”白眉老者也点头说道。

    “这怎么可能洛河无人能渡,他怎么可能来自洛河那边快,他醒了。”

    小孩剧烈的咳嗽几声,吐出几口河水,然后猛地睁开自己的双眼,两名老头急忙凑了上去:“小孩,你从哪来”

    清澈明亮的眸子中却闪动着浓浓的茫然,小孩摇头:“不知。”

    “那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依旧摇着头:“还是不知。”

    “失忆了”两名老头相互望了一眼,然后看向那小孩的胸膛,胸前有一块金色的牌子,上面刻着几个发亮的字体。

    “你叫唐无命”

    小孩还是摇头:“不知。”

    “看来真是失忆了。”

    两名老人打算将小孩带回去,就在他们将要离开的时候,黑衣老头却是惊讶的指着另外一边叫了起来:“白眉快看,那边还有一个。”

    十年后,洛岭流沙部落。

    流沙部落原名摩诃部落,相传在三百年前,临近的黑罗森狱跑出一头极其厉害的妖兽,一夜之间吃掉了摩诃部落大半族人,差点让整个摩诃部落灭族。

    关键时刻,突然有一个身材高大的红发汉子来到了这里,红发汉子手持一柄月牙宝杖,实力更是惊为天人,仅仅一杖,便将那妖兽打得魂飞魄散。

    打死妖兽后,红发大汉暂时留在了摩诃部落,他不需要摩诃部落族人的倾囊感谢,唯一的要求便是让族人按他要求在部落外十里处修建了一个祠堂,里面供奉了红发汉子以及他的四位朋友:一只猴子、一头猪、一条白龙以及一个和尚。

    红发汉子在摩诃部落住了一年便离开,之后三百年重未在出现过,摩诃部落的族人不知道此人来自哪里,也不知道他要去哪里,只知道他的一个名号--流沙老祖。

    为了纪念流沙老祖,摩诃部落的老一辈索性将摩诃部落改名为流沙部落,流传至今。

    此时,流沙部落外的一片空地之上,一名大约十多岁,留有一头飘逸的黑发,身穿白衣的少年手持一柄银剑,傲然挺立在那里。

    在他周围,是三名分别拿着长刀、石锤以及长矛的少年,每一个人脸上都带着浓浓的英气,更是有强横的气息弥漫着他们的全身。

    “喝”

    只听见一声大喝,站在中间的白衣少年率先出招,长剑当空,银芒乱舞,以一敌三。

    少年剑走偏锋,剑气凌冽,另外三人虽然全力抵抗,却依旧挡不住少年的迅猛攻势,剑舞三招,第一招断掉长刀,第二找击穿石锤,第三招碎掉长矛,胜负立见分晓。

    “我们输了。”

    三名少年面如死灰的离开,白衣少年的脸上却是挂着淡淡的笑容,他刚收起手中的银剑,周围一群围观的小孩便兴高采烈的围了过来,手舞足蹈:“无命哥哥好厉害,又打走了一群坏人。”

    少年笑着抚摸着这些小孩的脑袋,耐心的解释着:“他们可不是坏人,只是附近部落的大哥哥前来挑战罢了。”

    而此时部落的城墙之上,两名头发花白的老者看着刚才所发生的一幕之后,脸上勾勒出了浓浓的笑容。

    “这才开春一月不到,便已经是第三批附近部落的天才少年来挑战无命了,不过结果依旧和以前一样,惨败而归。”其中一名身背黑色剑匣的老者笑着说道,这名老者名叫摩隆老人,正是当年在洛水岸边捡回唐无命的其中一人。

    “恩,十年前你与白眉将无命从洛河岸边捡回,他才三岁,岁月如梭,真没有想到他仅仅花了十年的时间,便已经达到了凡胎境第六重的境界,甚至已经将我流沙部落的第一剑法--万谛剑法的基础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这次说话的老人名为乌图老人,乃是流沙部落现任族长。

    “是啊,妖孽的很啊,看来用不了多少年,我这流沙部落第一强者的称号,就要被人剥夺了。”摩隆老人笑眯眯的看着那下方的唐无命,说道。

    “呵呵,你这老头都占着这个名头几十年了,也是该走下神坛了,真没想到,五十年前我流沙部落出了你和白眉这样的妖孽,这五十年后,又出了无命这种妖孽,还真是我流沙部落的风水好啊。”

    “哎,只是可惜,我很难再看到无命继续成长下去了。”说到这里,摩隆老人突然眺望远处的天空,眉宇间闪过一丝的无奈。

    “怎么天守府那边来信了”乌图老人问道。

    “恩。”摩隆老人回答:“就在三天前,说是洛岭边界那边与南岭的修士发生了一场大战,死了一名镇守大将,这不催我尽快过去补上。”

    “什么时候走”说到这里,乌图老人显得有些不悦:“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

    “呵呵,这不还没有来得及给你说,我也是今早才得到的消息,半夜便走。”

    “半夜”乌图老人一惊:“怎么走的这么急。”

    “天守府的命令不可违,我也没有办法。”说着,摩隆老人取下了身上背着的黑色剑匣递到了乌图老人的手中:“这里面装着的东西是我留给无命的,等我走后你在给他。”

    “你不见他最后一面”

    “不了,这样只会让他觉得更加的不舍,倒不如干脆一点。”说完,摩隆老人背着双手,缓缓的从城墙上走了下去,他的背影,有一丝不舍与落寞。

    城墙下方,唐无命一手抱着一名小孩,与他们玩得不亦乐乎,虽然他如今已经是凡胎境第六重的强者,不过却依旧童心未泯,毕竟他才十三岁。

    看着下方的唐无命,又看着另外一边逐渐远去的摩隆老人,族长乌图老人拿着手中的剑匣,脸上流露出道不尽酸楚。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半夜的时候,流沙部落城墙外,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安静的站在那里,看着这熟悉的部落,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身,毅然离开了这里,离奇的一幕发生,老人所走过的地方,花草凋谢,土地更是一片焦灼,仿佛被火烧过一样。

    这一去,或许不是短暂的分离,而是永别。

    “什么摩隆爷爷走了。”

    第二天一大早,族长的木屋内便传来唐无命的惊叫声,紧接着他的声音变得有些哽咽:“既然要走,为何,不与我道别。”

    从小到大,唐无命几乎是摩隆老人一手带大的,不管是读书识字、还是练武修炼,都是摩隆老人一手教他,两人感情早已经深厚无比,在唐无命心中,早已经将摩隆老人当成了自己的亲爷爷。

    虽然他早就知道摩隆老人要去天守府做镇守大将的事情,不过当这一天真正到来的时候,他还是有些不能接受。

    唐无命不舍,乌图老人同样不舍,不过这已经是铁定的事实,谁都改不了,他拿出了摩隆老人留下的那枚剑匣,递到唐无名手中:“这是你摩隆爷爷走的时候留给你的,现在交给你。”

    唐无命接过剑匣,感觉到剑匣上还有这摩隆老人的气息,十年如一梦,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不过熟悉的人,已经不再他的身边。

    剑匣打开,九柄一模一样,长三尺、宽一尺的剑黑浮现在他的眼帘。

    刹那间,一股冰冷透骨的寒气扑面而来,仿佛让整个房间的空气陡降好几度。

    “爷爷的那套黑寒剑。”

    唐无命呆住了,黑寒剑乃是摩隆老人年轻时冒着生命危险闯入黑罗森狱内围,通过在一处寒潭底下开采出的黑寒石炼制而成。

    它虽然不是入阶法宝,却是一套寒气逼人的极品武器,九柄剑重九十斤,锋利无比,无坚不摧。

    唐无命呆呆的盯着黑寒,眼眶早已经湿润,这是摩隆老人最喜欢的贴身武器,却留给了自己。

    除了这柄黑寒剑之外,还有两枚透明的玉简,旁边的乌图老人解释道:“这是命简,是你摩隆爷爷特意留给你的。”

    “命简”

    “恩,这是你摩隆爷爷离开之前,特地去找了你的白眉爷爷,通过一种特殊的灵魂秘术所炼制而成,一共两块,你们一人一块,只要有其中一人发生意外,另外一块便跟着碎裂,你收好它,这种东西就算是天守府,也不一定拿得出来。如若有一天你遇上危险,或许你摩隆爷爷能赶得及来救你。”

    唐无命拿着手中的玉简,心里变得更加的难过,他小心翼翼的将这块玉简收了起来,生怕将它损坏。

    “别难过了,你爷爷只是去天守府当镇守大将,有时间便会回来看你。”乌图老人说道:“而且,如果你也有了你爷爷那般实力,不也可以去天守府找他与他并肩作战。”

    “去天守府找爷爷与他并肩作战”

    听乌图老人这样一说,唐无命的心情顿时开朗了一点,虽然乌图老人此时的修为远超于他,不过唐无命相信,凭他的天赋,很快便能追上爷爷,去天守府找他。

    唐无命坚定地点了点头:“爷爷,我很快就会来找你,一定。”xh118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